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P扈景植:我在中国做VC

亲历了中国创投过去十年浮沉,扈景植直言越来越有信心,他正率领着KIP中国加速奔跑。
2020-10-02 13:49 · 投资界  王佳   
   

扎根中国12年,KIP中国迎来丰收期。

投资界(ID:pedaily2012)获悉,9月30日,宠物生态平台——波奇宠物正式登陆纽交所挂牌上市,坐稳了“宠物垂直平台第一股”的地位。

随着波奇宠物的成功IPO,盘踞其背后多年的投资机构浮出水面——KIP中国。背靠韩国金融控股集团,KIP已经深扎中国十二年,堪称一个外来VC的典范。2020年以来,KIP中国不仅收获了两只规模超10亿的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规模超50亿元人民币,也在不到两年时间里,收获了6个IPO。

这些果实如今尝来分外甘甜,但其背后,是一个来自异国“创业者”的成长故事。从刚来时只会三句中文,“你好”、“谢谢”、“太贵”,到如今能够用中文自如对谈,KIP中国管理合伙人扈景植笑称自己是“最懂中国的韩国人”。

KIP中国管理合伙人扈景植

2008年7月,被KIP委以重任的扈景植单枪匹马来到中国,那时他对这样一个广阔市场充满了无限憧憬。没想到一个月后,一场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席卷而来。十二年过去,从上海一间不到50平的狭小办公室起步,到如今扩充至超30人的精英团队,诞生于危机之中的KIP中国,已然崛起成为一匹“黑马”。

亲历了中国创投过去十年浮沉,扈景植直言越来越有信心,他正率领着KIP中国加速奔跑。

国内接连收获6个IPO

扈景植,最懂中国的韩国人

这一年,疫情肆虐,但KIP中国并没有被打乱投资的节奏,获得的是接踵而至的丰收。

9月30日,波奇宠物正式登陆纽交所,坐稳“宠物垂直平台第一股”的地位。2008年以“波奇社区”和“波奇商城”起步,十二年过去,波奇宠物终于迎来高光时刻。

作为波奇宠物的早期投资人,KIP中国一路伴随着其成长。2015年,尽管中国宠物市场还未发展成熟,甚至被认为是一个做不大的生意,但嗅觉灵敏的KIP早已看到了这个领域的无限潜力,最终以千万美元投资了波奇宠物。

回忆当时的投资逻辑,扈景植说:“看着美国成功的上市企业Chewy的发展,感觉国内也急需走出来这么一家庞大的宠物公司,希望波奇也能成长为国内最好的宠物品牌。”如今随着顺利IPO,波奇宠物也为KIP中国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收益,也进一步应证了KIP中国在TMT领域锋芒显露的捕猎能力。

在波奇宠物之后,又一枚耕耘数年的硕果即将落入KIP中国的口袋中。日前,KIP中国被投企业——凯因科技科创板上市申请在上交所顺利过会。这意味着,凯因科技或将于10月登陆科创板挂牌交易。KIP中国于2017年投资了凯因科技,一旦企业成功IPO, KIP中国又将迎来丰收时刻。

实际上,KIP中国在医疗领域早已布局多年,扈景植接受投资界专访时更表示,“未来十年,投资 中国,必须要投资大健康领域。” 在他看来,生物医药领域是一个已经被韩国市场充分验证的黄金投资赛道,而2020年,正是这个赛道的收获之年。

5月15日,KIP中国B轮参投的沛嘉医疗正式登陆港交所,成为2020年首个登陆港交所的高端医疗器械公司。同时,沛嘉医疗公开发售超额认购近1200倍,冻资额超过2600亿元,成为今年新股“冻资王”,也是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以来认购最踊跃的生物科技股。

沛嘉医疗之外,KIP中国在2019年在国内还一连收获了复宏汉霖、微盟、亚盛医药、万咖壹联等4家IPO企业。其中,复宏汉霖是扈景在植在中国非常得意的一笔投资。2015年,KIP就投资了台湾汉霖,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渊源,在复宏汉霖第一轮公开融资时,KIP中国就加入了,成为唯一一家投了复宏汉霖上海、台湾两地公司的VC机构。

