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媒体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华泰创新:一家另类CVC的诞生

团队由最初的3人扩充到15人,出手5家金融科技公司,累计投资金额超3亿元人民币,这是华泰创新自去年8月成立至今所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也是这家年轻机构的首次亮相。
2020-12-07 17:07 · 投资界  刘博   
   

“回顾这一年,我们已经看了上千个项目,即便出现疫情也未受影响。”12月初,在位于北京金融街某大厦的办公室里,华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晋海博对投资界介绍。

团队由最初的3人扩充到15人,出手5家金融科技公司,累计投资金额超3亿元人民币,这是华泰创新自去年8月成立至今所交出的第一份成绩单,也是这家年轻机构的首次亮相。

虽然已投资项目数量并不多,但在晋海博看来,通过一年有余,就搭建了风控部门和三个投资部门在内的完整团队,并已看过上千个项目,实属不易。

“已投的5个项目,从新技术和新模式在财富管理和机构服务的运用,一直到计算、存储、传输等底层IT技术都有所覆盖,这也恰恰表明了华泰证券集团对金融科技行业未来前景的信心,以及金融科技领域布局的决心。”晋海博表示。

作为华泰证券100%控股的另类投资子公司,华泰创新创立之始就定一个投资价值观:围绕华泰证券的发展战略,为金融科技等新兴领域中优秀的创业者提供资本助力、实现共赢。如今,这家年轻的CVC正不遗余力地将这一价值观践行下去。

成立14个月,华泰创新首次亮相

一家另类CVC的诞生

晋海博职业生涯的起点正是在华泰证券。

2008年,刚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毕业的晋海博就加入到了华泰证券,成为了一名投行人。“当时是华泰证券第一次公开招聘应届生,我很荣幸能被录取。”晋海博对投资界回忆。

作为一名“老华泰人”,与华泰证券共同成长的12年,让晋海博对集团一直以来的发展战略与布局都有着更好的理解。

据晋海博介绍,在其入职之初,华泰证券就开始将团队按行业细分,不再只是简单地针对项目做一份材料而已,而是需要每个项目的负责人能够对项目所处行业深挖、吃透。显然,华泰证券对于投行、券商未来的发展观念,在当时已经走在了行业前面。

“2012年,很多IPO项目出现破发,当时为了帮助承销的一个IPO项目获得较好的定价,我们与市场上的各大买方机构激烈的讨论这家公司应该值多少钱,说服投资者接受我们的定价。”

起初,晋海博被分去负责TMT行业。当时在国内资本市场,TMT行业冒出头的优秀企业并不多,这促使晋海博不断地去开展行业调研,主动发掘一些行业优质项目。“这其实与我们后来做投资是一样的道理,都是要做时间的朋友,只不过大家判断的时间周期长短不同而已。”

这段工作经历,让晋海博能够准确对一家企业的成长性作出前瞻判断,这与他后来转为负责战略投资所要思考的维度,实际上是不谋而合。与此同时,多年的投行工作经验,所负责过的多个重点IPO、并购项目,更是让其对一级市场资本运作很熟悉,熟悉投资者,熟悉资金IPO退出路径。

此后,晋海博还曾任华泰证券成长企业融资部联席负责人,负责组建了华泰FA团队,帮助企业与资金对接,其间小满金融拆分融资便是由他操刀完成。FA不仅让晋海博可以更广泛的接触到不同发展阶段的科技企业,还对市场上大多数活跃的投资机构的投资风格、投资逻辑有所了解。

2019年8月,在华泰证券的支持下,华泰创新带着“以科技赋能产业发展、从底层重塑全业务链条”投资使命,在数字化转型与金融智能化的大潮之下,正式开始战略投资业务布局。与此同时,晋海博出任华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华泰创新总经理晋海博

