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九霖
陈九霖,前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裁。陈久霖执掌中国航油期间,除了使公司经营业绩大有起色外,还策划和主导了一系列收购兼并活动,为中国能源企业在海外投资兼并起到了借鉴与指导作用。曾担任中国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现任北京约瑟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8篇文章
4336次阅读

陈九霖:国企老板不好当

2012-09-06 13:23 · 网易财经  陈九霖   
   
如果说领导一个大的企业需要什么素质的话,对中国的国企而言,恐怕还需要考虑其它因素,比如说政治意识,要有政治眼光。

  据FT中文网报道,近日原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陈九霖接受了FT中文网的独家采访。在访谈中陈九霖说道:“一般国企也好,中央国企也好,真正想做事业的老板是不太容易的。国企内部也有很严格的考核的指标。所以,国企老板其实也是不太好当的。”

  以下为FT中文网访谈陈九霖原文

  陈九霖的央企生涯经历了大跌宕。他曾任中国航油(新加坡)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在他领导下,中航油扭亏为盈,并且在多起并购中表现出色,成为央企发展的楷模。但在2003年,他在一起金融衍生品交易中折戟。为弥补损失而进行的股权交易被新加坡监管机构判定违法,陈九霖因而入狱两年十个月,成为第一个因内幕交易罪而在国外获刑的中国央企高管。三年前,陈九霖回到中央国企,担任葛洲坝集团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FT中文网:您曾经领导了一家非常成功的国企, 但也经历了大起大落, 回头来看,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陈九霖:我的感觉是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一个人有些事情是可以做的,但是,也不一定所有事情都能做好;有些想法是可以付诸实践的,可是,效果如何却不取决于你。有时候,尽管愿望是好的,但效果不一定如预期。

  FT中文网:舆论上,大家很容易形成这样一种观点,认为国企老总日子都过得很舒坦,国企的老总都很好当。您觉得国企老总好当吗?

  陈九霖:这是个误解。一般国企也好,中央国企也好,真正想做事业的老板是不太容易的。国企内部也有很严格的考核的指标。下属和上级都看着你,做不出成绩来,自己也没有面子,也没有地位。中央国企有一句话还是不错的,叫做“有为才有位”。所以,国企老板其实也是不太好当的。

  FT中文网:中航油事件之后,您自己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但是,您现在又选择回到了国企,这是为什么?

  陈九霖:考虑是多方面的。首先,我觉得我对国企,尤其是一些央企还是有情结的,毕竟在央企工作了25个年头。其次,我的家人更希望我回归央企,因为他们认为:比较起自己创业,比较起在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或者合资企业工作而言,国企相对来说工作环境相对比较稳定。

  FT中文网:很多有实力的民企也力邀您加盟,您在这当中是如何选择、如何取舍的呢?

  陈九霖:的确有不少人希望我加盟,或者投资给我创业。但是,我当初优先考虑还是回到央企的原因之一是,那里还是有我的平台,也有发挥的空间。

  FT中文网:平台的差别在哪里?

  陈九霖:要细细地讲,央企、其它国企和民营企业还是有很大的差异。举例子讲,从领导人的素质来看,央企的领导人的素质还是要高一些。我自己接触过很多民营企业,央企我也工作过25年。所以,不管别人怎么评价,我自己认为我所讲的还是比较客观、比较了解情况的。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能也与中国的环境有关。中国“学而优则仕”的传统,让很多人把央企当做自己仕途的选择之一。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在规范化方面,我感觉国企尤其是央企比较起一般的企业来还是比较规范的,还算比较有章法可循。央企在决策机制上、在领导人的选拔上、在风险控制上,尽管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是,比较而言,还是要规范一点。

  FT中文网:人们常常会说中国的中小企业才是整个经济当中最有活力、最健康的部分。而国企则被批评为效率不高,您觉得原因在哪里?

  陈九霖:这是两个概念,“活力”和“规范”有的时候是矛盾的。管得比较严的时候,活力确实就缺乏一些。另一方面,国企的管理,有的方面行政色彩比较浓、官僚成分比较多。而民企的表现就比较得好一些。

  FT中文网:有一些西方经济学家说,只有私有化才能激发中国经济的动力和活力,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陈九霖:私有经济确实有很大的活力。虽然我本人在央企工作那么长时间,我也不认为“国进民退”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正好相反,扩大私有经济,可能要为中国以后的长治久安带来更大的利益。举例子讲,如果私有经济得到充分发展,个人财产得到充分保护的话,大量的中产阶级就会建立起来。古人说“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一旦大批的中产阶级得以形成的时候,寻求稳定的因素就会更加浓重了。

  FT中文网:另外有一些观点认为,现在的国有企业占据了太多的资源,实际上也挤压了一些中小企业的生存空间,信贷就是一个例子。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陈九霖:我基本上同意这个观点。国企在银行信贷、能源资源、人力资源的等各个方面都占有一定的优势。在民营企业资金严重缺乏的时候,有些国有企业的信贷规模却超出它的需求。

  FT中文网:您觉得一个好的央企领导人,需要具备的是什么素质?

  陈九霖:如果说领导一个大的企业需要什么素质的话,那么,大家都知道的,那就是需要有市场的意识、战略决策的意识等。但是,对中国的国企而言,恐怕还需要考虑其它因素,比如说政治意识,要有政治眼光。我们不是常说要讲政治吗?在这一点上,我国企业恐怕与西方企业很大的差别。

  FT中文网:您所欣赏的国有企业领导人是哪一位?

  陈九霖:我心中没有偶像,但是,我有一杆秤,我所喜欢的领导人的素质是,要诚实、要公正、要敬业、要有责任感。有些领导人把企业的职务当做一个官位来看待,遇事推诿,有功劳都自己拿,搞贪污腐败,这些当然是我很鄙视的。

  FT中文网:您回到央企,大家对您抱有很大的期望,您自己有什么计划吗?

  陈九霖:计划谈不上,但是“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我才50出头,还是希望做一些事情。至于在哪个方面有所作为,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想法。实事求是,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吧!

  FT中文网:希望在您领导下的企业创造出更好的成绩,谢谢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