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伯权的投资江湖

何伯权懂消费品,也只投消费,守住自己熟悉的领域,把井挖深,找自己的人脉圈里最适合的人投资。
2021-03-04 09:02 · 微信公众号:VCPE参考  管丢丢   
   

淡出乐百氏之后,何伯权沉寂一段时间。再出江湖时,他就换了身份,成为投资人。

一开始,他只是去帮走投无路的老部下,没想到由此开始了他的天使投资路。

他新近投资最有名的案子,当属喜茶。写《奈雪背后为什么一直是天图》时,提到过喜茶早期很重要的一笔投资来自IDG资本。IDG资本,其实是何伯权拉来的。

喜茶创始人聂云宸有个朋友是主持人,这个主持人绰号天文台,他做过不少节目,人脉广。他就觉得喜茶缺个机会,只要能将项目推到何伯权眼前,就一定能得到何伯权的青睐。

在天文台的引荐下,聂云宸与何伯权见面,阐述自己的经营方案,聂云宸还邀请他去就近的喜茶现场考察。

何伯权迅速拿定了主意,要投资。他不仅自己投,还拉来IDG资本来入局。2016年,何伯权与IDG资本一起投给喜茶一个亿。这是喜茶获得的第一笔投资。喜茶在资本加持下走出广东,开始在全国开店。

据说,喜茶落户上海人民广场来福士购物中心,也是何伯权的建议。买喜茶的顾客在来福士排起长队,最长等待时间超过6小时,一杯20元的奶茶被黄牛炒到100元。排长队,让更多的人慕名而来。喜茶,火爆全国。

之前,写过另外一个天使投资人龚虹嘉(详见《投资人龚虹嘉不讲武德》)。天使投资人的打法往往是纵深产业+把自己当做方法,实践进去。参与多少,每个投资人都有自己的标准。

标准怎么来的?是多次出手,在成功的案例里,提炼方法论;在失败的案例里,校准方法论,总结来的。

离开乐百氏时,何伯权有不甘,甚至觉得是失败,但这时他已经开启了他的第二段路,投久久丫、九钻网、七天连锁酒店、爱康国宾、喜茶等。何伯权懂消费品,也只投消费,守住自己熟悉的领域,把井挖深,找自己的人脉圈里最适合的人投资。

01、谢幕乐百氏

何伯权从乐百氏的谢幕,悲壮。

2001 年 11 月 30 日下午,乐百氏召开特别会议,达能总部宣布接受何伯权和杨杰强、王广、李宝磊、彭艳芬五位创始人集体辞职的决定。

决定一出,会场顿时骚动起来。就连何伯权本人都觉得仓促,这比他与达能事先商定好的离职时间提前了一年半。

何伯权拿着话筒说:「由于我们对乐百氏今后发展战略的认识与控股方达能发生严重分歧,为尊重大股东的决定,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五位管理者作出集体辞职的决定。希望乐百氏员工用积极的心态面对这次地震,用积极的行动把握这次变动带来的学习和发展机会。在新的总经理的领导下,将乐百氏带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说完,何伯权哽咽,会场鸦雀无声。其他四位创业者见状一同上台,与何伯权手挽手共唱一曲《朋友》,五个人感慨万千,泣不成声。

12年前,28岁的何伯权邀请志同道合的青年杨杰强、王广、李宝磊和彭艳芬共同筹集资金 96万元创办了中山市乐百氏保健公司制品有限公司。

只用了3年时间,乐百氏就发展成为拥有分布在全国各地10多家子公司的企业。1999年,乐百氏收入就达到20亿。

2000年,何伯权将乐百氏以197亿的价格卖给了达能,震惊了全国。2001年,何伯权退出了乐百氏。

过去有多辉煌,今日就有多落寞,他们忍痛离开公司,从此与乐百氏再无瓜葛。

02、天使投资路

何伯权做投资的起点,其实是随意的,只是帮忙。

何伯权远离江湖后,游历美国,在哈佛做访问学者。这段时间,他和段永平会打电话聊投资的事。

他们的境遇多少相似,段永平也抛下步步高去美国加州定居了。2001年左右,网易股票已经跌到了1美元以下,段永平开始大笔买进。何伯权差点也打算跟一跟。结果阴差阳错,因机场大雪两人没有见成。

