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牛基金
紫牛基金成立于2015年,由原央视著名主持人张泉灵、及猎豹移动CEO傅盛联合多位互联网大佬共同发起设立。截止目前,紫牛基金共管理2支人民币基金。主要聚焦于医疗、教育、消费三大领域。
2篇文章
407次阅读

掌上超声十年,新营老兵的超声哲学

2019-07-17 16:39 · 投资界  紫牛基金   
   
医疗健康领域作为长盛不衰的价值投资赛道,在紫牛基金的投资布局中占据着愈发重要的位置。

风口去魅,价值当潮。

医疗健康领域作为长盛不衰的价值投资赛道,自2017年起就纳入了紫牛基金的重点关注规划,并在紫牛基金的投资布局中占据着愈发重要的位置。

本周起,我们正式推出“紫牛看医疗”系列文章,重点围绕医疗领域的优秀创业企业,分享来自紫牛的投资机会、投资逻辑与行业观察。

掌上超声十年,新营老兵的超声哲学

“紫牛看医疗”系列(一)——思多科

今年,距离世界上首款掌上超声产品Vscan问世整整十年。这款由GE医疗推出的超声新生代成员,打开了超声市场崭新的想象空间。经过十年的市场酝酿和技术积累,今天的掌上超声已经是医学超声领域不容忽视的新兴赛道。

国外,西门子、飞利浦、Butterfly等巨头纷纷入场抢位;另一边,中国军团在这个战场上的表现同样可圈可点。

“细化到超声市场,必须承认我们中国兵团发展得很快,而且打得很稳。很庆幸全球的大玩家下场,在巨头带动之下,国内的发展也已经实现全面开花。”作为国内的种子选手,思多科联合创始人兼CEO张卓信心十足:“我们做得都不错。”

掌上超声十年,新营老兵的超声哲学

(张卓 思多科 联合创始人兼CEO)

“看得见”的市场

有图有真相,这句流传已久的网络用语用来形容掌上超声领域发展的底层逻辑毫不违和——让更多的医生和患者更方便地看清病情信息。与“听诊器”相比,超声作为“视诊器”对于病情的呈现更加丰富而立体。

医院超声科门口永远在排着的长队,显示着这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跳过大型设备本身,另辟蹊径的掌上超声则创造了一片急需突破的巨大蓝海,尤其在中国。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2018年末全国共有医疗卫生机构100.4万个,其中医院3.2万个,在医院中有公立医院1.2万个,民营医院2.0万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95.0万个,其中乡镇卫生院3.6万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3.5万个,门诊部(所)24.8万个,村卫生室63.0万个。

数量庞大的基层医疗机构尚未被大型彩超设备覆盖,而即便是拥有设备的三甲医院,也仅仅将其应用在超声科这样的专门科室,而不可能在临床科室全面普及。张卓表示:“我们为什么做掌上超声?因为市场需要。”紫牛基金医疗负责人俞波佐证了这个观点,他认为以商业需求反向去找技术支持,比直接进行技术孵化的正向路径更为通畅。

要满足这个“需要”,一面是横向完成多科室覆盖,另一面是纵向下沉基层。这两个场景,都给了思多科足够大的想象空间。同时,思多科的掌上超声产品,已经可以实现医生在医院内外随身使用,并可适用战地医疗、120急救、救灾现场等各种恶劣环境。

“掌上超声的确是我们行业一个非常重要的革新式的改变,同时技术也完成了阶段性的积累,可以开始在产品、市场上发力了。”思多科对西门子、Butterfly等大玩家的入场感到庆幸,这无疑证明在这个细分赛道,市场是切实存在的;更进一步,这个市场规模是可观的,足以吸引大家花费不菲的时间成本和人力成本,去开辟新的生产线。同时让他们感到鼓舞的,是掌上超声始终稳健增长的市场趋势。

一边观察着大厂的动向,一边构建自己的技术和商业壁垒,思多科选择在2016年正式踏入战场。

新营老兵的降维攻击

在掌上超声的国内玩家中,思多科团队被外界贴上了“降维攻击”的标签,原因在于,思多科团队的核心技术人员,在超声尤其是彩色超声领域,有30年以上的研究经历和足够的高端技术积累。换句话说虽然“思多科”很新,但思多科人都是行业老兵,手上握着不少实用新型专利发明专利。

自踏入这个战场的第一天,他们就是有备而来。

张卓介绍:“我们的优势就在于超声功能的整合,以及对于超声临床应用的深刻理解。”得益于几十年的技术沉淀,对思多科来说,最难的产品架构搭建并不需要从0开始,反而可以将更多精力投放在产品设计上,使掌上超声的功能需求与市场需求都得到最佳适配。同时,思多科团队还拥有自主原研底层算法平台,支持128物理通道开发,拥有多项原研成像技术,并采用独家专利的32通道,使掌上超声拥有了可媲美大型彩超的成像能力。

“我们在产品设计和规划上面花了很多精力去做探讨,最终拿出来的是一整套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完备方案,不需要重新搭建或者花时间去磨合。”张卓表示,无论是完备的产品方案还是干净的知识产权,都是思多科的重要技术“壁垒”。基于这样的前期优势,思多科找对了市场方向以后,就可以快速地进行产品的变革,并且快速地对市场进行响应,让产品呈现在客户手里就能符合他们使用预期。

