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鼎资本:一个蛰伏在军工行业的狙击手

中科海讯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敲钟背后,国鼎资本——一家低调的军工投资机构逐渐浮出水面。
2019-12-12 16:01 · 投资界  闫启   
   

在这个“资本寒冬”喧嚣尘上的时期,军工行业成了为数不多仍然逆势增长的行业。

2019年,国防军费增速7.5%,规模达到约1.19万亿,连续三年突破万亿。另一方面,随着国家允许民营企业成为军工装备供应商的政策开放,一个万亿规模的蓝海呼之欲出。

12月6日,北京中科海讯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300810)在深交所创业板成功敲钟。在这家企业背后,国鼎资本——一家低调的军工投资机构逐渐浮出水面。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发现,中科海讯并不是国鼎资本今年收获的第一个IPO。在此之前,国鼎资本投资的鸿远电子(股票代码:603267)和航天宏图(股票代码:688066)在今年已经相继在主板和科创板上市。

军工投资的狙击手:两年时间内近70%-80%项目将实现IPO退出

敏锐的VC/PE早已嗅到军工行业的机会,一时之间国企、央企,地方政府以及一些投资机构纷纷设立军工投资基金。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军工这块蛋糕人人想吃,却总不得其法。由于军工行业的特殊性,不少VC/PE面对军工行业束手无策。

时至今日,军工这个庞大的市场,仍对大多数人保持着神秘。

“军工投资的门槛很高,如果不是行业内出来的人,是很难做的。“谈起军工投资的现状,国鼎资本感慨道。

对于一家成立刚过5年的军工投资机构来说,国鼎资本能在一年之内连续收获3个IPO,这样的成绩已属不易。

“今年是投资的项目刚开始进入退出期”,国鼎资本表示,“明年至少还会有5到6家会上市,这个还是比较确定的。”

据了解, 2015年7月国鼎资本成立,截止到目前为止投出的项目总数有16个,并且在未来2-3年内会迎来退出的高峰期。一直以来,国鼎资本秉持着“专注、谨慎”的投资理念,“预计上述16个项目在未来2-3年内会有70%-80%的项目通过IPO方式实现退出”。

相比起互联网行业,市场规模可预期性更强是军工行业的特点。在行业内的专业人士来看,军工企业的市场规模、发展速度有别于其他行业,有其独特的发展规律。因此,一家投资机构想通过一家军工企业获得类似互联网行业成百倍的超高的回报也是不现实的。

显然,尽可能的提高投资命中率,是投资军工行业的最优策略。

可如何提高投资命中率?这才是投资军工最难的问题。“军工行业里并不是所有企业都是值得投资的。”在国鼎资本看来,军工投资应该聚焦到为武器装备做核心配套的项目上,主要包括电子信息、新材料等高端装备制造方向上的高科技企业。

国鼎资本进一步解释道,“我们觉得,结构性机会比较大的是电子信息和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其中尤其是电子信息。我们现在投的16家企业,几乎都是电子信息类的高端装备制造。因为新材料的周期更长,而且随着近一二十年电子信息技术的蓬勃发展,对军事工业的渗透、支撑作用已经很明显了。”

尽管现在战争的方式仍然还处在机械化阶段,信息技术只是战争的辅助手段。而在未来,信息技术必将会成为战争的主要攻击手段。

“VC/PE行业里投互联网模式的太多了,社会在资源匹配上是不均衡的。我们成立国鼎资本的出发点就是想通过资本,助力我国国防科技不断前进。”谈起成立的初衷,国鼎资本感慨万千。

信息不透明,是这个行业最大的坑

“现在也有一些市场化的VC/PE开始看军工,可这个行业里的坑太多了。即便是投资团队有一两个投资人有军工背景,在判断上仍然是会有盲点的。”

相对于大多数行业来说,一家资深的投资机构如果形成一套方法论,基本上很多行业都能够完成尽调。但是唯独军工行业,基本的尽调却成了一道迈不过去的门槛。“很多环节都是保密的(信息豁免和保密制度),想要像其他行业那样完成尽调是难度很大的。”

