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僧式投资人袁野

社交一直是袁野最擅长的投资领域,他最拿手的是产品类型的公司。目前袁野负责消费领域的投资。
2021-04-15 09:34 · 微信公众号:VCPE参考  李子璇   
   

近期,五源资本(原晨兴资本)宣布完成新一期美元基金与人民币基金的募集,总规模折合人民币超130亿元。其中,新一期美元规模超17亿美元,包括了早期基金与成长期基金。

在五源资本投出一系列明星企业的背后,年轻的投资人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十年前,24岁的袁野进入五源资本,如今他已经是机构中最年轻的合伙人之一。

从一个没有金融背景的毕业生,到进入会计师事务所做审计,再到五源资本的合伙人,袁野的职业路径并不典型。跟一些前辈投资人金光闪闪的履历比起来,他的经历甚至有些「平平无奇」。

但在做投资的10年里,袁野投出了快手、脉脉、Keep、Musical.ly等优质项目。

其中,快手是五源资本在天使轮就开始投资的,2021年快手上市,五源资本占股16.66%,按上市当天的收盘价回报超过107倍;而Musical.ly在2017年被字节跳动以9亿美金的估值收购。

五源资本在A轮就投资脉脉,并在每一轮都跟投;Keep是五源资本从C轮开始投资的项目,今年Keep频频被传要上市。

袁野投 中的几个知名项目中,起先创始人往往没有找五源资本融资的意愿,但经不起袁野唐僧一般执着的「纠缠」,最后还是接受了融资。

社交一直是袁野最擅长的投资领域,他最拿手的是产品类型的公司。目前袁野负责消费领域的投资。

01、搭上移动互联网热潮

出生于1987年的袁野毕业于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对互联网和商业感兴趣的他在毕业后进入了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工作。在这里,他完成了基本财务技能的储备,并对商业规律有了一定的了解。

袁野对新事物比较敏感,兴趣高频地变化,所以袁野认为自己更适合投资。

2011年,移动互联网兴起,幸运的袁野赶上了这班车,拿到了五源资本的offer,踏入投资行业。

当时移动互联网带来的重大变化是「互联网离人更近了」,于是袁野给自己定下投资方向:移动互联网背景下一切以人为中心的产品。

一大典型案例是快手,这是五源资本投 中的明星案例,也是袁野参与投资的第一家企业。

2011年,初入VC行业的袁野正在忙着接触大量的创始人以积累投资的「手感」,社交工具是他主要关注的方向。

袁野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将为社交产品带来巨大变革,而视频和图片都比文字更加直观,他花了大量时间研究图片产品,最后锁定了「快手GIF」。

「快手GIF」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提供的是动图。在当时的带宽下,动图有着较好的传输与播放速度,反馈良好,其提供的信息量也比图片更加丰富,而且当时市场上很少有这类竞品,对创业者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之后,袁野通过微博联系到程一笑,并把这个项目推给了五源资本的合伙人张斐,张斐当时对Feeds产品很感兴趣,便投了200万人民币,帮程一笑成立了公司,五源资本占股20%。

02、穷追不舍的投资人

快手的宿华曾评价袁野,「他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对看中的项目都会去做深入的了解,钻得比较深。」

袁野在五源资本的10年时间里,主导投资的项目不超过20个,但只要是认准的项目,袁野便出手迅速且一定要拿下。

2013年,袁野发现了另一个社交产品脉脉,也是通过微博,他联系到了创始人林凡。

其实林凡之前有过做职场社交的经验,也一直对职场社交很感兴趣。2010年他在雷军的介绍下进入大街网担任技术合伙人,这家公司就是做社交招聘的。后来他想要自己创业打造一款社交产品,就从大街网出来做了淘友。

淘友探索了一段时间,还做过婚恋交友,但一直没什么效果,于是林凡决定,还是做回职场社交。

袁野找到林凡的时候,脉脉已经基本确定了A轮的投资人并且已经在讨论TS里面的条款了,只不过进度有点慢。「当时五源给我打电话,我说算了,我TS都拿到了,就不见了,结果他们说,没关系的,来聊一聊,我们很快」。

第二天下午他们约在中国大饭店见面,林凡穿着短裤和拖鞋就去了。袁野和张斐跟林凡聊完之后,林凡觉得五源资本还不错,但还是有点犹豫。

接触之后,袁野又给林凡打电话让他去上海再聊一聊,林凡不确定五源资本真的会投,就嫌麻烦不想去,袁野许诺:「我们很快,你来一下,我们当场就定下来。」并坚定地告诉林凡,五源资本有意向投脉脉。

第二天,林凡在上海见到了刘芹(五源的创始合伙人),最后拿了五源资本500万美元的A轮投资。而在当时一直强调「我们很快」的袁野已经准备好了TS。

高效对接的基础是,袁野是懂职场社交的。

「职场对社交的诉求与娱乐对社交的需求完全不一样,职场需要的不是Be Yourself ,而是Better Me。」于是袁野建议脉脉做实名制动态。林凡认为,袁野其实也能做一个出色的产品经理。

