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迈斯张新华:积累早期资源 迎接本土化趋势

2007-09-17 00:00 · 清科研究中心  郑杏果   
   
在中国投资市场上,美国美迈斯律师事务所(OMM)的业务运作已有11年历史,并在北京、上海和香港拥有150多位专业工作人员。2006年,美迈斯在VC、PE领域共完成70多个投资项目的律师服务,其中的40多个与中国直接相关。无论是和投资基金的关系、业界的口碑,还是从项目的数目、项目资金额的大小等方面看,都已成为在中国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领域最活跃的国际律师所之一。

HowardZhang.jpg

美迈斯 张新华

    在众多纷繁复杂的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项目交易中,高素质的国际律师所、会计师事务所等中间机构的专业服务总是不能或缺,他们也因此有着交易“智囊团”之称。而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的专业法律服务机构中,美迈斯的资深形象早已深入人心。

    1885年创建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市的美迈斯律师事务所(O'Melveny & Myers LLP,简称“OMM”),拥有2000多名律师、专业人士和工作人员,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之一,其在中国的业务运作也已经有了11年的历史,在北京、上海和香港拥有150多位专业工作人员,成为业内外知名的专业品牌。据清科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2006年美迈斯在VC、PE领域共计完成了70多个投资项目的律师服务工作,其中40多个是与中国直接相关的项目。无论是从和投资基金的关系、业界的口碑,还是从项目的数目、项目资金额的大小等方面看,美迈斯都是在中国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领域最活跃的国际律师事务所之一。

    做过外交官,有过20年留洋经历的张新华,对法律事务有着浓厚的兴趣。如今他已经回到中国4年,作为美国美迈斯律师事务所主管合伙人和美迈斯交易部成员,一直深耕于包括证券的公开上市和私募、收购与兼并、合营企业以及在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等相关法律服务领域,在复杂的跨国交易和融资活动中代表重要的私募股权公司、风险投资基金、投资银行、跨国公司以及成长性企业,从中积累了丰厚的实践操作经验,因此获得了《国际金融法律评论》评选的“全球杰出的私募律师”和《钱伯斯环球指南(Chambers Global)》评选的“公司兼并与收购以及私募方面的杰出律师”等众多荣誉称号。在日新月异的投资环境中,今年的美迈斯是否又一次在VC/PE领域硕果累累,或是有着新的思考和打算?为此,清科观察员在近期独家专访了张新华律师。

    早期项目重在培养资源

    美迈斯今年在VC/PE圈里依然十分活跃。其中有很多知名的境外IPO项目,比如迈瑞医疗、无锡药明康德、南京中电光伏银泰百货等;在Pre-IPO投资项目中,也有很多涉及资金在5000万美元到1亿美元的颇具规模的项目,比如英联投资顺大、淡马锡投资天威英利等;另外占有相当比重的则是房地产项目,比如高盛的若干项目,“还有一个比较低调的名为‘China Real State opportunity Fund’的爱尔兰基金,仅7月份我们就为这个基金完成了3个加起来5亿多美元项目。”张新华在提到手头的工作时,流露出油然而生的成就感。

    事实上,美迈斯的基本业务涵盖了公司从创立、初期融资、上市、收购和兼并等各个发展阶段,反映了资本市场和公司业务发展过程中对资本需求的基本结构。据张新华介绍,在VC、PE领域,美迈斯主要关注早期(Early Stage)投资项目、成长阶段(Growth Capital)的投资项目和并购项目(Buyout)。三者在对资本市场的利用技巧上越来越高,技术操作的难度越来越大,所花费的时间逐渐加长。

    “在投资早期公司的项目上,不仅风险投资基金在做投资,我们也是在做投资。”在近日接受清科观察员独家专访时,张新华介绍道:“早期公司的投资项目涉及的投资数目一般都比较少,而且公司处于初创阶段都需要把钱用在刀刃上,所以很难拿出很多资金付给专业的中间服务机构。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更希望是在他们还没有起飞的时候就建立联系,希望这些公司成为未来的微软、思科或戴尔。潜在资源发展壮大以后就有机会让我们代表公司,和公司一起成长。”

    并购投资业务有待开发

    PE方面的Buyout项目是美迈斯非常擅长的项目类型,在其众多美国项目中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积累,同时也是美迈斯在中国最感兴趣的项目。“Buyout项目风险相对小一些,但是投入资金量非常大,如果投资方要在Buyout项目中取得控制权,会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就是需要用债务做投资,通过债务的杠杆作用把股本放大。这种情况下就对法律架构的要求非常之高,包括对法律环境的要求,复杂的破产法保护,对债券的担保和抵押的层次,对资本和债务的结构设置等,都要非常明细。” 每个这样的项目对律师的技能要求和对资本市场的理解程度要求都非常之高。

    “虽然大家都一直在说中国市场会成熟,但是迄今为止现在中国还没做起来。Buyout在中国有很多方面限制,其中包括最根本的银行贷款限制,以及对抵押的限制。在美国私募股权融资领域,包括我们代表阿波罗、代表黑石集团很多这方面的项目都是几十亿美元的资本。”张新华表示,“这一块是我们目前觉得最有挑战性、最感兴趣的,在目前的中国还是有待开发的一类业务。”

    加强机构建设 迎接本土化趋势

    虽然有了显著的新业绩,张新华依然清醒地认识到,因为国内资本市场行情和政策调整等各方面的原因,本土化趋势在目前不可避免。“据我了解,目前就有好几个企业曾经在美国上市,因为各种原因转到香港,现在又转到国内上市。”张新华表示,这些原因里有对外资准入的一些限制和其他方面的考虑,因此这种本土化趋势包括几个方面:一是投资结构的本土化。以前通过境外控股公司投到中国,从文件、国家法律等基本上都是境外的,而现在可能通过合资公司和合营企业直接投资到国内。二是上市退出的本土化。三是以后交易的文件本土化。以前是英美法系的文件,现在可能越来越多变成中国法律框架下的文件。四是资本资源的本土化。这是目前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比如设立人民币基金融资,再直接投资到国内。

    面对如此强大的本土化趋势,外资律师事务所的固有优势是否会持续保留?对此张新华表示非常乐观:“越来越多本土化的话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挑战,但是国际机构与国内机构不太相同的一点,就是国际机构更加重视可信度和知识积累等方面的机构建设。我们一直有一些看不见摸不着的投资,比如美迈斯在中国有两个人在专门负责‘知识管理’,就把我们平时累积起来的经验收集综合起来变成方法论,反应在文件上,经验系统化之后可以让大家来分享。”张新华认为机构可信度非常重要,举个例子来说,德勤审计过的数字,到资本市场上大家能根据他变成股票,可以来定价交易,目前还看不到能取代他们的国内会计师事务所。即便是在中国上市的公司,还有一些是四大会计师事务所来审,这个情况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多。“所以以后不管怎么发展,对项目复杂性、可信性、整体资源分享上都会有基本的要求。而且中国将来的趋势一方面是本土化,另一方面就是进一步和国际接轨,特别是资本市场的一些披露文件等做法,将来都会越来越接轨,这也是国际服务机构的机遇所在。”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