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0篇文章
82152次阅读

艾问卫哲:离开阿里巴巴是最好的选择吗?

2018-11-12 13:34 · 投资界  艾诚   
   
他成为普华永道高级经理,东方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2002年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带领管理团队,在五年中发展成中国最大的建材零售连锁超市,2006年11月正式加盟阿里巴巴,担任阿里巴巴公司总裁。

from clipboard

卫哲,1970年出生于上海,1993年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学的是翻译,受当时电影《华尔街》影响,对投行特别感兴趣。那时深沪股市刚成立不到两年,很多地方都需要借鉴国外的资料。终于有一天,卫哲争取到了万国证券的实习机会,干了不到两个月,就被中国证券教父管金生点名要走了,原因是他做事太讨人喜欢。

from clipboard

后来他成为普华永道高级经理,东方证券投资银行总部总经理,2002年出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带领管理团队,在五年中发展成中国最大的建材零售连锁超市,2006年11月正式加盟阿里巴巴,担任阿里巴巴公司总裁。

故事一:

访问卫哲之前,去百度搜索“卫哲”,排在前面的依然是“阿里CEO卫哲引咎辞职”的数篇报道。每每提到卫哲,阿里巴巴注定是个绕不开的话题。

2006 年 11 月,在马云的盛邀下,卫哲出任阿里 CEO。卫哲说,他不是要创立这个企业,而是带领它逐渐壮大,走向世界。一年后,卫哲带领阿里巴巴在香港主板上市,并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将阿里的营业收入从2006年的13.6亿元增长到2010年的55亿元。

from clipboard

在马云眼中,卫哲是最勤奋、最努力的一个人,无论曾经,还是现在,马云从未改口卫哲是一位好兄弟、一个好人,他是真的非常喜欢卫哲。

但喜爱不代表对错误的纵容。2011年,阿里B2B平台上的商家欺诈问题大规模爆发,卫哲主动辞去阿里巴巴CEO职位,选择了离开。

艾问卫哲:离开阿里是最好的选择吗?

艾诚:2011年,为什么离开阿里巴巴?

卫哲:离开,七年前已经报道很多了,真的很少有人相信,所报道的就是最真实的,那我再重复一遍。真的是为了捍卫阿里巴巴的价值观,当今天中国很多互联网公司出现了很多问题,产品质量、服务质量,甚至影响到用户生命安全的很多问题。今天没有CEO再辞职,那可能社会一直不能原谅这个公司。

阿里巴巴当时所面临的诚信和各方面的问题远远没有到死人的程度,从绝对影响的金额来说也是很小,但我相信,就是在阿里巴巴历史上会留有一笔的事件,不断在警醒今天的景贤栋、今天的张勇,还真的叫Don't be evil,不作恶。真的要把诚信的底线坚守住,价值观的底线坚守住。

from clipboard

艾诚:那您辞职的这个决定是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卫哲:我对人生走过的每一步,我觉得都是最好的选择,不后悔。阿里巴巴有今天,我相信当时马云的这个选择也是对的,因为2012年以后,就开展了整个阿里系,包括淘宝大量的自查自纠,抓出了这么多问题。所以我觉得离开以后,能够触动整个阿里集团内部这么大规模的“Self-Cleaning”,自净门户的行动,才会有后面整个阿里集团的第二次上市,才会有整个平台,跟这么大几万亿的交易额,我不能说阿里绝对没有问题。但还能够保持一,增长;二,不出现重大的社会问题,可能11年的这个决定,还是有一定的作用。

故事二:

2011 年,离开阿里的卫哲成立了嘉御基金,进入风险投资领域,马云和李泽楷一同入股,为其站台。

from clipboard

作为嘉御基金的掌舵人,卫哲始终围绕着互联网、电子商务、零售这三个熟悉的行业进行投资。卫哲说,“我们是免费咨询开路,再创造投资机会,不去追随。我们在投资之前,愿意先提供服务,包括在战略上、运营上、人才人力资源上。把管理咨询和战略咨询放在投资前,这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市场上非常独特的打法。”

秉持着他自己的策略,嘉御基金已经成功投资了几十个项目,并成功退出了包括 PPS、91 助手等项目。

不喜欢和别人抢项目,不喜欢为融资者“雪中送炭”,喜欢为创业者提供咨询服务,喜欢说服不差钱的创业者做“plus轮”融资,从企业家转型投资人的卫哲总给人一种另类投资者的印象。

from clipboard

艾问卫哲:你投资的套路好使吗?

艾诚:你在投企业的时候,先做免费的企业顾问,看我能给你提供很多帮助,然后我再投你?

卫哲:对,别人是说我投了你再给你做增值服务,你投了万一不做呢?万一做得不好呢?所以我们的方法是你先试试看,反正免费试用。互联网就是先免费。

艾诚:这套好使吗?

卫哲:越来越好使。经济不好的时候好使,成功案例多了好使。一个行业中有一个企业被你辅导好了,那整个行业口碑都非常好,我可以说过去6、7年来是越来越好使。

我们经常说不以结婚为目的,先谈恋爱比较纯洁,就你并不冲着拿我钱,我也冲着不见得要投你,这时我们做咨询,双方的动机都特别纯,愿望都一样。

故事三:

卫哲对企投家有着自己的描述,“我经常比喻说,企投家是一辆车里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他既不应该继续去操控方向盘,那是企业家,也不应该坐在后排座椅上,那是投资家。要做好一个企投家,就想想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个好的副驾驶应该给予司机(企业家)很多指导,但也要永远想清楚,在副驾驶位置上,你不要再去碰那个方向盘。”

from clipboard

在前两期《艾问企投家》的节目中,何伯权把企投分为两端,十年乐百氏,十年天使投资人,他给自己的人生划定了清晰的路线;傅盛则是在将猎豹移动带上市之后,从容开启了投资之路,企投并行,回报丰厚。

艾问卫哲:如何判断企投的时机?

艾诚:您怎么理解企投家这个概念?

卫哲:我经常比喻说企投家,是一辆车里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他既不应该继续去操控方向盘,那是企业家,也不应该坐在后排座椅上,那是投资家。要做好一个企投家,就想想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个好的副驾驶应该给予司机(企业家)很多指导,但也要永远想清楚,在副驾驶位置上,你不要再去碰那个方向盘。

from clipboard

艾诚:您是企投家吗?是哪一种?

卫哲:我是。如果我们把一个企业的成长,比喻为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我们比较擅长的是中学,跟我妈妈做了一辈子中学老师可能有点关系。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中学老师,但他辅导不了我小学的功课,就像一个幼儿园老师非常优秀,也教不好大学一样。术业有专攻,那我们就给自己选择了一个中学阶段的企业,作为我们辅导、提升、咨询和投资的阶段。

艾诚:企投的时机其实很难选,什么时候对于一个企业家和一家企业,是说我除了经营主业之外,可以投资了?

卫哲:我给很多企业的建议,说企业做所谓的战略投资,你是不是行业前三?第一,你自己的行业还没做到行业前三,你对自己行业没信心,你为什么要分散精力?第二,经常说企业做战略投资,赋能别人,你都不是行业老大,你怎么赋能别人?你想搭别人船吧?那别人又问了,我为什么让你搭我的船?

现在做商业都喜欢打造“爆款产品”,投资整天想着去投一个超级明星的企业。所以你想不出巴菲特是哪个项目,哪个公司一战成名的,可能我们也是这个风格。所以我们并没有去定位嘉御基金,要去找下一个阿里巴巴。下一个阿里巴巴是撞着的,不是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