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婷
嘉宾传媒创始人,全媒体财经节目《我有嘉宾》主持人;长江商学院EMBA; 原安徽台王牌新闻节目主播; 纪录片制片人,出品制作纪录片《黑蜂的群舞》获国际纪录片节奖。
9篇文章
8567次阅读

PGC直播的窗口期就在今天(吴婷央视内部分享)

2016-05-27 19:54 · 投资界综合  吴婷   
   
以下是分享全文,原标题:《内容创业的法则与空间》文艺青年创业比较容易对不起投资人?大家好。听说央视创意训练营里体制内的人偏多,这样我就明确说话对象了。我知道有些老师刚辞职,有些老师有此打算,我们来探讨一下围城内外之事吧。
       以下是分享全文,原标题:《内容创业的法则与空间》

  文艺青年创业比较容易对不起投资人?

       大家好。听说央视创意训练营里体制内的人偏多,这样我就明确说话对象了。我知道有些老师刚辞职,有些老师有此打算,我们来探讨一下围城内外之事吧。

  今天有一篇新的文章出来,写凡客陈年的故事,标题叫作《文艺青年比较容易对不起投资人?》

  是不是这样呢?这个问题还真是我转型期间时不常去思考总结的。
  我是2011年11月辞职的,那时候我是一个纯粹的文青,喝咖啡、写专栏,既独立思考又天真烂漫,喜欢参与各种社会工作,爱对社会不公表达立场,在微博里很受欢迎的样子,有微博的第一年就十来万粉丝了。(编注:新浪微博@吴婷)很美好的时光。
  现在呢?我选择了另一种人生。
  当我们这些做内容的文艺青年走出围城,要面临很多艺术范畴之外的考量,这是一个阵痛的过程。开始重新独立创作作品之外,我们还要开始算账、找钱,开始通过social找伙伴,开始从甲方思维变化到学着找需求、提要求,开始从动不动泪流满面的批判主义情怀到不得不天天给自己和团队打鸡血、充值能量……从价值观到生活方式,都有很大的改变。
  文艺青年是艺术工作者,咱们做内容的人,导演也好,编辑也好,最看重的是作品本身对不对?一个作品做不好就睡不着觉的,都比较注重自己内心的感受,和通过作品表达的自己的态度,着眼当下。
  但是一个创业者完全不是这样的。你可以保有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但也要开始左顾右盼,有同理心,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通过分享和包容来壮大自己;你必须着眼未来,着眼形势,然后去“见风,使舵”。
  一个文艺青年是追求极致的完美主义患者,对于一件作品,我愿意熬夜、花时间、不计代价把它弄好,这个时候我的心才是安的,我的价值才是实现的。作品有缺憾,毋宁死。
  但对一个创业者而言,你过于完美主义,你必死无疑。耽误死,痛苦死。
  创业者要做的就把自己的想法,在大家商量好之后第一时间落实,要快人一步,否则很容易从创新者沦落为跟风者,甚至基本的效率都达不到。一个新的思路诞生时,第一件事就是执行力,快人一步的执行力,可能顾不上完美不完美。有个段子说因为某个投资公司决策太慢,成功拖垮了N家创业公司。所以创业是争分夺秒的,非常残酷。罗辑思维的联合创始人吴声先生告诉我,他在提出“场景”这一概念之后,飞快就完成了《场景革命》这本书,迅速做营销,卖的也很好,现在他的“场景实验室”思路超前,就专门为企业做前瞻性战略性的高端服务。然后我就问他,“你这件事情做的这样快,省去的是修正、琢磨的时间,省去了丰富案例的机会,未来会不会发现死角,被人诟病?”他说,“回头再看,肯定有可以写得不足之处,但是那不重要,我不CARE。重要的是我把这件事情做了。我一向如此。”
  当然,追求极致这件事是永远的第一法则。
  我在采访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的时候,我看遍了网络上他的采访和演讲,研究上市公司情况,参加他们的年会、发布会以了解新进展,我向我身边的所有专业的投资人、企业家、土豪朋友发问卷,甚至去问他的竞争对手,我通过“我有嘉宾”微信公众号建了一个群“讯飞好问题”的群向公众征集问题,后来这个群移交给了讯飞作为第一批高端粉丝来呵护。这一切还建立在我和庆峰总已是相识十来年的好朋友的基础上。最后我整理了100个问题,压缩成50个,28个,最终问了30个左右。有几个,还是比较见血的。我不允许自己不这么做。所以我想说,完美依然要追求,但事后若有缺憾,就别再拷打内心、百般纠结了。宽容自己,允许自己有进步空间。这也是我想对自己说的。否则人很痛苦。艺术家们创业要想好自己的定位,如果接受不了不完美,那就继续坚守作品吧,世界需要不同的人来制衡创造。

