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1资本领航者基金成功超募至4.5亿美元

20年间,仲雷完成投资人与企业管理者的多轮转换,成功投资了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百度等一批世界级的企业。
2020-09-29 10:25 · 投资界  周佳丽   
   

这是M31资本自成立以来的首次曝光。

投资界(ID:pedaily2012)9月29日消息,立足于中国新经济的投资基金——M31资本正式宣布旗下领航者基金已经超额募集完成,该基金总募资额为4.5亿美金,投资者包括全球知名的主权基金、大学基金会、保险公司、 母基金、家族办公室、企业家等。

成立于2018年,M31资本从一开始就以跨地域、跨领域及跨周期的视角,制定了全球化的投资策略,在过去两年里系统性布局医疗健康、大消费、TMT等领域,投资了包括字节跳动、Grail等在内的多家创新企业。

作为M31资本掌门人,创始管理合伙人仲雷在全球投资行业沉淀超20年。曾在美国最负盛名的老牌投资机构之一——威灵顿管理公司任职副总裁,后回到国内担任巨人集团联席CEO、万达集团首席投资官,以及复星集团首批全球合伙人,负责全球投资。

M31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仲雷

20年间,仲雷完成投资人与企业管理者的多轮转换,成功投资了腾讯、阿里、字节跳动、百度等一批世界级的企业。“未来十年,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其产品一定是在世界范围内得到认可,并且具备全球竞争力。”亲历了全球投资市场的起起落落,仲雷向投资界如是说。

领航者基金超募至4.5亿美金

两年投资了字节跳动、Grail

在很多美元基金募资面临停滞状态之时,M31资本却逆势超额募集,这家鲜少曝光的新兴基金让外界充满了好奇。

日前,M31资本向投资界独家披露:旗下领航者基金已经顺利募集完成,规模为4.5亿美金,相对原计划超募了5,000万美金。伫立在M31资本背后的,是诸多全球知名的LP——包括全球一流的主权基金、世界最大的保险公司、最好的大学基金会等等。而他们对领航者基金的投资,正是基于对仲雷20多年投资生涯的肯定和信任。

“其实在今年年初基本上都close了,但后来大家强烈要求我们增加份额,最终超募到4.5亿美金的规模。”仲雷告诉投资界。

仲雷透露,本期美元基金M31资本计划投资12—15家企业,这些企业是各领域最有潜力,同时在世界范围内最有先进性的企业。

创立于2018年,M31资本的名称起源于仙女座星系,M31是它的天文学代号,该星系是人类在地球上能够看到的最耀眼的、也是最大的星系,M31希望站在地球以外看地球,用这个独特的视角寻找具有全球先进性的企业,陪伴他们走向世界。

边募资边投资的节奏,为M31资本备足了弹药,两年成功投资了移动互联网“巨无霸”字节跳动、癌症早期筛查独角兽Grail以及瓜子二手车等多家明星企业。

不久前,M31资本收获了一则喜讯——全球基因测序巨头Illumina宣布,将以80亿美元现金和股票的对价收购癌症早期筛查独角兽企业Grail。此外,Grail现有股东未来还将获得总价值数十亿美金的收入分成。交易预计将在明年完成。这一收购将加快变革性多癌种早筛的开发和商业化,有望更早诊断癌症,为患者带来更好临床效果。

作为Grail的B轮投资人,M31资本一路伴随着其成长。这笔交易达成后,将为M31资本带来丰厚的回报收益。仲雷回忆,当年投资时,Grail还没有收入,但眼光敏锐的M31资本团队看到了这家公司的亮点:首先,Grail是在癌症早筛这个几百亿美金赛道的领先企业,具有平台型数据公司的特征,有机会给投资人带来可观的财务回报。其次,早期癌症诊断和筛查能大幅提高生存率,具备显著的社会意义。根据最新的回顾分析,Grail的多癌早筛产品有机会减少五年期39%的癌症死亡。这样的投资,完全符合M31资本,对投资一家伟大公司的基本诉求。

负责该项目的M31资本董事总经理金涛博士认为,当时12种主流癌症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数据,有力地支持了GRAIL推出划时代的多癌早筛产品的计划,一管血查多种癌症,即将变成现实。根据公司最新的计划,其多癌早筛产品——Galleri最早将在明年推出,一次性可筛查超过50种癌症。

除了Grail之外,M31资本还成功投资了字节跳动。2018年年初,字节跳动完成了一轮增资,M31资本就是该轮增资列表中的一员。如今两年过去,字节跳动业绩猛涨,推动估值迅速上升。

投资界独家获悉,M31资本首支人民币基金正在募集中。仲雷透露,相较于美元基金,首期人民币基金将聚焦在大健康和高新技术两大领域的早期优秀项目。在这两个领域,M31资本过去两年做了大量的工作,形成了自身的一套投资标准,并且储备了一批优质的项目。唯一不变的,依然是“全球化”。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给企业的帮助依然是一致的,比如新药研发赛道,产品和技术可以是中国的,也可以是全世界的;技术驱动的科技产品更像是水和电,足以服务中国乃至全球的企业。”仲雷说。

20年生涯,曾投腾讯回报超300倍

投资最核心的是“组织”

作为M31资本掌门人,仲雷亲历了全球投资行业20年历史。

20世纪90年代末,在硅谷和华尔街一片繁华的盛景下,仲雷选择投身于投资行业,在Wasatch Advisors任职并专注投资美国科技、消费、工业领域高速成长的企业,为其后二十年的投资生涯圈了起点。仲雷认为, Wasatch的这段经历为自己的工作方法论奠定了重要基础。在Wasatch有一套称为ABGC——即寻找美国最优秀成长企业的系统方法论,在实践中要求kick the tires,作为唯一一个来自中国的投资人,仲雷每年会见超过200家美国企业的CEO和CFO,与他们做深度交流。