在KIP中国的投资路径中,化妆品行业同样是被时光机理论验证的一个赛道。在韩国,KIP投资了众多化妆品项目,其中包括韩国三大化妆品集团之一的ABLE C&C(谜尚品牌母公司)、NATURE REPUBLIC、TONYMOLY等知名的化妆品企业。仅仅谜尚这家企业,2年时间就让KIP获得了30倍的投资回报。

相似的逻辑放在中国化妆品市场,就可以挖掘到巨大的投资机会。2016年,KIP中国投资纽西之谜时,这家化妆品生产公司的年销售额只有5000万,到今年,销售额已经突破2亿,成长速度可谓突飞猛进,潜力无限。

回顾在中国投资的这12年,扈景植说,“随着在中国市场的深耕,我们的投资逻辑也在逐渐发生变化,我们更趋向投资于综合性赛道。今年疫情发生以后,我们的看法也是一样的,中国大的环境非常符合KIP综合性投资的期待。”

一个外来VC的典范

今年募资逆势翻倍,LP阵营豪华

“作为一家外来VC,通过十余年的积累,KIP中国在华发展步伐越来越稳健。我们越来越有信心了。”深耕中国十二年,扈景植如是说。

KIP诞生于韩国金融控股集团之下,这家1974年成立的韩国最大的以证券投资为主要业务的综合性上市金融公司,业务涵盖证券、基金管理、互联网银行、储蓄银行、风险投资、PEF(私募股权基金)、信贷业、 对冲基金等全金融领域 ,如今资管规模近2300亿美元。

KIP正是隶属于其风险投资业务板块,作为一支有着三十多年历史的韩国老牌风险投资机构,已在韩国VC排行榜NO.1的位置连续霸榜超过十多年,已投资案例超过1000家,其中更有200余家已在各国/地区二级市场上市,在生物医药/大健康、大消费/物联网、高精技术/AI等方向皆有布局,其投资组合中不乏Naver(Line母公司)、KakaoTalk、Osstem、Auris、YG Entertainment等一系列明星公司。

中国市场是KIP投资布局不可缺失的一个重要板块。2008年,34岁的扈景植被委以重任,来到了中国,在决定拓展中国区业务之前,他在2007年第一次来到中国时,整整考察了6个月。

作为身在异国他乡的基金掌门人,在来中国之前,扈景植就已经在韩国的创投行业取得巨大的成功。在进入风险投资行业前,毕业于韩国国立首尔大学管理系的扈景植的身份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

通过创业,他首次接触到风投,并最终机缘巧合选择投身到这个行业中。加入KIP之后的8年时间里,扈景植投资了超30家企业,其中10家在韩国顺利IPO,覆盖了企业服务、消费、智能交通等行业,更收获了国家级的“最佳投资家”称号。“我们当时投了一个项目,100万后来变成了1个亿。”扈景植觉得那是一个风光无限也充满了巨大泡沫的时代。

2015年,扈景植率领KIP在中国成立首只合资基金——方正韩投健康产业基金,规模1亿美元。这被扈景植认为是他做得最成功的一个决定,标志着KIP中国开始迈出了“本土化”的一大步。

而今,在大环境的冲击下,一级市场“钱荒”已久,PE募资规模持续缩水。与此形势截然不同,KIP中国弹药充足,甚至募资翻倍。在2020年初逆势完成两支新人民币基金的募集,总规模超10亿人民币,背后LP阵容豪华。扈景植笑称,在国内LP看来,KIP中国是一家比较靠谱的外资VC。

扈景植表示,这一方面得益于其优异的投资成绩,另一方面集团作为基石LP让KIP中国“背靠大树好乘凉”,母公司韩国金控集团每年会给KIP一定比例的资金支持。此外,韩国社保基金、国开行等也是KIP中国的长期稳定LP。近年来所取得的成绩也让国内LP争相追逐。

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内部环境暗涌波澜,KIP中国逆势而行,募投管退,齐头并进。如今,KIP中国在国内完成了包括人民币及美元基金在内的,共计7支基金,总管理规模超过50亿,投出8个IPO企业,实现11个项目的成功退出。