直播的窗口期就在今天

  说到内容创业的空间,我忍不住想说说直播,现在直播风生水起,这也是我马上要做的一件事情。我在电视台做了8年的直播,从幕后到台前,当如今直播的技术可以平移到互联网平台、使用起来如此便捷的时候,我是非常兴奋的,这个时代,是属于我们这类人的,我一定要做它。

  现在非常多的直播平台兴起了,比如花椒、YY、六间房,还有视频网站们。这些平台的价值在我看来,第一价值是聚合大量观众,相当于电视台、视频网站、是流量是入口。第二价值是打赏的模式。这是正经八百的商业模式,给平台带来很好的现金流,听说某直播平台还解决了15万人的就业。未来,我们内容生产者说到盈利模式,广告不是唯一,也不止软植入、内容营销,也未必非得售卖衍生品赚钱,还有一个新的盈利模式来了,就是打赏。

  打赏在我看来,就是付费观看后置。过去,我们看了一些预告片之后考虑我是否付钱去观看一部电影或一个节目,而打赏模式是,我看到了内容够不够精彩、我满意不满意,再决定要不要付钱给他,是粉丝经济,也是冲动消费,这是一个新的盈利点,我们无法忽视它。不仅是TOC的直播平台,还有一些技术公司在做TOB的直播业务,产品设计里甚至有“指定打赏”,这里面就有很多文章可以做了。节目设计者可以挑起一场交锋,可以设置禁言模式,都可以刺激打赏。

  第三,交互价值。移动直播的互动更加即时,节目和观众可以形成一次交互、二次交互、多次交互,因为主持人能够随时看见弹幕,随时和全世界正在收看这场直播的人进行交流。
  为什么我对直播这件事情特别兴奋和激动,当年我在安徽经视主持一档民生新闻节目,截至我离开,这档节目创办整整5周年,收视率在同时段几乎没有掉到过第2名。当然节目本身的民生题材很重要,但同时,它是一个零延时的直播节目,保持着非常好的互动性,当时我们互动方式是电话接入和短信平台;节目没有题字器,主持人很放松地和观众交流,观众很喜欢。
  录播节目的内容是专家生产,产品中心制。直播节目的内容是大家一起生产,最后产生的就是:典型的用户思维产品。

  今天,直播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没有门槛,一个个平台拔地而起了,生态变得更繁荣;但对于我们这些PGC内容生产者来说,对有专业制作能力的团队、制片人、主持人来说,我认为是门槛加高了。若能在直播状态下做出一档有内涵、机智、自带流量的节目,那是更有挑战性的事情,节目一旦做出来了,一定是一个爆款。

  我和某直接平台的创始人交流过:我们都是横屏拍摄,你们有没有尝试把手机横过来?他说他们设计产品时讨论过,认为竖屏更便于走弹幕。Anyway他们有巨大体量了,说什么都对啦。不过我曾经想过横屏生态与竖屏生态这件事,电影电视电脑,传统作品拍摄阶段都是默认的横屏;但现在UGC直播野蛮生长,大家拿起手机就拍,哪里管前置摄像头有没有景深、有没有曝光、白平衡怎么样。微信里的小视频传播都是竖拍,内容火爆就好。
  其实这里面蕴含着PGC的机会,窗口期就存在于今天。如果能实现云切换、远程接入、精美画面、专业内容,再能及时交互,直播有不火的理由吗?电视台做直播要各种批准,达摩克利斯之剑当头,大视频网站还在谨慎试水,而今天手机APP一打开就可以直播。谁先冲出来,谁就占得了先机。所以我请同行们跟我一起进军直播领域,让我们把直播这件事情做的更加专业。

融资有意思

  你们要我说融资情况,我就剧透一下吧。天使轮进行中,还没有到具体公布的时候。
  《我有嘉宾》名字取自《诗经》,“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主持人“我”不只是吴婷,还有更多更闪亮、更专业、更权威、更具有国际视野的大咖成为“我”,也有可能某档节目没有主持人,“我”就是观众。所有一开始我没有拿我的名字做文章,我要尽可能地藏在后面,把“嘉宾”带来的价值放大。所以《我有嘉宾》,重点落在“嘉宾”这两字上。我的嘉宾,都是商界大咖,他们都是思想生产者和身体力行者,与中国社会和经济共成长。
  我们的股东也有“嘉宾”的概念,我在搭建一个非常热闹的大咖股东会。知名基金还有两家上市公司领投,另外还有大家耳熟能详的投资人、上市公司董事长、明星创业者等近30人,都是新兴产业,他们成为了我的天使投资团。可以说《我有嘉宾》不是我和团队创立的,更是我的企业家和投资人朋友共同搭建的,大家在这里交朋友、共享资源、互相协同。我对信任我的朋友们心存感激,也愿大家都在我这里收获满满。

  我们不遵照任何现有的玩法,我们的投资人也不会催我立即怎样,我就试图做点与众不同的事。接下来我们要持续做的一个事情就是,邀请所有有影响力的人来贡献智慧与价值,来碰撞来激荡,来产生火花,让商业变得有意思,这就是《我有嘉宾》的使命所在。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