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下微信矩阵:
  • 投资界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前哨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解码LP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天天IPO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 野性消费吧
    投资界微信扫码订阅

对话Grace Chen,如果大佬们都不穿好,中国就不会有世界大牌

最艺术的也是最实用的。时尚不只是T台上的模特,而是生活里这些卓越的女性和男性。
2021-12-15 10:00 · 投资界综合  万两投资视野   
   


对话Grace Chen,如果大佬们都不穿好,中国就不会有世界大牌


PART1:简介篇

万两:引领全球的设计未来会在中国吗?

中国是否具备设计的创新力量?

在世界建筑史上,著名的华裔设计师贝聿铭设计了卢浮宫金字塔等代表作,让世界叹为观止。那么在世界时装界,有这样一位著名的女设计师,她为各国政要、明星、艺术家、投资人及企业家设计的时装,也堪称经典,誉不绝口。

她就是Grace Chen陈野槐。作为聚焦文化娱乐、时尚消费、AI科技的投资人,我们非常关注中国时尚设计产业的崛起。中国的时尚设计Designed in China如果能在世界获得认可,那么背后一定要有这样优秀的人物。我们首先来介绍一下Grace Chen。

Grace Chen,陈野槐:

GRACECHEN品牌创始人&总设计师。

中国时尚先锋与杰出代表、美籍华裔时装设计师。

毕业于顶尖时尚设计学府纽约时装学院FIT和北京服装学院、科班出身的她长期在纽约、好莱坞为社会名流、明星设计和制作晚礼服,曾分别在ZUM ZUM、HALSTON 等著名纽约品牌担任设计师,并出任美国著名礼服品牌 Tadashi Shoji 的设计总监和中国总经理。2009年她回国创立了GRACE CHEN品牌。经过10年沉淀,Grace Chen 被用户及媒体誉为"最懂女人的设计师",她的作品融汇中西文化精髓,能精准地理解和刻画出每位穿着者的美与魅力。Grace Chen 的客户涵盖世界各地的名流精英,包括美国脱口秀女王 Oprah Winfrey,奥斯卡影后Helen Mirren、Sarah Jessica Parker,中国女排教练郎平,著名社会活动家靳羽西,著名媒体人杨澜,著名主持人董卿,著名影星赵雅芝、周迅、许晴、俞飞鸿、林志玲、赵丽颖等。Grace Chen 多次代表中国参与国际间文化时尚等领域的交流,包括 APFC 会议领导人服装设计、"中 美人文高层论坛"、"创意英伦盛典",巴黎时装周、莫斯科时装周、中欧建交40 周年"中国时尚夜"、 《财富》杂志"最具影响力女性峰会"、纽约"中国时尚盛典"等,为推进中国时尚文化作出杰出贡献。

PART 2:问答篇

明明中国人是好看的,我觉得我们有我们特殊的气质和魅力。

:第一个话题:我们先聊一下时尚产业和投资并购。

在国际奢侈品投资和并购市场,有一位优秀的前辈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根据咨询公司Alacrastore的数据,他领导LVMH从1987年至今,进行了62笔收购,此外还持股74家公司。从法国的纪梵希、丝芙兰,到西班牙的罗意威、瑞士的豪雅表,到美国的Donna Karan、Marc Jacobs和BeneFit,再到意大利的芬迪以及Emilio Pucci,通通被LVMH收入麾下。您怎么看时尚产业的优秀品牌企业?以及您怎么看时尚产业的投资和并购?

