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0篇文章
82152次阅读

艾问周航:网约车这盘棋,你走错了哪一步?

2018-11-15 14:44 · 投资界  艾诚   
   
2017年4月,离开易到的周航成为顺位资本的合伙人。他曾经羡慕投资人轻松的生活,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不再创业,也去做个投资人。如今梦想成真。

from clipboard

有感于自己在上海机场打车的不方便,周航在2010年5月成立易到,通过网约车解决用车痛点,重新定义城市出行。当年一位开迈腾的司机称,在易到一个月2万元的净收入是保底基数。

无奈在残酷竞争和资本裹挟下,易到被滴滴、Uber等后来者反超,形势急转直下。在经历过与乐视鱼死网破的斗争后,周航也被迫告别由他自己开创的国内网约车市场。

2017年4月,离开易到的周航成为顺位资本的合伙人。他曾经羡慕投资人轻松的生活,幻想自己有朝一日不再创业,也去做个投资人。如今梦想成真。

故事一:

曾经的网约车赛道中,只有周航一人独自奔跑。2013年底的时候,易到手里还掌握着80%的市场份额。转折点出现在2014年,滴滴进攻,Uber入局,就在两家补贴大战正酣之际,周航依旧寄希望于“在正确的商业规则下打赢”。他觉得易到收支平衡没有问题,并一度拒绝超3亿美元的投资。

然而资本还是战胜了理想,最终易到转手他人,周航黯然离场。

对于易到来说,原本“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周航,此时的他已然是个局外人。他承认,“人在局中,你是非常不愿意否定自己的,总是想要维护自己的观点;只有把自己放在局外,才有可能看到过去的自己,干得实在有点蠢。”

面对曾经的失意与不堪,如今他试着坦然接受:“如果要让我放弃这些东西,那就不是我了,我做别人也做不好。”

from clipboard

艾问周航:什么才是正确的事?

周航:一个企业家,一个投资者,哪怕是一个普通人,我们容易犯的最大的一个错误,就是总要维护自己的观点,总要试图证明自己是对的耗费了很大精力。其实你正不正确,毫不重要。我们每个人在那个时刻都有自己对一个事情的观点、看法、判断、决策、选择。你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从得失上来说,有可能是对的,也可能是错的。核心是你要认,错了就得认,要低头。我的反思,不是为了指责自己,而是为了学习,为了重新理解这件事情,自己能够有从中吸取养分,有所成长,不管投资还是创业,让以后走得更好。

当然结合到具体创业,我可能首先很关注他的初心,他为什么要做这个事?不是听他表面的口号,我就想解决一个什么问题。我认为很多创业,尤其是在中国的创业,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初心的,但不要紧,一个好的人,初心是可以长出来的,哪怕就是一个敏锐的嗅觉,我嗅到了要去,然后它会长出一个东西。

第二,本心,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举个自己的例子。当初有一个A轮的投资者,曾经想投资我们,后来没投。很久以后,我看到一段他的访谈,谈到了这一段,他很客气地说,这个创始人(就是指我)和这个业务本身,人的个性和业务不是那么匹配,我当时听起来心里不舒服,就不服。就是说什么意思啊?怎么了?意思就是对我的不认可。

但我其实冷静下来仔细想,其实我是认的。因为我的个性,回头来看网约车这盘事情,它就是个强运营的事情,它可能就是要很嗜血、很敢拼,对规模效应有了足够的认识以后,你要敢打,敢拼,然后又有大量的线下。就算我后来知道了这是一把明牌,我行为肯定跟当初是有所不同的,但是我是不是就能做到足够好?我也问过自己,说实话,我不认为我能做得足够的好。因为我的个性就不愿意去那么血腥,去捅刀子。

有人就是嗜血,但我不是那样的。这就是我的本心和这个业务本身不是那么的匹配。当我想到这一点,其实我还是放下了很多的。

故事二:

离开易到的周航经历着一个gap year,他不再急于证明自己和维护自己。自我更新、重新思考、重新建立,是他这一阶段的三大主题。与此同时,他希望通过做投资来保持对新事物的敏感。

