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济峰资本:深耕医疗投资,蒲公英精神的践行者

过去6年时间,这支鲜少发声的医疗投资军团投出了几十家企业,遍布药物、医疗器械、生物技术、诊断&IVD、CXO、医疗服务、移动医疗等细分领域。
2021-08-02 15:45 · 投资界  刘凯程 刘全   
   

“我喜欢蒲公英,它不需要多少养料,只需一阵风,就能将种子播散到世界各地,无论气候干旱或潮湿,土地贫瘠或肥沃,最终怒放原野。”济峰资本创始人余征坤诗意地说着这句话。

回望近20载投资生涯,余征坤对蒲公英精神有了更深的理解。他本是医药科班出身,当初一个偶然的机会加入到IDG资本,自此踏入了医疗投资圈。2015年,赶在医疗投资大爆发前夕,余征坤离职创立济峰资本,首期基金就吸引了IDG资本和红杉中国出资。

多年下来,余征坤形成一套自己的方法论,他深信应该在“蓝海里找机会,而不是在红海里博概率”。沿着这样的逻辑,济峰资本团队迄今投出了英科医疗、翔宇医疗、平安好医生、悦康药业、艾博生物、诺思格、博恩登特、澳华内镜、生泰尔、嘉思特、爱博泰克、通用生物、天泽云泰等明星企业,其中英科医疗斩获数十倍账面回报。

亲历了医疗投资圈的喧嚣,余征坤愈发淡然——Doing well by doing good(为善者,诸事顺),这是济峰资本团队的恪守的理念,也是他一向坚守的为人处世哲学。“正如济峰资本的LOGO是一朵蒲公英,我们希望每一个患者能够拥有像蒲公英一样拥有极强的生命力,也希望投资的医疗项目遍地发芽,济峰资本因此生生不息。”

从IDG到济峰资本

中国第一代医疗捕手的成长轨迹

一朵蒲公英的成长历程可分为四个阶段:萌芽,开花,结籽,等风来,一个人、一个机构的成长亦然。

余征坤很早就跟医疗行业结下了不解之缘。药学专业出身、知名药企工作经历,MBA深造后,他从产业跨界到投资。

2005年1月,余征坤加入IDG资本,当时国内很少有人专注医疗投资,“记得当时IDG合伙人跟我说,这个领域投资接近空白,你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机会。” 就这样,余征坤成为了国内最早一批医疗投资人。

万事开头难,余征坤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初入行时,到处在各个生物园区扫楼式的寻找项目、参加各种行业展会、收集企业宣传资料,用他的话来说,“这是笨功夫,但成功没有捷径,我们做投资,还是要踏踏实实的,把该做的事情做好,该调研的公司调研好,最后才能把投资做好。”2006年,也就是余征坤加入IDG资本的第二年,他从厚厚一叠行业报告发掘出一家骨科器材公司——康辉医疗。“当时的康辉医疗,在行业内虽然小有名气,但并非骨科公司中规模最大的,不过在和他们创始人聊过之后,我觉得可以放心去投。”

余征坤回忆,当时康辉医疗创始人表态为了企业更好发展,可以让出总经理职位给更合适的人来担任,这在当时民营企业家普遍不愿下放管理权的背景下,显得尤为难得。于是,在余征坤推动下,IDG成为公司最早的投资方。2010年,康辉医疗在纽交所主板上市;2012年,被美敦力以8.2亿美元私有化收购,成为中国跨国医疗器械领域最大并购案之一,IDG资本首轮投资获得超过30倍的回报

在IDG的十年里余征坤还投出了CBPO泰邦生物、双成药业、瑞慈医疗、鹏爱医疗等十几个经典案例,收获7个IPO,还有几个项目通过被上市企业收购实现退出,十年的投资几乎没有让IDG亏过钱。如此高比例的上市及退出率,也让余征坤在偌大的医疗投资圈内声名鹊起。

随着医疗投资开始爆发,余征坤萌生做专业型医疗基金的想法。在他看来,医疗健康投资门槛很高,需有更深的理解和更专注的研究。相比综合型基金,专业型基金能够更快地决策和更有针对性地进行投后管理服务。

2015年,余征坤创办济峰资本。为何取名“济峰”?余征坤向投资界解释:“济”即济一成三之意,我们致力于帮助创业企业由小到大,成就事业,惠及社会,即《道德经》中“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意;“峰”则代表着“峰高我远”,随着被投企业一个个走向成功,我们又回到起点,帮助更多的中小企业成长,开启一个新循环。

