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103篇文章
159404次阅读

艾问李静:为什么你成了不是她们?

2014-12-16 14:18 · 投资界  艾诚   
   
有人说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人,男的要数周鸿祎,女的则是李静。你若不信,我其实也不太信。但仔细想想,李静做主持,她总能问出很多出其不意但又挺有价值的问题,对话嘉宾或哭或笑展示人生底色。

艾问李静:为什么你成了不是她们?

  有人说中国最好的产品经理人,男的要数周鸿祎,女的则是李静。你若不信,我其实也不太信。但仔细想想,李静做主持,她总能问出很多出其不意但又挺有价值的问题,对话嘉宾或哭或笑展示人生底色;李静卖化妆品,她总能用独特的创意做一些让人觉得舒服的改变,华丽跨界美妆电商,惊动了创投界。为什么她成了不是她们?

  李静是谁?

  李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屏幕上我们看到的是那个提问鬼马刁钻、感性又知性的年轻妈妈,虽然表面大大咧咧但又不失女性特有的那种缜密。

  李静的经历告诉我们,这不是一个甘于平庸的人,她甚至愿意为自己去冒险。

  这位来自河北张家口的爱摇滚的文艺女青年,因为不愿意被体制“改造”成一个“端着”的人——她觉得这不是真实的自己——而放弃了原本体面风光、待遇优渥的央视主持人身份,搬到了破旧的出租房里,梦想着能做一些真正“有趣好玩”的事情。

  她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大姐大,戴着墨镜,穿着黑风衣,身后跟着一大帮小弟小妹。但是生活的残酷从来不是仅停留在小说的描述中。实现了精神的自由之后,这个年轻人自然得接受现实生活的考验。

  关于那一段北漂生活,李静有很多段子,最经典的一个是,在一开始从央视出来后,以前几乎就从没有上过北京公交车的李静,每天出门还是习惯在路边打车出行,依然抢着买单,该消费的照样消费,突然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的“现金流”就要断了。沮丧的李静就在路边一个抽奖摊里花2块钱买了张彩票,希望自己能碰到好运气,没想到居然就中了一辆山地自行车。

  高兴坏的李静想,这下可以骑车上下班了,可以省下打车钱了。于是第二天就骑自行车上班,可是骑到一半却把自己累得不行了,就又花了6块钱买了一根梦龙雪糕,自我安慰说是“休息一下”。

  “后来我同学就骂我,他说你算过账没有,面的才10块钱,6块钱一根冰糕,还骑得那么累,你还不如打一个面的呢!”很多年以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李静像讲笑话一样告诉大家,但这其中的艰辛或许只有当时自己知道。

  李静可能真的不是做商人的料,但她把乐蜂网做成了国内最好的化妆品电商品牌之一,按照去年乐蜂网和唯品会合并时的估价,李静是用了6年多的时间,创造了一家近1.7亿元的电商网站,这对任何一个创业者来说,都是一份拿得出手的成绩单。

  2008年,当这位以做明星访谈和情感故事节目出名的女主持人准备在互联网商业大潮中,试一下身手的时候,李静身边的亲戚朋友们都摇了头。这个从小就算不清帐的姑娘,能赚得到钱吗?!

  这样的场景,李静并不是第一次碰到了。当年从央视辞职出来自己成立工作室,到每次推出新的节目的时候,李静总是会被当作“不靠谱”,但每次到了最后,她又总是能给大家带来惊喜——是的,这一次卖化妆品也一样。

  李静为什么能成功?

  在外人眼里看起来“不靠谱”的李静又为什么能一次次地证明自己能行呢?

  或许是李静不遮掩的真实和敏锐的洞察力帮了她。

  无论是做《超级访问》、《情感方程式》还是做《美丽俏佳人》,李静都试图把最真实的自己和最真实的嘉宾及内容呈现在她的观众面前。

  平时在看惯了电视上拿腔捏调的很多节目后,李静的风格和她带来的节目,给电视机前面的观众带去了不一样的感受。

  这样的真实是李静专注并竭力去做到的。“你把该做的事情做到最好,一切都不是问题;如果你不是最好,一切都是问题。如果我的节目不够一流,永远都是被别人选择,即便我每天拼命想和别人搞好关系,也搞不好。如果我把节目做成一流,我不用跟任何人搞好关系,这个台不做了,另外的台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所以基本上这几年我只做一件事,这就是我的立命之本。”

  做节目是李静的专长,而商业上的成功则让她成了跨界的典范。

  正是因为敏锐的洞察力,李静发现了粉丝和明星达人之间密切联系的纽带和中间的商机,乐蜂网应由而生。

  对粉丝能量的理解,来源于李静有一次做亚洲偶像盛典的体会。当时,她找到各个明星的粉丝团团长,希望请粉丝们在微博、微信上去传播,同时为是自己的偶像拉票,她甚至还特别组织了粉丝团直接PK。后来偶像盛典当天随便一条微博,转发量就超过4000条,而这带来的几何级爆炸的关注效果,是以前在报纸、杂志等媒体投广告所根本不能相提并论的。