在结束哈佛的学习前,何伯权特地去拜访了一位美国著名的创业学教授,并告诉对方,自己回国后想做投资。他问教授有何忠告,教授讲了三条:

第一,不要插手太多,尽可能脱身。不要因为自己有经验,就乱指挥,不要让自己成一个管理者,否则创业者会失去判断能力,十分依赖你。最后很可能大家一起迷失。

第二,如果投资的公司不行了,千万不要拿过来自己做。那样只会脱离投资者的轨道。

第三,业绩不行的时候,要有胆量去处理他。你是做企业出身的,对创业者容易抱有同情,不像一般的投资人那样,能下狠心换人。何伯权想了想,觉得第三条比较难。

2003年年中,何伯权访问学者期限快要到了。他还没有决定好做哪个领域。于是想回国,看看以前的旧部下都在忙什么。

他先去了上海,约乐百氏的老同事吃饭。那天吃饭,所有人都很开心,讲了很多笑话。

何伯权敏锐地注意到了顾青的变化。顾青穿得马虎,像变了个人。

顾青是乐百氏引进的第一拨大学生,他先当副总秘书,后来又去乐百氏湖北分区做营销经理,1999年就离开了。

2002年6、7月份,顾青向朋友筹了50万元,在上海浦桃区租了一间约500、600平米的厂房,开始创业。

顾青对鸭脖的青睐由来已久。顾青在乐百氏做了7年。期间,他担任乐百氏湖北总经理时,常去武汉精武路上两家门店买鸭脖,名叫「精武」的那家比较辣,名叫「九九」的那家比较香。去乐百氏总部开会,顾青总是带上武汉的鸭脖。每次不到半小时,鸭脖定会被消灭一空。

让人上瘾、欲罢不能,顾青觉得这就是鸭脖的超强产品力。所以,顾青才要做鸭脖生意。

花掉差不多40万后,工厂的生产力才出来。半年后,顾青的第一家店面开张,可他却犯了一个错误——没选对店址。

由于创业启动金只剩下十几万元,顾青规定,月租高于一千五的店面不拿。第一家店面开在一个菜市场里,顾青自己运货,自己站点。开业第一天,顾青的鸭脖无人问津。

等到见何伯权时,顾青几乎弹尽粮绝了。他把家里所有的存折都搜出来,也只有4000块钱。

吃完饭,何伯权让顾青开车带去看厂子。路上,何伯权问,到底还需要多少钱?顾青坦白说,50万。何伯权点头说:「好,我给你50万,股份比你少两个点,剩下的钱算我借给你的。」

一周内,50万就打到了顾青的账户。何伯权占股49%。

但顾青随后又陷入另一个困惑,有了资金要不要继续开店,扩张规模呢?何伯权给顾青算了笔账,「连锁店最核心的是单店能否赚钱,一个店铺只要能够保平,或者略微开始赚钱了,就可以把店开下去。」

2003年,「久久丫」在上海开了16个直营店,当年营业收入为1800万元,第二年4000万,第三年8000万。

2016年,新希望以1.7亿元的价格入主「久久丫」,何伯权成功套现,大赚一笔。

通过这次帮忙,何伯权发现,他的思维和想法对创业的年轻人很有帮助:

第一,我对做企业很熟悉, 对一个企业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很了解。这些对创业者很有用。

我和他们之间存在一种落差。你有没有力量,关键看你有没有落差。

第二,很多创业失败,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他没有经验。比如这条道前面有一块石头。本来很简单的一下就能跨过去。但是他没有经验,很可能就真的是一个拦路虎,过不去就过不去了。有经验的那些人,一看就看的准,很容易绕过去或者打烂它。

