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104篇文章
164947次阅读

艾诚专访傅盛:3年斩获6亿全球用户,他为何还要“卖孩子”?

2018-02-06 21:09··投资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这年3月,猎豹移动的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人数(MAU)增长到2.23亿,比前一年增长400%。5月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傅盛的心理压力“终于被释放了”。不过拿到钱之后,突然,花钱成了最大的问题。傅盛开始身兼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双重角色。

  从金山毒霸到猎豹移动傅盛从工具类应用进军内容行业,再到出售“孩子”,醉心人工智能,三年内获得全球6亿用户的猎豹目光紧盯未来。

  猎豹的速度究竟从何而来?

  烈日下的伊福拉斯高原上,一只斑点均匀、身形健美的猎豹正在追捕它今天的午餐——一只黑斑羚,它的时速超过100公里。在不到半分钟内,优雅但注定悲惨的黑斑羚便成了那只雄健猎豹的腹中之物。从鼻翼延伸到眼角的两道黑纹,使它在咀嚼食物时眼神中似多了几分凌厉。

  不过傅盛在2014年将金山改名猎豹时,还没有撕咬竞争对手的野心,更别说称霸江湖,只是看中这种动物在陆地上奔跑速度最快的特性,认为跟公司使命相符。那时,“人穷志短”的他满心想的还仅仅是拿到投资,让猎豹能生存下去。

  这年3月,猎豹移动的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人数(MAU)增长到2.23亿,比前一年增长400%。5月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傅盛的心理压力“终于被释放了”。不过拿到钱之后,突然,花钱成了最大的问题。傅盛开始身兼创业者和投资者的双重角色。

  “我们面临的是最动荡不安的环境。”

  2015年5月,映客IOS1.0发布,6月,花椒直播首次发布,直播开始刷屏。傅盛嗅到了机会,那会映客的估值才几千万,他都找到奉佑生谈好了,结果因为“团队执行不力”,错失映客。等猎豹自己把APP捣鼓出来的时候,直播市场已经一片红海。这成为傅盛的一大遗憾。

  但猎豹不会因为错过食物而止步,反而静待丛中,伺机掀起新的厮杀。

  一年后,猎豹推出的Live.me出现在Google Play美国地区社交类排行榜首位,并入围Apple App Store美国地区社交类排行榜前三名。避开中国、主打美国,即是傅盛冷峻疾速的目光所及之处。

艾诚专访傅盛:3年斩获6亿全球用户,他为何还要“卖孩子”?

  傅盛英语不好,看到马云的英语演讲,他心里就痒痒:“要是我英语有那样好,猎豹的出海可能会更成功一些”。他团队中的骨干很多都来自于金山毒霸,国际化并不强。“我们第一次去美国搞60人开会的时候,有20多人连签证、护照都没办下来,没去成。”傅盛对艾问人物说道。言语中似有惋惜,但更多是浪里淘金的那种释怀和自信。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一点都不国际化的傅盛,带着一个起初不太国际化的团队,做成了一个典型的国际化企业。

  如今,新闻软件NewsPublic 在印度等地广受好评,直播软件Live.me在美国和印尼圈粉无数。2017年 7 月份,猎豹旗下的四款手游同时进入到中国区 iOS 手游下载榜的前十,包括《跳舞的线》《钢琴块 2》等。猎豹在手游领域的月活跃用户已超过一亿,其中77.3%来自海外。

  这来自于傅盛信奉的底层规律。

  “人类都是相近的。一个模式在中国行得通,就一定在美国也行得通。”他读完乔布斯传,就更相信这一点,于是只要对方的市场没有出现的,他就全力以赴地打。

  每当猎豹在暗处匍匐,毫无动静,就是黑斑羚们即将身首异处之时。它眼光犀利,行动迅速,一招制敌。

  傅盛在中国互联网新创行业干了十多年,亲见这里草莽丛生,创业者和公司风起云涌,从模仿硅谷到如今几乎占领美国的智能硬件行业,“创业环境比很多国家都好”。当年进入美国时,市场上有一个以色列公司做的软件类似于YY语音,占据了很大份额。傅盛判断对方的执行力不如中国公司,短期内就把对方的很多组合纳为囊中之物。

  但猎豹并不是草原上的霸主,这里危机四伏,狮子早已称霸草原,鬣狗甚至非洲豹犬的环伺都让它必须随时待战,应对杀戮。

  国内AT等巨头早已蚕食掉电商等行业,还有无数创业公司在丛林中虎视眈眈,国外则是Apple、Google和Facebook,“苹果会不会收购迪士尼?会不会进军内容行业?”这都令他胆战心惊,“人家一个政策就能影响你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的收入。”

  猎豹一直在夹缝中生存,持续的强烈的不安全感也就成了猎豹最大的竞争优势。

  一个十倍速度的世界中,傅盛要刮骨疗伤吗?

