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聪:物极必反的历史宿命论

王思聪却从来不在公众面前掩饰他的优势,拒绝给自己打上“谦虚低调”的富二代标签。“我交朋友时从来不在乎他们有没有钱,反正他们都没有我有钱”是他的经典语录之一。
2019-12-12 16:03 · 微信公众号:谷岛  谷岛   
   

继名下房产、汽车、存款被查封以及被限制高消费后王思聪名下资产因股权纠纷又传出被冻结消息。

据澎湃新闻报道,昨日王思聪名下的2200万元股权和存款已被上海宝山法院院冻结。

10月18号,天眼查数据显示王思聪的普思资本股权遭法院冻结;11月6号,王思聪被爆被列为被执行人;11月9日,从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获悉,王思聪已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

一个月的时间,“国民老公”成了“国民老赖”,曾经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黯淡。

更反常的是一向喜欢在微博上“指点江山”的“顶级流量”王思聪,对于这三次事件都没有进行公开发声,而是陷入沉默,微博也已早早设置成半年可见,又在最近全部清空。

作为最吸引眼球和话题的富二代,曾经在电竞直播和投资领域被盛赞的天才,首次表现出了低调和收敛,让人唏嘘不已。

和王思聪不同,长期以来中国大多数的富二代,都很低调。在谈到家族财富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遮遮掩掩避而不谈,对于他们信息的了解十分有限。

王思聪却从来不在公众面前掩饰他的优势,拒绝给自己打上“谦虚低调”的富二代标签。“我交朋友时从来不在乎他们有没有钱,反正他们都没有我有钱”是他的经典语录之一。

然而在中国高调的人似乎都没有好下场,高调往往是成功者最忌讳的事情。

去年明尼苏达事件之后,栽了大跟头的刘强东也在开年管理大会上沉痛反思道:“过去自己太过高调张扬,招致了很多人想借此做文章。”,刘强东也由此开始变得低调起来。

在金庸先生的《天龙八部》中慕容复有句经典台词“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日暂且别过。诸位要找我父子报仇,我们在姑苏燕子坞参合庄恭候大驾。”如今看来,公子与公子之间也是同样的模式,但愿经过此事,小王能明白低调的重要性。

01 成名之路,靠骂

王思聪5岁时就被送到新加坡Swiss Cottage读小学,在英国Winchester College读中学,Winchester College是一所贵族寄宿制学校,而后王思聪凭着雅思9分的优异成绩入读伦敦大学。他没选商学,选了哲学,他曾经这样解释自己的选择,“如果要浪费三年时间,我要浪费在喜欢的方面”。

从小到大,王思聪一直在国外生活,接受西方价值观的熏陶,使得他不了解中国人情世故那一套,因而怼天怼地,口头毫无遮拦。

2010年微博高速成长,几乎每个中国的互联网民都注册了微博账号。就在这年,他刚刚回国,成为了微博上面较早一批“原住民”,开始了他的口炮之路。

2015年,央视财经《你从哪里来》节目中,王健林曾公开评价王思聪:他不会看眼色说话,在海外长大,怎么想就怎么说。

说起王思聪的成名之路,还是要从大S和汪小菲的婚礼说起。

汪小菲的母亲张兰在记者采访的时候对外表示,自己是王健林的朋友,汪小菲的婚礼得到了王健林的赞助。随后王思聪在微博上回怼张兰,引发了和汪小菲的微博骂战。

王思聪骂汪小菲“兜里只有几个钢镚儿”,而汪小菲却回骂到“孙子,有你他妈受罪的那天。”

一夜之间,首富王健林独子的身份,被世人熟知。

在这之后王思聪骂刘晓庆脑残;骂范冰冰一介毯星;骂冯小刚阴阳怪气;说如果传奇影业继续拍烂片自己会后悔曾经看好这个公司;说陈凯歌拿《赵氏孤儿》这种片子来挑战观众极限;骂过《白发魔女传》加3D是为了坑钱。

还在某些突发的八卦新闻中字字珠玑进行点评,让吃瓜群众能够迅速理清是非黑白。

不仅骂别人甚至连自己都骂。2010年,从英国回来的王思聪担任了万达集团的董事,但并不负责任何事务,万达公司实际控制人王健林作价“1元”转让给儿子王思聪万达院线500万股,同时王思聪持有大连合兴投资2%股份(王健林持有98%),折算后王思聪透过大连合兴投资间接持有万达院线约1%股份。两者相加,王思聪持有万达院线约1000万股 。