袁野之后又看中了王宁的Keep。

在袁野看来,Keep诞生之时,移动互联网红利正在消退,大众对产品的期待也更高了。而「Keep原创性的把健身内容拆解成短视频形式呈现出来,这是一个巨大的创新,填补了过去市场上的空缺,能够满足很多小白的需求。」同时,经过市场调查袁野发现Keep是品牌调性和用户认知最好的。

王宁是90后,本身是一个在6个月时间内把体重从180斤减到128斤的健身狂人。

王宁还曾从事过在线教育,教育和健身都需要自律,是反人性的。有了这样的职业经历,王宁在课程制作和维护用户上都颇有经验,仅上线三个月,Keep便在App Store「健康健美」分类排名上稳居Top5。

袁野很看好Keep,「把反人性逆转为一种健康积极向上的生活方式,所有能做到这点的都是具有长期品牌价值的公司。」

但当时Keep并没有处在融资窗口期,王宁便拒绝了袁野,袁野再次使出死缠烂打的招数,通过各种渠道与王宁沟通,最后在2016年,五源资本和GGV领投了Keep的C轮,总金额3200万美金。

03、错过滴滴的投资人

审计工作的经历为袁野后来的投资工作带来很多益处,一个是财务知识的储备,一个是严谨的思维框架。

审计工作是风险偏好非常低的行业,投资则不然,需要通过产品,商业路径的设计,把风险降到很低。

进入五源资本后,也让袁野获得了一些新的认知。

2012年袁野就跟程维接触过,袁野看好滴滴做的事和他们的创业团队,而当时滴滴正在筹划A轮融资,额度是150万美金,但因种种原因没有谈成,后来这轮融资被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拿下,袁野错失良机。

「本来我们可以成就一家数百亿美金的公司,最终却与这样的巨大机会失之交臂」,这次错过一直让刘芹耿耿于怀,袁野也用「最愚蠢、最遗憾、最后悔」来概括这次判断。

后来袁野反思,当时没有足够认知到它的商业模式动态演进的可能性,「事后来看,做早期投资最重要的就是看人和事——团队是否足够好,所做的事成功后是否会有足够大的影响力。尽管短期会有很多挑战,但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去弥补,譬如滴滴的商业模式,也完成了从出租车到专车的过渡和完善」。

04、袁野的投资逻辑

通过不断的研究、试错和复盘,袁野渐渐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套投资的逻辑:

第一是匹配人和事情。

首先是看人。了解创始人身上的两大特点:第一,他最优秀、最出众的能力是什么;第二,他做这件事的欲望能否跟他的能力相匹配。有些人虽然有很强的欲望做一件事情,但并不具备那样的能力;有些人能力虽然具备,但意愿却不够强,只是按部就班地做而已。这些情况都不是最佳人选。

其次是判断事。不同阶段的事情判断方法不同,以早期为例,在一切环境要素都具备的前提下,做成这件事之后的正向影响力将会多大?能否创造百亿美金价值的公司?能否改善5—10亿甚至更多人的生活?

如果答案是能,那么再由结果倒推,这件事最开始的12-18个月,最关键的要素是什么,要打什么样的基础。继而再评估还需要什么资源,需要多少钱,要找什么样的人,一一补齐。

第二,需要拥有很好的倾听能力。我们不是创业者,不是亲历者,认知会有局限性,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而做投资,就必须强迫自己学会倾听。去了解创业者是如何实现他的商业版图,途中有哪些困难,我们该如何帮助他。

第三,做出判断的能力。投资人在跟创业者打交道的过程中,主要的工作其实是给出判断、建议和决策。对于入行新人来说,独立做判断的能力更重要,即,不管你的判断对不对,好不好,一定要有自己的判断。只有做出决策后,通过市场不断检验,才可能在不断的对与错中积累经验。

而对于那些并不被大多数人看好的项目,袁野认为「伟大的创业项目,几乎都源自最初不被大多数人认同的想法。正因为最初不被人认同,非主流,才不会有充分竞争。」而创始人要对自己的产品有极度的信心。

袁野认为,作为投资人,尤其是早期,「需要对未知有强烈的好奇心,对未来足够的想象力」。

目前,袁野负责五源资本消费领域的投资,主导投资 了「每日黑巧」、肤品牌「逐本」以及男士护肤品牌「理然」等。

2017年时,袁野曾分析消费领域比较欠缺的两点:

第一,我们过去的互联网产品,基本上是最大众、最普世的需求。在消费领域你会发现,不同人群和不同城市都会有一些差异,这种精确的把握和感知,会影响到我们对人事的判断。

第二,在整个业务的复杂程度上,对商业模式、经济模型的感觉上,可能需要更多的经验,参与更多的环节。

不知经过几年锤炼,在消费领域,袁野是否建立了新的认知,能延续他对产品的感知能力,投出像快手这样的公司。

【本文作者李子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VCPE参考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