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4年投出一批独角兽,斩获5个IPO

四年来,凭借着精准的“狙击手打法”,元禾厚望捕获了一只只独角兽。
2022-04-28 16:05 · 投资界  刘博   
   

元禾厚望迎来了第四个年头。

“总在管规模超30亿元,投资26家企业“零死亡率”,其中5家企业完成IPO。”元禾厚望管理合伙人曾之杰用这样一组数字总结了一期基金的历程。此外,元禾厚望还有1家被投企业过会待发行,3家在会待发审,5-8家企业即将申报IPO。可以预见,2022年有望成为元禾厚望的IPO收获季。

从2018年10月成立的第一天起,坚持成长期投资、聚焦硬科技和数字经济——成为这一支团队身上不可磨灭的印记。掌舵者曾之杰深耕风投界二十余年,团队大多数成员同样为理工科背景出身,拥有创业加投资的复合经验。

元禾厚望管理合伙人曾之杰

四年来,凭借着精准的“狙击手打法”,元禾厚望捕获了一只只独角兽:国内最大的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字节跳动、增长最快的全球性物流企业极兔物流、国内最大的射频芯片公司飞骧科技、国内最大的显示驱动芯片公司集创北方等等……不胜枚举。

如今,元禾厚望马不停蹄地开展了二期基金的募、投工作。据悉,二期基金已在去年年底完成了首次关账,并且对7家企业进行了投资决策。曾之杰感叹,一家基金厉害不厉害要到最后算账的时候才知道,“我们所在的私募股权投资行业,一直以来都是要凭数字说话。”

四年,一期基金交卷:

26家被投零死亡,收获5个IPO

“满意”,是曾之杰对元禾厚望一期基金的总结。可以说,一期基金的各项工作和业务发展,都达到了元禾厚望团队当初所设立的目标。

在募资方面,元禾厚望包括一期主基金和各个专项基金在内,累计在管总规模已经超过30亿元人民币。在曾之杰看来,这个规模对于一个新平台的第一期基金而言,“我们感觉是合格的。”

而投资方面,元禾厚望一期基金从2018年10月正式设立之始,专注于成长期投资,过去4年共出手投资了26个项目。尽管国内成长期企业死亡率较高,但元禾厚望所投的26家企业目前尚没有一家失败,做到了“零死亡率”。这一点恰恰体现了元禾厚望团队在项目质量上的高标准。

悄然之间,元禾厚望已经在硬科技和数字经济两大赛道,捕获了一批明星独角兽——在数字经济领域,他们投资了字节跳动、京东科技、极兔物流、万达商管;在硬科技领域,除了即将上市的屹唐半导体,还布局了盛合精微(中芯长电)、杰理科技、飞骧科技、兆芯科技等。

回顾元禾厚望一期基金,第一笔投出的容百科技堪称经典。2018年年初,元禾厚望一期基金刚刚设立,市场上各种投资热点此起彼伏,曾之杰与团队埋头对新能源汽车产业进行了一番行研。他们发现,彼时新兴的新能源车主机厂如蔚来、小鹏、理想等都已经初具规模,已经不再适合元禾厚望这样一支成长期VC基金投资;而主机厂上游的三电系统中,电池成本虽然占比最高,但也已经有了宁德时代这样的巨头。

“再往上游看就是电池材料了。我们发现锂离子动力电池的三元正极材料,面临未来几年海量的市场需求。”于是,元禾厚望便把这一细分领域作为工作重点,从而捕捉到了容百科技。

曾之杰回忆,当时容百管理层同意与各路投资人见面时,元禾厚望团队正好在苏州开会。机会难得,元禾厚望半数的合伙人立即带上投资经理,连夜驱车数百公里,从苏州赶到容百所在地宁波,参加了第二天沟通会。

“当时看上这个项目的投资机构非常多,私下交流时,每家投资机构的反馈也都不同。”曾之杰与团队经过周密调研,认为市场需求非常强劲,而容百的产能和技术领先地位也非常清晰,即使有一定历史遗留问题需要处理,但未来增长所带来的安全边际依然足够高。于是,当其他同行机构仍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元禾厚望果断决策,作为第一批机构投资了容百。

时间也验证了元禾厚望这一决策的正确——2019年7月,作为国内科创板第一批上市公司之一,容百科技成功IPO敲钟。曾之杰坦言,其实没有预期容百会那么快上市和退出,是科创板的推出加快了这个进程,也让投资人取得了超出预期的回报,“这也算是市场对我们投资眼光和胆识的奖励吧。”

容百科技的成功上市只是一抹缩影。过去4年间,元禾厚望一期基金所投资的26家企业中,已经有5家企业完成了IPO,其中容百科技、安路信息和炬芯科技挂牌科创板;京东物流和商汤科技在香港主板上市。同时,被投企业屹唐半导体也已科创板过会,等待发行;另外还有3家在会待发审的企业,以及5-8家企业即将申报IPO,丰收季已经悄悄到来。

狙击手打法,一笔斩获40倍回报

这份成绩也验证了元禾厚望独特的方法论——“狙击手打法”。

顾名思义,“狙击手打法”是在某一细分赛道里只挑选一家最适合的企业进行投资,这种投资方法强调资本效率,特别考验团队的眼光。

对于元禾厚望而言,在考察一个细分行业时,有着经过多年打磨、并且严格遵循的选择标的的准则。“一般来说,我们只重点关注行业中的两种公司,分别称为龙头企业和关键节点公司。

展开来讲,龙头企业一般指的是在相对成熟的细分市场的竞争中已证明自己、行业排名前三的企业。这种企业除了体量较大之外,往往管理体系相对成熟,拥有行业资源整合的能力。正所谓强者恒强,龙头企业往往会通过不断地收购整合,成为最终的赢家。

