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0篇文章
82152次阅读

艾问姬连强:投资人如何做企业?| 艾问企投家

2019-01-07 13:42 · 投资界  艾诚   
   
“当时21亿收购75%的股权,现在给我100亿也不卖。” 经营企业的智慧,借助资本的力量,独特的企投格局,姬连强正在成为航空传媒领域的引领者与整合者。

从第一期的《艾问企投家》开始,我们分享了太多企投家们的故事。不论是乐百氏创始人何伯权,还是阿里巴巴前CEO卫哲,抑或是国内网约车的鼻祖周航,他们无一例外从做企业转向做投资。

同为企投家,身为80后的姬连强,却好像走了一条恰好相反的路径,他借投资之机转向实体产业。

2015年,时任北京市文化中心建设发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的姬连强以21亿元收购了航美传媒75%的股份,很多人质疑收购价格是否偏高,质疑传统传媒产业灰暗的前景,质疑投资人经营一家企业的能力。

一年后,航美传媒用打破历史纪录的业绩回应质疑;三年后,航美传媒覆盖范围遍及国内30多个机场,掌控全国90%的机场数字媒体资源。姬连强掌管下的航美传媒,已然成为国内航空传媒业名副其实的老大。

“当时21亿收购75%的股权,现在给我100亿也不卖。” 经营企业的智慧,借助资本的力量,独特的企投格局,姬连强正在成为航空传媒领域的引领者与整合者。

故事一:

从事投资十余年的姬连强,因收购航美传媒75%的股份而摇身一变,转行做起了企业。

“收购是我们所有投资人做的共同决策。但因为我们是操盘式收购,把企业几乎就买掉了,那我们肯定就要去实际管理这个企业,因为我觉得这才是对你的投资人、对钱最负责任的态度。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可能搞一个技术,创立一个企业,第二代企业家,因为中国市场足够大,内需足够的释放,然后就搞营销,那第三代企业家,可能就需要有很强的财务知识,从财务变成了一个企业家。”

收购航美时,正值传统媒体落寞,新兴媒体尚未成熟之际,商家的广告费将投到何处?“我们做了一个大胆的赌注,就是有可能会到稀缺的户外广告上。”

他赌对了。

姬连强接掌航美的第一年,成为航美历史上业绩最高、利润最高的一年,市值从28亿上升到40亿。目前全国90%以上的机场数字媒体资源已归入航美门下,广告收入跃至全球第二,但他还要再往前冲一冲。

艾问姬连强:投资人做企业,有什么不一样?

艾诚:过去三年,你从投资人变成董事长、企业的管理人,你自己个人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什么?

姬连强:就是感性和理性。比如过去别人拿来一件事情,拿来一个预算、一个项目的时候,我会很理性地讨论这件事情的投入产出比,我投入多少钱,要赚多少钱,要干吗。

但做企业,你要在感性和理性之间做一个平衡,不能纯理性地来做。因为企业管理,你要投入爱和责任,跟你做基金、做金融完全不一样。

做企业家你付出的东西更多,而且有时候你会觉得内心不平等、不平衡,觉得我得到的其实没有付出多。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你会发现你又打了鸡血,你又接着去付出,因为做企业你需要责任,你需要付出你的义务,更需要付出你的爱。这三件事情可能都是没有回报的,干企业可能就是需要这样。

做投资不一样,投资80%的时间你还是甲方。但做企业不一样,你看我的朋友圈里有一句话,“弯腰并不影响你的身高”,做企业要时刻做好“弯腰”的准备。

故事二:

姬连强在传媒领域发展得顺风顺水,但他也没有丢弃自己的老本行,除了航美传媒的董事长,他还有另外一张名片——北京文化中心基金的总经理。“只不过时间分配由原来的5:5,变成了1:9,10%的时间留给投资,90%给航美。”