  “我们正在面临一个十倍速的世界,猎豹要投入70%到未来。”

  从2015年第二季度到2017年第二季度,猎豹移动的工具应用月活用户数有少量增长,核心APP月活用户数却下滑了49.9%。同时,股价大起大落、遭遇做空,软件市场也逐渐被手机厂商把控、工具类应用失势已极……

  过去两三年间,猎豹凭着从单纯的工具类应用向内容领域进发获得了新的生机,而现在,这条路的前景已经开始黯淡。

  猎豹是必须生活在战场上的,只有身死之际才能停止奔跑,必要时必须刮骨疗伤。

  艾诚对话傅盛

  2017年,猎豹售出了过去几年的流量明星——Musically和News Republic,而Live.me接受今日头条5000万美元投资。加上之前积累的3亿美元现金,傅盛手里集中了6亿美元的现金。

  他要做张小龙、要做马化腾,就要懂得取舍。他瞄准了人工智能。

  2018年3月,猎豹将推出服务机器人产品,主要投放到巡逻、接待领域。他对《艾问人物》说,这将比现在行业内的机器人更便宜、更好用。

  在“移动互联网的核心竞争已经结束”的情况下,一年半的时间,就可以打造出一个比别人又好用、又便宜的机器人吗?凭什么?

  “凭这个行业大家都没进来。”

  他的自信来源于金山毒霸和猎豹清理大师。他甚至反问《艾问人物》:“一个清理软件、一个安全软件为什么我们就能做好?”

  猎豹自2016年宣布拓展人工智能业务,并且要“All in”。那时,互联网巨头都还没多少动静。阿里云刚联合中科院成立量子计算实验室,百度刚提出将人工智能作为未来发展方向。不过接下来的两年,市场便处处春笋了。

  猎豹确实走在靠前的位置。2017年5月收购AI技术公司北京OrionStar公司约30%的股权,7月即在微软公司举办的百万名人识别竞赛中夺得冠军,而这场比赛被称为“人脸识别年度世界杯”。

  Live.me开始纳入人脸识别技术,而猎豹手下还有多款应用待接入。此外猎豹还与喜马拉雅 FM 推出小雅 AI 音箱,联合小米推出“小爱同学”AI 音箱,傅盛说,远场语音识别的准确率,“我们应该是排在第一的”。

  然而,尽管2017年上半年有120多家的AI公司获得了230亿的融资,但商业的回报微乎其微,获得投资的创业公司也倒闭了30多家,风险极大。

  傅盛不怕。也许就赌输了,那输就输了。“就像撒种子,多撒一些,总会长出一些果实来。”

  这是十倍速世界中的丛林法则,也因为这,猎豹才能在广袤草原上纵横驰骋。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你们做的机器人有什么不同?

  傅盛:相对他们便宜、好用,就跟我做的清理软件有什么不同,一个清理软件、一个安全软件为什么我们就能做好?

  艾诚:一年多前到2018年3月份,一年半的时间,你就可以打造出一个比别人又好用、又便宜的机器人吗?凭什么?

  傅盛:凭这个行业大家都没进来。

  艾诚:所以凭你先知先觉,是吗?

  傅盛:对。

  艾诚:现在你花多长的时间在猎豹本来的原有业务上?有多少是在未来的布局上?

  傅盛:30%和70%。

  艾诚:70%在未来?

  傅盛:对。

  艾诚:能讲讲你对未来的认知吗?

  傅盛:我觉得有很重要一点,叫限制想象力的是贫穷,其实本质是限制想象力的是你过去的认知。我们都习惯用一个连续性的方式来思考整个世界,但有没有想到,也许我们正面临着一个十倍速的世界,就是所有东西都可能短期内十倍大。

  艾诚:你作为猎豹移动的创始人,这70%你怎么知道未来那个就是方向?比如说你在付出的人工智能。

  傅盛:对,我不知道,也许也会死。

  艾诚:也许就赌错了。

  傅盛:对,也许就赌错了。所以,这个时候,这样的话你只能是增加一些概率,你看今天不光是猎豹了,其实BAT本质上也有很多的恐慌感。

  艾诚:如果人工智能是下一个风口的话,我也可以成为下一个马云、下一个马化腾。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择?

  傅盛:加入像猎豹这样有创业精神的,又有一定规模的公司。

  艾诚:你要成为张小龙,要成为马化腾,是吗?

  傅盛:对,互联网是极大消除了信息壁垒,而创业的本质其实是找到信息壁垒,别人不知道的地方你先偷偷干,干好了。所以,今天的创业只适合那种高速爆发的机会,比如单车这种,短期之内技术爆炸,(巨头)来不及做反应,因为一个决策周期三到六个月,可能它就已经(占据市场了)。

  艾诚:你从出身上不国际化,但是在事业上极其国际化,这是如何做到的?

  傅盛:还是去寻找底层规律吧,就是你越过那些表象去看最核心的东西。我英语肯定不太好,但是即便是把英语翻译出来的中文资料也有很少人有真的、去认真去阅读的足够多。

  艾诚:但是你读。

  傅盛:肯定还是要读一些的,硅谷翻译的书你得去读,一些文摘你得去看。然后跟一些人聊,认真做笔记。这些其实还是让我有很多思考。语言只是一个,它并不代表本身思想的绝对不统一。

  艾诚:你用的最多的英文词是什么?

  傅盛:梦想。

  艾诚:跟谁说这词?

  傅盛:跟我们同事说,跟外面去说,一旦进入采访,很多类似的疑问,你为什么要做。

  艾诚:您现在还有梦想吗?

  傅盛:把我们未来的机器人能够做的足够好。因为人越来越不爱生孩子了,对吧。其实人以后都应该是卵生的,不应该是胎生的,因为胎生这个成本太高了。然后,由于人类的人口红利,包括中国人口红利一定会遇到巨大挑战,而每个人又更希望活得更像人,那我们就只能让机器更像机器。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