曾之杰表示,对于龙头企业,元禾厚望更多考察的是企业对于资源的获取能力,以及并购整合的能力。“我们一期基金投资的京东物流,不久前刚收购了德邦物流,这便是很好的例子。”

而关键节点公司,则相对不太引人注意,但实际却是产业价值链中技术含量最高、且绕不过去的环节。这种企业未必体量很大,但高技术含量带来的竞争壁垒却非常高,在产业链上处于进可攻、退可守的优势地位。正因如此,此类标的往往格外受到VC/PE的追捧。

如何捕获关键节点公司?元禾厚望重点考察企业对于行业趋势的把握能力、技术研发能力以及与阿尔法客户的合作深度。在这一点上,安路信息令曾之杰印象最为深刻。

这是一家国内最大的FPGA芯片设计企业,元禾厚望一期基金在2019年初出手投资。2021年11月,安路信息成功科创板IPO,按当日市值计算,这笔投资为元禾厚望带来了超过40倍的账面回报。

实际上,这已是曾之杰第二次加码安路信息。早在2015年,曾之杰所带领的厚望团队就已发掘了安路信息。当时,国内FPGA芯片企业面临国际巨头的竞争挑战,几乎没有下游客户愿意尝试安路信息的产品。2014年,曾之杰第一次见到安路信息创始团队,他们很坦诚地告诉曾之杰,公司困难到连工资都快发不出来了。

“我和团队当时判断认为,只要中国的半导体行业继续发展,安路信息所处的关键节点就绕不过去。”因此,曾之杰决定个人借钱给公司发工资,度过暂时的难关,并同时组织团队对企业开展尽调工作和投资决策。几个月后,厚望团队成为了安路信息第一家机构投资人。

后续的发展正如曾之杰当初预料的一样,安路信息获得了国内最重要客户的认同和支持,业务发展一飞冲天。到2019年再次融资时,安路信息已成为行业内最为炙手可热的标的,除了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财务投资人甚至都没机会再入场。

曾之杰透露,厚望团队此前的基金在安路信息上所获得的回报高达数百倍,“这一个项目就为基金创造了十倍以上的整体回报。”这样的数字,即便放在整个本土创投圈都依然罕见。

二期基金完成首次关账

已出手7笔,又一波伟大公司爆发

走过了一期基金,元禾厚望自然而然进入了下一个阶段——设立二期基金。

投资界获悉,元禾厚望一期基金于2021年第三季度已完成投资期,进入到管理退出期。紧随其后,元禾厚望二期基金在2021年底完成了首次关账,并在今年1月份完成备案设立。曾之杰介绍,目前团队正在与众多准备参与二次关账的LP交流和协调,同时已马不停蹄地开始二期基金的投资活动,目前出手了包括集创北方、荣芯半导体在内的多家明星企业。

“虽然今年以来国内疫情再度肆虐,但我们团队仍然顶着巨大的压力,完成了7家企业的投资决策和大部分投资交割,而且不断还有新的投资决策在近期完成。”

谈及二期基金的变化,曾之杰梳理,从LP构成来讲,一期基金相对简单,大部分为国有金融机构和地方国企,加上极少数的市场化LP。但从二期基金开始,除了一期基金大部分老LP外,元禾厚望计划适当扩大市场化LP和长期资本LP的基础。

而不变的,则是元禾厚望在投资阶段和投资领域的专注、聚焦。与一期基金一样,元禾厚望二期基金依然专注于成长期的科技企业,同样专注于以半导体产业链为核心的硬科技行业、以技术为驱动力的数字经济行业,包括智能制造、新能源和数字技术应用新场景。

聚焦于硬科技和数字经济,已经成为元禾厚望身上最鲜明的标签。曾之杰坦言,之所以专注于这两大赛道,是由外部市场趋势和内部团队特点共同作用的自然结果。

从外部来说,硬科技和数字经济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首先,随着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建立独立的核心技术体系,成为未来十年国内的共识和刚需。“硬科技行业在中国技术体系内相对最薄弱,因此对其投资和补强,是一个事关国运的必选项。”

其次,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国内传统经济势必将面临一次重大的提升——从机械化走向数字化、智能化。在这个过程中,数字技术将扮演不可或缺的作用。

从内部而言,坚持投资硬科技加数字经济、投资成长期企业,是元禾厚望在过去近20年投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结合自身特点和能力所总结出来的。翻看这支团队的履历,可以发现大多数是理工科背景、有过成功自主创业经验。这种创业者加投资人的复合经验,使得他们能够深刻理解不同阶段的创业者和企业所面临的压力、痛苦和需求,从而更好地调动自身资源为被投企业赋能。

曾之杰认为,硬科技依旧会是中国各家投资机构的“必争之地”。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一赛道目前累积了较大泡沫,随着二级市场估值回调以及投资机构DPI的压力越来越大,硬科技投资将会回归理性,投资机构对估值会越来越敏感。

时间始终是硬科技投资最大的敌人。曾之杰判断,硬科技赛道的长周期和资金的时间成本之间的矛盾接下来会更突出。这要求投资人要多和企业家、科学家做朋友,深度下沉到产业,才能理解产业生态和行业规律,发掘到优质项目。

而对于数字经济行业,曾之杰认为应该更多关注数字技术在不同场景、不同产业的结合和落地。以制造业为例,经历了手工化、机械化、自动化、数字化到智能化的长期发展历程,其他行业亦是如此。

接下来,元禾厚望的数字经济投资会将关注重点放在制造业和服务业相关的数字化进程上。曾之杰坚信,“数字技术驱动对传统经济和行业的提升和改造,将是未来10到20年的一个大潮,孕育着诞生伟大公司的投资机会。”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刘博,原文:https://people.pedaily.cn/202204/491267.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