进入二十一世纪,互联网泡沫席卷欧美,国外风险投资遭受重创。不过,远在东方的中国,投资行业正作为一个朝阳行业冉冉升起,外资机构转身瞄准远在东方的中国投资市场。在这片热土上,百度、腾讯、携程、阿里巴巴等后来一统中国创投江湖的企业开始崭露头角。

在这期间,仲雷在美国最负盛名的老牌投资机构之一——威灵顿管理公司任职,这家管理着万亿美元资产的顶级机构同样对中国互联网1.0时代下的企业和市场虎视眈眈。而作为团队里少数的中国人,仲雷身兼重任,在投资了一系列美国的优秀企业外,他还推动了包括腾讯、百度、网易,阿里,携程、分众等中国互联网企业的重要投资。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那个年代,美国投资者似乎更愿意听中国复制的故事,比如中国的Google、中国的雅虎、中国的亚马逊等。当腾讯活跃在大众眼前时,他们并没有看懂这家公司,反而认为其终会昙花一现。仲雷当时有强烈感受,这将是中国最重要的科技企业,他认为腾讯在那个时点是具有先进性的组织,在工作方法上极具竞争力。仲雷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和腾讯的团队频繁往来沟通,在一个漫长的研究和推演过程后,威灵顿终于投资了腾讯并占得了一个相对较高的比例。按腾讯最新股价来估算,当年这一笔投资收获了超300倍的回报。

回顾1998——2009十年间,中国经济和创投市场发展迅猛。在这一阶段,美国资本市场涌现了一批中国互联网企业,这让仲雷感到兴奋,他分析认为,中国消费者收入的提高推动了这一进程,而从全球视野来看,美国过去的产业变化对中国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借鉴意义。

当中国整个社会都释放着巨大的潜力时,仲雷决定带着西方先进的投资理念和技术回到这片生机勃勃的故土中来。2009年6月,仲雷应郭广昌梁信军之邀加入复星集团,成为复星首批全球合伙人之一,也是复星集团为启动海外战略特地从海外招揽的国际化领军人物。

复星集团任职期间,仲雷主导了复星集团的多笔重大并购和投资,是“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的倡导者与执行者,分别创立了中国动力基金、复星-保德信基金及复星-凯雷人民币基金。

M31不单单是一颗星,而是一个星系。M31重视组织的发展,每个投资人员、每个企业家、每个LP都是一颗星,当合在一起时,力量是巨大的。在全球投资行业沉浸超20年,仲雷对投资这件事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他认为,投资企业最核心的是“组织”。“当组织随着企业的发展逐步壮大之后,再往深处发展,最终的瓶颈可能创始人。”仲雷举例说,“我们投字节跳动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发现这个组织跟其它企业很不一样,一个是矩阵式的产品思路,还有一个是做大规模产品的效率。张一鸣是整个组织的产品经理,在这样凝聚力极强的组织里,能够诞生出伟大的产品。”

这一理念在经营管理M31资本上同样适用,“我们建立了一个嫁接资源的组织,是一个优秀的投资人员和企业家能够被赋能的组织。在这个庞大的网络组织下,包括了海外融资、政策监管等赋能企业的细分组织,帮助企业走向全世界。”仲雷分析说。

未来10年中国会出现这样一批伟大企业

“我们最大的敌人,是我们自己”

转眼20年,全球经济的动力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未来20年,变是唯一的主题。

亲历投资市场的沉沉浮浮,仲雷携M31资本踏上一条独特的投资征程。“我们的主要出发点就是,怎么样能够在理解跨地域、跨领域和跨周期这三点来展开所有工作。”

过往的投资经验告诉仲雷,中国未来跑出来的优秀企业,一定是面向全世界的。“如今字节跳动在全球遇到了的挑战,这对于很多中国优秀企业来说是共性的,那我们作为GP就得考虑在他们跨地域发展过程中,怎么能够帮助他们解决面临的新问题。”

而在企业走向全球化的过程里,只专注自身赛道,忽视其他行业的最新变化,有可能是这类企业被吞并或被淘汰的直接原因。因此,在仲雷看来,未来优秀的企业很可能是在多个领域推动企业效率的提升和创造价值的,“M31资本在其中的角色即帮助企业理解,在不同的产业里可能遇到的挑战。”

穿越20年投资生态,仲雷总结:“在投资与创业的征途里,最大的坑不是你不知道什么,而是你不知道不知道什么。伟大的创业者其实是用一个技术或者是用一个新的业务模式,做不同行业的事情。”

仲雷认为,未来十年中国会出现一批伟大的公司,“我觉得未来的十年,中国的和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企业的命题和挑战是一致的,都是用技术提高产业的效率,而非这个红利与那个红利。”今天所有的企业面临的事情,是一百年的事情。它们必须要具备跨周期的能力,而技术革新是根本命题。

创业如此,投资亦是。仲雷直言,“我们要求企业有先进性、创新性的同时,也要问问作为投资机构到底有哪些创新,如果到今天的投资还跟三十年前的投资方式方法、技术手段一样,那就一定会落后,不能适应和支持企业的发展。”

“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就是我们自己。”眼下,仲雷正率领着M31资本砥砺前行,在中国投资行业划出一道不一样的风景线。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