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李彦宏与刘强东

2018-06-08 09:54· 微信公众号: 品途商业评论  柴佳音 
   
“走到今天,李彦宏和刘强东都算对得起状元的名号。”

  1992年,青年才俊李彦宏漫步在美国布法罗纽约州立大学,他手拿咖啡,大脑高速运转着计算机编程的缜密逻辑。修得硕士学位后,他的方向是华尔街。

  同年,宿迁市来龙镇光明村的刘强东将亲戚们凑的500块生活费缝在内裤里,踏进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校园。刚满18岁的他,想的是怎么把日子过下去。不管再难,他决心都不会再向家里要一分钱。

  一万公里,气质各异,毫无交集。但回归学生身份本身,两人却有着一个相同的名字,叫做“高考状元”。

  状元何处来?

  “我心理上比较稳定,越是大的场合发挥就越好。在高考的时候,通过正常发挥我应该是能考上北京大学,但不一定拿第一。”稳健少年李彦宏如是说道。

  李彦宏在家里排行第四,是唯一的男孩。吃个苹果,姐姐们将苹果皮削的厚一些,自己吃苹果皮,苹果肉要让给李彦宏吃。

  从小被宠着,难免心气儿高,受不得委屈。

  大强子则不同。宿迁曾是苏北最贫困的地方,他数年如一日地吃着红薯和玉米,从不抱怨。

  “世上三样苦,驶船、打铁、卖豆腐。”这是当地流传的一句话,他就是被驶船的父母养大的。在这些本分的农民心中,成功也没什么捷径。“你想生活得比别人好,你就必须比别人做得多、比别人努力。”这是刘强东父亲从小对他的嘱咐。

  而在当地朴实的教师心中,“当县长”即为最理想的政治抱负。当然,这也成为了刘强东彼时坚定不移的志向。

  高考成绩公布后,副县长亲自送大红花进家,大概是给予了“喜迎未来县长”的极高重视。而刘强东在此之前,就已经选择了人大,这个听起来离“县长梦”更近一点的地方。

  但没有想到的是,大二那年,他迷上了编程。为了学习编程,这位社会学出身的状元经常在机房睡到早晨再去上课。学成后,刘强东兴奋极了,立刻给老家的政府部门编了一套电力管理系统。回报家乡的初心未改,但仿佛摸索之中,他找到了一条远比“当县长”高效的路线。

  于是,不知不觉间,他与计算机科班出身的状元李彦宏,越走越近。 

  状元的创业路

  小时候,刘强东就觉得父母驶船的商业模式做不大。“那种作坊式的方式,永远只能驾驶一条船,区别不过是把40吨换成80吨,再换成120吨。那时候就想,他们为什么不创办一个船行,来赚租船的费用?那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希望有一天自己能有几百条、上千条船,而且都在海里。”

  他曾经跟父母讲过,但老人听完后笑着说,“这孩子疯了?”

  可这就是大强子创业梦的雏形。

  1998年6月18日,24岁的刘强东带着工作两年积攒下来的12000元,在中关村海开市场租下4平方米的摊位,买了一台二手电脑、一辆二手三轮车,做起来小老板。而这个小摊位,就是京东的前身。

  不巧不成书。就在同一天,李彦宏就职的INFOSEEK被迪斯尼收购,这让时任首席工程师的他赚了不少钱。“我得到的期权价格是5美元,一年后就涨到100美元。”

  这位硅谷精英一下子成为了百万富翁,但他却决定离开。“我不想再去另外一家公司,不想命运被别人掌握,他做错了,你再厉害也没用。”

  于是,一向心高气傲的李彦宏不久后回国,创立了百度。据说,“百度”二字源于中国宋朝词人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诗句:“众里寻他千百度”。少年时痴迷戏曲的李彦宏,即便一头扎进技术,也还是文艺的。

  2005年8月5日,百度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挂牌就以破天荒的高达354%的涨幅创造了美国股市213年以来外国公司首日涨幅的最高记录。

  值得一提的是,从2001年9月百度与提供搜索技术的所有门户网站决裂,正式独立对外提供搜索服务,到抗衡谷歌占领国内搜索引擎市场第一名,李彦宏只用了3年。

  在纳斯达克敲钟,颇有点古代金榜题名的意味。这对于状元李彦宏,也算是一次偶合的嘉奖。

  而就在这个李彦宏带上妻子、伙伴、朋友共沐荣光的2005年,柜台起家的刘强东差点就卖掉了京东多媒体。

  当时,京东线上销售额是1000万元,利润微薄。小熊在线的老板问刘强东,能不能把网站卖给他?价格是1800万元。

  刘强东犹豫着和员工商量,后来咬牙说,“不卖了,咱们继续做。”

  为了节省成本,刘强东要求每个员工带废弃的纸箱到公司,下班之后,员工们把纸箱又拆又改,做成适合包装光盘的小纸箱。

  有次,刘强东开车,看到小两口将一堆家电包装纸箱丢在马路旁,他就停车在路边,将纸箱捡起来全塞到后备厢里。那位妻子对丈夫说,你看看,你混的还不如一个捡破烂的,捡破烂的都开红旗了

  “捡破烂”一路捡到纳斯达克的,大强子恐怕是历史第一人了。2014年,他终于享受到了这般“状元的荣光”。彼时的京东总融资额达17.8亿美元,市值超过250亿美元,成为腾讯、百度之后的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上市公司。

  他张口就是“这是京东人……”,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改为“先生们、女士们”,全场笑了起来。现场被上百人挤得满满当当的,包括众多投资人。

  凯鹏华盈(KPCB)中国区主管合伙人周炜开玩笑说,“(投资京东)签字的时候我手也有点抖。”

