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两周首关超募5亿,蜂巧资本:投消费就像雕琢艺术品

屠铮说,早期投资的魅力和成就感好比“开盲盒”,潜心多年期待的是最后开盒时那一刻的延迟满足感。
2021-12-01 08:54 · 投资界  周佳丽   
   

投资界12月1日获悉,蜂巧资本(Borchid Capital)今日正式宣布:完成二期人民币基金首关募集,后续LP均已确定,将在近期全部关闭,主要投资者包括了新消费领域企业创始人和新消费上市公司。早在今年6月前募资启动之际,蜂巧资本一期基金的主要LP就悉数追加投资,两三周便完成了首次5亿元关账。

成立于2018年9月,蜂巧资本自诞生起就潜心沉浸在中国新消费投资浪潮里,不论外界如何浮躁与喧嚣,这支队伍都出奇的淡然冷静,3年间精雕细琢地绘制了一张别样的投资画作,投出了泡泡玛特、库客音乐、内外、端木良锦、YIN隐、moodytiger、蒂螺美瞳、SNOW51、十二光年等一系列新兴品牌,超80%的项目蜂巧资本皆为首位机构投资人独家或主导投资。

这其中,市值一度冲破千亿的泡泡玛特无疑最为经典,回首与创始人王宁所经历的十年辛酸苦辣,蜂巧资本创始合伙人屠铮将之比喻为“幽兰生香”,也代表了蜂巧资本做早期投资的底层艺术——十年呵护,终睹芳容。

兰花,是屠铮最喜爱的花种,而蜂巧又是其中最难栽培的品种,由此形成了这家基金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创投圈总是起起落落,人来人往,而蜂巧资本却难得的克制,犹如奕奕幽兰,与东风相和,与天时相应;之于创业者,蜂巧资本则是细水长流,精心栽培,静待花开,“选好花苗,在恰当时施肥浇灌,经历等待、陪伴多年之后才可以验证这家公司是不是一株上品好兰花。”

两周首关,大幅超募

一家新消费精品VC的投资艺术

这是蜂巧资本成立3年以来的又一次演进。

相较于两年前4.1亿元的首期基金,蜂巧资本二期人民币基金规模不止翻倍。“节奏非常快,超出了预期。”谈及募资,屠铮如是说,“最初募资规模定在5至6亿元,但一期LP非常支持,两周确认金额就已经超过了目标金额。”在愈演愈烈的募资寒冬下,这样的数字和成绩显得颇为难得。

更多细节流出:二期人民币基金,蜂巧资本首次关闭LP的确认仅用时两周,首关即大幅超募至5亿元。这一次募资,LP表现出高度的信任与热情,一期基金中主要LP均参与了二期基金的复投,二期LP总数不超过8个,所有LP的平均出资额不低于1亿元,复投老LP平均投资额放大2.5倍。

与一期LP由企业家和市场化机构组成不同,蜂巧资本二期基金的资金主要来源于新消费领域企业创始人和新消费上市公司。对于这样的构成,屠铮表示:“这样的LP结构在基金现阶段更能为被投 中早期消费企业多元化服务方面持续助力,同时相对灵活的资金属性更有利于回报最优化。”

新基金准备就绪,蜂巧资本将怎么投?投资界了解到,蜂巧资本人民币二期基金仍将坚持精品VC的形态,持续聚焦以品牌为核心的新消费投资,并将适度加大消费供应链及消费科技领域的投资,从而打造一支新消费生态基金。同时在后续的消费投资中,蜂巧资本的单笔最大投资额从3500万元扩大至8000万元人民币。这也意味着,蜂巧资本在早期投资的定位下,将加大对优质项目的后续投入力度。

这样的策略改变,源于屠铮的两点思考。其一,“如果在项目首轮出手投资,优秀公司植根不断成长,如果不继续追投,那是非常可惜的。所以我们会在跑出来的项目中,优中选优,加大投资”。另一方面,长期浸泡在消费领域一定会遇见更多机会,“因此当碰到符合蜂巧价值观的中期或成长期公司,我们也会投”。

弹药充沛,蜂巧资本已经快速出手。二期基金投资至今,蜂巧资本已完成8笔投资,包括蕉下、SparkX邑炎科技、讯盟科技、端木良锦、moodytiger、宴遇集团、十二光年、两只兔子等新消费细分领域头部公司。

做消费投资,大家往往遵循着美元与人民币基金并行的策略。这一次屠铮也透露:“不排除在将来某个时间点时机成熟时,蜂巧资本会启动首支美元基金。”他判断认为,随着民族自信不断提高,中国必将出现一批深入国民心智,走向世界的新品牌,而美元基金通道有利于中国品牌海外扩张战略,“如果在恰当的时间,做一支美元基金可能是有必要的。”

坚持灵魂价值观

做最早的价值发现者,交出亮眼成绩单

这到底是一支怎样的基金?2018年,因投资而相识的屠铮和常欣选择自立门户,共同创立蜂巧资本。

“2018年,深刻感受到中国即将迎接新一波消费浪潮,这与2000年开始启动的那一次相比会更加猛烈,影响也将更为深远。同时我们希望做一支纯粹的基金,不受外界各种诱惑干扰,自组织架构减少熵增。”谈及当时创立基金的初衷,屠铮如是说。