  突然,李静就想到,同样这个思路也可以套用在化妆品上:明星甚至那些草根达人对自己的粉丝,都会有辐射力。那么如果每个达人有5万粉丝,1000个达人就能辐射5000万的消费人群。然后粉丝又反过来影响到他自己周边的人,就个影响就像涟漪一样,最后一圈一圈扩散。

  自称不善于做企业管理的李静贡献了自己的点子之后,又继续做她的产品经理人去了,就像她即使在创业前不会上网,更不会上网买东西,但这并不妨碍她成为一个最懂化妆品的女人,而这正是一个合格的产品经理所最需要的。

  以下为艾问李静对话:

  有趣比成功更重要

  艾诚:其实我一直很纠结怎样介绍你,如果只说你是《非常静距离》、《超级访问》、《美丽俏佳人》的主持人,可能低估了你的商业才华;如果只说你是乐蜂网创始人,将中国的明星达人、静佳自有品牌、美妆垂直电商打造成为一个成熟的商业链条,又觉得忽略了你率真俏皮的主持风采。不知道你对自己是如何定位的呢?

  李静:好久都没有听到“俏皮”这个词了,我其实在内心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媒体人。从刚入行到现在的“东方风行传媒”,我们是一家纯粹的、非常专注的电视节目制作公司,我们做了十五年的电视节目,大概有将近两百人的团队,差不多每天有六个小时的电视节目生产。

  在2015年我准备这样介绍自己,就是“东方风行传媒”的一家老牌电视公司的创始人,还有一家新公司,静佳化妆品公司的创始人。我的静佳化妆品公司是2010年成立的,到目前有八个品牌,它们都是用达人来命名的,比如说他们本身是个造型师,包括像羽泉、伊能静,我们为他们创立了个人的护肤品只在网络发售。大概到去年已经做到了七个亿人民币。我觉得这个数字还是不错的,因为相对一个传统的化妆品品牌,大概要经过十年,但是我们没有一支化妆品是在线下,全部是通过互联网,并没有打一支电视广告去这样进行销售的。

  我想这样介绍自己,其实是跟今天这个主题有关系的,就是“内容生产者的未来”。我们其实误打误撞的给自己打造了一个未来,所以在我的眼中,内容它不仅是内容,也可能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我是喜欢做梦的人,但是我们的生存是要基于存在,就是要思考如何把我们自己的梦想和生意结合,然后找到自己的生存法则。其实在过去十五年当中,我自己带领的这家传媒公司,可以说经常陷入了非常迷茫的阵地,是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会怎样做,我需要一点点地去尝试,去寻找出路,也算是走出了我们自己的特色。

  艾诚:没错,从媒体到商界,你实现了跨界与转型,走出了特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也是你的追随者。那你是否还记得,当初是什么原因和动力,让你决定离开央视这样一家“高大上”的媒体,开始了自己的“离经叛道”之路呢?

  李静:其实离开央视,是因为当时我认为有趣比成功更重要,好奇心是驱动力。我有比较丰富的传统媒体经验,我非常感谢这个职业,它让我变得非常有趣。

  但是当时我并不满足传统媒体当中这个所谓的一种规范化的限制,我觉得一是不好玩,二是不够真实。所以当时我觉得我希望能够冲破传统媒体,我做了大概三年的新闻记者,三年的新闻主播,当时我跟徐涛和圆圆(音)是负责曝光新闻的。对于一直在文学系和所谓的音乐系出来的这样一个初入职场的人,我觉得那一段是对我非常好的训练。

  后来机缘巧合到了央视以后,一开始我觉得运气非常好,已经抵达了大家向往的殿堂,但是后来发现它不属于我,一点都不好玩、也没有意思,因为大家要的是统一发声,不追求个性。所以我们三个人就出来成立了我们的公司,在2000年做了《超级节目》这个节目。当时我们没有把它当公司来做,因为我们希望更有趣,我们想做特别有趣的内容,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想法,我开始了我的创业之路。

  “做化妆品界的黑社会”

  艾诚:你是从媒体人转型成为企业家,一个在舞台上的人忽然冲进了零售,你觉得有怎样的变化和收获呢?

  李静:这五年来,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了向各行各业的人致敬。因为原来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其实是有一点点比较肤浅的骄傲。因为你在这样一个虚拟的舞台上,以为什么都懂,以为自己很聪明,但当你真正接触了很多新事物以后,包括互联网,包括零售,你才会发现其实自己在很多地方看到的只是表象。这五年带给我的收获,要是从传媒角度来看,就是我真正做到思维跨界了。在我真正开始做零售之前,我觉得我的思维已经跨界了,但是后来我才发现,必须要跟他们相处以后,思考问题的角度才能真正的跨界。

  艾诚:可以说从《超级节目》开始,静姐你就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跨界,从传统主流媒体到自己生产内容的自媒体运作,个中滋味可能也只有亲历过的人才能懂得吧?你是否愿意将创业故事与我们分享呢?《超级节目》之后,你又做了哪些尝试呢?

