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83篇文章
110451次阅读

艾问李斌:你的终极梦想是什么?|

2019-01-01 01:10 · 投资界  艾诚   
   
我其实没有那么宏大,也不愿意去讲那么宏大的故事,蔚来并不是要去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帝国,而是希望一点一滴地做一些打动自己的东西,让自己能够感动的东西,是我生命存在的一个意义。选择相信一件美好的事情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勇气。

from clipboard

故事一:

“我们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特斯拉追随者,我们要去看有哪些地方可以做得跟它不一样,可以做得更好,更加有自己的一些特点。”

不管李斌是否愿意,市场和媒体已经将他们放在一个跑道上了。中美新能源汽车的顶级玩家,顶着持续的亏损状态完成IPO,对于未来与梦想的极致追求,都让他们被贴上了相同的标签。

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曾说,李斌是马斯克在中国的第一个合格对手。蔚来在美国路演的时候,李斌被问的最多的就是,特斯拉就要国产了,蔚来怎么办?李斌曾在一次媒体交流会上把特斯拉比作“加州温室的花朵”,认为即便特斯拉来中国建厂,也未必能适应中国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

这一次,当艾问创始人艾诚与李斌再次聊到马斯克与特斯拉时,李斌还是将特斯拉视作了行业的先驱者,“特斯拉肯定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公司,如果我们往回看,在十几年前,他们开始去做智能电动汽车这样的创新,让整个世界重新去看电动汽车各方面的变化,对这个行业确实有很大的启发意义。”

对于二者的比较,李斌则表示,蔚来和特斯拉是不一样的公司。无论是蔚来的APP,还是NIO House对比特斯拉的展厅,抑或是蔚来最引以为傲的用户服务,都清晰地表达着一个声音,“我们不一样”。

艾问李斌:蔚来,驶向何方?

每个人追求的东西不太一样,有的人可能特别追求效益上的成功,有的人可能特别追求自我感受的成功,我可能追求的是对人性的观察,怎么样选择人性里面美好的一些东西,去选择相信它,我选择这样的道路。

艾诚:那是不是说埃隆·马斯克的一些观点和方法是你不认同的,或者说你要做的车跟他做的不一样?

李斌:如果你去看我们的APP,再去看特斯拉的APP,你知道很多思考是不一样的。

艾诚: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李斌:比如说我们的用户可以和我聊天。我们的APP里面,用户可以分享他跟蔚来,包括蔚来以外的所有事情;我们的APP里面,可以买到很多有蔚来范儿的,除了车以外的惊喜商品,去年到现在为止已经卖了一百万份了;如果你去看我们的NIO House,再去看特斯拉的展厅,你也知道我们是不一样的公司;如果你去看我们的服务,你也知道我们和特斯拉是不一样的公司。

故事二:

“真正重要的是谁能赢得未来,它的钱是花在哪。”

四年时间,蔚来融资145亿,亏了109亿。即便是成功登陆纽交所,李斌所面临的“烧钱”质疑也从未停止。

公开数据显示,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前6个月,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3亿元、50.212亿元和33.255亿元。李斌自己也坦言,2018年的亏损将远不止50亿人民币。不过,在他看来,自己创业这20年“还算精明”,自己花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是精打细算的。

“我们去看一个三岁小朋友的时候,你不会去想着他长大了应该怎么把奶粉的钱挣回来。很多时候我们容易静态去看一件事情,如果你去这么看事情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亚马逊,亚马逊亏损了十几年;同样地,也不会有今天的特斯拉,特斯拉也亏了十几年。”

艾问李斌:“烧钱”,犹豫过吗?

李斌:真正重要的是谁能赢得未来,它的钱是花在哪,如果这些钱都是给李斌买飞机,自己给自己发工资了,当然这种公司你赶紧离开远一点,但如果你看到蔚来的钱花到哪了,就不会有疑惑了。我们把钱花到产品的研发上,已经推出了两款产品,我们赢得了世界冠军,破了世界纪录,我们还在开发好几款产品。蔚来全球40%多的员工都是研发相关的人,申请了3000多项专利,如果你看到这些成就,你就知道我们给蔚来的未来播下了很多种子,我觉得这个很重要。

第二个,我们建立了一个非常有挑战,也非常有想象力的用户服务体系,虽然蔚来交车才不到半年的时间,我们已经在中国的200多个城市交付了车辆,昨天还从上海开车回到北京,高速的换电网络都已经初步形成了,我们已经有几万次的一键加电服务。

其实这方面的投入大家没看到,有点像京东在十年前建库房一样,如果没有当时基础设施的投入,用户服务体系的投入,就没有后来的京东。所以我觉得这个还是不能用一个已经成熟的汽车公司,比如宝马、奔驰,不能从它的那个角度去看今天的蔚来。

故事三:

“蔚来这一件事情就足够我忙,全部精力搭进去都不一定能赢,但我又不想放弃一些参与别人好想法的机会。”

过去的这一年,如果想选一个企投家榜样,李斌当之无愧。

蔚来创始人是李斌的身份之一,自2000年创立易车网始,19年时间里,李斌不断编织他的出行版图:摩拜、嘀嗒拼车、优信、车语传媒、首汽约车……出行领域的明星公司几乎都和他有关。

用李斌的话说,商业发展到今天,会出现一些新的角色。

“我比较了解这个行业,也有很多人脉,能够知道这个行业里面成功的要素是哪些,有自己的观察。同时,在我自己专注的事情之外,我又想参与很多事情,希望自己的一些想法,有人能够去实现,或者别人如果有好的想法,我们能帮他实现。”

自2014年开始,李斌就密集投出了超过40亿美元,布局了30余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或产品,囊括了汽车媒体、汽车电商、整车制造、汽车后市场、移动出行服务以及汽车周边服务等与车相关的领域和行业。

如果说蔚来开启的是汽车行业的未来,那么李斌所打造的,是一个属于企投家的商业时代。

艾问李斌:你的终极梦想是什么?

艾诚:我来之前,一位媒体老师跟我说,李斌现在是“出行教父”了。

李斌:这个词真的不能有。

艾诚:您是觉得出行这事把您说小了,还是“教父”这事把您说大了?

李斌:“教父”首先把我说老了,而且和我的个性也不太一致,我一直把自己定位是一个创业者,很多人知道我是不买房子,我是租房住的,很多时候人非常容易给自己一种心理暗示,对自己的肯定不要来得那么容易,哪怕是一些很小的暗示。别人要说我是出行教父,我需要赶紧审视一下,我是不是什么地方说错话了,或者是怎么样了。我觉得一直保持一个学习的、进取的状态,不要让自己沉浸在容易满足的状态是很重要的。

艾诚:那你的终极梦想是什么?

李斌:我其实没有那么宏大,也不愿意去讲那么宏大的故事,蔚来并不是要去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帝国,而是希望一点一滴地做一些打动自己的东西,让自己能够感动的东西,是我生命存在的一个意义。选择相信一件美好的事情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勇气。

from clipbo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