  当时他们内部也有争议,京东能否做成一家像亚马逊那样,甚至比亚马逊更大的公司?周炜说:“刘强东这帮人很能吃苦,在刀锋一般薄的利润下,还能活下来,这是他过去苦日子的经历带来的价值。

  状元的“对决”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百度一家独大,占据垄断地位。同年,百度竞价排名相关业务收入占据总收入的90%以上。当时坊间传言,“最强势的媒体就是百度。”

  百度员工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就是说这个生意太好,以至于说你看到别的生意的时候,都觉得这个东西太苦逼,我不要做。”于是,在犹豫不决、居功自傲间,百度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风口。

  2016年第三季度,百度营业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市盈率也创下了历史新低。“我是不是真的完蛋了,我是不是被移动互联网淘汰了”,李彦宏对于内心的恐慌,并未掩饰。

  偏偏在那时,他又遇上了京东。

  2017年6月23日,京东与百度的市值只相差6亿美元。一瞬间,市场上有关“BAT”时代将终结,“ATJ”时代到来的声音此起彼伏。大家各自站队,有趁机打压的,有暗自叫好的,有感慨万分的,也有凑热闹吃瓜的。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备好了稿子,就等京东反超时,抢个首发。

  只不过,他没有等到那一刻。2017年7月5日百度开发者大会后,百度市值与京东拉开了70亿美元的差距。在接近一年后的今天,京东市值为555亿美元,距离目前百度的907亿差了接近400亿美元,即相当于两个李彦宏敲过钟的爱奇艺

  抓住了人工智能风口的李彦宏愿意相信,厚积而薄发。据百度员工透露,“(人工智能)是他大学就喜欢的东西。”

  从其自动驾驶平台Apollo决定开放开始,Apollo在一年的时间里迅速从1.0升级到2.5,合作伙伴突破百家,首个商业化量产车2018年7月即将面世。

  此外,被称为AI时代安卓的DuerOS,是百度人工智能的另一重要抓手。截至目前,DuerOS已发布超过90款硬件产品,其中“小度在家”还成为了单品爆款。

  而在时代的大浪潮下,京东也做出了转变。毕竟,没有人愿意成为数码相机时代的柯达,抑或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百度。

  京东2018Q1财报显示,京东技术研发投入已提升至24亿元,同比增长87%。

  刘强东甚至立下豪言,“京东将用十二年的时间,把所有的商业模式全部用技术来进行改造,变成一家纯粹的技术公司。”

  至于是不是吹牛,我们把它交给时间。

  状元的性子

  而对于百度去年遭遇的危机,一位前百度员工有着不同的看法。他在媒体采访中表示,“对于李彦宏这样的老板级人物而言,个人形象的改变并不重要,最核心的改变就是把自己的权力下放。”

  这个核心改变的关键,是陆奇

  2017年1月入职后,原先向李彦宏汇报的高管,如总裁张亚勤,高级副总裁向海龙、朱光等,全部改为向陆奇汇报,陆奇再向李彦宏汇报。可以说,李彦宏将具体业务全权交给了陆奇。

  在此之前,李彦宏从来没有给过其他人这么大的权力。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18年5月18日,陆奇卸任。消息公布后的三天,百度股价累计跌幅超14%,市值蒸发100亿美金。

  离职的原因,外界众说纷纭,百度高管的内部斗争更是被描绘得千姿百态。由于始终没有实锤,我们暂且不做评判。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在6月4日,百度市值重回900亿美金大关。看来,资本市场对于陆奇离职的激烈情绪,也在渐渐恢复冷静。

  即便没有股价上升的既得利益,李彦宏也一向喜欢这种冷静。一位百度员工在媒体采访中透露,“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很崇拜谷歌嘛,什么不作恶啊、极客范儿,又有20%的自由工作时间,很多这种东西,说得我们心痒痒的嘛。”但李彦宏觉得这种管理方式是不对的。

  “监督、制约、流程、规则……他试图规避掉一切有可能被人情渗入的方式,与员工之间就像一场纯商业交易,我给你钱,你为我做事。”

  光明村走出的大强子则恰恰相反。他在自传中形容母亲王绍侠为“热情、爽朗、爱操心”,而自己则“继承了她的特点”。

  刚刚创业时,团队工作和生活分界不清晰,刘强东对员工教工作技巧,但最喜欢灌注给他们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

  当时的员工张奇和孙加明合租,周末刘强东直接到他们的住处,进门看到吃剩下的泡面盒子堆在桌子上,就教训在家里看电视的张奇和孙加明,要注意卫生。

  企业文化没有优劣,只有契合。毕竟,与百度大批高精尖技术人才的团队不同,京东更多的,“是和我一样的草根”。

  2007年,京东投资人曾在尽调中给京东的10位供应商打电话了解情况。供应商说,“京东这家公司拿货少,但是团队斗志昂扬的,感觉自己特别来劲,有种‘我跟你们就是不一样’的感觉。

  写在最后

  又是一年高考时。引援网友观点,“走到今天,李彦宏和刘强东都算对得起状元的名号。”

  这样的评价,有它的道理,但文字深处,是不是多了一些对“成功”的成见?更有权威机构调查显示,“1977年以来,全国34年的高考状元,都‘下场惨淡’。他们并没有成为知名的社会活动家、企业家、或艺术家。”

  可是,成功一定是经商和从政吗? 

  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曾说过,“当下大学的导向出了大问题,认为就业是最重要的,愿意从事基础研究的人越来越少”。连他最想培养的学生都说,“老板,我想去金融公司。”

  而反观清华大学通过高考选拔出的佼佼者们,他们应试心态好,有超强的学习、记忆、运用能力,且能耐得住寂寞,十年寒窗苦也可欣然咽下。 

  这样的人,如果每一个都不假思索地放弃科研“冷板凳”,才是当下社会最大的悲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