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晖遗留的财富

老左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矢志不渝的坚持长期主义,团结一心为新居住产业发展做难而正确的事。
2021-05-22 11:33 ·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盛佳莹、韩文静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文丨猎云网ID:ilieyun

作者丨盛佳莹、韩文静

5月20日,贝壳发布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左晖因疾病意外恶化于2021年5月20日去世,享年50岁。而就在七天前, 2021新财富500富人榜揭晓,左晖成为地产新首富。

根据网传的一则风险提示,左晖于2013年诊断出肺癌,在国内手术,切掉1/3的肺,并接受化疗和细胞疗法。

贝壳CEO彭永东发文《别老左》:贝壳失去了一位奠定我们事业和使命的创始者,居住产业失去了一位始终在探索和创新的引领者。

受左晖去世消息影响,5月20日,贝壳找房美股盘前一度跌超12%。开盘后,贝壳低开高走,截至北京时间5月21日美股收盘,贝壳报收49.85美元,总市值590.3亿美元,合3797亿元人民币。

左晖对链家和贝壳的影响毋庸置疑,回顾左晖的一生,正如他所说:“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

在绚烂烟花下,左晖也留下了永恒的财富,成为下一代经营者的养分。

1、改变房产居住产业

1971 年,左晖出生于陕西渭南,在 21 岁时,左晖从北京化工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被分配到北京郊区的一家化工厂工作。

成为北漂的左晖,经常因为在北京换房子而感到伤神。左晖亲历过从电线杆上找房源信息,光看房子就花了一个月,价格不透明,最麻烦的是办理房屋交割手续,买卖双方都是两眼一抹黑。

2000年前后,随着国家取消福利分房实行市场化,市场对于房产交易信息的需求逐渐加大,左晖隐隐感觉到,做购房服务平台或许是个好机会。

当时的房产中介行业,信息不对称问题非常严重,很多中介就利用这一点赚钱,相应的服务则很少。

初入行业的左晖,一开始就挥起了“改革”的刀。

2000年8月,左晖与北京晚报合作,在军博租了一个地下室举办了一场房展会。络绎不绝的人从北京各地赶来,场面一度像春运般失控。

这个行业太需要改变了,左晖站了出来。

2004年,链家提出“透明交易、签三方约、不吃差价”,由于动了经纪人的蛋糕,旗下经纪人流失率达到八成,业务量直接跌倒谷底。链家最后靠着招收纯新人、不招同业,大换血之后,从零开始培养“链家系”子弟兵才度过了痛苦期。

但行业的弊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2010年,链家在昆泰酒店举办座谈会。会上,一位财经记者的发言让左晖沉思:“每个职业都有它存在的价值,房地产经纪行业也不例外。行业中有价值的公司应该是帮消费者在房屋交易过程中扫雷,但是很遗憾,现在多数房地产经纪公司是埋雷的。”记者以假房源为例,讲了找房子的困难。

从昆泰酒店回公司的20分钟路程上,左晖一言不发,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他下定决心要改变行业。

第二年,链家对外宣布100%真房源,假一赔百,有一个不实房源信息,赔现金100元。实行真房源之后,链家的来电咨询量掉了50%,很多经纪人甚至拿了三个月底薪之后才看到来电量重新上升。

更为重要的是,左晖知道房产交易是一个22万亿的低频市场,中介存在有助于行业信息的流动和匹配,但一定程度上也可能是提升效率的阻碍。

从2006年开始,链家开始搭建经纪人职业化培养体系,实施半军事化管理,并开始试行“ACN网络”。

在ACN下,中介的角色被细分为“房源录入者”、“房源维护者”、“客源发现者”、“撮合成交者”等10多个职位,佣金按角色分配,大家通力合作完成交易。按照这一模式,经纪人、房产门店甚至房产公司之间,大家都从竞争拼单变成了合作打单的关系。

与此同时,左晖下定决心要将这个行业互联网化,“当链家发展到一定程度后,我们必须要去探索一个更大的领域。”

对链家来说,从垂直到平台、从交易到居住的两个战略是自然形成的,难点在于建立行业的操作系统,而链家已经形成了搭建操作系统的能力,“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做这个事”。

2018年,贝壳找房面世,基于ACN网络,贝壳上线后提的最多的是“重塑行业基础设施”,即以互联网手段改造服务流程,让服务流程标准化、线上化、智能化。

2020年的双11,贝壳找房七天(11月5日-11月11日)认购总额达367.9亿元,认购套数达24699套。不仅成交额惊人,房产交易服务也第一次引入了电商标志性服务”三天无理由退款 “。

