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创策源总裁冯波:我们不是神仙也不是魔鬼

2007-03-28 00:00 · 新浪科技     
   
联创策源公司总裁冯波于3月27日13时做客新浪财经中心“VC人生”栏目现场,冯波就个人的投入投资行业的特殊经历、联创的一些重大投资以及近期传闻的资金链危机等方面与网友分享心得。

  联创策源公司总裁冯波于3月27日13时做客新浪财经中心“VC人生”栏目现场,冯波就个人的投入投资行业的特殊经历、联创的一些重大投资以及近期传闻的资金链危机等方面与网友分享心得。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今天到我们节目的这位嘉宾是我们历史上最有意思的嘉宾之一,因为他现在虽然是一个风险投资家,但是20年前您的梦想应该是成为一名电影导演,对吗?

  冯波:是。

  主持人:能跟我们讲讲学电影那段经历吗?

  冯波:那时候我刚到美国,理科不好,文科不懂英文,电影可以跟女孩子在一起,所以我选择了导演。

  主持人:但是学电影导演毕业以后都会选择做电影,可是你却进入了投资银行

  冯波:第一,那时候我也没有毕业,第二,当时有很多投资银行在招中国的年轻办事员,所以我们有一个偶然机会应聘,所以就开始了自己投资银行的生涯,很偶然的。

  主持人:但是当时你是怎么样说服你后来的老板雇佣你的?因为当时你没有任何财经背景?

  冯波:那时候很有意思,那个公司当时是美国最活跃的一个投资银行,当时去的有7个合伙人,我记得是93年底,他们就问我你对我们公司有什么用?因为这还是比较西方人的问法,比较直接。我后来也灵机一动,也不懂他们做的什么业务,后来我想起一个瞎子摸象的故事,我就跟他们说所有外国投资人到中国来都好像是瞎子摸象,因为中国很大,有的人看到的是鼻子,有的人看到的是腿,有的人摸到的是尾巴,我想我给你们带来的是一个更加全面机会的展现,而且为整个公司能够在中国树立品牌,就说服了他们。

  主持人:那你当时选择进入投资这个行业,考虑也是比较现实的?因为投资业来说它的收入和回报相对比较高一点?

  冯波:是,当时比较急功近利,因为当时我做电影的时候,做导演的时候,大家在学习电影的人都会受到制片或者经纪的压力,就是没有资本做自己的事情,而且如果听从别人的要求的话,自己要改变自己的创造,所以就想摆脱资金对你的压力,我觉得要这样的话还不如做生意。

  主持人:冯总,我听到圈子里很多朋友介绍你的时候,都说你是一个走在时尚前沿的人,我们见到你以后觉得你确实很有明星气质,后来看到联创策源投的项目以后更是感觉到这一点,你们所投资的互联网无线方面领域的项目有捉鱼、抓虾、3G泡炮、酷讯等等,这些项目的名字和所做的业务都是比较个性的,这和您的性格有关吗?

  冯波:第一,我觉得明星是大家评价我,第二,我挺喜欢新东西的,至于你刚才提的这些公司都是2.0或者是无线互联网比较明显的企业,2.0和无线互联网他们才是真正的明星,他们找到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然后给予他一种生活价值的象征,然后他们在创造一个新的服务,或者产品的理念,为每个网民服务,所以我们只是他的一个资金赞助者和事业的一个帮手,可能真正的创造还是在于每一个公司本身。

  主持人:其实我们提起联创策源有一个人不得不提,就是你的哥哥冯涛,业内有人认为联创策源是冯氏双雄建立起来的,就是开的一个兄弟店。你认为你哥哥对你做投资的话,他会起到什么样的影响作用呢?