值得一提的是,余征坤还特地选择蒲公英作为济峰资本的LOGO。“蒲公英象征着孕育生命的力量”,用他的话来说,蒲公英代表着希望和顽强的生命力,他希望所有患者都能在医疗帮助下重获健康。

首战斩获数十倍账面回报

一窥济峰投资版图

就像萌芽出土的蒲公英一样,新成立的济峰资本开始活跃在中国创投历史的舞台。

2015年,济峰资本启动首期基金募集,老东家IDG资本给出了第一笔资金——1000万美元,后来IDG资本的合伙人个人也有出资支持,红杉中国也决定出资。有了这两大头部创投机构的支持和背书,济峰资本开始被越来越多的LP关注,募资变得格外顺畅,管理的三期人民币基金,每一期都出现超额认购,但在规模上济峰一直保持克制。

2015年6月,济峰资本投出了第一个项目——英科医疗,一家做手套的企业。在很多人看来,手套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附加值和利润率也不够吸引人,但见到创始人刘方毅并对公司实地调研后,余征坤内心坚定要投。智商高、有野心、够勤奋,这是第一次和刘方毅见面后的直观印象,从半夜12点聊到了凌晨2点,早上6点还要赶回山东的工厂,规划很清晰就是要用五到六年的时间把英科医疗做成医用手套销量全球第一的品牌,这种企业家精神非常打动余征坤。后来对英科医疗生产基地的实地调研也颇让人感到震撼:偌大的车间见不到几个人,全靠一排排高速运转的全自动化机器支撑起上亿只手套生产线。生产设备均由创始人刘方毅亲自设计,而非标准设备,这意味着英科医疗生产的是一只只难以被模仿的“独家”手套。

产品市场空间大、技术有行业壁垒、创始人勤奋上进,有能力带领公司做成医用手套销量全球第一的品牌,英科医疗完美地符合了余征坤对一个好的投资项目的想象。2016年初,济峰资本又追加了一轮投资。

2017年7月21日,英科医疗登陆创业板上市。2020年疫情之下,医用手套需求直线上升,英科医疗股价也因此一度涨超2500%,被称为A股“第一牛股”、“手套茅” ,去年实现约70亿利润,超过全球第一大手套制造商——马来西亚顶级手套公司。“我们首轮是以10亿估值投资的,英科医疗最高市值时超过千亿。”这一笔投资曾让济峰资本收获近百倍的账面回报,至今也有高达数十倍。

2017年,翔宇医疗的投资创下了济峰资本人民币基金单一投资最高记录。这也是济峰资本深入行业研究,提早发现行业隐形冠军的一个典型案例。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济峰开始对康复养老这个细分赛道进行深入研究,最终发现并领投了一家专注康复设备的企业——翔宇医疗。2021年3月31日,翔宇医疗在科创板上市目前已经是中国最大的康复养老器械公司

最近,济峰资本还出手了一家研发mRNA疫苗且临床进度最靠前的企业——艾博生物,说到这个项目,余征坤颇为激动。mRNA疫苗是所有核酸疫苗中最先进也是最难的疫苗技术,目前世界上仅有几款mRNA疫苗获准上市,美国一家叫莫德纳(Moderna)的企业位列其中,最新市值达1400亿美元。艾博生物在mRNA分子设计、化学修饰以及核酸药物靶向递送制剂方面拥有国际先进的核心技术,已经建立丰富的产品管线及一流的研发团队,公司技术不仅可以用于核酸疫苗,且可以作为药物方式用于肿瘤治疗,想象空间巨大。

为了约该企业创始人英博见面,济峰资本另一位合伙人胡旭宇早上四点起床赶火车去见他。英博曾在Moderna公司从事mRNA疫苗研发工作,具有多年资深从业经验和技术背景,其国际化视野和战略思维深深打动了胡旭宇。今年一季度末,济峰资本出手投了艾博生物。2021年7月,艾博生物合作方沃森生物在中国临床试验网登记了mRNA疫苗ARCoV的III期临床试验,与泰格医药合作的海外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也正在推进。

英科医疗、翔宇医疗、艾博生物只是济峰资本投资版图中的冰山一角。过去6年时间,这支鲜少发声的医疗投资军团投出了几十家企业,遍布药物、医疗器械、生物技术、诊断&IVD、CXO、医疗服务、移动医疗等细分领域。