刚来中国前两年没有出手投项目

错过京东、陌陌是最大遗憾

孙正义提出的著名的时光机理论,是投资行业非常经典的一个投资逻辑模型,意思是充分地利用不同国家和行业发展中间的不平衡,先在发达的国家开展业务,然后等时机成熟后再杀入发展中国家,仿佛坐上时空机,穿越过去和未来。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东亚经济迅速崛起,日韩领跑在前,中国紧跟其后,这无形之中为KIP投资 中国提供了最有力的参考,让其投资布局更具前瞻性。

对比中韩两国的国情和经济发展阶段,如何保持两个市场的充分互动,是KIP中国独有的一种投资策略。在不同的产业赛道上,中国和韩国存在明显差异。比如人工智能、共享单车、互联网消费等领域,中国比韩国发展更快,而在新药、无人驾驶等行业,韩国比中国起步更早。

2008年扈景植初到中国,彼时中国创投行业也受到了冲击。这场金融危机给了他一个深度思考的机会,判断到底该从什么方向开始投资。扈景植告诉自己,必须保持自己的节奏,不能着急。这也使KIP团队在经历未知的金融风险或者说外部风险之时,在各个行业都积攒了丰富的应对经验。

“2010年,我才在中国投了第一个项目。”扈景植说,“中国市场空间巨大,但是当时我对中国十分陌生,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所以前两年,我一直在观察,没有出手投项目。”

沉浸研究中国创投市场两年后,KIP中国在2010年相继投出阿尔特汽车、韩都衣舍等多个知名企业。也是在这“潜伏”的两年时间里,这位韩国投资家的中文水平飙升。回忆起这段往事,扈景植开了一个玩笑,“可以听懂中国创业者说什么的时候,我就正式出手了。”

过去三十年,中国创投市场瞬息万变,新的商业形态和投资机会层出不穷。身处这样一个历史红利期,虽然投资收获颇丰,但是对于扈景植而言,也有一些遗憾。

扈景植曾多次提到,最遗憾的是错过了京东和陌陌的投资。在拿到京东的BP以后,KIP中国团队集体讨论了这个案子,但大家意见不一。“当时看不懂中国市场,觉得这个项目在打擦边球,所以没有投资。”

扈景植回忆道,“最开始对本地的商业逻辑不是完全理解,资本市场的IPO政策也不熟悉,之后就慢慢学习。”最终,经历了两年的摸索期,KIP中国开始正式加入到中国移动互联网的投资浪潮中。

入华十二年,“我们越来越有信心了”

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是生物医药

2020年已过大半,KIP中国的投资节奏一样在稳步推进中,接连投资了能链集团、瑞通生物、飓风出行、好心情互联网医院、迈科康、臻格生物、龙猫数据、复诺健等十余家企业。

看懂之后再出手,是扈景植的投资原则之一。他一直告诫自己,要懂得躲避风口。“最好还是比人家早一点看到,在行业高峰期不要去扎堆,因为一旦泡沫破碎了就很危险。”

“最关键的是看项目本身是否值得投。实际上,困难越大的时候越要保持稳定的投资节奏。过往的投资经验告诉我,要具备逆向思维能力。别人害怕的时候,我要多投,别人都大胆的时候,我要小心一点。”扈景植说。

行业寒冬下,能保持稳步的发展节奏实属不易。2008年金融危机,扈景植见证了国内VC/PE行业的大洗牌,有的人趁势而起,有的人就此倒下。十年一轮回,2018年资管新规之下,国内股权投资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扈景植看来,未来十年最大的投资机会在生物医药领域——人们对于自身健康日益重视,对美的追求也在提升,基于此衍生的消费需求就是大健康行业未来发展的原始动力。

弹指一挥间。从初来乍到,扈景植在中国的创投市场深耕已12年之久,厚积薄发,KIP正迎来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前期发展速度慢,这样我们以后可以走得快一些。未来两三年,希望KIP中国的目标管理规模达到100亿,投资会紧紧跟随国家政策方向。”这是扈景植的期待。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