  冯波:第一,我想重申,联创策源不是冯波也不是冯涛,而是整个合伙人,我们联创策源有一个很大的投资团队,包括我四个创业合伙人,我们四个人一直同甘共苦创建这个企业。冯涛在我最低谷的时候他一直很关心我,很帮助我,而且在我们家他也是老大,长子为父嘛,我们的生意还是比较独立的,因为大家如果熟悉我们两个人的话,也知道我们虽然是非常要好,但是性格是完全不一样的。冯涛对策源的支持就是从第一天开始,因为原来赵伟国和张飞都是早期做的合伙人,我们虽然是一个独立的基金,但是跟联创有很深的渊源,也是冯涛对早期投资的一种希望的寄托和实现。

  最重要的在市场当中,还是我们每一个合伙人每天在公司和创业者的接触和工作,至于我和我哥哥的关系跟联创策源的工作还不是那么有关系,也不是什么双兄弟的公司,因为在互联网都喜欢把这个事情讲的那么悬乎,或者那么江湖,其实我们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合伙人。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你哥哥的性格和你很不一样,你哥哥在曾经接受媒体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他说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见了我都是敬而远之,冯波就很适合和企业家泡在一起,也许我内心比较高傲吧,一般人很难接近,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出差,连冯波都不愿意,明明可以坐一个航班,可是他们却存心找个借口换另外一趟航班,我一直很孤单。为什么会这样呢?

  冯波:当时是这样的,在美国早上九点半的时候,空气也特别好,冯涛却让我在诺大的美国,让我九点半找脚底按摩,所以冯涛是一个非常传统,非常简单的一个人,不是怎么适应特别是国外的生活,但是他是一个非常忠诚和非常具有领导能力和领袖风采的,我们大家的一个,在我们家也是领导,在公司也是领导,但高处不胜寒,领导总是要孤独一点,我们底下干事情可能就比较轻松一点。

  主持人:他说你喜欢和企业家泡在一起,你是怎么和企业家待在一起的呢?

  冯波:反正每天企业家,创业者到院子来跟我喝茶,我们每天都是聊天聊到一两点钟,我觉得创业者给我很多生活里新的激情和发展。昨天比如说我见了刘斌,他讲了这几个月公司的发展,看到企业家创业者不断的进步,你会感到非常开心,你从他们当中选到了这个市场的发展,你也从他们当中得到了激发,因为他们在成长,这也是我们做创业投资真正比较有回报的地方,看到企业的成长,看到每个企业家的成长。创业者本身我们没有什么事业的,只不过是选中一个创业者,然后把资本和时间贡献给他,希望他能够创造一个伟大的公司,所以跟他们在一起是我为什么选择做这个行业最终的目的,我也愿意跟他们在一起。

   主持人:当然不管怎么说,你做的都是很成功的。其实你在9年前都有过一段很辉煌的经历,那时候你帮助新浪的四通利方成功融资,今天大家很想听听那段故事。

  冯波:我很激动回到新浪,因为新浪本身从四通利方,从新浪上市到领导整个互联网,掀起了第一次互联网的热潮,这都是很激动人心的,也占据了大部分二十多岁时光的记忆,我从24岁认识王志东,到30岁的时候新浪上市,有6年的时间,我几乎天天都跟他们在一起。但这段历史好像讲的也挺多的,我觉得也没有太多的,我也忘了很多细节,但是总觉得看见自己参与过的、投资过的公司能够茁壮成长到这样的情景,我每次回到这里都很激动。我还是好汉不提当年勇,下一个投资可能会更加使我回想起这样激动人心的场面,我想等待下一次这样激动人心的时刻。

  主持人:但是据说投资四通立方的时候,那时候王志东交出了一份成绩单,就是财务报表,上面的成绩不是很好看。按照美国的游戏规则,那份报表已经足以令这个项目被否决,但是你却坚持认为这个项目能够做好,为什么?

  冯波:第一,我也无知者无畏,第二,信念,我总觉得和他的团队有这么一个机会,第三,在每一个坏消息的背后总有一个好消息,在每一个好消息背后总有坏消息。我觉得虽然说当时的成绩并不是很令人满意,但是在这个背后我看到了很多更加值得骄傲,或者说更加值得兴奋的发展点,这个可能是以发展的眼光看公司吧。但对团队的信任还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是,从您的言语中我们确实能感觉到一个充满激情的电影人的风格,而且你投资项目的习惯,其实也给人一种蒙太奇的感觉,我们看看这段评述。刘岩精心准备了40页的PPT文件,就在他演说到第五页的时候,冯波打断了他的话,向他摆摆手说:好了,这事我们做了。这是广为流传的六间房网站CEO刘岩获得你们投资的全过程,短短的五页PPT怎么就决定和他们投资呢?

