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投教父」坠落

凭借投资搜狐、百度等公司,赚取几十倍甚至百倍利润,老牌私募股权机构信中利创始人汪潮涌,用一次又一次的漂亮战役,将自己推向投行圈的巅峰。然而,这位“风投教父”前半生光环笼罩,后半生却乌云密布。
2022-02-28 13:00 · 微信公众号:市界  作者:陶婷 编辑:韩忠强   
   

凭借投资搜狐、百度等公司,赚取几十倍甚至百倍利润,老牌私募股权机构信中利创始人汪潮涌,用一次又一次的漂亮战役,将自己推向投行圈的巅峰。

然而,这位“风投教父”前半生光环笼罩,后半生却乌云密布。

从2021年12月16日因涉嫌职务侵占罪失联,到2022年1月7日现身,汪潮涌“消失”了22天。

刑事拘留风波刚平,麻烦又起。2月22日,信中利被昔日合作伙伴中英人寿以申请执行给付义务无效为由,申请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7.4亿余元。

最近3个月,信中利已接连发布了15份风险事件相关提示类公告。

作为明星风投家的汪潮涌,肯定知道控制风险是投资的第一要务,他如何坠入了财务黑洞,走到今天这一地步?他管理的百亿基金又将何去何从?

01、名利人生

爱吹笛子的汪潮涌,被媒体叫做投行圈里的“黄药师”,“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对于这一称呼,汪潮涌颇为满意

然而,汪潮涌最欣赏的并非黄药师,而是张无忌,“他出身贫寒,但练就一身本领。”

如张无忌一样,汪潮涌也是贫苦出身。

汪潮涌生于1965年,本名汪超涌,是湖北蕲春人。在不到一岁时,汪潮涌就被送到大别山的伯父家寄养。饭永远吃不饱,衣服永远不够穿,手脚永远生冻疮,这就是他的艰辛童年。

好在,学习给汪潮涌打开了另外一扇门,脑子好的他很小就学完了高年级课程。15岁时,汪潮涌考上了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成为学校最年轻的大学生。

1985年,在清华大学读研究生的汪潮涌,拿到了留美名额,并在两年后顺利进入华尔街。在客户面前,他也从不示弱,“再苦也苦不过从前。”

随后的十多年里,汪潮涌先后任职于美国摩根大通银行、美国标准普尔、摩根士丹利,并且担任美国摩根士丹利中国区负责人,被称为“华尔街中国神童”。在此期间,汪潮涌用一篇名为《企业破产概率与债信变化》的经济学论文,让所有人刮目相看。

1998年,汪潮涌离开了摩根士丹利,回到国内稍有辗转后,最终自立门户。此时,美国的资本市场被视为中国高科技公司上市的首选地,中国掀起了一股赴美国上市热潮。汪潮涌瞄准了其中的商机。

1999年,信中利资本集团横空出世,利用汪潮涌在国内“华工大+清华”的学长人设,以及在华尔街的专业背景,专门推介国内新兴的民营高科技公司赴美上市。

汪潮涌早期的投资顺风顺水。凭借诸多成功案例,比如百度、华谊兄弟、搜狐、北大青鸟等,汪潮涌“风投教父”的名声不胫而走。

2008年,在汪潮涌人生的高光时刻,他回到家乡蕲春打造一个健康文化旅游项目,计划投融资至少30亿元,用15年左右。其中较为重要的是影视创作拍摄基地——赤龙湖影视城,规划投资4.8亿元。

一时之间,在外地打工的蕲春人,瞄准了赤龙湖影视城的商机,从四面八方回故乡淘金。在赤龙湖影视城投资的拉动下,蕲春的餐饮、婚庆摄影、建材、装潢市场一片红火。那些年,铺天盖地的荣誉砸向汪潮涌。

春风得意马蹄疾,也不过如此了。走到这一步,汪潮涌无疑是成功的,“华尔街神童”这一称谓也的确不是浪得虚名。汪潮涌的投资理念是“在还没人发现这个行业机会的时候先投进去,而且投的公司一定要是行业的前三。”

汪潮涌还说他更多的是投资团队的“灵魂人物”,他总结出考察创始人的“4P”理论:创业激情、坚持、过往的经验、利润模式。

不过,在深圳汇合创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兆江看来,华尔街投行思路是汪潮涌早期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

王兆江告诉市界,“投行思路的核心就是销售,汪潮涌很会打圈层。”

此言并非空穴来风。就在百度上市、汪潮涌从中获得百倍收益的那一年,他斥资4亿元组建了中国的帆船队“中国之队”,带领中国人第一次参加世界上最顶级、最烧钱(最低成本在700万美元上下)的美洲帆船赛。

汪潮涌的志气也并不限于“中国最敢玩的富人”这一称号。正如2007年某杂志对他的评价,“汪潮涌的能力,不在于他自己拥有多少财富,而在于他结识了多少拥有巨大财富的人。”