二十年,左晖深刻地改变了过去良莠不齐、信息不对称的房产居住行业,并推动了行业的数字化进程。

2、坚持长期主义

业内有消息称,左晖被诊断为肺癌是在2013年9月,后来左晖还赴美治疗,肺部切除了三分之一。

与癌症抗争的这8年来,左晖从来没有停止对于行业终局的思考,“长期主义”是他在经营企业时奉行的一大要义。

左晖曾经讲过:我们这个时代企业经营者的宿命,就是要去干烟花背后的真正提升基础服务品质的苦活、累活。这件累活,一干就是20年。

在缔造万亿二手房帝国的过程中,左晖将自己定义为“泼冷水”的角色。

当链家这艘船越来越大时,作为掌舵的船长,左晖用了一句话定位自己:我存在的价值就是给大家找不痛快。

“我觉得组织存在的价值就是要不断去折腾每一个人,包括高级干部轮岗,都是要防止组织僵化。”

其实,早在创立链家之初,左晖的“折腾”特质就显现了出来。他把自己关到房间里写了两页纸,纸上的内容涉及服务、流程及管理。之后的每年,左晖都会找几个高管坐下来,拿出那张纸看一看思考如何调整,反问自己。

左晖认为,他的作用是“不断地把大家拉回到对的路”。

链家的CEO彭永东提到,左晖会帮他“抑制欲望”。他想起最近一次左晖给他泼冷水的经历:“我做了两年规划,他说不行,并且用各种事例告诉我不能太快,说我的规划至少得四年。”

后来,彭永东体会到整个公司都萦绕着一种“折腾自己人”的氛围,在他带领链家走向线上化的过程中发现,“大家都在想怎么能打败链家,无非就是找我们自己的问题。”

李峰岩是北京链家的总经理,加入链家已有20个年头,他也说过,链家“喜欢”折腾自己人。

“老左一直讲企业要看长,所以必须能看到痛点,同时倒逼自己解决,这样做肯定会有痛苦期,但所有的改革成功都是能熬过痛苦期,走出微笑曲线。”

2011年,链家推出“真房源”的打法,在这个策略刚推出时,链家的经纪人们饱受“折腾”。当时,链家的来电咨询量掉了50%,很多经纪人拿了三个月底薪之后才看到来电量重新上升。

在一次次的自我倒逼中,链家以及后来的贝壳飞速进化。

贝壳看似短跑冲刺IPO,实则与左晖长期以来对于房地产市场的洞察与布局密不可分。

2017年,孙宏斌在谈及投资链家的细节时,曾委婉地谈及左晖的病情:“大家知道老左身体……老左在养身体,一年就吃了四次饭都是跟我吃的,喝了四次酒也都是跟我喝的。”

而那个时候,正是链家网朝贝壳找房蜕变的关键时期。左晖的矢志不渝,也赋予了链家和贝壳坚韧的内核。

从建立链家到贝壳上市,左晖用了19年的时间。他秉承着”倒逼自我“”长期主义“的经营理念,亲历了中国房屋经纪行业从野蛮生长到平台化的进程。

3、做难而正确的事

左晖曾经说过,创业十几年来,我们没有最艰难的时刻,我们永远不让自己特别舒服。所以我们永远不断把团队往难而正确的事情上去推动,这么多年我们每年干点事儿,每年做一些事儿。

在贝壳找房IPO之夜,左晖称这段历程“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从“北京最大的中介头子”到一己之力改变房地产中介,50岁的左晖仍留下了一个更宏伟的愿景。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左晖曾提及过这个愿景:

我们用了十年时间,在一万人团队里把ACN(经纪人合作网络)做出来了;2011年到2015年,在十万人的团队里运用ACN,今天只不过是到40万的团队里面来用。

为解决行业低效竞争困境,贝壳找房为行业开放了其独特的ACN经纪人合作网络,但左晖表示距离做成还很远。

“中国的商业有时候很有意思,因为市场太大了,没做什么事情好像也能获得财务上的成功,但对我们来说不是这样,我们希望达到根本性的目标。”

2020年8月14日,贝壳找房正式登陆纽交所。

正是左晖常常挂在嘴边的那句,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让链家和贝壳创造出核心的价值,在混战的行业中杀出一条路。

敲钟仪式致辞环节,左晖表示贝壳上市仪式的主题是筚路蓝缕。“我希望所有的贝壳人永远记住居住服务产业的艰难,永远记住我们是如何坚持做难而正确的事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价值才走到今天。同时也请大家永远相信自己,虽然每个人都很渺小,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能创造巨大的价值,可动山林。”

在北京瑰丽酒店敲完钟后的凌晨一点,左晖发了一个朋友圈:

今天只是昨天的投射,产业之路艰辛无比,一切只是开始。

左晖奠定的事业和使命,还将有人继续挥舞大旗。在贝壳CEO彭永东的《别老左》文中,彭永东写到:“老左的精神永远激励我们,矢志不渝的坚持长期主义,团结一心为新居住产业发展做难而正确的事。”

【本文作者盛佳莹、韩文静,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猎云网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