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剑平的这一年:渶策铁三角终于聚齐

过去一年间,这家VC新秀已经开始用连续的投资案例与外界对话。
2020-11-17 16:57 · 投资界  杨继云   
   

渶策资本怎么样了?

去年,从7月1日成立到10月22日官宣首期基金,不到3个月,渶策资本以迅雷之势募到了3.52亿美元。一年多来,这家新基金从闪电募资、超额认购的“超出预期”,到一年投出10个案例的“预定节奏”,已然步入正轨。

日前投资界专访了渶策资本的三位创始合伙人甘剑平(JP)、胡斌(Steven),以及在2020年新加入的周凌霏(Stella),记录他们在渶策资本共同战斗的第一年。

从业20年来,甘剑平觉得,投资的黄金时代真的来了,渶策资本已团队就绪,整装待发。

疫情期间逆势出手,

渶策拿下年度最大单笔投资

过去一年间,这家VC新秀已经开始用连续的投资案例与外界对话。

2020年初,一切变得始料未及。“疫情刚开始我们也有点犹豫,但是一些细分行业在飞速增长,我们还是果断投了。”甘剑平开门见山。捧着刚刚拿到的投资人的热钱,在外部环境的收紧之下,渶策资本敏锐察觉到消费、科技等行业崛起的机会,这刚好是他们擅长的领域,必须投。

在此期间,渶策资本目前单笔最大投资金额的项目落在了在线教育行业。翼鸥教育ClassIn是典型的通过research主动分析行业,做行研,然后收窄而找到的公司。”base在北京的胡斌主导了这个项目,他全程都“追的很紧”。

疫情开始又是春节的空档期,渶策资本决定先多做一点行业研究,首先研究的是疫情获利赛道,例如在线会议,研究下来他们发现这还是巨头的机会,创业公司的机会很小。在线教育则不同,复杂,上万亿的市场,不同维度分类方法下有大大小小的公司。水深意味着鱼多。但投资又最忌盲目,渶策资本选择了其中一个小方向——疫情来临的当口,线下教育机构的线上化是必然要发生的事情,有一类公司专门帮助线下机构做线上服务。

深入研究后,他们发现这个市场特别巨大,胡斌回忆:“我们基本都聊了一圈,从数据上看短期内这些公司都获得了飞快的增长,翼鸥教育是增速最快的那一家。”甘剑平介绍,这家公司在今年2、3月的营收数据就早早超过了同期。

但在当时,抛出橄榄枝的渶策资本得到的回应却是:翼鸥教育不需要融资,疫情结束之后再聊。胡斌觉得,不能等,真等到疫情结束就没有机会了,“这是我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明智的一个判断。”他说。3月10日,北京偶尔能恢复办公后,胡斌立马冲到线下戴着口罩跟翼鸥团队见面。

“当时他们公司业务忙的不得了,我们就非要见面,这个时候千万不能问一些‘介绍你们公司产品吧’这样愚蠢的话,否则一点机会都没有。你要对企业有足够的了解,甚至了解到在某种程度上超出他们自己,你才会打动他们。”做了大量调研的渶策资本最终打动了翼鸥教育,他们对于公司五年后的规划基本一致,共同的认知很容易让人走到一起。“整个进程没有FA、不存在跟投,全是我们自己干的。后面再有PE去谈,可能也已经慢了。”胡斌志得意满。

这并不是渶策资本投资的第一个案例。第一、第二笔投资都落在了消费领域,十荟团和小佩宠物,一个是今年以来实现大举突破的社区团购项目,一个是线上线下都有连锁的宠物零售店,几个月来业务量都是猛增。而对于他们的投资和调研都发生在疫情之前,依然是行研-收窄赛道而找出的公司。这个逻辑没有变。

如今,渶策资本已经连续投资了10余个项目,包括十荟团、小佩宠物、天天鉴宝、全球购骑士特权、翼欧教育、KK集团、圆心科技、武汉敏芯半导体等。

老团队持续创业的热情:

甘剑平、胡斌、周凌霏上演“老友记”

虽然是一家新的VC,渶策资本却汇聚起了三个默契且互补的老搭档。

今年,原启明创投合伙人周凌霏正式加入渶策资本,至此,甘剑平、胡斌、周凌霏三位创始合伙人全部到位。

时间回到2010年,周凌霏进入启明创投,战绩卓著的她接连捕捉到了蘑菇街蚂蜂窝、挖财、途虎、拉勾、挂号网、musical.ly等明星项目,成为启明创投最年轻的执行董事、最年轻的合伙人。是甘剑平面试并把她招进来的。在周凌霏看来,她在启明创投的10年是一个入行的时间段,是投资经历、知识架构构建的10年。