G:我觉得是这样的:我们要站在不同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

如果说从世界整个的版图来看,现在提到投资并购,在整个世界的时尚产业里面,占有话语权的这些企业或者品牌可以说都是国外的,没几个中国的。中国近十年可能有一些,但是我们都还没有到成功的这个阶段,还待验证是否成功。

当然目前最大的或者说最成功的肯定是LVMH集团。

从时尚产业本身来说,整个西方的时装业,它是叫做赢者通吃,就是Winner takes it all。我曾经接触过一些LVMH集团的投资人,从中国的时尚行业角度,或者说从我作为一个时装品牌的创始人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他们其实对中国的时尚产业、对中国的消费市场,并没有那么了解。

别看现在他们可能在中国好像非常成功,但是我坚信这一定是阶段性的。中国人买了全世界40%-50%的奢侈品,原因就是国内消费实力的增长其实超过了我们供给侧的进步能力。

所谓的供给侧就是中国我们自身的品牌成长速度没有跟上我们消费者成长的速度。所以大家没办法,只能买国外的奢侈品。因为他们的购买力已经到了这个阶段,可以买得起这样的价格或层次的商品,而我们自己的品牌又没跟上。

我非常关注这个领域,因为GRACECHEN品牌就是要在这个领域里一争天下。我们要成为中国第一个真正的时尚奢侈品牌。但这不是靠并购获得的,而是自己真正创造一个东西出来。其他中国品牌的情况我不知道,可能珠宝或者包等其它领域做出了国际品牌,但是服装是真的没有。服装里GRACECHEN的品牌,目前是可以说是唯一一个能够和国际大牌比肩竞争的国产品牌。

为什么这么说?

第一,因为处于同等价位和档次;

第二,我们的消费者是同样一群人,这足以说明我们与他们处于同一个市场;

第三,国际大牌没有真正理解到中国市场和中国消费者。

奢侈品和奢侈品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一种精神上相互依赖的关系,或者是一种精神上的连接,这个是奢侈品的本质。奢侈品不是生活必需品,我不买你我也不会死的,还能怎么样啊?大不了我就不买嘛。那为什么还要买呢?买的原因就是因为消费者认为这个东西满足了他精神上的一种追求。总的来讲,从整个社会心理上,目前大家买大牌的原因多半是:

第一,我买得起;

第二,大家都在买,我为什么不买?

那请问这种心理是长久的吗?

这种心理,其实并不是一个奢侈品牌和它的消费者之间应有的纽带。就很容易导致今天流行这个,我就去买这个,明天流行那个,我就去买那个。顾客的忠诚度和品牌的内涵并没有粘在一起。说实话,这个情况我觉得对于在中国市场上运营的西方大牌来说是一个潜在的危机。而对于中国品牌来说,这是一个理所当然的机会。

我相信如果我们放远点来看,5年10年20年,对于一个品牌来说,它能否生存最终将取决于它是否能够真正占有它的消费者。如果情况是,现在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你不得不买我们,那么这个不能长久。像服装这种产品,其实是整个奢侈品里面最Localized(本地化)的一种商品。它必须要和本地客户在身体上、心理上、文化背景及生活方式上很契合才可以。其实中国消费者现在买这些外国品牌的衣服,还是有很多问题的。

首先,版型就不对,其他就不要说了。我在国外那么多年,还是很了解的。生产者对消费市场的理解,在产品的创作过程当中起了决定性作用。我想应该到目前为止,除了可能春节的时候出点春节款,其实没有一个西方大牌真正把中国消费者放在心上。它们在设计和生产开发或者整个流程里都没管(中国消费者),直到最后营销的时候才来搞这么下子,你觉得这是长久之计吗?肯定不是。这就是我对这个行业的主要看法。

我要站在一个中国品牌的创始人和中国消费者的角度来讲这件事情。从并购的角度,可能未来10年20年,或许我们中国也会出现自己的奢侈品集团。

我们也会面临同样问题,就是我们怎么去进行并购?我们怎么从商业逻辑出发赢得竞争,或者说最大化占领市场?应该是从这些角度来判断是否要并购,是否要收购。当然如果说资金充足的话,也要投资。

那投资的话,他的Know how(对行业的理解)在哪里?