蜂巧,本是一种稀少的兰花品种,主张纯粹与淡雅,但该品种难于栽培,7至10年才开花一次,只有在开花时才能确认其品种,它的培育和绽放过程恰恰也诠释了早期投资的底层逻辑。

远离尘嚣生长在深山处,兰花不艳丽也不张扬,幽香清逸。这正与蜂巧资本所追求的不谋而合——打造一支不受外界噪音干扰的、纯粹的精品基金:规模严格控制,不追风口,做最早期的价值发现者。之于早期创业者也同样如此,越名贵的兰花越需要耐心等待,静静呵护才能最终绽放。蜂巧资本之名由此而来。

在人声鼎沸的创投圈里,兰花的特性完整地镶嵌在这支基金的生长基因里,并延伸至其投资风格和成员企业身上,“这个市场相对比较复杂,但我们要坚持初心,我们选择的企业家特征也比较整齐。”沉浸在中国新消费的时代浪潮里,蜂巧资本像雕琢艺术品般投身于消费投资,深耕挖掘做最早发现它的那个人,并长期持有,坚定陪伴。屠铮表示对投后服务的理解,“对投资企业呵护的最好方式不是看到相关资源的就往企业上嫁接,而是换位思考,由心而生的精心筛选、仔细甄别,深刻理解企业的战略重点和能力洼地,减少企业不必要的麻烦。”

沿着这样的底层价值观,蜂巧资本更注重新品牌站在消费者角度传递的真实需求、美感和精神感受,也印证在包括泡泡玛特、库客音乐、NEIWAI内外、端木良锦、YIN隐、moodytiger、grado格度、SNOW51、十二光年等新一代热门消费品牌身上。

这其中,蜂巧资本作为首位机构投资人独家或主导投资的项目占基金总投资项目数量的80%以上,且往往在早期投资后经历一段时间陪伴,才迎来夯实基础上的爆发。而作为创业公司最坚定的成长伙伴,蜂巧资本部分项目都已连续投资三轮或三轮以上。

内衣家居运动品牌——NEIWAI内外就是典型之一。成立于2012年,在市场依然为女性内衣贴上“性感”标签时,主打舒适自由的内外掀起了一场“无钢圈”运动。随着业务拓展,现在的内外已经将自己定位成一个专注于贴身衣物的生活方式品牌,覆盖了内衣、家居便服、运动三大品类,不久前刚刚完成1亿美元D轮融资。

实际上早在2016年,常欣就注意到了这家正在稳步发展的早期新兴品牌,尽管当时内外的财务数据还非常小,但常欣还是果断抛出了橄榄枝,“内外很特别,从Day 1开始,创始人就知道自己要什么,未来品牌应该长成什么样子,我记得2016年投资的时候,我和创始人小璐就悄悄梦想过王菲的代言,没想到真能在2020年实现。一路走来它都是很有底气地走在一条正确又艰难的路上。”这一年,蜂巧资本创始合伙人常欣在Pre-A轮独家投资内外,并在随后的几年里连续加持三轮,成为这家黑马品牌的重要股东之一。

短短2年半,蜂巧资本交出了一份不俗的成绩单。据蜂巧资本提供数据:截止2021年6月,该期基金2.5年项目总回报倍数7.7倍,基金总回报倍数6.7倍,且大部分投资回报已进入变现期(准DPI),阶段性未出现失败案例。预计至2021年末,蜂巧一期投资项目后续融资率将会超过75%。

泡泡玛特,蜂巧经典一役

十年呵护终绽放

蜂巧资本,是消费投资圈的少数派。这从泡泡玛特一案上足以得出结论。

2013年初,彼时还在啟赋资本的屠铮见到了比自己小近10岁的王宁。这个时期几乎整个投资圈都在为O2O而疯狂,但面对眼前这个坚持要做一家潮流百货店的年轻人,屠铮还是被打动了:“王宁有超出年龄的思考与冷静,他是我当年投资最年轻的创始人,我愿意赌他的青春,再给二十年,他依旧年轻但是泡泡玛特可能大有不同。”

彼时,消费圈还没有出现“盲盒”一词,泡泡玛特还只是个85后爱逛的潮流杂货店。但屠铮清晰地看到,线下消费一定会有机会。很快,他向王宁投入了600万元,成为泡泡玛特首轮独家机构投资方。这也是屠铮那3年内唯一出手的消费项目。

但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因做着一门投资人直呼“看不懂”、“没前途”的生意,王宁与泡泡玛特在资本市场屡屡遭拒,公司几次现金流几乎枯竭。为了帮助王宁渡过难关,屠铮在第一笔投资后又追投了三次,甚至后来帮助引入了自己投资圈外朋友的钱。“真的是打光了最后一张底牌,一种兜底的心情。”屠铮回忆道。

“2017年以前真的没有人觉得泡泡玛特好,投资人感觉它是一家太普通的公司了。”转折点也在这一年发生。这年,泡泡玛特在北京举办了第一场国内潮流玩具展,同在北京的屠铮去到了现场支持,看到展厅里里外外人山人海,他给王宁打了个电话寻问自家展位位置。