智能化和细分化是首先被选中的两个发展方向。

智能化上,思多科是国内目前可以将底层平台算法和人工智能算法封装到ASIC芯片的超声检测设备厂商。ASIC芯片算力强、功耗低、专一性特别强,因此对于掌上超声这样微型架构的仪器来讲,ASIC芯片的使用,不但可以减轻整个机器的重量,还可以集成更多功能,同时又不影响到机器的散热和对电量的需求。更重要的是,由此可完成人工智能硬件一体化,从而使系统架构更精简、算力增强。

与人工智能的强强联合为掌上超声的发展插上了翅膀,“人工智能能够将我们高年资医生的经验迁徙到基层的公卫机构里面去,真正实现减轻基层医生的工作负担,也能辅助他们快速地作出判断,既能够节约他们的时间成本,也能够让他们更有效实现超声的检查。”

其二则是细分化,结合临床需求,做出更贴近细分化使用场景的设备。这需要思多科随着技术的发展,结合逐步清晰的市场反馈,进行成像功能模块的功能迁徙和经验迁徙。目前,思多科已经完成麻醉科、疼痛科、ICU、肾内科、康复科、骨伤科、新生儿科、皮肤科、急诊科、护理部、体验中心、院外医疗等多个科室及不同场景。

时间和研发成本被压缩到最低,思多科的掌上超声设备以最快的速度被推向市场。在分秒必争的赛跑中,厚积薄发所带来的加速度为他们的未来发展加上了一枚重重的筹码。

走向普及的“视诊器”

现代医学发展至今,医生看病不会看某一个单一指标,想要真正做到精准治疗,需要多方面的信息汇总和沟通。在这个复杂的体系中,思多科给自己的定位是解决方案的一个环节,这一意识,为思多科埋下了“开放合作”的基因,其合作伙伴囊括了耗材厂商、器械厂商,包括不同专科领域的生产厂商等,甚至资本、客户、国内外对手,在他们眼里都是同行者、合作者、赋能者。其他领域刺刀见红的紧张感,也在思多科这里被消解得无影无踪。

“市场规模远远超出我们的预估,空间足够大,现在还没有走到需要激烈厮杀的阶段。”张卓表示疾病才是当前大家共同的敌人,而无论是与传统大型超声厂商还是与国内外的对手之间,此时都无需正面交锋,广阔的市场远远没有得到满足。

心态一旦开放,路上皆是同行者;政策、技术、资本无不是筑路人。

如此,思多科的掌上超声产品市场接受度反而很高。这当然要归功于产品自身品质过硬。投入市场前,思多科做了大量的工作优化产品的性价比;还可以根据客户需求去做一些定制化的方案;远程图像实时同屏,远程操作者的手部运动轨迹实时捕捉等亦可以完全实现。

但另一方面,这也是思多科主动选择合作共赢与天时地利人和的必然结果。

此前,基层公卫机构受到场地或资金的限制,都没有配备超声,小型化且价格并不昂贵的机器就成为他们最好的选择,不但场地和资金问题可以解决,而且便于移动。

这背后是政策的无形推动,思多科抓住的正是这两年基层公卫的需求,以及发展小型化、移动式医疗设备的需求,从这个点切入,快速地把产品设计出来,并投入市场;同时市场整体趋势的上升也和基层公卫机构数量的增加息息相关。

技术的巨大推动力就更不用说了。如同互联网技术的成熟为移动支付搭好了台子一样,通讯、半导体、集成电路等技术的发展也为掌上超声的出现夯实了基础,及至于人工智能对于产品的赋能,无不体现了科技发展与行业需求相生相长的螺旋式线路。

“市场一直在,不断叠加的技术积累到了爆发点,又有政策导向,这个行业顺势就起来了。”张卓总结,她同时提到:“这个过程中,资本是非常重要的助推力。”

思多科是资本市场重视医疗领域的直接受益者之一,一年内完成三次融资的节奏既令人惊叹又在情理之中。今年下半年,新一轮的融资也即将启动。

从天使轮就主导了对思多科投资的俞波(紫牛基金医疗领域负责人)表示,“思多科有技术领先性的产品,又找准了它的应用场景,能够提供真实可用的解决方案。另外思多科是一个商业化能力非常强的团队,又能很好的平衡技术的先进性与适用性,这对于早期技术驱动的企业来说是非常难得的。”紫牛基金用不断加注的实际行动注解了自己的“看好”,并为思多科在多领域的合作互动构建了平台。

“战略层面来讲,资源的支持更大于资金的意义。”张卓表示资本赋能相当于给企业插上了翅膀,让企业有机会去追一下领先的技术,可以把实验室的东西更快地变成样品、产品、商品。

思多科将募集资金的60%以上都用于科研,对于用在人身上的东西,他们表现得格外谨慎,“我们的弦始终崩得很紧,要合规、要安全。”

未来,可以预见的是掌上超声的必然普及。以往医生人手一个的听诊器,是不能留有轨迹和记录的,而掌上超声作为视觉仪器,有图有真相,还可以把病情的发展记录下来,既为诊断提供依据,又能保护医生。“这个普及应该很快,但这不是我们一家的事情,是整个行业一起来推进的事情。”

相比之下,张卓对于思多科愿景的描述简单而具体:“希望我们老了之后去医院看病,用来检查的那台超声仪器带有思多科的血脉。”脑海中首先浮现的是曾皙那句:“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同样的小场景,和同样的大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