他如何判断哪个品牌还不错?其实说实话,我上个月曾经有一次非常受触动。正好我们在上海花园办了一个活动,就是讲“奢侈品领域的投资”,有投资人和我们分享了一些见解。当时我就觉得很惊讶,因为无论是中国的投资界,还是外国的投资界,看来很多人都不太理解中国的时尚品牌市场。他们对中国消费者没有足够的理解,对中国品牌、对我们这些企业更是一点都不了解。

一个奢侈品,或者一个高端品牌,完全不能用大众消费品的逻辑去考量。其实,判断一个品牌,首先要看它是不是有自己的壁垒,它一定要有东西是别人不具备的,无论在技术上还是设计上还是营销方式上,能够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在科技、医药、生物科技等等领域搞投资的逻辑同样适用于时尚领域,时尚不是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它也是一个产品。

你如果没有壁垒的话,明天就会有人仿你。我对我们的品牌就很放心,因为我们有很强的壁垒,而且我们所在的这个高端时尚领域目前是一片深蓝的蓝海。当中国消费者开始不满意他们现在买的这些国外品牌之后,我们将提供首选。因为无论是在产品成熟度上,还是在对中国消费者的理解上,我们是走在最前面的。我可以很笃定地说,我们是一个非常值得投资的品牌。以上就是我对于你第一个问题的基本理解和观点。

我也想借机给大家贡献一个我的行业insight(洞察)。

你可以这样来想象这个行业,把衣服分级,从0到10吧。

0可能就是超市里的衣服;

10可能是巴黎高定,20万欧元一件的这种衣服。

然后,像优衣库,HM,这些大概就是1.5到2;

然后,ZARA可能是2.5;

然后,MichaelKors这类品牌,5-6;

然后,Max Mara也是6;

那么, Gucci,Parada, Dior这些,基本就是7-8-9。

如果这样分的话,你可以看一下中国品牌最高的能到几。

追问1:你觉得GRACECHEN品牌能到几?

G:我们肯定是在7-8-9的领域。

追问2:您觉得谁可以到10?

G:10我们先说是巴黎高定吧。其实我们不用去考虑10,10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东西,你不需要非去搞他。我一直在想,其实全世界服装的7-10里面,有几乎一小半是中国人在买的,这就是我们巨大的市场空间,就看你有多大本事能够把他搞定了。中国目前的品牌可以说很少到5的,到5就到顶了,哪怕是已经非常成功的品牌。我们这个“得分”与品牌成不成功没有关系,只是说它在产品层级上所占领的位置。所以你就可以看到我们现在在做一件什么样的事情了。

:您刚刚讲到壁垒这个词,我想要深入问一下:您提到壁垒有技术设计,营销方式,可否举个例子,展开讲一下GRACECHEN有哪些是别人做不到的事情?

G:我们其实有很多的壁垒,先说一个最简单、大家都明白的。我们研究了中国人的体型,总结出了一个中国人的黄金比例,这是为什么我们所有衣服都好看的原因。我哪怕做一件T恤衫也会特别好看。大家都特别喜欢我们的T恤衫,为什么呢?

因为我所有的衣服都是按照一个最美的黄金比例做出来的,而这个是我们自己的科研成果。

:就是您之前提到的小六码?

G:对。我们最近还把男生的比例也研究出来了,我们管男生的叫小八码。

这是有点专业的一个问题,但是可以稍微的科普一下。西方的样板技术,就是给一个人做衣服是怎么做出来的?就是先按照你的身体做一个人模,然后用布把人模的身体包裹出想要的形状,再把它拿下来,展开成一个平面的纸样,再去裁剪,把它缝回去。

最后,这件衣服就和这个人模是非常吻合的,这就是做衣服的原理。我在美国工作了15年,09年回国要做自己的品牌时傻眼了:我发现中国没有这个人模。我们连一套现代化的标准尺寸、一个标准模型都没有。

有一套数据是60年代的,但现在的人早就长得不一样了。到现在这个行业还没有人去做这件事情,你说奇怪吧。那我要怎么办?我就不得不开始研究这个东西,研究中国人的体型,最后真的研究出来了。事实证明,我们这个小六码非常精准。关键是,它在美学上有很强的代表性,根据它做出来的衣服都是好看的。

追问:这个小六码在行业,等于也是一个开元的创新?