正因如此,能否全面了解军工行业就成了军工投资的一道隐形门槛。军工投资需要投资人对于整个军工行业有更加深刻的了解和认识。按照国鼎资本的说法,就是自己的脑海里已经形成了一个“框架”,即便是有些细节的地方因为涉密原因无法具体地去了解,仍能够根据以往的经验和对行业的认知做出大方向上的正确判断。

对于任何一个投资机构来说,形成这样的“框架”都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国鼎资本投资的“框架”,正是基于一群军工行业资深老兵多年的积淀。国鼎资本的7个合伙人全部都来自军工集团和工业部门,在军工里的平均工作年限超过20年,他们的工作经历基本覆盖到了军工行业的全部流程。

凭借着团队曾经在军工行业跨部门跨岗位的工作经历以及军工技术产业背景和装备科研管理背景,国鼎资本在传统尽调模式难以奏效的条件下,仍然能够迅速深刻理解企业业务、产品、技术的实质,并且对于科研生产后续阶段的进展形成比较准确的判断。

“军工行业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有较强的计划性,但不可否认仍然有不确定性的存在,比如说装备的研制进程经常会出现延长的情况。”国鼎资本强调,“对于军工产品来说,可靠性是最重要的指标,不可能出现像民品那样返工的情况。因此,质量管理上不能出现一丝疏漏,如果出现质量问题甚至可能直接“归零”,把该企业从供应商名单中砍掉。”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不但对企业是毁灭性的打击,也会让投资方血本无归。

所以,一家企业的质量管理体系是否完善是国鼎资本在调查一个项目时的重点。另一方面,国鼎资本团队也能够依靠其在行业里的资源优势,帮助被投企业进一步完善质量管理,避免踩雷。

军工投资的发散性思维:军民两用市场规模不只万亿

尽管现在政策上放开了,允许民营企业大规模的进入军工、武器装备相关产业的供应体系,而实际上现实并没有预想中那么美好。

熟悉军工行业的都知道,军工行业的产业链配套体系非常复杂,其中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就是“先入为主”。对于一个家没有和军工集团打过交道的民营企业来说,即便拥有很先进的技术,在没有取得信任之前,想要进入供应链名单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在这个时候,投资机构就可以充当一个很好的通道。国鼎资本通过自身在军工行业积累的资源,可以通过“嫁接”的方式将新技术和军工集团的已有的供应商合作,间接得推动新技术在军工行业的应用。

在国鼎资本看来,军工行业的底层投资逻辑是科技投资,而且军工行业是高科技、硬科技最好的试验田。

众所周知,一项新技术从发明到商用要经历一个从高成本到低成本的迭代过程。消费级市场通常对价格更为敏感,一项新技术如果开始就投入到消费级市场推广开来的难度可想而知。

可如果新技术先运用到了军工行业,就会给新技术的大面积民用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缓冲期。相比起消费级市场,军工行业更注重的是技术的先进性和可靠性,成本高低并不是最主要的考虑因素。

纵观近几十年以来改变世界的重大发明,无不是从军工行业中走出来的。世界上第一台电子计算机,是在二战的硝烟中为给美国军械试验提供准确、及时的弹道火力而生;互联网起源于苏美冷战时,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的ARPANET,其设计的初衷是为了保证美国部分指挥点被摧毁后其他点仍能正常工作;世界上第一步移动电话的发明,也是基于美国军方向贝尔实验室的需求。如今在中国,北斗、航天等以前只有军方使用的技术,也已经渐渐踏入民用市场。

不得不说,军事科技才是硬科技最典型代表,很多影响当代的高新技术都源于军事科技的研发。“尤其是在国家一些技术的短板、断板上,具有军民两用的技术公司,未来将拥有巨大的市场。”国鼎资本表示。

以计算机辅助设计工具类(CAE)软件来说,在国内几乎是属于短板。国鼎资本在2018年3月投资了一家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AE工具软件企业——索辰信息。该公司仅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成为国内首家、全球第二家显示求解仿真软件的供应商,跻身全球CAE领域的第一梯队。在国鼎资本投资后不到两年时间里,索辰信息的估值已经实现翻倍。

索辰信息仅是国鼎资本在军民两用方向上布局的一个典型案例,正如国鼎资本说的,“军工投资要有发散性思维,军民融合不仅仅是两个市场存量的互换,拥有军民两用前景的技术未来不可限量。

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市场未来何止万亿!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