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104篇文章
164947次阅读

艾诚对话地平线余凯:成就一家独角兽公司需要几年?

2018-09-26 13:26··投资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目前人类正处在从大数据时代向大计算时代变革的时间点上。——余凯 地平线创始人

  2012年,他在一众华人顶尖科学家中率先回国,第一个在中国开启深度学习;2013年,他领衔百度团队,第一个在中国发起自动驾驶;2015年,他转身创业,第一个从软件领域提出做芯片。

  余凯,地平线创始人&CEO,原百度研究院执行院长,中组部“千人计划”国家特聘专家,科技部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战略咨询委员会委员……

  这些年,贴在余凯身上的标签越来越多,他也试图解剖自己,“很多人说科学家不适合创业,其实跟性格特质有关。越是科学家,越喜欢深思熟虑、万事俱备再去做事,但我认识到一件事,无论你认为自己多么聪明、做多么充分的设想、事先对战场的状况多么了解,一旦冲入战场,形势的变化会远超你已有的经验。你唯一要做的事是勇敢。”

  地平线在2015年7月成立的时候,没什么人了解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也没什么人觉得一家做处理器的公司可以成为独角兽。但作为中国第一家做人工处理人工智能处理器的公司,余凯从一开始就明白他要做的是一件异常艰难的事情,但他不在乎,他一定要做。

  三年,地平线已经成为了让中国骄傲的AI芯片企业。在达沃斯最新公布的中国AI 50榜单中,地平线成为登陆该榜单的Top14独角兽企业。

  余凯和地平线有着太多让人好奇的地方,本期《艾问顶级人物》,带你阅读人工智能的故事。

  艾诚:有人说做芯片,芯片是一个重度投资是吧?需要很长时间,面对巨头挑战,听上去围绕你和地平线都是不利的揣测?

  余凯:对的。但是我认为就是说世界上面的话,如果你说创新什么叫创新?创新一定是做一件事情是带来这个世界new dimension(新次元),如果你没有一个new dimension 的话,也就是说你这个公司存在或不存在,这个世界是一样的,说明这个是公司是没有价值的。所以说一个创新的公司一定是他的一个想法,是绝大部分人都看不懂,绝大部分人不理解也不同意,然后你去做,那么你也享受一段孤独,然后在孤独的时间里面真正创造价值,等大家都意识到的时候,其实战争已经结束了。

  艾诚:地平线创造了什么不可取代的价值?

  余凯:地平线在2015年的7月份成立的时候,是中国第一家做人工智能处理器的公司,那个时候好多人都说15年我刚刚才明白关注什么是深度学习,什么是算法,然后突然你说你要做处理器,这什么玩意儿,这看起来很不靠谱,而且这个计划我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为什么?因为我是做人工智能的算法,尤其是深度学习,我应该是世界上最早做深度学习的学者之一。

  在15年的时候,我深刻地意识到,真正软件算法它很难改变世界,它在每个场景里面在自动驾驶,在我们的摄像头,在我们的很多的场景里面,真正如果能够改变的,实际上是一定是处理器的一个突破。使得功耗能够降低,体积能够变小。所以的话我们一定要去挑战具有挑战力就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很多人他都不是觉得这玩意很容易,但是它有价值,我们就不要去在乎我们的资源短缺,或者是说我们现在路很长,一定要做。这就是我的想法。

  艾诚:但问题是在这个时代大家突然也意识到了,如果人工智能是一个时代问题的话,它的底层技术它的芯片就是必须被需要,大家都看到这个机会的时候,你不紧张吗?你再也不是那个先知先觉者。

  余凯:对我来讲的话在很两年前的时候去看到这一点,然后去投入,那么今天的话开始慢慢成为大家的共识,我自己还是有点小满足感,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的话,实际上我考虑更多的倒不是说是竞争的问题,我觉得因为每个人的话其实思考的还是自己的脚步,如果你在跑马拉松的时候的话,你老是看周边的人,你是没有办法把马拉松跑下来的,你一定是享受这个过程,倾听自己的脚步声,去调整自己的节奏。

  艾诚:我知道有一句对地平线最大的就是说我们是干吗的,解释不清楚的时候,就说我们就是给机器人做脑子里的芯片,这是什么意思?

  余凯:确实有的时候觉得有些挑战,就是说跟大家解释我们要去做什么事情,我们的商业模式。因为以前没有存在过这个物种,所以的话只有相信你才能看见,对吧?就是说很难描述,所以你有时候的话你享受这种孤独,反而我觉得真正的创业者创新者一定是与众不同的。

  艾诚:人工智能的芯片,你打算最优先应用在哪些场景?

  余凯:地平线的话我们实际上主要考虑的是城市路况的自动驾驶,这种场景实际上会给我们带来一种很大的一个差异化的一个技术路线,同时这也是我们的价值。

  艾诚:天下的机器人那么多种,偏偏为什么要选择出行呢?

  余凯:其实我在想未来机器人的应用一定会非常的多,但是我要去首先突破一个事情,这个事情的话,一个是说他可能是所有的机器人应用里面最难的。

  第二点的话,它实际上是对人类的生活品质影响最大的。从我每天花的时间来讲的话,实际上占我们整个人生很大一部分的时间,它影响我们的效率,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我认为人工智能时代的话,可能在两个维度上面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力会非常大,一个就是出行,另外一个是就是医疗。

  艾诚:未来的机器人,地平线将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余凯:我们在2018年的话,我们的核心就是show me the

  product, 就是产品落地,2019年我们展现给大家的一定不只是芯片,一定是something(产品),但是芯片inside(植入在里面)。每年都在进步,每年都还蛮有意思。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