持有万达院线股份的王思聪原本应当为自家投资的电影摇旗呐喊,可是出人意料的是,王思聪居然和《一步之遥》出品方掀起了一场骂战,甚至对方还P了一张海报来讽刺王思聪。

王思聪的两条微博加起来获得了近6万转发,7万多条评论,近19万点赞。而这一举动虽然被质疑为负面营销,但不得不说,让王思聪“嘴炮”形象根深蒂固,不仅收获了无数流量,也让他在屌丝网红和富二代之间自由游走。

曾有记者问他,父亲没有交代你要谨言慎行吗?王思聪回答,“我爸告诉我不要骂他朋友,但他朋友实在太多了”,但过了一阵,王健林告诉王思聪,“你别指名道姓地骂”。

在私生活方面,据不完全统计,王思聪一共结交了10几任网红女友,每一任都十分高调,更是在公开场合和社交渠道毫不吝啬的将自己奢华的生活一览无余的展示给大众。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作为一个网红的王思聪比作为一个商人的王思聪要成功得多,他的红在于太接地气。

02 投资人

王思聪一心往吃瓜群众最关心的娱乐圈上凑,制造热点,也是为了自己事业造势。

学成回国,王健林给了王思聪五个亿让进行“练手”,还留下一句“允许失败三次。如果失败我再给你5个亿,如果还失败,就老老实实回万达上班!”这在普通人觉得是父母为了让自己毫无包袱去闯天下,家永远是孩子最坚强的后盾,可是在王思聪看来,是一道紧箍咒。

王思聪在2009年成立了普思资本做投资,担任董事长并持股100%。不得不说作为投资人身份的王思聪,绝对是“财大气粗”但不是“人傻钱多”的类型。只要项目有前景、质量高,王思聪感兴趣,绝对就可以获得收益。2015年之前,普思参与投资了数家预上市企业,比如先导智能、九好集团福寿园乐逗游戏。它们一上市,普思就赚得盆满钵满。

万达正处于巅峰时期,背靠万达这颗大树,王思聪一度被称为“投资天才”,那时王健林也开始在媒体上频频表达对儿子的满意,经常用“靠谱”“不错”来形容他的投资。

王思聪曾公开表示,对于投资,“我想认识真正有想法的人、真正有创造力的人,能够生产出伟大的产品……我又不想上市,我也不想套现,有钱可以慢慢选择自己想要投的项目,有钱可以不急着要投资回报,我又不靠公司赚钱吃饭。”

2016年,王思聪在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中位列37名,2017年王思聪在胡润榜上身价63亿元,那是他的高光时刻,相比最初的5亿元增值了12倍之多,曾经那个在大众眼中只会怼人的首富之子,渐渐变成了会赚钱的首富之子。

但遥记2004 年时,国美老板黄光裕初登上胡润首富宝座,有记者问他:“这头衔是不是花钱买来的?”黄老板听完哈哈大笑:“我烦死胡润了,还给他钱?他这个榜是「通缉令」,谁上谁倒霉!”现在也是一语成谶!

虽然王思聪最初在投资界也是小有成就,但创投圈却不太看好,也给他投资的项目命名“王思聪概念股”。

原因是与成熟基金公司的投资相比,普思资本投资的偏好明显是跟着王思聪的爱好走的,文娱投资永远是重头。投资项目并没有研发高精尖的技术或者行业头部企业,大部分是泛娱乐公司,并存在上市公司少、资金难以回收等问题。

普思资本投资的公司中,天好电子、和信瑞通、麦凯智造、紫晶存储、星座魔山5家公司都因经营不善,从新三板摘牌退市;比达文化等4家公司,则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曾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九好集团“有组织、有预谋”地进行大规模系统性财务造假,被证监会作为“忽悠式重组”的第一案来查办。

普思资本跟风投资的许多互联网项目也已经悄然下架,酒店预订App“广州初见”、社交App“鱼泡泡”、定位导航App“室内星”、“有娱投资”网站等,昙花一现之后都没了声音。

03 王校长

细看在普思资本的投资案列中,有很多与电竞相关。

2011年8月2日,王思聪收购了当时国内一线的电子竞技俱乐部CCM战队,并将其改名为IG,重点发力《星际争霸II》、《DOTA》和《英雄联盟》三个项目。

然而最开始大众并不看好他的投资,连王校长这个外号,都是调侃他要建立“中国电竞的黄埔军校”,想看他出洋相给他取的。

一年过后2012 年 IG 战队 DOTA2 分部拿下了 Ti2 的冠军盾,直到现在,IG也 是国内唯一一支同时拿下 DOTA2 国际邀请赛和 LOL 全球总决赛双料冠军的队伍。

王思聪曾说:“我觉得这个圈子里选手和俱乐部都活的不怎么样,我想增加选手的收入,让这个圈子变得稍微良性一点。要不然的话选手没有钱拿,俱乐部也没有钱拿,这个行业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当时没有人愿意进来这个圈子,所以我就来了。”

