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骏资本
中骏天宝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8月,作为私募投资机构新生力量,本着“产业+资本+投行”的投资理念,目前深耕于汽车产业互联网及以汽车为主的高端智造体系。我们坚信,研究驱动产业、产业带动资本、资本创造投行,依托我们团队丰富的投资经验、专业的投行服务能力,为客户打造全方位的资本投行服务。
4篇文章
11857次阅读

沉闷的投行,荒唐的投资

2017-05-03 10:30 · 投资界  中骏资本   
   
抢不到,焦虑,怕失去了赚大钱的机会。抢到了,也焦虑,怕落入了别人的陷阱。VC在焦虑,PE也在焦虑,投行在焦虑,投资也在焦虑。投行与投资的从业者们,要消除焦虑,必须回归产业。大佬风吹猪,我只研究产业。大佬局中局,我只服务产业。

  1

  秦王嬴政最近一直睡眠不好,统一天下的大业让他焦虑。这位君王幼年被送往赵国当人质,历尽坎坷。少年被吕不韦抢回秦国立为太子,继承王位后又让吕不韦摄政九年。成年好不容易亲政之后,却日日琐事缠身,长达五年的时间里,秦国迟迟不能出征六国,统一天下。这种碌碌无为,哪能配得上嬴政的雄心大略?!

  然而丞相李斯却送给嬴政四个字——“积微速成”。要成大事,却要先做小事,这是什么道理?

  李斯却说,要成就千秋功业,平常人都以为需要靠办成几件大事,但千秋功业的根基,恰恰要靠办好每一件小事,如果没有应对琐碎的耐心,恐怕根基不牢。欲王天下,积微速成。不善小政而专欲大政者,至多成就小霸之业,不能一天下也!

  嬴政心头的盲点豁然明朗,就连焦虑的心也安逸了——这日复一日的琐细政务,实际是一步步攀上大业峰巅的阶梯!

  2

  我的同事最近去考察一家准备申报上市的企业,回来说大开眼界。一家普通的企业,却去了30几家投资机构,如过江之鲫,难怪企业把估值一次次地提高。现在的企业家也大部分懂点资本了,都是在企业行业几乎顶峰的时候来融资,估值也都不低,想捡漏几乎没可能,捡雷的概率倒是在增加。没有行业认知和产业规律推演能力,大概率就是拼运气了。

  2015年,股市没法玩了。2016年,有人告诉我他为什么不做VC了,VC也没法玩了。到了2017年,又有人说Pre-IPO是一个巨大的陷阱,连PE也没法玩了。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声音中,仍然不乏共享单车的“资本局中局”,一年之内,摩拜单车与ofo两家公司被十几家顶级投资机构推上了融资的顶峰。

  与此遥相呼应的,是共享充电宝成了又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

  而与此鲜明对比的,则是滴滴风光不再、美团令人费解,乐视负面缠身,连百度都已核弹无声。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声音中,仍然不乏30多家投资机构,抢夺一个Pre-IPO公司。

  看起来很好的企业,早就抢破头;不好也不坏的企业,却又不敢投;看不上的企业,偏偏涨上天。

  看不懂,真是看不懂。难怪有人说,中国PE之怪状——

  GP排名基本靠买榜,

  基金募集基本靠PR,

  判断风口基本靠媒体,

  项目获取基本靠抬价,

  尽职调查基本靠审计,

  判断标准基本照发审

  ……

  中国的投资行业,到底要向何处去?

沉闷的投行,荒唐的投资

  3

  润之同志最近一直睡眠不好,红军的前途让他焦虑,有的同志对红军的前途动摇了,队伍不好带啊。广州起义失败了,南昌起义失败了,最后连秋收起义也失败了。好不容易把城市夺下来,却又被敌人夺回去。红军不去打军阀,却转移进了山里打游击,甚至还要搞根据地、红色政权。难道待在山沟里也能闹革命?

  润之却说,要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很多人一定以为要攻打大城市,但是城市的敌人太强大,城市的资产阶级不坚定,所以红军要在农村建立根据地。红色政权之所以能存在,是因为这里有最广大的人民,受着最严酷的压迫。有了根据地,红军的经济就有了保障,革命的胜利也必有希望。现在中国革命的主观力量虽然弱,但是立足于中国落后的脆弱的社会经济组织之上的反动统治阶级的一切组织(政权、武装、党派等)也是弱的。

  只要搞好根据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4

  我的一位券商投行的朋友找我聊天,透露出对券商投行未来的担忧。他觉得投行的工作越来越偏重于合规、越来越成为通道。IPO需要拼资源、拼关系,并购项目交易双方早就谈好了,券商主要是走个程序,所以最后只好打价格战。这样的投行哪有创造价值?

  当然,这样的投行日子曾经也很舒服,但在金融改革的大势之下,在金融反腐的高压之下,舒服的日子,还能有多久?

  中国的投行,到底要向何处去?

  当十几家券商争夺一个项目的时候,那感觉,就像30多个投资机构去争抢一个Pre-IPO,就像几十家VC在争抢一个小黄车,就像成千上万的股民争抢乐视。

  抢不到,焦虑,怕失去了赚大钱的机会。抢到了,也焦虑,怕落入了别人的陷阱。VC在焦虑,PE也在焦虑,投行在焦虑,投资也在焦虑。

  焦虑的根源,是看着行业创新日新月异,自己却没有判断价值的标准;是看着产业变革风起云涌,自己却没有把握趋势的认知。焦虑的根源,是在资本大佬纵横捭阖、翻云覆雨面前,普通机构、普通从业者的卑微;是在一个变革的大时代面前,自己只能作局外人的恐惧。

  5

  投行与投资的从业者们,要消除焦虑,必须回归产业。大佬风吹猪,我只研究产业。大佬局中局,我只服务产业。

  这样很慢,却是成功的唯一途径,因为敌人很强大。这样很慢,却一定可以成功,因为“欲王天下,积微速成”,因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因为产业里,还有大批实干家,在苦心研发、专心生产、用心服务。

  因为投资和投行里,还有很多年轻人,他们被称作投行民工,但他们期待用智慧和勤奋创造美好的生活。

  中国经济面临一场突破,中国资本市场需要一次蜕变。而这些,就始于新一代的投资与投行从业者们,回归“产业为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