  李静:《超级节目》上来第一期就是第一名,但是却让我们公司赔了两年的钱,因为我完全不懂生意,赔得一塌糊涂。我们找了很多广告公司,也不帮我们拉广告,于是我就自己开了一个广告公司,自己开始写招商书,自己拉广告。我们的制作公司跟很多人不一样,我们的广告公司、制作公司、发行公司、经纪公司,都是我们自己做。

  两年之后,我们做了《美丽俏佳人》,这个节目成为我们公司产业的一个重要开始和公司发展的重要转折,它让我们意识到,原来我们有那么多的价值,比如说我们捧红的小P老师,Kevin老师,目前在微博上有四千多万的粉丝量。当时出于自我保护,大家都签下来了。之后我们又挖了一些台湾的经纪人,开始打造我们的经纪团队。我们的这个经纪团队还不错,主要运营的有奢侈品、化妆品等,这些产品的国内落地新闻发布会基本上都让我们公司垄断了。开个玩笑,我说我们要做化妆品界的黑社会。

  艾诚:做化妆品界的黑社会,也许只是当时的一句玩笑话,却在无形之间开启了你人生的第二次转型。你刚刚说到,你的静佳化妆品公司没有一支化妆品在线下,全部依靠互联网,却在短短时间内达到七个亿的资产。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奇迹是如何做到呢?

  李静:因为当时有很多观众来信说,我很喜欢你们的节目,但是你们介绍的东西,在我们这儿没有,我们才意识到中国三四线,他们非常饥渴,但是他们没有东西,所以我们选择了电子商务。我当时翻了很多的书,还去台湾考察,终于找到一个完美的结合,这就是美国的玛莎模式。我觉得美国人能做,我们中国人也能做。所以我们就迅速通过达人推荐,再推荐化妆品,把每天晚上播出的节目内容跟网站做了一个完美的结合。要追求完美,并不只是看卖了多少,而是我们在尝试这件事情,在五年前很多媒体试图冲向这一块时都失败了。我们不知道活下来的原因,但是我们一直在研究,观众看内容的时候是基于什么心理,只有最棒的内容才能吸引消费者。

  打造让别人上瘾的节目

  艾诚:回顾你从创业到成功的整个历程,现在想想,你觉得自己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你想分享的最大感悟是什么?

  李静:我们对待新的事物的学习方法是不同行业的人交朋友。当我进入一件新的事情的时候,我不会觉得我是一个电视人,或者是一个主持人,我在想放低自己,还原一个实习生,让自己重新去学习,这个也是我们电视人的好奇心。

  艾诚:在新年伊始,对于崭新的2015年,你对自己有什么希冀?

  李静:2015年我自己给自己的定位就是重新回归传媒。我一直相信中国人是全世界人当中非常聪明的一群人,我觉得首先我们缺乏相信自己的意识,而且我特别特别想说,只有我们了解我们自己,所以我其实特别酷爱谈话节目。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灵魂,灵魂无处安放,他的物质再丰富,他只会越来越空虚,甚至得抑郁症。

  所以我希望在2015年给我自己的任务就是,我要真正打造出一个让别人觉得感动的、上瘾的节目。我也不是说排斥其他模式,但是我更希望带着我的团队去原创。我们不比别人傻,我们比别人更爱我们自己周围的人,所以我们希望打造自己的原创节目,希望我们“东方风行”2015年打造的节目,能够真正的让别人觉得原创才是我们自己的生产力,我们为自己的原创节目而感到骄傲。

  艾诚:我发现你在这个微博上发出了这样一句话,“一群聪明人一直在探讨或思考最好的办法,结果一直就没有出发。但是一群资质平平的人,不知道怎么着就开始了,然后在这个过程当中不停的去调整,最后他最先到达了目的地”。

  李静:我愿意为我自己的想法去买单。可能我有一种激情,我能够说服别人相信我。他们经常会说,你心情不好的时候,走进李静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你会觉得有小太阳,所以我们公司都叫我“正能量”。我们公司有这样一句话,事情在扯皮中度过,节目中在混乱中制作,但我们正点开播。

  艾诚:谢谢台前美丽,台后思考的李静姐。

  专栏小档案:

  《艾问·人物》重新打量每一个人物的灵魂,欢迎搜索微信公众账号iaskmedia提问。

  作者小档案:

  艾诚——独立双语主持人、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经济政策专业,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称号。

艾问李静:为什么你成了不是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