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邓锋:十年学习本土“潜规则” 当“农民”不要当“猎人”

2015-03-10 10:51 · 投资界  姚博海   
   
“我们的团队是本土和海归融合,大多数是学工程的,相当多的人还有企业运营或者创业的经验,这些是我们的特点。当这些融合在一起,你会发现我们这些人更适合做科技类企业的投资,更适合做早期投资。这也正是我们所乐此不疲的事业。”邓锋说。

  “学霸”邓锋:十年学习本土“潜规则”  当“农民”不要当“猎人”

      在投资圈里,邓锋以“学霸”著称。不仅因为他的技术和学术背景,也因为他所组建的北极光团队强大的工程技术背景。“你会发现我们这些人更适合做科技类企业的投资,更适合做早期投资。这也正是我们所乐此不疲的事业。”十年本土化的过程中,北极光管理资产百亿元人民币,投资了100多家企业,80%以上是早期阶段投资。

  如果不是十年前的“无心插柳”,邓锋或许会在他的美国实验室中继续他科学家的研究生涯。

  2004年,邓锋创立的NetScreen被Juniper Networks以42亿美金并购后,这位昔日清华“学霸”曾立志要做一名科学家。机缘巧合的是,因为朋友邀请,他在2005年参加了那次著名的美国VC团考察中国之行。在好友的“撺掇”下,创立了北极光基金。用他的话来说:“在十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学习一件事,那就是如何做到本土化。” 

  用十年学习本土化

  在不同场合接受采访时,邓锋都会把北极光的成立当成一次创业。尽管具有中国背景,但邓锋坦言刚回国时完全是一种美国化的思维。

  人生地不熟,从做企业到做投资的职业转换,加之公司也是新创立的,基于以上的种种,邓锋坦承与那些设立中国基金的老牌机构相比,北极光的步子迈的相对稳健一些,投资会谨慎许多。邓锋介绍,北极光从2006年4月开始投资,2010年才开始加速。“或许北极光的发展速度可以更快点,但是当你对中国不了解的时候,你犯错机会更大;毕竟我们也要对出资人负责。为了加强对本土的了解,对人的了解,我也交了相当多的学费。我们一直在学习本土化。”邓锋形容中国企业家生命力旺盛,生存能力很强,不需要太多的水和氧气,有点像死不了的花,打巷战的能力也很强,很顽强,能活着就坚强的活下去,不需要多少钱。但是中国企业家更在乎的是把竞争对手打死,市场占有率是多少。

  美国企业家比较娇嫩,需要很好的水、氧气、温度,但是十分重视创新,不会去复制。美国企业家考虑更多的是长期利润,中国企业家考虑更多的是市场占有率。美国企业家都是专家型的,中国企业家要做全能型,既能创业、又能和政府打交道,还要懂财务,懂人情世故。从这一点来说,投资中国企业家的投资人也要十分全能。

  投资人要双修:懂情怀还要能赚钱

  用技术派形容北极光的投资风格比较贴切。这或许源于几位创始人的风格。邓锋的一位朋友这样形容:邓锋是那种“学霸”型投资人,他对于技术十分痴迷,当然也对市场需求有着深刻了解。因此只有那些符合市场需求的超牛的技术型创业项目最能吸引邓锋目光。

“学霸”邓锋:十年学习本土“潜规则”  当“农民”不要当“猎人”

  “我们投资不会拿上市来定义企业的成功与否。”不过,邓锋也不否认赌对赛道最终成功上市的那些企业与投资人的成功。作为投资人,在风来的时候,行业高速发展,赌对赛道最终上市,对于TMT这样的新兴行业是可以的。

  但如果风投所瞄准的投资周期是一个相对较长的周期,那么挖掘那些靠谱的创始人和团队才是最重要的。“没有一种行业,或者一种企业永远是高速发展的,总是到了一定阶段会出现一个低谷,低谷的时候如何挺过,才能看出一个企业的好坏。”

