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投资23年,老兵松禾的「中场战事」

纵观国内投资机构,松禾资本是最早布局医疗赛道的人民币基金之一。
2022-04-14 18:00 · 投资界  杨文静   
   

罗飞的投资生涯始于二十多年前。

上世纪90年代,正值中国本土创投开始萌芽。1997年,罗飞与北大校友、宝安集团搭档厉伟成立了深港产学研创投公司,即松禾创投前身。那时,深圳证券交易所成立不久,风险投资在中国依然是一个新鲜事物,创投机构正如雨后春笋般在深圳冒起。那一年,罗飞刚好30出头。

回顾松禾的发展,罗飞将其划分为两个阶段:前十年为第一阶段,作为国内率先提出科技行业投资的机构之一,松禾主要用自有资金进行科技领域股权投资,投资了一批优秀的科技企业;2007年,松禾资本开始作为管理人受托管理,从自有资金投资转向了募集、管理基金产品。松禾资本逐步在创投圈崭露头角,至今已跻身人民币基金第一阵营。

亲历了多个经济周期,松禾资本迄今管理着180亿人民币,已投资项目超400个,形成了三大投资板块——数字科技、精准医疗和创新材料,投出了诸如商汤科技、华大基因、开拓药业、德方纳米等多家明星企业。回顾松禾资本的投资历程,医疗版图堪称浓墨重彩的一页。

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 罗飞

松禾资本的医疗版图:

6年投出30亿元,4个IPO

纵观国内投资机构,松禾资本是最早布局医疗赛道的人民币基金之一。

早在1999年,松禾创投投资了深圳科兴生物。科兴生物是中国最早的干扰素生产企业,也是中国工程院侯云德院士和北京大学科技成果转化企业。

2009年,松禾资本与华大基因首次结缘,松禾作为天使投资人,将第一笔钱投给华大基因用于动物克隆技术的产业化。如今的华大已经成长为不仅仅在中国,乃至在全球基因测序产业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

随着双方的合作进一步加深,松禾围绕检测试剂、临床服务、关键原料、创新仪器等领域进行了系列投资,覆盖了基因测序产业链的上下游。2017年华大基因上市,2021年华大智造科创板IPO过会。

埋头耕耘十余年,松禾资本医疗投资迎来了一个里程碑——2015年,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建设“健康中国”上升为国家战略,紧接着,药事改革不断推进,临床数据、新药注册、药品采集等得到进一步规范。医健行业的内在发展动力被逐渐释放,罗飞敏锐捕捉到这一赛道上爆发的投资需求。在他的主导下,2016年,松禾资本募集了第一支医疗领域专业化基金,规模12亿元人民币。由此,松禾的医疗投资版图徐徐拉开。

如今6年过去,松禾的医疗基金规模已超过20亿,一期已经投出四个IPO:普门科技、开拓药业、圣湘生物、华大智造(已过会)。

截至目前,松禾已设立5支医健单领域基金,基金管理规模超22亿元,已投医疗规模合计约30亿。2021年,松禾资本医疗领域的投资接近七亿,医疗领域投资已成为这家老牌人民币基金的三大重要投资方向之一。

针对松禾资本医疗投资的谋篇布局,罗飞进行了深入阐述,松禾的医疗板块主要专注于基因测序及体外诊断、创新药物与疗法、创新医疗器械、数字医疗及医疗服务四大方向。以精准医疗为核心,松禾的医疗投资版图贯穿“防、诊、治、付”全流程。

其中,诊断和器械是松禾布局的重点赛道,目前已投资十多个项目,除了华大旗下的华大智造外,还包括专注分子诊断和基因检测技术的圣湘生物、眼视光领域医疗器械厂商艾康特、以及心血管影像诊断公司北芯生命科技等。

回想起与北芯的交集,罗飞依然印象深刻。

心血管疾病目前已经成为导致国内死亡群体最大的疾病,其治疗和诊断技术门槛高,需求大。投资团队在罗飞的带领下,对医疗器械及影像行业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行业研究,北芯进入了他和团队的视线范围。

北芯的创始人宋亮从事医学成像和有源介入器械技术的相关医学转化研究超过15年。2015年,宋亮回国,一边进入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另一边聚集了一批产业化经验丰富的团队,开始创办他的第一个公司。

