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丰的“自由VC”试验:LP“社会化” 让“菜鸟”们敢于投出否决票

2015-09-10 10:21 · 投资界  姚博海   
   
在早期投资领域浸淫多年后,李丰认为传统VC有许多需要变革的地方。如今,借助Frees基金,他有望进行VC变革的试验:将利益最大化的共享,赋予新人更多的投票权,将LP引入到共享机制中来

  文:投资界  姚博海

  

  李丰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四次转变。前三次他的身份分别是:新东方老师、“秒针”创始人、IDG最年轻的合伙人。如今,他的名片由IDG合伙人变为了Frees基金创始人。过去7年,主导了IDG在移动互联网布局的他被90后创业者亲切地称为“丰帅”。在早期投资领域浸淫多年后,李丰认为传统VC有许多需要变革的地方。如今,借助Frees基金,他有望进行VC变革的试验:将利益最大化的共享,赋予新人更多的投票权,将LP引入到共享机制中来......这一次他会成功吗?

李丰的“自由VC”试验:LP“社会化”  让“菜鸟”们敢于投出否决票

  创业者的第一轮机构投资人

  在2008年加入IDG资本后,李丰成为了IDG历史上最年轻的合伙人。在IDG资本期间,他参与开创了五大领域的“主题投资”:电子商务品牌(三只松鼠等),互联网金融(宜信、Prosper、铜板街、挖财等),90后生活方式(脸萌、一起唱等),互联网内容平台(参与Bilibili等),O2O的C2C(猪八戒网、河狸家等)。

  这使得IDG在90后创业者中迅速建立起口碑。善于与年轻创业者交流,有着极快反应力和幽默感的李丰很快在这群人中被称为“丰帅”。

  IDG投资的向早期的前移可以代表整个行业的一个变化趋势:传统的VC投资由于面临日益加剧的竞争,迫使这些VC们将投资延伸到更加早期项目中。同时,近些年早期项目也如同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这也为早期投资带来的机会。

  从市场格局变化上来看,互联网本身涉及到的产业和产业链,相比以前的范围扩大很多,这使得早期创业公司出现了几何级增长;同时,中国社会财富积累到今天,股权投资开始成为一个比较有需求的金融资产,这意味着资金的供给也在快速增加。

  一切的变化让李丰开始思考VC的变革。在浸淫投资圈多年后,他发现即使如同IDG这样的老牌VC也很难覆盖到所有的早期好项目。因为早期投资单笔规模比较小,数量众多,风口变化较快,每家VC能够投资几十个项目,错失好项目成为常态。

  “在资金和项目供给快速增加的时候,就意味着这个市场很快在被切碎,钱变的也很多,然后项目变得越来越多,在中间的这个撮合变得越来越碎,我们成立Frees资本的核心就是在这种变化中想让更多比例的早期好项目找到我们,而最大范围的共享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新的“蛋糕”分享者

  在Frees资本的基金设置中,首次引入管理费对赌条款。在基金到期日,如果基金的投资收益少于3倍,Frees将向出资人退还全部管理费。若收益高于3倍,则资本将收取更高比例投资收益分红。这一变化将使得传统VC的管理费“铁饭碗”被打破,收益与绩效直接挂钩。

  出资人门槛也大幅降低,经国家认可的合格投资人可以通过Frees的官网报名,经基金挑选,只要出资额度在100万人民币(20万美元)以上,即可成为出资人。这将使包括互联网中高层在内的更多有专业领域资源的个人可以参与到早期投资之中。收益分配上,外部项目推荐人的收益第一次被正式纳入收益分红体系中。

  创业者也将在Frees的规则革新中获得更大资源分配。获得投资的创业者将参与决策投资收益分配。在创业过程中,不论投资团队、服务团队还是外部专家资源,只要对创业者提供了显著帮助,创业者都可以在分配方案中提出。

  李丰解释说,让公司CEO来分配的原因,首先是让CEO可以使得更多内部资源向其倾斜,比如根据创业企业不同的需求,可以最大化的提升为其服务的资源能动性。比如,传统的VC投后团队是不参与到基金利益分配中,在未来将变为可能。其次,CEO掌握分配权可以吸引更多的外部资源,比如人才引进、资源配比等。

  他进一步解释到,设计这个规则,其好处可以将某一创业项目形成共享。创业者可以最大化的实现资源共享;对于投资人来说,基金投资人所获得的收益也将会增加。这些都让李丰对Frees的变革充满信心:基金的创新同样是一种革新,与创业者的创新能产生共鸣,获得他们认可;创业者与投资人也将会有更多的利益捆绑,这个经济机制帮助他们实现共赢。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姚博海,原文:https://people.pedaily.cn/201509/20150910388130.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