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晓鸽:中国VC和PE向何处去

2012-02-27 10:06·投资  投资界    1
   
摘要做投资来讲,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大家都在挑战二八定律,这个行业永远是20%成功企业赚了80%的钱,基金也是如此。未来怎么做?

  我的演讲想谈什么?中国VC和PE向何处去?

  我们想做的一些事情,做投资来讲,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大家都在挑战二八定律,这个行业永远是20%成功企业赚了80%的钱,基金也是如此。未来怎么做?我们谈到美国很好,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在过去十年中间,作为美国VC和PE来说过去10年是亏死的,中国只要有10年以上的经验在中国一直坚持做下来,无论做VC还是PE我们都是赚钱的,说明我们比他们聪明吗?显然不是。我们比他们更努力吗?也不是。更重要一点我们比他们更幸运,进入这个行业比较早,能够坚持做下来。

  到今天来讲,我们不能再走过去的路,市场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国过去发生的很重要的事情,两个板块的推出催生了这个产业,04年中小板推出以后,中国活跃投资机构一下子成长了5倍。09年创业板推出以后我们活跃机构成长8倍。因为有一个退出市场催生了很多基金出来,形成了一窝蜂,觉得它很挣钱。回到刚才的一点,做投资不是群众运动,不能说所有人都能够挣到钱。这是两个机会,由于退出机制的出现,使得很多钱进来了,因为看到了投资,所以拿到了很多钱。

  很多数据我就不一一重复,提供数据清科集团做了很多工作,钱、基金数量增加了很多,投资速度也快了很多,投资速度比基金成长还快,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大家知道你做任何企业投资,你要对它的市场和产品,对它的团队、财务、法律等等做很多净值调查,如果我们投资速度太快,我们投资质量就会下降。中国有一句话叫做“慢工出细活”,投资是细活,基金带来的竞争,同质化,对短期接受钱的创业者对企业是好事,钱多,你不给我,另一家给我,但是结果并不好。我们投资者和创业者目的是共同的,是创造高质量的公司。而且好的公司在上市以后,VC和PE的钱退出以后,公司还在不断的发展,创造就业机会,这就是好的公司,它能够创造越来越多的就业机会给国家和社会交更多的利税,这才是我们的目标。

  过去谈的都是微软等等一些公司,目前代表美国未来得三个公司都在硅谷,一是苹果,在乔布斯的带领下是美国市值最高的公司,二是谷歌,三是facebook,它们的出现不是偶然性,而是必然性的。经过了过去的狂热大家认识到光靠上市之前拼命挤进去,不一定带来很高的回报。我们通过IPO退出的水平投资回报率有很大下降,上市开盘的时候什么价,你真正拿到钱是什么样的价格?实际上一开始就下降,我们投资的结构开始放慢。刚开始上市的时候很高兴,但是真正拿到钱的时候与你预期有很大的不同,通过数字可以看得出来。

  硅谷三个公司研究一下蛮有意思的,作为苹果来说应该是很成熟的公司了,在乔布斯回来以后提出一个新的理念,通过idea创新使公司焕发了青春。谷歌不仅仅是搜索领先的公司,而且进入了其他领域。facebook是一个后起之秀。联系到中国实际,我们谈到北京在中关村、海淀,从大环境来看,我认为我们无论从学校、科研、机构、基金量都超过了硅谷。过去来讲硅谷有学校,有斯坦福等等其他学校,我们北京的学校还没有一个能够与斯坦福相提并论的,但是我们最好的学校都在海淀中关村地区,而且基金的数量也超过了美国硅谷的量,我们研究院所远远超过硅谷所提供的科研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