在美洲杯将近两百年的历史上,参赛者全都非富即贵:钢铁大王卡内基、华尔街的摩根财团、微软创始人之一艾伦、甲骨文公司老板拉里·埃里森等等。

通过投资顶级赛事,结识一批高净值人群或企业,从而间接有利于信中利的资本业务,这显然也是汪潮涌的成功法宝,“把投资业务与个人爱好结合起来。”

02、野心玩家

命运的车轮滚滚向前,谁也无法预料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如果汪潮涌没有那么大野心,或许他就不会这么快迷路。

2015年10月,信中利在新三板挂牌,挂牌首日市值便突破百亿,一度位于新三板前列。资本市场的春风得意,无疑给了汪潮涌极大的信心。汪潮涌的投资进入快车道,光2015年一年就投资了56家公司。

九鼎投资登陆A股市场启发,汪潮涌也想通过“PE+上市公司”模式,让信中利借壳上市“转正”。这一模式的投资手法是:PE通过收购目标企业股权获得其控制权,上市公司通常是有限合伙人(基金出资者),PE充当一般合伙人(基金管理者),围绕上市公司的发展战略开展投资,在退出时优先将所投资的企业出售给上市公司。

也正是“PE+上市公司”这种模式,将汪潮涌拖入资金黑洞的泥潭。在信中利停牌期间,汪潮涌高杠杆借贷入主上市公司深圳惠程。尽管最终未能将信中利的资产装入深圳惠城,借壳上市失败,但汪潮涌还是心有不甘。

2017年,深圳惠程借助高杠杆融资,斥资13.8亿元收到哆可梦77.57%股权。最开始,哆可梦确实为惠程科技(2019年1月深圳惠程更名为惠程科技)带来可观利润,但2018年游戏行业监管政策收紧后,哆可梦连带着惠程科技一起陷入低谷,出现持续亏损。

至此,汪潮涌低调了下来。2018年5月19日,由赤龙湖影视城升级改造的蕲艾小镇,迎来了李时珍诞辰500周年纪念活动。这一天,汪潮涌并没有出现在家乡人视线里。“汪潮涌撤资了。”一名蕲春本地人士告诉市界。

不过,市界通过天眼查发现,汪潮涌仍跟湖北、蕲春、赤龙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共青城信中利永信投资(信中利持股1.0989%),持有湖北李时珍健康置业70.7865%的股份,后者持有湖北赤龙湖健康置业33.6710%的股份。湖北李时珍健康产业持有湖北赤龙湖健康置业6.3290%的股份,汪潮涌和其二哥汪超美,分别持有湖北李时珍健康产业80%、10%的股份。

此时,已陷入财务黑洞的汪潮涌,显然无暇顾及赤龙湖影视城。2020年,惠程科技业绩一路下滑,信中利开始遭遇资金困局,不仅身背多起重大诉讼,其后还屡被监管部门处罚。

2021年11月底,市场更传出汪潮涌失联的消息。直到2022年1月7日晚,信中利才公告与实控人汪潮涌取得联系,称其已经正常履职,并确认汪潮涌失联期间系配合公安机关调查。

汪潮涌在资本市场折戟的同时,信中利的股权投资也日渐式微。一般来说,股权投资有几个阶段,如种子期、风险投资期、成熟期。成熟期相对风险比较小,收益没有其他两个阶段收益高;风险投资期收益较高,但相对风险较高。

风险分散是信中利股权投资的特点,以优选资本少林地坤信中利优选1期投资基金为例。这只基金成立于汪潮涌事业如日中天时的2015 年 12 月 11 日,最终投向信中利益信基金。

市界拿到的一份名为《优选资本少林地坤信中利优选1期投资基金信息披露》报告显示,信中利益信基金投资了12家相关行业企业,累计投资金额2.305亿元。这12家投资标的,各个阶段的公司都有,比如很快就上市了的朗进科技等等。

信中利早前宣称的退出战略是“三分天下”:1/3靠IPO 退出,1/3靠并购退出,最后的1/3争取中长期持有。然而,要做到中长期投资和持有并不容易,企业IPO成功也并不简单。PE+上市公司模式,效果又如何?

