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接替贝索斯的那个男人:花20年,成为了他的“影子”

2002年,在担任过亚马逊营销和音乐等职位后,贝索斯将贾西选为自己的“影子”,这个类似于幕僚长的角色是专门为那些有前途的公司领导层所设计。
2021-02-08 09:59 · 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  硅谷封面   
   

2002年,亚马逊年轻高管安迪·贾西(Andy Jassy)开始和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如影随形。

2002年至2005年担任贝索斯行政助理的安·希亚特(Ann Hiatt)说,当时贾西到哪儿都要跟着贝索斯,会和贝索斯一起参加董事会会议,甚至旁听他打电话。希亚特说,此举能够让贾西成为贝索斯的“思维替身”,这样他就可以对老板的想法提出异议,甚至预见到贝索斯所提出的问题。

“在开始这份工作之前,我曾以为自己的水平很高,”贾西去年秋天在播客上接受采访时谈到自己在贝索斯身边待了18个月后的感觉。“后来,在做那种影子工作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自己的标准还不够高。”

20多年来,贾西一直在向贝索斯学习,现在又被任命为带领公司沿着贝索斯所开辟道路继续前进的负责人。今年夏天,现年53岁的贾西将接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而57岁的贝索斯会退居幕后担任公司执行董事长一职。

鲜有公司继任者会受到如此密切的关注。但现在的亚马逊已经迅速成长为一家市值1.7万亿美元的公司,拥有130万名员工,在电子商务、物流、云计算、娱乐和消费电子设备等领域开展全球业务。贝索斯仍然是亚马逊最大的股东,贾西必然会在他的监督下执掌公司。

一直在快速成长的亚马逊也面临着更多挑战。在欧洲和美国,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公司正因其日益扩大的影响力受到监管机构和立法者的审查。公司自己的员工在与管理层打交道时变得越来越直言不讳。鉴于亚马逊的规模越来越大,不少投资者和员工怀疑,亚马逊还能否维持其创新方式。

贾西并没有公开谈论过自己关于亚马逊的愿景。但是那些了解他的人说,显然他将延续贝索斯的既往建树,而非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贾西是在亚马逊工作一辈子人的缩影,他帮助构想并推广了公司的许多机制和内部文化。

“安迪是亚马逊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马德罗纳风险投资集团(Madrona Venture Group)管理合伙人、2019年之前曾担任亚马逊董事会成员的汤姆·阿尔伯格(Tom Alberg)说。“我确实认为这将是强有力的延续。”

亚马逊拒绝让贾西接受采访。本周二,贝索斯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宣布了这一过渡。他说,“(贾西)将是一位杰出的领导者,我对他充满信心。”

成长之路

贾西在纽约州斯卡斯代尔市长大,所生活的家中有三个孩子。他父亲是一家服务上流社会的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母亲一手操持家务,一手支持艺术团体。贾西在哈佛大学主修行政管理专业,并在校报《哈佛深红色》(Harvard Crimson)的商业版工作过。

贾西曾想成为一名体育节目主持人,但毕业后却入了直销这一行。在进入哈佛商学院之前,他还尝试过与一位同事合作创业。

1997年,贾西接到亚马逊的面试电话,当时他正要去纽约听肖恩·科尔文(Shawn Colvin)的演唱会。他在播客采访中说,自己最终得到了这份工作,当周五还参加了研究生毕业考试,并于下周一入职亚马逊,此时距离公司上市还有三周时间。

2002年,在担任过亚马逊营销和音乐等职位后,贝索斯将贾西选为自己的“影子”,这个类似于幕僚长的角色是专门为那些有前途的公司领导层所设计。

贝索斯前行政助理、现任公司执行顾问希亚特表示,“他的工作是成为贝索斯思维方面的陪练”。她补充说,为了说服持怀疑态度的董事会,贾西曾帮助贝索斯讨论开展Prime会员订阅计划、为用户提供快速投递服务的好处。

打造云业务

贾西在追随贝索斯的同时,也带领亚马逊进入了云计算这个新领域。当时,贝索斯对亚马逊软件开发团队感到越来越失望。尽管公司为了更快发布产品而不断招募工程师,但他们完成项目的时间比预期越来越长。忍无可忍的贝索斯让贾西就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贾西发现,产品团队各自花在设计和构建基础架构上的时间比开发产品的时间要多。亚马逊最终决定重新配置其技术系统,让不同团队能够共享相同的基础架构模块。

2003年,贾西和其他高管到贝索斯家里开会。他们说嗅到了一个巨大商机,那就是帮助其他公司解决亚马逊遇到的同样问题。

但在项目继续之前,贾西必须向亚马逊董事会提交一份“六页纸”,这是一份概述新想法和计划、并解释需要哪些资源的备忘录。

“当时我太紧张了,为此写了30篇草稿。”贾西2017年在华盛顿大学发表演讲时说。

由于亚马逊当时的员工总数大约为5000人,贾西为项目要了57人的团队。他回忆道,贝索斯“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最终这个项目成为了亚马逊网络服务(AWS),现在是亚马逊最大的利润来源。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接受只向亚马逊支付使用计算能力和存储费用的理念,不再投入大量资金购买、建造和维护自家计算机系统。

贾西说,到2012年AWS部门增长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每天新增的计算机数量大约相当于2003年整个公司所需的计算机数量。

AWS就像公司内部的初创企业一样运营。据该部门现任和前任员工说,贾西以行事强硬而著称,但他不会大喊大叫,也不会排挤员工。会上他常常提出尖锐的问题,但也会坐下来就某个想法进行反复争辩。

现任和前任员工说,贾西在电子邮件中对好消息的回应只是简单一个“好”字了之,外加几个看似随机的感叹号。许多人都讨论过感叹号的数量是否有什么额外含义。

贾西还会抽出时间参加员工活动。他会主持一年一度的吃布法罗辣鸡翅大赛,并给参与者颁发印有一只火鸡的“徽章”。

近年来,AWS推出了在自家机器上运行的软件服务,但这往往会给拥有竞争产品的初创企业带来负面影响。

咨询公司达克比尔集团(DuckBill Group)的科里·奎因(Corey Quinn)曾撰写过名为《AWS周记》(Last Week in AWS)的通讯。他说,亚马逊云计算部门在追求新产品和市场方面表现出了亚马逊零售网站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

“他们似乎都坚信,所有不可能都只是时间问题,”奎因说。

去年AWS营收增长到454亿美元,占亚马逊公司总营收的12%,总利润的63%。

贾西成为首席执行官后,他的意见无疑将受到更严格的审查。去年年初,贾西曾充满热情地谈到向美国警察局出售亚马逊的面部识别技术Rekognition,人们一直批评这种技术对深色皮肤的人存在偏见。

去年2月份,贾西在节目中公开说,“让我们看看”警察部门是否会“滥用这项技术”。“他们还没有这么做。基于假设他们会这么做,就不让他们接触到最复杂的技术,我觉得这不是一种正确的平衡。”

但当“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开始时,他开始公开谈论种族问题。今年6月,亚马逊宣布暂停让警方使用Rekognition。

在去年12月的AWS会议上,贾西透露了他可能会如何接管亚马逊。长期以来,贝索斯一直在关注企业该如何不断向前发展,贾西也顺应了他的观点。贾西说,企业长期生存的关键是即便在形势良好的情况下也会进行自我改造。

贾西随后提出了企业改造的八步走计划,并强调“狂热、无情和顽强”的重要性。

“你必须有勇气把公司拉起来,迫使他们作出改变和行动,”贾西说。

【本文作者硅谷封面,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腾讯科技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