  冯波:我觉得刘岩是我非常好的伙伴,他拿到这份投资是他生命和工作十多年的结晶,不是五分钟的结晶。第二,他要打开的第六页PPT是讲财务预算,我打断他是因为这样的公司没有必要做财务预算的,他在忽悠我,也在忽悠别人,我所表示的决心是因为我们都认为,我跟刘岩说只要你说服我的合伙人我就和你做,所以这个对人的信任不是一、两分钟能够,但是可能大家都把我们的工作给予很多超过于生活的色彩和形象,其实我们小于等于生活,并不大于等于生活。

  主持人:你刚才说到你和刘岩是很多年的朋友,对你投资起关键作用的会不会基于你们之间的友谊,同时你投资给自己很亲近的人会不会有人情世故的嫌疑呢?

  冯波:你说的很对,所以我当时就说你跟我们四个人每一个人都说说,我们是团队的理念,团队的智慧,我们肯定不是诸葛亮,但是三个臭皮匠也能顶一个诸葛亮。

  主持人:六间房是你们投的吗?

  冯波:我们肯定参与的,他们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团队,刘岩是一个非常勤奋和优秀的人。

  主持人:在投资迅雷的时候据说也非常快,但是当时04年和05年相对廉价的价格你们没有赶上,后来他价格已经相对比较高了,你们为什么还愿意继续投资呢?

  冯波:第一,迅雷是一个在新一代互联网当中是非常可观的一个公司,迅雷本身的发展也证明了中国互联网、中国宽带的机会和速度。对于公司的价格,风险跟回报永远是成正比的,我们对这个行业慢慢的熟悉,慢慢的了解,和对这个团队我们之间互相的了解,互相的信任,这都有一个过程,但这个过程,这个缘分正好在那个阶段发生了,我觉得只要发生都是好的,至于早啊晚啊,都有一个过程的。我觉得我们进入迅雷的时机很好,而且我们坚信迅雷的团队和迅雷所做的事业,和他的应用是有很长远的未来的,而且他们的执行力是代表世界级公司的水准,这也是中国早期互联网公司的一个典范。

  主持人:但是在当时迅雷的资金链和发展态势都是比较良好的,业内有一种流传的说法,说你们跟迅雷的私交比较好,所以他们才接受用股份这种高成本来融资,是这样的吗?

  冯波:没有,我没听说过这种说法,周胜龙他们非常有理想有经验的,而且全新全意为了公司为了股东工作和服务的CEO和管理层,我想我们和他们的接触都是在非常正规和非常积极的状态和思想当中进行的,而且至今我们还保持着非常好的交流,投资迅雷是我们基金做的最大的一个投资,也是对我们最具有挑战的,但是我觉得我们策源合伙人迎接了这个挑战,而且在迅雷未来的发展过程当中,我们也正在起到积极的作用。

  主持人:但是在很多媒体报道迅雷获得这种投资的时候,经常把你们和Google挂在一起。说你们将和Google一起投资2000万美金给迅雷,其实我们知道迅雷的这轮投资是你们主导的,Google只是战略投资,投了大概500万美金,其他的都是你们的资金,但是给大家的感觉似乎Google更象是一个主导者,这样的说法你会不会觉得很委屈?

  冯波:我们不是电视剧演员,我们不需要新闻方面对我们的评价,迅雷所有的功劳取决于公司的管理层,Google是一个很伟大的公司,他们在和迅雷的业务在投资过程当中,给予公司带来很大价值,这也是应该的,所以我们迅雷的大家庭都很快活,都非常和谐。

  主持人:因为你们投资迅雷也是看中了这个项目会比较好,发展态势比较好,最重要的是能够给你们投资者带来回报,是吗?