上述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信中利投资的12个项目中,仅朗进科技完全退出,佰才邦、艾瑞咨询、烈火影视部分退出,其余8家未退出。

对于汪潮涌从神坛跌落,私募界一致的看法是:兵败惠程科技。不过,在王简看来,根本原因是汪潮涌野心太大,直接原因则有两个。其一是债务问题,“签署的回购、质押等协议,一旦债权到期,就得赔偿给投资人。并且,上市公司基本面不好,市值就会大幅下滑,也就无法偿还债务了。”

其二是PE+上市公司模式,不符合时代大趋势了,“2016年注册制实行后,公司上市并非易事。如果收购的标的优秀,可以直接上市退出,但如果收购的是质量较差的上市公司,往往市值大幅缩水,甚至退市。”王简告诉市界。

03、四面楚歌

迈入2022年后,已正常履职的汪潮涌,并没有给信中利带来好消息,反而在2月22日又增添了一条被执行人信息。

不过,信中利公告称,目前被申请人(信中利)与申请人(中英人寿)正在积极推动和解的完成,将尽快向法院申请撤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消除失信的负面影响。

“失信的原因一般就是执行不到位,也就是名下没有钱或其他便于执行的资产。”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胡鹏告诉市界,执行和解一般以债权人放弃部分利益,换取债务人积极配合执行,也可以由执行法官主持和解或调解。

汪潮涌此时的处境,用“四面楚歌”来形容。一面是汪潮涌再一次被列为失信人后,将受到限高等一系列的惩戒;一面是投资人的声讨,如粉丝网投资人向信中利追债;还有各种纷杂消息里,汪潮涌作为明星风投家良好口碑的坍塌。

但令汪潮涌最为难受的,恐怕是与老乡兼好友对簿公堂了。算上今年2月的这一次开庭,汪潮涌与居然控股董事长汪林朋,已经在公堂上“打”过好几个回合了。居然控股状告汪潮涌的原因是:后者未履行回购义务。汪林朋和汪潮涌同为湖北籍,年龄相仿。在过去的几年,他们业务往来诸多,利益关系紧密。

因回购引发的纠纷,居然控股并非孤案。裁判文书网公布的诉讼显示,截至2021年12月,至少有5起信中利作为被告的案件,包括武汉璟瑜、居然之家等公司要求支付的股权回购款及利息,金额超过12亿元。

各种债务纠纷背后,皆是汪潮涌埋下的“雷”。回购等纷扰,也不仅仅在居然之家这样的合作伙伴身上出现,在汪潮涌的股权投资中也并不少见。众所周知,股权投资是一种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品种,风险大,募资比较难。

“信中利作为管理人,通常会在募资的时候,与募资机构签署了质押合同、回购函等增信措施。”王简告诉市界。他是一位资深金融人士,于2016年、2017年开始接触信中利。王简发现,信中利会与募资机构签署质押合同、回购函等文件。

这种不合规的做法,在业内并不常见,通常只出现在早期股权投资的募资中。早期的股权投资募资并不容易,以至于股权投资的管理人,不仅会给投资人承诺保底,有些甚至与募资机构采用质押合同、回购等增信手段。

比如被投标的未上市,一般会签署对赌回购条款。不过,实力较强的管理人与募资机构,一般不会签署这种回购条款。那实力并不弱的信中利为何如操作

“我认为是汪潮涌做的比较早,而之前股权募资不好募集,所以才会有这种管理人与募资机构签订回购、质押等条款。由于惯性及与募资机构之间的博弈结果。”王简告诉市界。

其中的风险在于,当股权投资时间到期后,如果信中利无法满足当初约定的收益率,其很大可能陷入债权纠纷。比如会有投资人拿着这个条款,去状告信中利,而大概率他们会赢得这场官司。

对于其中的风险,汪潮涌心中早就有数。他在失联前,就为了解决债务纠纷而到处奔走。一位与汪潮涌此前多有交集的企业家曾向媒体透露,其半年前(2021年年中)得知信中利资金链告急,汪潮涌正四处求援。

然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朋友们”回应汪潮涌的,或沉默不语,或爱莫能助。

“那时候他已限制高消费,不能乘坐飞机,向我的朋友圈子好几个人提出股权出让和资金周转,我们一起交流了一下,判断信中利的窟窿在十亿规模以上,都没敢、也没能力出手相助。”上述企业家说。

各种债务纠纷背后,信中利的竞争力一降再降。近三年里,信中利重点投资的项目中,只有2家公司成功上市。2021年半年报显示,信中利当期营业收入2.21亿元,同比下降63.56%;净利润亏损2.12亿,同比下降387%。

坠入财务黑洞的汪潮涌,如今面对的显然是一堆烂摊子。尽管如此,他还是得到了家乡人的肯定。

前述蕲春人士向市界坦言:“汪潮涌回乡投资,是显得后劲不足,但正因为汪潮涌,很多人知道了李时珍,也知道蕲春,还知道了蕲艾(一种艾草)。他肯定是一心为家乡做贡献,但投资这件事很复杂。”

汪潮涌未来何去何从?王简告诉市界,由于个人品牌人设崩塌,汪潮涌以后募资大概率会受影响。

据惠城科技2021年半年报,由于汪超涌及李亦非所持股份被动减持,自2021年8月2日起,汪超涌及李亦非不再是惠城科技的实际控制人。从激进加杠杆成为实控人,到被动退出,汪潮涌的借壳之旅终于剧终。

这位明星风投教父的微博下,有一条高赞评论:如同海浪,来也汹汹,去也汹汹。

(文中王简为化名)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市界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