在王思聪进入电竞之后,华鼎集团少东家丁俊、雏鹰农牧集团侯建芳之子侯阁亭、珠江商贸集团的公子朱一航、中国稀土控股集团执行董事蒋泉龙之子蒋鑫也纷纷投入电子竞技俱乐部的浪潮中。

坊间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北美电竞靠篮球,欧洲靠足球,韩国靠电信,中国靠富二代公子哥”,中国电竞在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是靠着“富二代模式”维系和发展的。

当时厂商和体育总局都未踏入的情况下,电竞领域毫无规则,“带头大哥”王思聪连同其他俱乐部老板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负责国内职业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工作。从此,电竞市场交易、转会、租借开始逐步规范,他让电竞从游戏变成了一个产业。

借助电竞的东风,2015年王思聪成立了熊猫直播,不仅是自己当主播,还拉来了娱乐圈的一群好友为熊猫直播造势,甚至以千万身价签下主播伊素婉。明星效应加上头部主播,为熊猫直播带来了巨大的流量。那段时间,几乎每一个要看直播的人,手机里面都有一个以熊猫为图标的APP。甚至外媒报道称王思聪野心在于对抗亚马逊的Twitch。

但是王思聪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热爱的电竞事业,为职业选手提供优良待遇背后,实际上动了腾讯的蛋糕。

王思聪的中国移动电竞联盟囊括了巨人网络英雄互娱、联众游戏、昆仑万维等国内一线的游戏公司,可唯独少了腾讯,这就在无形之中为王思聪电竞大厦的崩塌埋下了祸根。

那时,正是《王者荣耀》发布爆火的阶段,没有多长时间就成长为国民级手游。这样一来,越来越多的用户开始更多关注《王者荣耀》,这种直接抽取上游用户的策略,让熊猫直播陷入了困境,平台所转播的赛事看的人少之又少。

随后,腾讯先后投资了国内电竞直播巨头斗鱼和虎牙,用近10亿美元的资金挤压熊猫直播,成立腾讯电竞,全面运营英雄联盟 LPL 和王者荣耀 KPL 的赛事直播,全面抢夺直播用户。

事实上,不是王思聪和熊猫直播平台不想直播《王者荣耀》,除非获得游戏版权方的授权,否则就会承担更大的法律风险。即使是现在,《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这一类的游戏仍然占据了直播平台一半以上的热度。而只有获得腾讯投资、或是与腾讯关系较好的平台才有发展空间,显然,王思聪和熊猫直播不在此列。

后来王思聪也尝试通过创办综艺节目自救,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不得已之下他选择及时甩下熊猫直播这个烂摊子。2018年,王思聪让出熊猫直播的部分股份。今年三月,熊猫直播宣布破产,王思聪的投资天才人设也随之破灭。

04 被执行人

在腾讯的层层夹击之下,王思聪不得不重新选择方向。

在2017年9月,王思聪宣布进军电影业,成立香蕉影业,推出“香蕉新导演掘地计划”,高调宣布掷重金发掘与培养新导演,坚决不拍“垃圾”电影。

与香蕉影业的相反,同时创立的香蕉文化则显得虎落平阳。7月15日,香蕉文化的所有权被冻结,被执行人为王思聪,股权金额为6850万。

从此被执行人就像魔咒一样,一直环绕在王思聪周围

11月6日,王思聪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法院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时间为2019年11月04日,执行标的约为1.51亿元。随后,王思聪就被上海嘉定区人民法院发布了限制消费令。11月11日,普思投资发布声明称“正在全力应对,已有解决方案,完全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11月20日,王思聪上次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下达的限制消费令已经获得取消。

11月21日爆出,王思聪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发布限制消费令。这是王思聪短期内的第二张“限高令”。11月22日,北京市二中院新闻发言人称已对王思聪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并查封王思聪名下的房产、车辆、银行存款等财产。

一时间,王思聪九年来的“投资人”“纪检委”“王校长”身份被“被执行人”所替代。

王思聪之前采取“一干多支”的策略,以电竞泛娱乐为主线,进行撒钱式投资,牵一发而动全身,接下来的项目会不会再次出现难以继续的情况也不得而知。

物极必反,盛久必衰,否极泰来,此乃轮回。或许经历这次失败,王思聪可以安静一段时间,修炼得更加沉稳。

不过以目前王健林和万达面临的情况来看,未来王思聪的命运还不好说,就好像电影《让子弹飞》中武智冲对黄四郎说的一句经典台词“这哪是打我的屁股啊,这分明是打您的脸!让子弹飞一会儿”。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