2017年4月,周航成为顺为资本的合伙人。他印象中的投资者生活简直不要太轻松,他们的朋友圈“不是在度假,就是在前往度假的路上,因为所谓投资不过就是花钱,而花钱谁都会。”

真正成为投资人之后,周航才发现投资人的焦虑比起创业者的焦虑,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先看赛道,看完赛道后,我会开始担心真正的好公司在哪里?项目确定后,我会疑问这个公司靠谱吗?终于觉得可以了,还要看什么价格?什么估值?总共多少钱?第一个反应,一定是太贵了(没有一个项目例外),而且是匪夷所思的贵……这样糟心的问题没有少只会更多。

跨界做投资,周航有着自己的认知和方法论。

艾问周航:跨界的价值是什么?

from clipboard

周航:我刚刚从一个创业者转了轨道,去做投资,我以为我懂很多、很懂创业者,我以为我能够很快把创业中的问题看到,看清,看穿,我就用这样的心态开始了。但雷总提醒说,你要空杯一下,不要抱着这么多成见。就是对投资而言,你看到企业的问题,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没有什么价值。

艾诚:每一次你说决定做职业投资人的时候,我都不那么相信,好像你确实做过一次专门的演讲,叫做“如果我再次创业”。

周航:我的意思是说,干什么都要用创业心态去干,一切从零开始,要追求这种爬坡的感觉,人生就是又开始一次新的出发、新的爬坡。像你说的打怪历险,处在一种创造的感觉。如果你只是个财务投资者,你就是打猎心态,我希望是创造心态,我始终都在想,应该怎么去做好投资?怎么让我们的机构变成一个伟大的投资机构?应该形成什么样的投资的方法论?要什么样的投资文化?怎么让我们的投资行为帮助社会变得更好?

故事三:

成为投资人的周航每天都要和四、五个创业者见面。曾经有过两次创业经历的周航,与其说在考量创业者,还不如说借此机会考量曾经作为同类的自己,“他们就像是我的一面镜子,我可以看到一个创业者的执念、妄念甚至错误。”

他甚至有时候会想,如果当时的周航遇见此时的周航,来一场对话该有多好。

然而做投资仅仅看到问题没有什么价值,更重要的是看到问题背后隐藏的机遇。从企业家转型投资人,周航说“看穿”远比“看见”难,“思考”比“风口”更重要。

艾问周航: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企投家?

from clipboard

周航:对外行来说,第一你应该忘掉风口。第二最重要的就是要独立思考,慢思考,深思考。这里面有一个话题,就是看到和看穿的区别。什么叫看到呢,各路人现在都会说,ARVR,这叫看到,但看到一点价值都没有,大妈都能看到。那你有什么价值呢?核心是要看穿,看穿是一个很难的功力。

就好像你在喜马拉雅山的北坡,看喜马拉雅山,你看到了皑皑的白雪,陡峭的山峰,但是你看不穿,你看不到喜马拉雅山的南麓,就是一片缓慢温暖湿润的大坡,看不到尼泊尔露露青葱的景色。你就以为喜马拉山就是这样,但是你需要有一种功力,至少你要努力去思考,山的那一边究竟是什么?你至少要想,而不是一个直线思维,你以为你看到的就是全部,你看这个跟大家看得都一样,有什么区别?

艾诚:用一个热词来套用你的分析,叫认知,所谓认知升级,投资是把认知变现,企业也是把认知变现,这是两种赚钱办法,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

周航:做卓越的事情最挣钱。不管什么事情,你只要去追求卓越,就一定会利益最大化。我一直想要提出一个口号叫“势能战略”,当你把一件事情追求卓越,不是优秀,要远远超过优秀。在这个领域中,做到最卓越的时候,你所具备的势能,你所获取的那个利益、价值是远远超过优秀的。比如100分的价值不是只比90分大了10%,可能是百倍90分的价值。但是大多数人是不敢追求卓越的,因为追求卓越这条路太辛苦了。

艾诚:你对想成为企投家的企投会成员,最想说什么?

周航:放弃投机,追求卓越。你就一定会成为一位杰出而卓越的企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