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银资本熊钢:“科研型”投资人,称移动医疗是伪行业

2015-12-24 10:58 · 投资界  谭宵寒   
   
熊钢分析说,医疗行业相对专业且关乎人命,相比其它行业,互联网对传统医疗的移动化改造只会停留于表层资源共享上,目前而言,我们还看不清楚真正有爆发力的新模式,可以说现有的移动医疗是“伪”行业,市场很小,甚至不能称之为是市场,移动只是手段或工具。

  曾在科研所从事研究工作、创办工业仪器仪表外贸公司、合资创立电工线材制造企业……拥有近18年风险投资经验的熊钢是典型的“科研型”投资人,偏好技术创新。谈及从2013年下半年愈加受资本关注的移动医疗,熊钢表示,虽然澳银在移动医疗方面也稍有布局,但总体来讲行业里概念性内容较多,医疗行业的进步一定也只能依靠技术进步。目前,移动医疗是伪行业,并未有重大突破。

  除了偏好技术,澳银另一大投资特点是“均衡”:投资阶段呈对称的橄榄型,以pre-A和A轮为主,天使及B轮为辅;在其重点关注的医疗行业投资不求单一明星项目,而谋篇全产业链;不求一笔投资超额回报,保证每一期基金都给投资人带来较高回报。

  未来一年,澳银在策略上的调整将逐步实现,其中包括与上市公司合作,采用“VC+上市公司”模式成立并购基金,这一动作虽不是开行业之先,但实际模式具有非常现实的可操作性,远非概念性模式。

澳银资本熊钢:“科研型”投资人,称移动医疗是伪行业

  不追求明星项目,看重产业链谋篇布局

  2010年,澳银完成了第一笔医疗行业的投资,5年来,深扎于此的澳银已经形成了产业链的布局。澳银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熊钢介绍了澳银医疗行业的投资逻辑:不追求单一明星项目,看重全产业链的谋篇布局。

  熊钢将医疗行业分为四大板块:诊断、治疗、服务、周边。诊断包括传统诊断和新型诊断,是澳银重点投资方向。传统诊断的重要部分中的医疗器械,涉及硬件科技、工业设计,恰是澳银此前重点投资领域,具有天然基因。而对新型诊断的看重,则基于对其前景的看好。“基因诊断是目前医疗技术里最前沿、最创新的技术,极富活力。虽然从阶段上看其需求还处于启蒙阶段,但需求量已经相当巨大。”熊钢分析说。

  基于先进的基因技术,澳银已在整个产业链进行延伸布局。熊钢介绍,目前诊断行业的发展如同几年前PC市场发展:从产业后端向前端延伸。联想当年从卖打字机起家,逐渐采购芯片、内存条进行拼装生产小型机器、其后从周边产品过渡到核心产品形成产业格局,诊断行业也是如此。目前澳银在产业链的每个节点上都进行了布局,由于其关联度较高,未来在实现上下游连接、并购整合效应等方面都会有较大突破。

  除了医疗行业,澳银的行业布局也兼顾硬件科技及TMT。“TMT行业最难的在于获得收入,这是我们寻找的重点方向。”熊钢介绍说,在TMT领域,澳银主要投资拥有最接近收入端商业模式的创业公司。

  而在筛选项目的过程中,熊钢“科研型”投资人特点又再次显现,如今澳银内部搭建了极为完善的IT系统,包括分析模型、决策模型、管理模型等。熊钢表示,对被投资企业亦或投资机构本身而言,企业发展的底层基础是公司治理,而“体系、流程、制度、效能”等又是公司治理的关键要素,有人说“公司治理的本质已经进化到IT治理”,非常有预见意义;澳银资本未来的持续发展应基于业务模式不断创新和IT技术不断升级的“双引擎”推动。

  移动医疗是伪行业,过度重概念会导致产业空心化

  从m-Health到c-Health,互联网+医疗自2013年下半年其开始逐渐受到资本关怀,然而这位标准的“科研型”投资人熊钢的着重关注点却不在于此。

  “移动医疗行业目前并未有重大突破,行业内概念性内容占主导。”熊钢分析说,医疗行业相对专业且关乎人命,相比其它行业,互联网对传统医疗的移动化改造只会停留于表层资源共享上,移动医疗的发展根本在于医疗,倚重“移动”二字很难找到盈利模式。目前而言,我们还看不清楚真正有爆发力的新模式,可以说现有的移动医疗是“伪”行业,市场很小,甚至不能称之为是市场,移动只是手段或工具,概念大于实质。

  这位“科研型”投资人强调了“产业空心化”概念,“互联网的作用仅在于提高效率,绝不能替代实体行业里应有的技术要素,”而在中国,投资者、资本市场热衷于资源整合平台,忽视技术底层,这正是问题关键。在熊钢看来,整个创投行业里估值过高、泡沫过多的罪魁祸首之一就是重整合轻技术以及概念性内容过重。

  起步于家族基金,鲜少做并购基金的VC

  2015年的VC/PE行业变数颇多,熊钢早在18年前进入天使投资行业,在他看来,今年VC行业最大特点之一是LP群体的变化,即产业资本大规模进入风险投资行业,进入LP2.0时代。

  澳银资本起步于四家家族基金,十几年来这些家族资本依然保留在澳银的基金里,循环滚动、持续增值,目前其外币基金的LP就是这清一色的家族资本。澳银的人民币基金则是从2010年开始募集,共分为5期,而从第4期开始,其LP逐渐以产业资本为主。“在规模相似的情况下,出资人的数量越来越少,从40+、30+到只有几位。”熊钢感叹道。

  2010年全民PE潮被掀起,LP的特点是:高净值、分散、规模较小,而如今的投资人则进入了级别化时代,大型企业的产业资本已大规模冲入风投市场。“只有风险资本才能做风险投资,”在熊钢看来,投资人的优化是行业良性发展的开端,由此会产生传导效应,引发投资的优化、退出的优化。赚快钱和赚大钱是对冲关系,带有追求短期套利性质的资本很难在行业里获得良好的收益甚至生存下去。”

  如今澳银的5期人民币基金总管理资本量共20亿,此外,澳银资本正在募集30亿人民币的并购基金,这也是行业里鲜少与上市公司合作做并购基金的VC。去年开始,一批PE与上市公司合作,“PE+上市公司”的模式的并购基金由此而生,然而由于在VC行业里提上市还为时过早,“VC+并购基金”模式还鲜少得以实践。

  熊钢介绍,“做并购基金的初衷是为一些项目在中后期获得良好的退出渠道,同时许多上市公司希望在早期项目中寻求优质资源,双方一拍即合。其实PE与VC并没有明确的分野,而上市公司的并购诉求也不仅限于增加财务数据,还包括前瞻性投资。价值投资才是风投行业的基准。”

  对创业者的态度

  1. 任何时候市场皆是平庸的,坏企业远多过优质企业,所以,不要讲独角兽的故事,活下去远比成为BAT重要。

  2. 工作如同在都市生活,创业如同在丛林生活,连工作都做不好的人很难创业成功。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