复盘方法论:不在红海里博概率

扎根医疗投资行业近20载,余征坤的投资颇为务实,深入细致的行业研究、扎实的尽调判断贯穿济峰资本投资的始末,从结果上来看,总能提早发现细分行业隐形冠军、失败率低、上市退出快,是济峰资本的一大特点,也正是因此获得了不少投资人的持续认可。总结出投资该领域的三个维度:大环境+细分赛道+公司判断。

首先从大环境上,要综合分析医疗需求人口、社会经济状况以及相关引导政策,例如随着今年最新人口普查数据出炉,人口老龄化现象显示进一步加深,提前布局康复养老、健康护理等领域就具备现实意义,此外关注医保控费、药品集采、企业上市条件等变化同样至关重要。

其次是对于赛道的选择,余征坤主张选择市场容量比较大、竞争环境是蓝海、市场进入壁垒较高的领域,“在蓝海里,明明普通人都能获得良好的投资回报,我们宁愿被看做是坚守这一准则的傻子,也不要在红海里面拼命去找出金子,以证明自己是聪明人。”

余征坤认为医疗器械、诊断、创新药及研发服务领域都存在较大的投资机遇。医疗器械市场如神经介入、心血管介入、骨科疾病治疗、微创等耗材领域存在旺盛的市场需求。相关疾病发病率逐年走高,但器械渗透率却还处于低位,具有很大的增长空间。且器械市场稳定性较强,一般只是进行技术迭代,很少发生颠覆替代,这给医械投资降低了不少风险。

诊断尤其是分子检测技术也是余征坤十分看重的细分领域。随着对遗传性疾病的攻克和传染性疾病增多,分子诊断也将成为未来医疗发展的主流方向。

创新药研发及CXO是医疗投资人公认的必投赛道,他认为创新药中肿瘤药和罕见病是更具投资价值的两大领域,而包括临床试验CRO和药品及诊断试剂生产CDMO在内的CXO则都有机会。“如果把研发创新药比作‘挖金矿’,那么CXO则是‘卖水人’,无论金矿有没有挖到,水一定可以卖的很好。”

遵循着这种思路,余征坤给济峰资本确立了“二八投资定律”,即80%的资金会投向医疗器械、诊断、创新药和CXO行业,20%的资金投向其它领域如医疗服务和数字医疗等

最后,说到公司判断,创始人的特质尤为关键,所有因素最终都归结到人;简单来说济峰喜欢的创业者一般都有这几个特点:聪明、勤奋、有野心有国际视野、管理能力强。

Doing well by doing good

永葆创业精神,踏入下一段征程

从开花到结籽,蒲公英需要历经数月,而从结籽到飞往漫山遍野,只需一阵风。

这些年,医疗创业领域呈现出火爆一幕,余征坤看在眼里。这里有一组数据:2020年,中国医疗健康领域投资总计395起,共计120亿美金,超过同期欧洲(377起,82亿美金),成为该领域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投融资市场。

但风口也是压力口,随着大量的资金涌入,医疗行业也是钱追着项目跑,创投机构之间竞争越来越激烈。

对此,余征坤表示,只能通过不断做深行业研究,多跑腿调查,运用专业性加上勤奋,在别人发现之前找到好项目,并投进去。同时对于一些估值已经涨上去的好项目,他认为如果成长性、盈利性、壁垒高度等基本面都表现良好,即使略贵也还是应该下手。“今年觉得它是贵,到了明年可能就不贵了,再到后年反而看起来显得便宜了。”

除了在投资端发力,投后服务也要跟上。余征坤举例介绍,济峰资本曾帮助英科医疗介绍一些并购标的,为其介绍了美国一家安全注射器公司,以拓宽产品线;胡旭宇也曾陪着翔宇医疗创始人走访瑞士、德国、意大利等国,寻找引进来和走出去的跨境商贸机遇。

余征坤将这些总结为“Doing well by doing good”(为善者,诸事顺),他希望帮助优秀的创业者成就伟大的企业。

投资界独家获悉,根据目前济峰资本的投资进展,济峰资本四期基金很快将开启募集,余征坤说道:“我们希望更加专注做好自己,自我迭代,投资期做好布局,在收获期可以成为一名等风者。正如我们LOGO蒲公英一样,随风飘扬、生生不息。”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