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速中国已完成第二次自我升级 终极目标是做中国新一代年轻领袖的达沃斯

2016-07-08 09:36· 投资界  李梅 
   
最近,光速中国动作频频,最新的消息是光速中国已完成旗下第三期2.6亿美元基金的募资,美元基金总规模达7亿美元,同时其总规模为5亿元的第一支人民币基金也同期完成首次关闭。

  最近,光速中国动作频频,最新的消息是光速中国已完成旗下第三期2.6亿美元基金的募资,美元基金总规模达7亿美元, 同时其总规模为5亿元的第一支人民币基金也同期完成首次关闭。

  这次,光速中国的第三期美元基金超额募资只用了3个月,是光速中国历史募资最快的一次。

  随着这次募资的完成,光速中国已经进入3.0阶段。

  光速中国的三阶段

  光速中国有几个界限分明的阶段,2006年到2010年,光速创投是全球基金;2011年开始光速中国独立运作,独立募资;2016年,光速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如果说2011年,光速进行了一次自我升级,今年是又一次自我升级、自我优化。”光速中国合伙人韩彦说。

光速中国已完成第二次自我升级 终极目标是做中国新一代年轻领袖的达沃斯

  光速中国合伙人韩彦

  现在,光速中国有两位合伙人,一位是韩彦,另一位是宓群。在加入光速之前,韩彦在麦肯锡任咨询师,再之前是微软的软件工程师。2008年韩彦离开麦肯锡,“我是麦肯锡最早一批出来做VC的,我们成立了一个机构叫麦肯锡投资人。”韩彦是麦肯锡投资人的创始人之一,这个联盟型组织现在已经有两百多人,分布在中国的各大VC和PE机构中。

  2008年6月,宓群和韩彦同时加入了光速。在加入光速创业投资之前,宓群在谷歌从产品做到战略最后到并购,任Google公司大中华区投资并购总监,先后投资了百度、赶集、迅雷、大众点评等等一系列优秀的互联网公司。宓群和韩彦在互联网IT领域的经验,也促成了光速从一开始传统行业、成长期投资转变成2008年之后的早期互联网领域的投资。

  从2006年光速进入中国到完成第二次自我升级,光速中国用了10年,现在,光速中国已累计在中国市场投资了超过60个早期创业项目,其中超过70%的项目为A轮投资,而且90%的项目为领投。

  光速中国是国内最早布局“互联网+”的投资机构之一,在具体投资上,光速中国的做法是自上而下,从宏观数据观察经济走势,通过独立思考判断哪些行业应该投,行业里有哪些赛道,哪些商业模式应该投,哪些现在应该投,哪些现在不应该投。

  以此方法,光速中国先后投资了途家、融360、房多多、e代驾、运满满、杏仁医生、旭创、e成,目前,这些被投公司均处于小步快跑的阶段,发展势头迅猛。一些被投企业已经获得了很好的退出,比如移动互联网独角兽企业联络互动已于2014年在国内成功上市;去年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广告精准营销平台公司聚胜万合被奇虎收购等。

  接下来的投资机会

  韩彦表示,自我升级后的光速中国将会更加专注,从投资阶段上看更专注早期,AB轮为主,在投资领域上更专注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互联网+”以及企业级产品技术。

  “过去两年其实是中国天使投资盛开的过程,2009年到2011年,中国的天使投资人不太多,2012年到现在,天使投资爆发,大量的天使投资机构诞生,各类外部人士开始变成天使投资人。”在韩彦看来,这其实是美国10年前的阶段,但是到最后会大浪淘沙,洗出一批真正懂天使投资的人,然后会往A轮转,A轮投资会向B轮转,最后大家会各守其阵营,市场趋近成熟。”

  “现在专注做A轮的投资机构越来越少,因为机构变大是一种诱惑,做得好的机构,一定有很多LP追着给钱,现在天使都在VC化,因为不好做,所以都在往A轮、B轮走。我们为什么只打A轮?因为A轮是不容易打的。现在A轮投资一般是在300-500万美金,这样的市场估值其实已经非常合理了,相比美国市场,中国的估值其实是更理性的。”韩彦认为,今年到明年是一个很好的VC投资年,没有胆量没有能力的创业者这个时候不敢出来创业了,光速中国将把钱用在有价值的团队和商业模式上。

  “未来5-10年,‘互联网+‘还有很多机会”,尤其是与传统行业相结合,在既往光速中国投资的创业公司中,创始人大多是具有一定传统行业经验的,比如途家网创始人罗军,在做途家网前,在房地产行业耕耘了10年,房多多的创始人段毅在中介行业做了10年,杏仁医生的两位创始人都和医疗有很深的渊源……韩彦相信,“互联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行业可以被变革。