在听到王宁说“这里都是我们的展位”时,屠铮大受震撼,他完全没有想到一个盲盒已经可以引来这么多粉丝和消费者,一个小公司可以操刀如此大型的活动。同年另一场上海举办的潮流玩具展上,现场甚至一度因为展馆外围提前三天等待人数过多被迫取消活动。那天在现场,面对着挤得水泄不通的过道,屠铮跟着王宁撸起袖子站在入场口当起了安保人员,这也是屠铮第一次见到平时文静的王宁声嘶力竭吼着“不许跑”,亲自维持着现场秩序。

那一幕,屠铮至今都历历在目,是投资人与创业者之间难得的惺惺相惜,也让他更加笃定看好这个年轻创始人。

自此之后,泡泡玛特开始被越来越多人看到。作为泡泡玛特董事,屠铮在创立蜂巧资本前,累计主导或参与了公司Pre-IPO前的每一轮共五轮增资事件。2020年12月,泡泡玛特正式登上港交所IPO敲钟舞台,缔造了中国潮玩文化第一股,市值一度冲破千亿港元,也成为近些年海外发行中概股中股价最坚挺的企业之一。

十年呵护与陪跑,屠铮终于迎来这支“兰花”的绽放。“陪伴泡泡玛特一起经历了那些年的辛酸苦辣,到了敲钟上市的那一刻心情反而相对比较平静,也没有去想给我们带来了多少回报,多的是一些感叹和回味吧。”回首这么多年与泡泡玛特一起走来的路,屠铮内心依然十分触动。

如今回看泡泡玛特的崛起,依旧充满了惊叹。在一个原本并不起眼的市场里,泡泡玛特抓住了时代机遇。而屠铮,也践行了他做早期投资的底层信条——在最早期发现,长期陪伴,细心浇灌,等待绽放。

投消费没有门槛是最大误解

“做早期投资,就像开盲盒”

临近年末,消费投资的寒意似乎也席卷而来。

从去年开始,消费赛道迎来大爆发,一笔笔意想不到的融资接连诞生。越来越多人相信,中国一定会诞生更多千亿市值的消费巨头,这场盛宴没人愿意缺席。在布满泡沫的消费投资圈里,大家都激进地一哄而上,消费投资也被认为是所有行业里最没门槛的一个赛道。

屠铮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对消费投资最大的误解,“投消费,花钱容易,但投得好、收钱难”。在他看来,品牌才是长久的资产,但大家有的时候有一些误区,认为单纯投放广告就持有了品牌,“我们觉得品牌的内核是由创始人的能力和基因所决定的。一个有品牌内核的好产品自己会说话,它会懂用户,能传递精神与态度,让用户从心底认可和接受它,而不只是砸流量混眼熟。”

直到今年下半年,消费投资“追尾”现象开始被频繁提起,行业热度骤降,有人甚至感叹:一年时间就把消费整个赛道摧毁了。

作为有16年消费投资经验的屠铮见证了一波波眼看起高楼眼看高楼倒的历史重演,也深有感触。他认为,这个时间点早晚会到来,“前两年太火爆了,估值泡沫后,有相当一批项目会现出原形。”他进一步分析,之所以消费投资降温,是在于已投的消费企业产生一些问题,GMV上不去或市场扩张失灵,即使有增长也没有占据用户心智,复购不断下行,导致了投资人的谨慎,“任何一个由风口吹起来的行业,都会面临着这样的调整,大家理应尊重行业规律,如履薄冰。”

但也不排除一些新品牌流量获客与坚守品牌内核两头并进,从而成为一家有生命力的消费公司。在这方面,屠铮也表达了蜂巧资本的态度:“不排斥流量的手段,但是我们会坚守品牌的初衷和底线,夯实品牌内核,扎实前行。这样的消费公司,才是我们热爱的。”

他同时指出,资本需要维持正义性的底线,将资金配置在不跟风、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优秀创始人和创业公司上,不为社会造成资源浪费,珍惜单位资本的使用效率

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定位最早价值发现者的蜂巧资本,几近苛刻地要求着自己——有所为,而有所不为,不追风口,不凑热闹,宁可错过也要坚守原则。但做投资难,做早期投资难上加难。“大多数早期项目在投资的时候还是比较揪心的,是自己跟自己较劲,较劲到一定程度心态平静了就好,有舍才有得。”

用屠铮的话来说,早期投资的魅力和成就感好比“开盲盒”,潜心多年期待的是最后那一刻开盒时的延迟满足感。像开盲盒一样,开中隐藏款的概率很小,历史规律也告诉我们,投资人一生中在首轮主导并长期持有投出一两家真正对行业有影响力的公司已经很幸运了。早期投资七分靠努力,三分靠悟性,时运有时也必不可少,蜂巧资本团队对早期投资的热爱与执着,说信仰也不为过。

由心而生,敬畏常在。这支队伍稀少而韧性地坚守着早期投资的长期价值主义,正乘着山谷轻风,远播清香,静静地等待着下一场花开。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