传媒的价值究竟有多大?和企业家相比,投资人的答案显然是不同的,姬连强正在用投资人的思维逻辑改造着航美。接管航美第二年,姬连强公开表示航美不想做独狼,希望有更多的企业加入进来,带来新的模式和思维,让机场媒体这一领域更加有活力。

新发展思路的背后是姬连强在文化中心基金践行的从A到O(OPI)的投资理论:文化中心基金根据项目孵化、发展的不同阶段,联合各方资本,打造从A轮到O轮投资的覆盖企业发展全阶段的基金生态圈,以被投资企业为圆心,完成产业资源的整合与产业结构的再造。

截止目前,文化中心基金联合华策影视、莱茵体育、奇虎360等多家国内优秀产业公司,主导投资了花椒直播、可为互娱等十余个文化产业项目公司,推出十余支“从A到O”型基金,合计管理资本规模超过1000亿元。

艾问姬连强:如何用10%的精力打理千亿规模基金?

艾诚:你现在还做投资的事吗?怎么分配自己在航美和投资基金的时间?

姬连强:过去是5:5,现在是1:9,现在90%的时间都在航美,10%的时间在投资。

艾诚:你所兼任的北京文化中心基金的总经理,所承载的基金规模是相当大的,有千亿规模之大,但是真的很难想象你用十分之一的精力,怎么平衡千亿规模的基金?

姬连强:我们把基金做了一个逻辑,把它变成了一个母子基金,我们有13支子基金,每个子基金都有固定的商业逻辑和商业方向,有做内容的、并购的、游戏投资的、股权类的、新媒体的等等。

艾诚:你认为企业家能从投资人那学到什么?

姬连强:企业除了社会责任、社会义务、社会担当之外,还是要赚钱的。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家,比如现在看到去杠杆危机,企业有时候过于盲目了。企业家要从投资人那里学到理性,学到什么时候知止,因为扩张谁都会,但我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停下来。

我可以喊“我要第一”的目标,但我达到第一的过程中,我一定是理性健康奔着目标去的,我觉得这是企业家能从投资人那学的东西,不能盲目。这是企业家一定要警醒的,一定要理性。

故事三:

依托“产业+资本”的转型思路,姬连强为航美制定了“三步走”战略:第一,战略转型,从广告公司转型为媒体公司,经营思路由原来的供给垄断转型到用户价值的挖掘;第二,明确定位,航美传媒深耕市场、挖掘用户价值、整合商业资源、输送专业人才;第三,联合多方资本发起成立基金,以航美传媒为核心GP,力促其以市场原则并购整合资源,加速转型发展。

企投家要守住一方阵地,更要懂得攻城掠地。在自己所处的领域中做大做强,能以投资的方式将自身的资金、经验反哺整个行业,促进整个行业的繁荣。这是姬连强为航美规划的未来图景,也体现着他作为一名企投家的格局。

艾问姬连强:企投家的真正使命是什么?

艾诚:你怎么理解企投家?Business plus investment,企业和投资相结合,你是吗?

姬连强:我也算。不能说字面意思,你先做投资,再做企业,先做企业,再做投资,其实你做的是同样一件事。可能有人说企投家是新物种,但我觉得是下一步发展的必然。

第一,你要理解企业家,企业家都是一群善于挑战的人。如果企业做得很成功、自己积累了物质财富之后,去发现新的企业,投资他,帮助他,然后会发现新的行业,新的物种,我觉得这是企业家天生的使命。

第二,这也可能是企业家下一个要挑战的地方。但不是所有企业家投资做得都很好,也不是所有的投资家企业搞得很好,所以能把这件事情做好的人少之又少,但就是因为少之又少,所以大家才应该花力气去研究、去学习它。

艾诚:我在接触企投家的过程中,发现优秀的企投家相比于投纯粹的投资家而言,是有明确的方向和使命的。

姬连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把自己的企业做好,做得很精很专,把他的经验用投资的方式,分享给他的上下游产业,或者分享给后来者,帮助大家共同把一个产业、一件事情做繁荣,我觉得这是企投家真正的使命,这才是企投家真正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