转型难免会遇到困境,对于晋海博来说同样也不例外。在他看来,由投行转做投资,最需要转变的便是看待项目的方式。“例如优秀的投行家往往要勇于突破尝试更有挑战的交易,而投资则需要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能力圈,在自己有把握、看得懂得地方出手。投行更像是通过整合各种资源去创造伟大的公司,投资要做的则是要寻找有可能变得伟大的公司。”晋海博总结道。

除去要适应角色上的转变,在搭建新的投资团队时,晋海博也有一些与在投行时期不同的体会心得。

在华泰创新,晋海博期望打造的是一个热爱投资、技能互补、彼此信任、协同作战的团队,每一个个体与华泰创新相互成就。这就要求团队构成更加的多元、专业、具备买方思维。只有这样保证整体队伍水平,华泰创新才能够从众多投资机构中脱颖而出。

为此,晋海博从投行带了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同事,也是现在华泰创新股权投资一部的负责人,之后他便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通过市场化的招聘组建团队上,希望通过优秀的人才为公司带来良好的口碑和经济效益。

如今,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华泰创新这支年轻的团队也组建完毕,由最初的3个人扩充到了15人。其核心团队成员既拥有近10年创业、大型互联网公司及知名投资机构复合背景,也拥有近15年ICT行业研发、销售管理经验以及二级市场研究、投行与投资经验。

投资5家公司,出手超3亿元

详解背后投资逻辑

在晋海博看来,做投资就应该术业有专攻。

他以招聘风控负责人为例说道:“虽然我做了十多年投行,对资本市场的法律和财务也很熟悉,但仍然不能替代一个专业的风控团队在公司里的重要作用。”在风控负责人没有到位前,晋海博对投资出手十分谨慎,他认为宁愿错过这一轮,也不能投错。

“由于我对风控的要求很高,以至于招到最后,猎头都不向我推荐了。好在经过一段时间,终于迎来了一位能力很强的风控负责人。”晋海博笑着回忆道。

一边搭建团队,一边看项目,华泰创新也在2019年12月投资了第一个项目——盛立金融,首次出手便是超过9000万元人民币。

据晋海博介绍,盛立金融作为国内首家引入FPGA(指一种可编程器件)技术的金融科技企业,专注于证券、期货和现货市场极速交易、极速行情系统和量化交易平台的研发,拥有覆盖前中后端完整的极速生态链。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家很典型的金融科技公司。”

出手盛立金融之后,华泰创新又围绕金融科技赛道,陆续投资了四家公司,包括元初智能、道客网络、灵矶互联、奥哲网络,截止目前总投资规模已超过3亿元人民币。

从这些投资案例,不难看出华泰创新一直专注于金融科技。对此,晋海博表示,第一,因为华泰创新使用的是自有资金,作为一家CVC机构,一定要沿着集团的战略方向去做投资布局,而搭建金融科技生态,正是集团的重要战略之一。第二,所谓的金融科技,实际上涵盖了比较广的范围。从业务层的新技术和新模式在财富管理和机构服务的运用,一直到计算、存储、网络等底层IT技术都有所覆盖。

值得一提的是,华泰创新并不会特定于某个投资阶段布局,像灵矶互联与元初智能都是在A轮进入,盛立金融是B轮投资,奥哲网络是B+轮投资,道客网络又是在D轮布局 。“华泰创新投资企业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看能否满足华泰证券的战略需要,被投公司是否能和华泰证券形成共赢。只要是能够满足需求的优秀企业,不管是A轮还是D轮,我们都会选择出手。”晋海博解释。

尽管已投项目数量并不够多,但晋海博和华泰创新团队的投资逻辑已足够清晰。

“因为我们团队本身很懂金融业务,在权益、固收等条线都有工作经验,另外集团层面也汇聚了各个领域的顶级业务专家,可以作为我们的顾问团,使我们能够很好的判断哪些业务适合大金融机构自己做,哪些业务创业公司能做的更好,什么样的业务模式能跑得很顺,什么样的业务只是看起来很美好。”