基于此前和科研院所的密切联系,罗飞接触到了宋亮。通过深入交谈后,宋亮深厚的科研背景、与产业端的合作经验打动了他。“他(宋亮)非常擅长交流和合作,这也是我们当时投资非常看重的方面。” 罗飞回忆。

2020年4月,松禾资本参投了北芯生命科技B+轮融资,该轮融资近2亿元人民币,投资方还包括红杉中国、国投创合、夏尔巴投资等。成立短短几年,北芯已经拿到欧洲和中国的产品注册,并在2021年递表港交所。一旦成功上市,松禾将再收获一个医疗IPO。

“投资就是拼图”

详解松禾医疗布局逻辑

扎根医疗赛道二十多年,罗飞深刻体会到这个行业与其他领域有着极大的区别。

“因为医疗健康行业的特殊性,投资一定是长周期的,这个领域里二八开的特点很明显。”罗飞总结,“所以一方面我们要投能够代表技术创新方向的团队,另一方面又要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和耐心。”

在团队组织上,为了能够更深入了解这一行业,松禾资本的医疗投资团队拥有丰富的医疗和金融复合背景,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医疗健康产业的专业人才,对细分领域的理解和洞察能够更加深刻。

谈及松禾资本的医疗投资策略时,罗飞表示,“我们不希望松禾的项目是随机获得的,而是围绕产业链形成一个完整的投资体系。在投资的谋篇布局上,团队会围绕某一细分领域进行深入研究,当投资的时机出现时,我们将在不同的时间里深度覆盖这一赛道的上下游。”

在基金成立初期,罗飞要求团队根据行业研究,确定下完整的投资版图,将细分赛道上的项目当成一张张散落的拼图,然后力图在每一次投资中拼接完成,这便是松禾的“医疗投资拼图”,这也贯穿了松禾医疗健康领域投资的始终。

2021年以来,松禾将分散在各个团队的投研人员整合,合力形成了一个系统化的投研体系,负责产业和项目研究。提到成立投研部门,罗飞表示,“投资团队好比‘特种部队’,专业投资研究是希望能够给到整个团队一张完整的行业布局图。而‘特种兵’与‘特种部队’的区别在于是否有一张共同的图。”

“投资简单来说是搬砖,深度来讲是在画图,而这个画图不是关起门来做自己的事,它需要集结所有人的智慧,有共同的目标,再去做战略。”

罗飞希望投研团队的成立能够达到这样以下效果:首先,汇聚集体的智慧,来自不同背景的团队成员共同合力拼图;其次,随着技术、市场,包括监管政策的变化而进行调整拼图;最后,这张图和投资回报直接相关。

蓝晶微生物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成立于2016年,蓝晶微生物是一家基于合成生物技术从事分子和材料创新的企业。在合成生物赛道大火之际,蓝晶微生物是红杉中国、高瓴、腾讯投资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争抢的明星企业。

松禾资本与蓝晶微生物创始人李腾结缘更早。一次去北京参加高校科技成果交流,罗飞见到了前来交流的李腾。彼时,李腾刚从清华博士毕业,在交流中向罗飞透露了做合成生物的想法。两人现场进行一番梳理,确定了这一赛道的可行性。

那次交流后,罗飞与李腾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那个时候他(李腾)还很年轻,此后两年时间里,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2016年10月,博士毕业的李腾与北大另一位博士张浩千成立了蓝晶微生物。观察多年后,罗飞再次找到李腾,双方最终在2020年敲定了A+轮融资。此时,其他知名头部VC机构还未入局,罗飞抢到了先机。今年1月,蓝晶微生物宣布完成B系列15亿元融资,刷新国内一级市场同赛道企业的融资纪录。

除了蓝晶微生物外,松禾资本还在合成生物赛道上出手了欣贝莱和瑞德林等4个项目。罗飞判断,未来合成生物技术对于产业的影响会远远大于DNA技术。

从松禾第一支医疗基金成立至今已然过去5年。这五年来,中国医疗投资站在了红利释放的风口,整个医疗健康行业科技化大大提高,也更加符合产业化和市场化的要求。至于未来,中国医疗健康企业正逐渐走向国际,整个行业正在酝酿更多的超级机会。

这其中,合成生物CGT细胞和基因治疗的新周期即将到来。罗飞认为,如今中国在合成生物及CGT领域的积累到了新的爆发期,整个医疗生命健康的研发能力及基础配套设施大大提高。而在临床开发,尤其是CGT的临床开发与国际上的差距逐渐缩小,这里潜藏着更大的机会。