  冯波:对,最主要我觉得是希望能够帮助管理团队创建一个伟大的公司,作为一个公司的,高速成长公司的股东,我们能够在财务长得到收益的话,我想这是我们最初而且是最终的目的。

  主持人:冯总,我觉得您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但是接下来这段谈话可能会稍微沉重一点,我相信您可能也看到网上最近有一个传闻,说联创策源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很多投资的网站被迫裁员,你们策源是真的面临一个危机吗?

  冯波:第一,这种宣传这是互联网有它的弊端,因为这样的报道低,没有知道具体的情况的,这种报道对我们是不公平的,但是我们不想做太多的评述,但是既然大家有这个愿望想知道,我觉得我也不妨跟大家汇报一下我们工作情况,策源是专注做早期风险投资的,现在投资额在六千万,我们投资的方向和阶段都是比较注重高科技,比较注重早期企业,我们投资的公司像迅雷、六间房、豆瓣、抓虾、艺茶,抓鱼等等,这些都是行业当中,还有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叫启明星辰,我想像这样的记者报道是非常无知的,但是怎么办呢?别人既然有这种要求想知道,我觉得我在这里也无妨跟大家汇报一下。

  我们的创业者和我们公司都运营的很好,但是创业需要耐心,我觉得大家关心他们也好,不关心他们也好,让他们安安静静的去运营,去创造伟大的公司。至于报道我觉得我们也可能猜测谁在主导做这件事情,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较可悲的,我觉得人最重要是要感恩,你回报社会,我们都是社会的一个成员,我们作为早期投资公司把资金拿出来给一个创业者创造他的未来,这个创业者本身你的技能和你自己的人际关系,和你的创造力,首先你要有真实的成绩,没有真实的成绩很难再继续得到支持,这是天经地义的,这都知道这个生意。但是拿着我们的钱还要来做那么坏的宣传,这个我觉得首先人品上就有问题,这个比较可悲。

  可怜呢,一个人可以这样做,但他毁了整个公司所有人的前途,一个公司遇到一些困难不是说不能解决的,一个创业者最关键的就是永不放弃,谁也没有请创业者,他们都是自己把自己的美好理想,美好的工作放在一边去做一件人生当中最大的一次挑战跟赌博,这是他们选择的,我们只不过是帮助他们做这次挑战的一个资助和投入。所以我觉得把这种责任都推在我们身上我认为也很寒心。但是这样的新闻我们并没有太多的介意,因为每一个我们合作的创业者都给我们带来很好的合作的关系和反馈,我们作为创业投资者也像每一个其他的职员一样工作者,需要得到正面的反馈,每一个人给我们的鼓励我们也很喜欢,我们也在过日子,大家都是一份工作,所以也希望大家尊重我们,你愿意支持我们的支持我们一下,不愿意支持我们的也不要冷嘲热讽,我们也不是神仙,也不是魔鬼,我们也都有孩子,都有家庭,都有朋友,希望大家像尊重朋友一样尊重我们。我觉得出于太偏激的行为,那个创业者对整个环境都不是很健康的,没必要。

  主持人:还有一个业内人士的评价,很有挑战性。他说他们基金取胜心切,希望一下子淘出一堆金子来,这大概是小基金投资以小博大的风格或策略吧。好像策源投的几个网站都说他们的融资过程十分快速,几分钟就搞定。这在业界显得不太专业的做法,是表示钱多的不行,还是看得花了眼,抓一个再说。我相信您有您自己的看法?

  冯波:本身就是一个电视剧演员评另外一个电视剧演员,这种评论跟我们的策略和我们的工作是毫无关系的,我觉得这个都是互联网上IT界一些比较浮夸和比较儿戏的地方,我不做以评价,反正我给他们的忠告就是你有份工作就去做,你没有工作就回家,别评论别人的事情,有本事的人不评论,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如果你说至于我们投资怎么样,我们有我们的工作,你不喜欢我们,别跟我们接触就行了,我们在社会也想给创业者做一些贡献,总不用把所有VC都赶走,这完全就是为了把我们拖入这个泥塘,这些人第一,人品不够好,第二个,专业不够强,而且最差的是什么?就是冷嘲热讽的人永远是这个社会最无知和最无用的人,你有空捡个垃圾,帮个孩子捐点书什么的,浪费这个时间干什么。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联创还有一个引起争议颇多的地方,美国有一句谚语叫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你好像犯了个忌讳?