2003 年,何伯权正式开始做天使投资。今日投资在广州天河北路大都会广场注册成立,新公司一共三个人,何伯权、石闵建(原达能派到乐百氏的财务总监)和一位秘书。

此后,何伯权再没有买过上市公司的股票,Pre-IPO的赚钱机会也不涉足。所有的投资都是天使投资。

03、经验与失败

基于何伯权在乐百氏的经历,他本能对实业更有兴趣,只投与终端消费者相关的产业。

他给自己定了两个准则:

第一,这个模式在国外有成熟的样板,而在国内还没有先例。

第二,只投第一轮,这个企业要成功,必须认真做好业绩来吸引VC。(也有例外,蔡达标的真功夫快餐,何伯权实在是喜欢,所以就跟着投了A轮。)

最开始的几个案子,何伯权找的合作伙伴大多是乐百氏旧部。一方面,是因为知根知底,沟通成本低。另一方面,乐百氏内部一直就有这种创业文化。何伯权一直鼓励下属冒尖,并大胆提拔。

但很快,何伯权就打破这种界限,「如果在某个领域,刚好有熟人在这方面很专长,那我肯定选他,但这不是一定的,比如七天连锁酒店郑南雁爱康国宾张黎刚、诺亚财富汪静波」

他总结了投人的三个标准:

一,投资有一半就是在找人,但这个人不能是职业经理人。

二,我做投资,从来不看什么可行性报告。一家新创办的公司,他的报告和数据不能代表什么。

三,我衡量这个人行不行,就是看他愿不愿意除去养房子和养活老婆、孩子的基本生活费用以外,拿出所有的钱来投入这家企业。这笔钱可多可少。他必须也要投钱进来,用自己的行动去验证这个项目的可行性。

何伯权的边界清晰,他不介入企业经营中的细节,哪怕看到了问题,他也能控制住自己不说。

「把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交给一个人做,不可能很顺利,但如果遇到问题,我跳出来去做,会死的更快、更惨。」

2005年3月,7天连锁酒店的第一家店开在了一条巷子里。郑南雁认为,传统酒店选址通常在人流旺的马路边,物业昂贵。路边巷子里的物业要便宜很多,但7天酒店是靠独特的网络订房系统吸引客流,客人不会因为地方不好找,而不来。

这家店开业后的5个月里,酒店开房率始终在30%以下,郑南雁感觉压力极大,但何伯权说不着急,年底再说。不管,也不看。

半年后,这家店终于做到了满房,何伯权才到店里看一看。他对郑南雁说:「其实,当时你们选址的时候,我心里是很反对的,但没有和你讲。」

金科玉律,也不都是屡试不爽。何伯权栽过跟头。

那是一个看上去具备所有成功要素的项目,在美国有成功的示范,在中国尚未开始,且是何伯权最熟悉的领域。

2004年,一种叫做香口片的口腔含片被评为美国十大创新消费品,并迅速走红。这种含片像纸一样薄,味道很浓,被认为是口香糖的替代品。

何伯权很看好,这是他熟悉的消费品,销售渠道与饮料相通。而且技术门槛较高,国内生产不了。他很快找到合作者,开始在美国生产,在中国销售,这个品牌叫酷莎。

但一切不顺利:这种产品对温度要求很高,由于没有严格的质量控制和物流运输体系,产品在运输过程中就融化变形了。此外,市场上也出现了用糯米纸做的模仿品。

最要命的是,公司总经理(也是乐百氏的旧部)告诉别人,这是何伯权投资的项目,结果,很多经销商大批订货。问题一爆发,彻底毁了市场。

何伯权牢记哈佛教授的告诫,没有自己跳下海去拯救「沉船」。2005年初,何伯权坚决叫停了这个项目,损失几百万。他一直保存着香口片的样品,生产日期是2005年,有效期至2007年。

何伯权的办公室里挂着一幅字:顺逆一视,而欣戚两忘。告诫自己,失败中总能寻找成功的因素,成功时也要注意探求不利因素。

参考资料:

喜茶背后的隐秘大佬

喜茶融资的幕后功臣:这个电视主持人帮他们搞定了1个亿

摆渡人何伯权

何伯权在硅谷谈投资

何伯权 :天使和创业者都要交学费

【本文作者管丢丢,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VCPE参考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