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迪创投罗茁:企业不是庙宇 摄影与创投互通

2011-02-22 08:50 · 创业邦  翟文婷   
   
摄影与投资最为相通的地方,当属时机。他说,从大的方面讲,一年四季和经济周期有很大的关系。具体到小的方面,什么时候有光线,要等时机;“而投资业需要等到满足你条件的时候才能去做,这个需要耐心,也要做好必要的准备。”
       为了去西藏阿里,罗茁开通了微博。一路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都在第一时间贴到了网上。有一些零星的用手机拍的照片,效果不怎么好。

  但是,老罗还留着一手。他是背着“最顶级配置”的相机去的,假如把他拍回来的成果摆在眼前,真是一顿美轮美奂的视觉大餐。老罗绘声绘色地讲述当时发生的情境,就像在读大牌地理杂志的西藏阿里特别专题。

启迪创投罗茁:企业不是庙宇 摄影与创投互通

  (罗茁:清华科技园启迪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启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启迪创投的战略发展和投资业务。他曾主导和参与了数码视讯、慧点科技、天为时代等十几家创业企业的投资与管理工作,担任多家企业的董事、董事长。)

  还想再去西藏

  罗茁是清华科技园启迪创投的董事总经理。有媒体报道,与其说罗茁是一位投资人,不如说他是一名“孵化人”。他所在的启迪以投资早期初创企业为主,早先登陆创业板的数码视讯就是罗茁“多年坚持的心血”。值得一提的是,他也是清华创业园的创办人之一。

  这些背景倒是跟摄影沾不上什么边,用老罗的话说,没有什么人适合摄影,关键看喜不喜欢。“好多朋友觉得照片好看,拷走一些,真正去拍,没几个人愿意受这个罪。”

  是的,拍出来的东西是好看,但拍的过程却不是如同画面那样光鲜亮丽。

  就拿拍五彩山来说,花了三四个小时等合适的光线,“总觉得一块云会露一个缝到这里来,怪了,看着就到眼前了,但就是没有光线”。他们一行在海拔4800米的地方,顶着大风,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光线在摄影里面非常重要,有光线和没光线完全不一样,所以诸如此类的状况,比比皆是。

  上次去阿里是在2010年9月份,这是罗茁第三次入藏。他说:“到西藏就知道什么叫天高,什么叫地厚。”他用几个词总结西藏,“山河壮丽,气象万千,生态脆弱,万物有灵。”而每次回来都有一个相同的感受,“还想再去”。

启迪创投罗茁:企业不是庙宇 摄影与创投互通

  他在微博里激动地描述,“一早出发去班公湖,一路上惊喜不断:出现在西边的彩虹、野驴、鹤、大雁、不知名的水鸟……而到了班公湖才知道这是我们此行所到的最美的地方,老朱说这就是天堂!”老朱是罗茁的摄影导师。

启迪创投罗茁:企业不是庙宇 摄影与创投互通

  罗茁最早玩起摄影,也是去休假旅行,在云南待了半个多月。“那时已经来到科技园6年,中间也没有休过假,也是有点事觉得不对,就给自己放了假。”这一趟下来,就没刹住车,北海道、夏威夷等地都没落下,还几乎拍遍了全世界著名的教堂。他现在甚至鼓励自己的团队多出去走走,就像古人说的,行万里路,思路才能开阔。

  当然他不是单纯地为了拍而拍,“肯定是有感而拍的。”而且他说,人们看到的只是通过镜头拍下来的一个窗口效应。尤其是在西藏,如果身临其境,“感受那个风、土、气味,没法形容”。他还想把去西藏一路的故事写本书,名字都想好了——《感悟青藏高原》。

启迪创投罗茁:企业不是庙宇 摄影与创投互通

  罗茁玩摄影,但是对相机装备不是很感冒。“有些时候跟装备没有多大关系,在比较极端的时候,好的装备能发挥作用。更多的时候看你的眼光和看待事情的角度。有些很普通的场景,你能挖掘出来,倒是一堆人举着相机很热闹的时候,不一定能拍出东西来。”

  他讲了一个亲身体会。2006年,他在河北拍过木兰围场,有一个迷你小湖叫桃山湖。有天早上零下3摄氏度,正好一团雾笼罩在湖面上正在慢慢散开,这一刻被固定下来后,是一张如同仙境的美景。2008年,罗茁再次造访桃山湖,他眼看着湖边靠北侧半圈,至少有六七十号人架着三脚架在等着拍“仙境中的桃山湖”,但是没有再找到那样的场景。

  罗茁现在用的佳能相机,机身6万多块,配有3个镜头,平均一个一万多块。“镜头能用很长时间,而且你用了佳能就很难再去选择尼康了。”他说,最近有人在鼓动他去弄莱卡,“莱卡镜头很好,但是很多人是摄影器材爱好,花N多万,配有非常顶级的装备,照片拍得怎么样先不说,装备在那摆着呢。”

  但是罗茁说,他不是这样的。

       摄影与创投

        这二者之间存在的关联性,是罗茁这么多年感悟最多的。

  先说创业。他几乎拍遍了全世界著名的教堂,最后得出一个思考,“企业不是庙宇”。而冯仑曾经有两本书都谈到企业跟庙宇的关系,把方丈比作企业家,小和尚比作职业经理人,只不过庙宇卖给人们的是希望。“但是在我看来,企业不是庙宇,有些人做企业的文化理念和企业的经营之间是出现错位的,企业最终还是要看对股东、投资人的回报。有的企业已经把文化宗教化了,其实对企业实际的运营不是十分有利。”

  而摄影与投资最为相通的地方,当属时机。他说,从大的方面讲,一年四季和经济周期有很大的关系。具体到小的方面,什么时候有光线,要等时机;“而投资业需要等到满足你条件的时候才能去做,这个需要耐心,也要做好必要的准备。”罗茁说,“有些时候你可以从容地去等,有些时候可能只有那么一个机会,过了就没有了。”他在阿里拍到两张当地修路工人的人物照片颇为得意,“就那么两下快门,但是效果都很好。”

  他们随身带了很多巧克力、棒棒糖,想送给藏族孩子,也是为了拍照。罗茁指着一张藏族小姑娘的照片说,“当时,我坐在车的左后座,一个朋友下去开车门送棒棒糖,我就把相机的参数调好,做好准备,就等。结果她拿到棒棒糖,突然转过头来冲着我们笑,我赶紧咔咔两下。事后看,对这两张的效果都很满意。”

  但是他也很明白,“有时候即使做好准备,也不一定能拍到好照片,但是因为你准备好了,就有可能有收获”。罗茁又重复了一句,其实投资也一样。“有些时候,你苦苦地追,比如很多是追IPO,而我们更多地是投早期。你要做好很多准备,从理念、对行业的理解和了解,但你不知道在这个行业的什么时候能开始下手。”

  再者,还有光线。几乎所有一眼看上去摄人魂魄的美景,都需要花上几个小时的时间等待,等什么?等光线。有几次,他们的车都开过去了一两公里了,还是决定掉头回去等,“等光线再出来。”罗茁说,“有光线就好比有政策机遇一样,有和没有差很多。”

  事实上,还有一点容易让人联想到的就是拍到等待已久的照片跟投资取得回报的时刻。罗茁想了想,“有相似的地方,但是真正做投资的过程带来的乐趣更重要。就好像很多人看照片觉得好,但对于我们来说,当时能听到声音、闻到气味,整个的感受那是大不一样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