转眼间,松禾资本来到了25岁。25岁是一个人最具拼搏与创造力的时期,在松禾的官网上,几个大字尤为显眼:“松是本永续长青禾为用不断创新”。用罗飞的话说,松禾的医疗投资进入了一个新的周期。下一个五年,松禾还将持续深耕,寻找医疗赛道下一个机会。

松禾团队另一面:公益与运动

国内最早ESG实践者

放眼创投圈,松禾资本还有两个令同行印象深刻的标签——公益和运动。事实上,在投资之外,罗飞还是一位公益及运动爱好者,而这些爱好也被植入到了松禾的文化建设中。

追溯起来,松禾耕耘公益事业已经有20多个年头,那时候国内ESG概念还没兴起。从2000年成立助学基金,到2010年设立深圳市松禾成长关爱基金会,松禾已经开展了“飞越彩虹”、“松禾助学贷”、“金花呼吸道疾病儿童救助”、抗疫捐资“白衣天使守护基金”等多个公益项目。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刚好是“飞越彩虹”成立15周年。

飞越彩虹”是一个多民族文化传承计划。谈及成立“飞越彩虹”计划,松禾的初衷很朴素,“我们种下了这颗种子,希望通过观察,看到这颗种子,在每一个孩子身上的变化。我们也希望能以合唱的形式集聚孩子们的力量,培养他们对于民族和自己生长那片土地的信心。”

“飞越彩虹”计划

受维也纳童声合唱团演出的启发,15年前,罗飞作为发起人之一,在深圳成立了以传承保护我国多民族文化的公益项目“飞越彩虹”计划。他多次带领团队去到了祖国西部,集结部分贫困民族聚集地有音乐天赋的孩子,成立了“飞越彩虹”民族合唱团,并从五湖四海请来专家为孩子们培训。

15年来,“飞越彩虹”计划已经深入到26个民族聚集区,组建超过40个合唱团,支持的孩子接近1万,培养出上百位民族艺术老师。2022年春节,飞越彩虹项目的老师们带着拉祜族村民登上春晚舞台,再次走向了公众视野。

“其实公益和投资的背后都是系统性打法。”罗飞解释,“最初从一个爱心的发现,一个善意的积累,到成立公益基金,形成专业团队和公益系统,最后支持孩子们走向世界,都是一套系统性的过程,这同样可以借鉴到投资项目的选择和赛道布局上。”

公益之外,松禾资本内部的运动文化也同样浓厚。在松禾,登过6000米海拔的同事超过30人,另外超过40位同事至少完成了一个半马(半程马拉松)。罗飞本人也是马拉松爱好者,曾在一年半内完成全球6大满贯,并在2019年完成了马拉松777挑战。

“马拉松是一个很孤独的赛事。它需要团队,需要系统的训练,更需要保持乐观。”罗飞说,正如风险投资一样,每一笔投资时间周期很长,每个项目都要面对很多不确定,也会有很多挑战,我们需要很长远的规划,同时,需要乐观态度面对一切。

成立至今,松禾资本亲历了中国创投行业的起起伏伏。20多年里,国内创投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消费、互联网、新科技及医疗健康等无数产业被重构,松禾也在一次次变化和转型中形成了自己的壁垒。

“创投不仅仅是支持一两家公司,实际上是在为社会创造目前没有或者很微弱,但五年后、以及未来会蓬勃发展的产业。”罗飞判断,随着中国GDP突破100万亿,中国资本市场在全球的位置将继续提高,创投圈内新的竞争格局已经到来。未来五年,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资金的竞争将成为新的话题,与此同时,创投、产业投资的竞争与合作关系也将发生变化。“中国进入硬科技时代,如何推动更多新兴产业和产业群,将是整个创投未来的机会。”

投资犹如一场征途。罗飞曾讲述过这样一段经历:2019年,他和两位中国朋友参加了全球马拉松“777挑战”,这是一项用时7天,在七大洲进行的七场全程马拉松运动,全程295公里,目前全球完成人数不到200人。罗飞和队友首站从南极冰原出发,经历了零下25度到最高40度的气温变化,克服温差、中暑、疲劳,最终完成了这趟旅程。

在777赛场,罗飞经历7天7夜168小时跋涉后已然到达了终点,而在创业投资的战场,这场赛事从未停下过,罗飞始终都在路上。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杨文静,原文:https://people.pedaily.cn/202204/490194.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