知道JP和Steven决定出来的时候非常惊讶,但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可惊讶的,JP一直都非常有干劲和魄力,选择更好的土壤来做一摊自己的事情,这很有吸引力。我跟JP共事10年,跟Steven一起工作了6年,磨合过、有默契,所以接到他的邀请后我也是义无反顾,希望能够做自己的事情。”周凌霏说。持续创业的热情深深吸引了她。

10年后,再度加入一起共事多年的老合伙人的新基金,对周凌霏来说是“重新创业”,人生新阶段开始了,更大的挑战也随之到来。“跟我们投资的企业家一样,我们自己也很有创业精神,这是我们做渶策的想法。”周凌霏说。传承下来的,则是一贯的保证项目高质量的准则。

胡斌与甘剑平已相识16年,都是投资行业的老兵。胡斌是中国互联网最早一批从业者,曾担任掌趣CEO,也曾在启明创投担任合伙人。去年渶策资本的那一轮募资,胡斌与甘剑平打起了配合,早先在美国募资时,胡斌曾发朋友圈感慨道:两人是14天10个工作日,开了24个LP meeting,跑了美国13个州,17个城市,坐了11次飞机,2次火车,自驾车2400公里。他打趣说:“我们一起做渶策是’ 老司机,新驾照’。”

这对老朋友、新搭档的美国行程排得非常满,全程无缝衔接,全在开会,开完会再跑下一个地方开会。

这是一个老班子,又是一个不同的团队,需要在各自的性格和打法上做融合。

甘剑平见证过创投行业的各种周期,最强的是经验,不论是在互联网圈还是投资圈。周凌霏偏激进,她说自己比较轴,甘剑平评价她擅长攻克难关,“拼刺刀、抢项目的能力和热情是非常值得我敬佩的。”JP说。胡斌则理智冷静,JP认为他多年的运营经验,非常擅长组织架构的分配和调整,同时又富有热情,他有一支自己的摇滚乐队,周凌霏这样介绍胡斌:“非常有亲和力,企业家往往会很喜欢他。”

事实上,不管在哪里落脚,投资人的角色是没有变化的,周凌霏加入渶策后就一直在马不停蹄看新项目,这是她一贯勤奋的风格:集中精力研究一个赛道,在每一个赛道选择最好的不超过两个案子来投。之前渶策投资的圆心科技就是周凌霏参与主导。

投资的黄金时代来了

需要“浑身是劲儿的感觉”

对于“新锐基金”这样的称谓,甘剑平觉得乐在其中。

新锐才会更加想方设法去创新,找出新的投资热点和投资方法。竞争是创新的源泉,越是新基金面临的竞争越激烈,就越需要努力和创新。”他说。

从方向上来说,渶策资本锁定在科技驱动的互联网消费,以及从消费视角去看为企业和个人赋能的科技,这是他们从前就擅长的,更是竞争十分激烈的领域。

胡斌则认为,VC是一个典型的姜越老越辣的行业,所以它是适合做终身职业的,跟程序员不同。尽管基金是新的,掌舵人却是经验丰富的水手。创新固然重要,沉淀也是投资人必不可少的一步。

2020年,创投环境变得日益复杂,甘剑平却说:“我觉得这是我20年从业以来最黄金的时代。”他进一步解释,过去20年间,常常听到有人抱怨人民币基金退出不畅或是美元基金海外市场不好等等,但是今天随着政策的利好,整个市场环境对创投机构更加友好,退出的渠道也被逐渐拓宽,“创投只要退出好,其他的都没有问题随着越来越多的退出,也会有越来越多的LP参与到新的基金。这就是正循环。

“我们现在的状态就是每天都铆足劲往前冲,希望能做出好的业绩回报。”周凌霏说。胡斌也说:“我有过4次创业经历,你会自然进入到一种兴奋状态,我太知道那种浑身是劲儿的感觉了。”

这种兴奋的感觉支撑着这个团队迅速向前跑,甘剑平讲了一件趣事:“我们一开始没有基金业协会从业资格证,因为做美元基金其实不需要,但我们3个合伙人、一个执行董事、两个投资经理一起去考试,全都过了,一下子就变成了全员持证的团队了。”

至于投资路上还可能出现的别的障碍,他们的态度也是兵来将挡——“反正过关打怪就是人生乐趣。”甘剑平说。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