  另外,互联网行业本身还有很大的机会。因为用户人群的变化、基础平台的变化(PC-手机-VR/AR……),每过10年都会产生一大波新的机会。韩彦以当前的网红现象为例,“比如,以前是大而全的平台,淘宝、京东、美丽说、蘑菇街,现在你会看到很多分散的、很小的、个人化的媒体平台,而且这些媒体平台越来越多地将流量导到电商来变现。”

  那么这些小而美的商业形态,能否具有巨大的商业空间?韩彦用另一个例子证明了这种形态甚至会比大而全的平台可以获得更巨大商业价值的可能性,这就是苹果。“以前大家买电脑,看的都是配置,286、386、显卡和内存,但是当苹果带来更人性化、全新的体验的时候,不分男女老少,不分国别地域,全世界都成了果粉。”乔布斯说,这是技术与艺术的交界线,韩彦将其扩大为“商业与人文的交界线”。“在这个世界里,大事情无外乎科技、商业模式和人为,在过去的5-10年里,商业模式已经走到了一个阶段的小高峰,下一个高峰将是人文盛开的时期”韩彦说。

  除了”互联网+”以及互联网行业本身的变革,光速中国的第三大关注领域是企业服务,企业服务在中国还处于相对早期的阶段,光速美国在美国是以投资企业服务领域见长的,可以说是美国顶尖的几家ToB的投资机构,光速中国也是国内比较少的看好企业服务的早期VC,此前投资了e成、青云等,成长都很快。

  对于这三大领域,光速中国的两位合伙人宓群和韩彦也将有所分工和侧重,韩彦将更偏向“互联网+”领域,另外1982年出生的韩彦对于年轻化的创业项目将更加关注,比如社交,社交电商,新媒体,新平台等等,而宓群是学物理出身,技术上积累深厚,在B2B或者相对成熟的项目投资上会更加侧重。

  机构的自我革新

  “我家后院有一棵葡萄树,那棵葡萄树是一个长了20多年的老藤,一天一位老花农路过,说道:‘你每年要把老藤砍掉,开年才能长得好‘,我不懂得种葡萄,非常惊讶,这个藤长了20年,好不容易长到这么粗的枝干,后来他告诉我,只有砍断,才有可能激发新的生命力。企业的自我升级不也是这样吗?难的不是道理本身,难的是能否自我突破,在优势上破旧立新,建立新的壁垒。”

  这其实是一种自我革新和自我突破的勇气。“VC行业正在经历一个洗牌期,各家VC机构都在面临一个自我革新的挑战,或是机遇。”韩彦说。

  这次光速中国的升级最核心的是文化和机制的变化,光速中国要通过机制变化让“好案子跳出来”、让“好投资人跳出来”、让“少数观点和声音被听到”。

光速中国已完成第二次自我升级 终极目标是做中国新一代年轻领袖的达沃斯

  光速中国核心团队

  “现在一线基金的比拼,已经不再是智商,勤奋度和案子覆盖度的比拼,而是第一懂不懂得什么案子是值得做、什么案子是不值得做,VC该做什么案子。第二、怎么让具有争议的大案子跳出来,真正好的项目在投资时都是有很大争议的。第三、一个机构如何不断地成就年轻人,给最优秀的血液更好的位置。”在这几点上光速中国都做了很大的优化和调整。“在光速,我们没有教练,我们都是球员,我们也不是创业者的教练,我们是一起下场的球场伙伴,”韩彦这样告诉我们:“每一个基金的业绩其实是其文化的长期体现,而每个机构的文化其实是合伙人的性情、价值观、世界观的传递,不是标语,不是口号。“

  “从一个自我奋斗的人变成一个成就别人的人,我觉得这是从投资经理变成一个真正的投资人的核心变化。”领英的CEO里德 霍夫曼曾著有《联盟,互联网时代的人才变革》,在采访中,韩彦多次提到这本书,在韩彦看来,世界上最优秀的投资人,绝对不仅仅终止于投资一家伟大的公司,最优秀的投资人是他要带领一批最优秀的人,成就他们,一起来成就更大的事情。

  在韩彦看来,大家互相理解,互相尊重,才是一种真正的合伙人制。“未来光速的主干会越来越多,而且这些枝干未来是平等的,这些枝干以后的诉求,不仅仅是照到阳光,长出果子,而且希望这棵葡萄树可以带动周围的生态,成就一片伟大的森林。”

  “其实,光速中国的梦想是聚集最优秀的年轻投资人,造就一批最优秀的中国创业者,打造中国商业体系里最强的一批新兴势力,有点像中国的达沃斯,中国年轻人的达沃斯。”韩彦说。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李梅,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607/20160708399304.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