  “投资人要能赚钱,因为要对LP负责。同时,投资人也要有情怀,因为投资时必须带有激情和梦想。”邓锋坦言,在之前的投资历史中,曾经因为原则性错过了一些后来估值很高的项目,但他并不后悔。“我投资的人必须和我有相似的价值观,估值并不能代表全部。”

  王兴是邓锋所说的有相同价值观的创业者之一。邓锋说,他欣赏王兴的理由是王兴非常理性,是一个有独立思想和战略眼光的企业家,这与北极光的投资风格非常一致。

  另外一位让邓锋印象深刻的企业家是中科创达的创始人赵鸿飞。邓锋眼中,赵鸿飞是典型的本土企业家:没有海外留学背景,销售出身,情商很高,非常接地气,善于处理各种关系。“本土企业家能够创业成功并且做这种技术型企业的并不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他会有一个长远的想法和目标,与我们的一些理念不谋而合。”

  在邓锋的投资理念中,风险投资的乐趣在于共同创建。和创业者互相鼓励,共同解决问题,合作达到一个目标,并在这个过程中建立一种互相认同的关系。“北极光做投资想做种地的人而不是打猎的人,这是我们的理念。”

  最好的十年

  回国最初的十年,邓锋坦诚北极光的步伐更为谨慎,但下一个十年将是风投在中国角逐的关键。正如他此前的判断的一样,在经历过早期的“摸着石头过河”后,中国的创投正在由“大而全”向“小而专”演变,注重短期收益的“突击入场”转变为“早期布局”,未来踏踏实实深耕式的投资也才能更长久。

  邓锋认为,未来的十年将是中国创投最好的十年。

  首先,创业的生态系统建设已日趋完善。马云等人的成功将创业精神注入到整个国家,年轻人的创业激情空前高涨,国家经济转型对创业大力扶植,不论对投资人和创业者都有诸多政策鼓励;资本市场更加完善,创业板、新三板的开放,注册制的日渐临近,使得更多中小企业有机会拥抱资本市场,加快发展;此外,涌入到风险投资行业的资本越来越多,不论人民币和美元都处于“不差钱”状态,对于创业者也是一种鼓励;整个创业群体的人才也更加成熟了,很多人过去都曾在大型的成功互联网公司任职,他们的技术储备能力、管理能力都比十年前高很多。

  其次,投资的机会更多了,也将更多的集中在科技导向型的投资。

  第一,TMT领域。其中一块是同移动互联网相关的娱乐化以及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的机会。中国的互联网原来以娱乐化为主,现在娱乐化继续深入发展,这块可能有更大的机会;另外就是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结合的机会,如教育、金融、本地服务等,可以通过网上平台把线下衔接得更好,自下而上的做专业化改变;第二块是跟移动互联的设备、服务相关的,如智能终端、宽带、智能家居、互联网系统等;还有就是企业级应用的机会,像云计算、大数据带来的一些网络的变化和由此产生的投资机会。这也是北极光比较擅长和专注的领域之一。

  第二是健康医疗。中国人收入增长后,对于生命、生活质量的重视越来越高,美容、微整容、养生到处是,政府医疗改革的开放,使医疗行业更市场化,这些对健康医疗、生命科学领域会有巨大的推动。未来中国能超过马云的企业家可能就会出自健康、生命科学行业,这个机会是巨大的。

  第三是清洁技术。比如能源、环保等。新材料应用、新能源应用、环保的相关产品、产业链都存在巨大机会。这个行业成长速度不像互联网爆发力那么强,但还是很稳定地向上成长,而且他的市场不仅是中国而是全球。

  有机会的同时挑战也必然存在。以此前的电商为例,对于资本吸引力巨大,但风险也巨大。这同样适用于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机会很多,挑战巨大。不论是对于投资人还是投资机构,在决策判断上需要更加敏锐和高效率。

  “我们的团队是本土和海归融合,大多数是学工程的,相当多的人还有企业运营或者创业的经验,这些是我们的特点。当这些融合在一起,你会发现我们这些人更适合做科技类企业的投资,更适合做早期投资。这也正是我们所乐此不疲的事业。”邓锋说。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