晋海博表示,华泰创新在看待业务层的智能金融公司时,会去判断这家公司的产品业务能力是否足够强大,通常聚焦在某类业务的金融科技公司,若只能按照SaaS服务收取订阅费,而不能将其收入与交易量或AUM挂钩,则说明其并未深入到客户核心业务,天花板会比较低。

此外,如果是针对底层IT技术的公司,华泰创新则会看被投企业的产品核心壁垒是否够强,是否拥有行业头部的标杆性客户,团队是否有足够的韧性和强大的落地能力。除了华泰创新投资团队有大厂IT出身的专业人士外,还背靠集团很强的IT能力,能提供丰富的大数据量、高并发、高可靠性要求的测试环境,供技术测试。“我们华泰自己就是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头部标杆客户。”晋海博说。

“当然,投资就是投人,比如道客网络的创始人就让我印象颇为深刻。他既能给并不熟知底层IT行业的大客户介绍清楚自己模式,也能去到业务、技术部门,聚拢团队。这种自身具备很高的技术能力,又有很强的商业化落地能力的创始人,在我看来一定能成功,就值得投资。”

打破国资机构刻板印象

要用3年时间投出50家优秀企业

谈及华泰创新最大的优势,晋海博认为离不开华泰证券整个集团的大力支持。

可以说,华泰创新是含着“金汤匙”出生,成立之初就获得了华泰证券35亿元人民币的注资。“去年正是创投机构募资较难的一年,许多人都在说这是‘募资寒冬’。正是有了集团支持的35亿,才能让我们有底气开展投资布局。”

国资机构使用自有资金投资,往往难以承受较大风险。不同的是,相比之下,华泰证券给了华泰创新放手一搏的勇气。“只要是我们认为这家公司的能力OK,并与我们战略协同,在经过我们与集团的双重风控审核之后,整个投资流程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这也不仅证明了集团对华泰创新的信任,也表明了我们华泰证券整个集团对金融科技行业未来前景的信心和金融科技领域布局的决心。”

除此之外,与其他券商直投机构最具有差异性的是,华泰创新所打造的独特验证模式。晋海博表示,华泰创新在进行项目判断时,都会到业务场景和IT环境中去验证其产品的可靠性,验证其商业模式是否能够跑通,而这同样是华泰证券在背后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去年,我们曾看过一个项目,用的是很先进的技术架构,也有标杆客户,如果是一般的财务投资机构,可能就会拍板投资,但我们会先把这套系统拿到华泰的实际业务场景中测试。”最后测试结果出来后,晋海博与团队发现这套系统并不比其他竞争对手强,因此也成功避免了一次踩坑。

在晋海博看来,华泰证券的全业务协同模式,为华泰创新做投资提供了最大的保障。“许多战投机构业务部门和投资部门交流是很少的,完全是两套独立的体系,业务协同实际落地难度非常大。而华泰创新与华泰其他业务部门的链接通道却非常通畅。”

华泰证券可以为华泰创新提供投资“弹药”,并为被投企业提供广阔而深入的业务验证和落地场景;华泰创新同样会反哺前者,通过战略投资促进华泰证券的数字能力升级,帮助构建金融科技生态圈,可以在数字化转型的大潮下更好地向前发展。

回顾转型的这一年多时间,晋海博最大的感受是“跟创业一样累”。以前他在投行作为管理人员,其实不用对每个项目细节亲力亲为,把握好大节点即可,但如今他会要求自己必须深入到每个项目中去,了解尽可能多的细节,力争不错过,也别投错。

“刚开始转型的那几天,我下班回到家满脑子想的都是‘到底要不要投,有没有坑’,一直在反复地问自己。”晋海博笑道。好在经过一段时间,如今他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角色。

谈及华泰创新未来的愿景,晋海博定下了一个小目标:“用3年时间投出50家优秀企业。”当然,华泰创新会坚定地在金融科技赛道走下去,晋海博也十分看好金融机构智能化和数字化转型这一大方向,“也许用不了多久,我们的数字员工就可以帮助撰写招股说明书的大部分内容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