  冯波:篮子有大小,鸡蛋也有大小,反正成者亡,败者寇,但是在这个现实背后有很多温馨的故事和生活,这不是在外面流露出来的,而是在我们每一次和创业者真心交谈当中流露出来的,这是我们享受工作和生活的源泉,如果你们希望看到创业者辛苦的话,我觉得这才是你们真正看到他的真实的一面,这种成功,这种上市,这都是创业者辛苦多少年以后的结晶,每个人的工作背后都有很多泪水和汗水的浇灌。

   主持人:那您对这个篮子的定义是什么呢?你们是不是在重复投资一个领域的时候,是想把这些项目做资源整合,将来搭建成一个整体又互相服务的大的平台吗?

  冯波:只有鸡蛋,没有篮子,只要鸡蛋能够养成足够大就行,我们没有什么特别的智慧,我们相信下面是什么能够改变我们这个社会创造财富,我们在这里面选择这个行业当中最有创造力,最有管理能力和最有运营能力的管理层,然后帮助他们能够在这个行业当中能够成功。如果他们遇到困难,我们会作为朋友,作为股东会排忧解难,但是所有工作都得他们自己做,他们永不放弃这个生意就能成,他们像某些人所谓的也不懂得报恩,也不懂得领袖风采,更不懂得坚持到底的,那他肯定一事无成,我们也就算看走眼了,这总有的,做生意嘛,我们也就是在这样每天的决定和每天的交流当中,找到我们自己的生活和乐趣。

  主持人:近一、两年来您可能也关注到了,本土的VC崛起了,有很多企业家开始转型进入VC界,据说你曾经说到,如果这批由企业家转型的基金管理人一旦形成,我们也就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您当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叹呢?

  冯波:我什么时候说的?

  主持人:我是在一篇报道上看见您这样说过?

  冯波:我好像没做过这个报道,有吗?不管有没有,第一,我觉得企业家做创业投资是挺合适的,因为他是管理企业,因为创业投资本身不是金融投资,第二,我觉得本土的企业家很优秀,因为他们知道中国的实际情况,怎么从零开始,怎么发展,怎么生存,所以本土的企业家其实比别人讲的海归,其实谁更了解生存的空间谁就能够更好的生存,谁能够更好的生存谁就能更好的发展,这是必然趋势。那个观点不知道你哪儿来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很能干。

  主持人:另外一个,我觉得你们联创策源的企业文化很有意思,你们是在没有选择一个很拥挤的办公楼,而是选择了一个四合院里面,并且我觉得你们的团队非常合作,你看你们的名片都会印一张集体名片,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的企业文化吗?

  冯波:我们联创策源是一个合伙人制的集体,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把同事作为合伙人对待,我觉得我作为公司的创始人,第一,如果我能够招到好的很有能力,很有理想,而且很有创意的年轻合伙人的时候,我首先要知道我怎么能够为他工作,能够把他留住。第二,团队的精神还是超过于一个人个人的魅力和个人的选择的,因为一个人有多强,他的弱点就会跟他的优点一样,他会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整个团队平衡了,这就可以取其长补其短。第三,投资这个东西没有谁比谁聪明,就是一个耐心,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寻找,整个团队也要发扬这种风格,一个人可能会遇到波折或者遇到起起伏伏,有时候心里会比较烦燥,浮夸,但整个团队可以有一个更好、更稳定的表现。我们对所有的员工都有这样要求,我希望他们在这里是最后一份工作,我也尽自己的努力和心血来做到这一点,因为他们都很优秀,因为他们不需要再去找其他工作。

  网友:联创策源一直想成为第二个IDG,因为你们在投资项目的时候跟IDG有相似之处,就是撒胡椒面。

  冯波:第一,我们很尊重和崇敬IDG,但是我们没有想过成为第二个IDG,所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胡椒面,我们这个行业有我们自己的分析专业,如果哪些朋友真的需要了解和学习这个行业的话,我觉得你可以跟我们合伙人一起探讨,这不是一个媒体的话题,所以我也无可奉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