G:这是真正的创新,不仅在中国,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因为外国更没有人来研究中国人的体型。

追问:这个小六码也适合欧美的女性吗?

G:也适合她们。

追问:可能是黄金比例对了,所以到她们身上也好看。

G:所以我们可能真的找到了一个共性。

你看这是个壁垒吧,这就是一个很大的壁垒。

同样的衣服,别人怎么做都没有我们做的到位。他拿过去把衣服拆了抄,都抄不出来这个样子。

:第二个问题,您在海外旅居15年之后就回国来创立GRACECHEN这个品牌,是不是出于一种使命感?

G:对,有一种使命感。我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太过执着于使命了。

:您是指,如果中国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奢侈品品牌,那就是GRACECHEN?

G:这个是我们始终如一的目标。其实最终并不只是为了做一个品牌,还是想要“争一口气“。我认为中国人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中国人的这种魅力、这种美,至今不为人所知,甚至故意曲解,太让人难受了。我们自己(中国人)也不知道,别说别人(外国人)了,别人更搞不清楚了。这不前两天迪奥那件事情吗,就是很让人生气啊!

:现在好像出来道歉了。

G:道歉也没有用啊!

她担心的不是伤害中国人的感情,她担心的是销售额下降。情怀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是自然而然的。因为我在为中国人的美服务,而中国人的美,或者说这种所谓人的魅力,太被轻视了。

明明中国人是很好看的,我觉得我们有我们特殊的气质和魅力。

但是我们自己也不知道,外国人也不知道,就没人知道。外国人对中国人有刻板印象,你也不能怪人家。我们也没有把自己弄好,没办法。

那么我们自己为什么不知道?怎样才能知道?

一个基本道理就是,再浑然天成的气质和魅力,也需要在自知的基础上进行挖掘,进行展示。你可能听说过,我们品牌的美学密码是“静、深、富“。”静“是指东方人特有的娴雅、端庄;”深“是指低调,锋芒不露;”富“是指雍容、内外兼修的气度。单看每一项可能觉得并不出奇,但结合在一起,就凝聚成了独一无二的中国美。其实我的很多顾客,只要在我的帮助下找对了自己的风格,都能很轻松地get到这三个字,放到世界上去比,也是毫不逊色、甚至独领风骚的。

我的客户、哈佛博士著名经济学家金刻羽女士对我感叹说,她穿过很多国际品牌,但每次穿上 GRACE CHEN,她总会在国内外的社交场合听到别人夸赞她的衣着和魅力。这就是中国气质的独树一帜啊!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觉得中国作为一个有五千年文明、占全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国家,被美国这样没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国家认为是一个亚文化、一个小众文化,我觉得简直莫名其妙。我还是挺有这种大国情怀的,我觉得中国文化就是世界主流。我们是唯一可以与西方抗衡的主流文化。但我可以这么说,如果中国的时尚上不去,没有本土的世界大牌,就永远也成不了当代的主流文化。

时尚是文化或软实力的一个最突出的风向标、最显著的标签。

你搞不定这件事情,你就没有足够的软实力,一定是这样的。这个你相信我,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说的没有错。

:这个是对的,之前我研究LVMH,那个创始人最早是在美国做房地产的,但他是个法国人。让他进入时尚这个产业来做投资并购的原因是:他在纽约有一次坐出租车,他就问出租车司机说你知道法国的总统是谁吗?他说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迪奥,就是这样来的。就像刚刚Grace讲的,一个国家的时尚在全球的影响力代表这个国家文化的自信。

G:对。

中国会有大牌的,它其实和中国人的形象与品味互为因果。我觉得只有中国人或者说中国的品牌,被大家认为代表了美,代表了吸引力,代表了时髦,代表了品位,这种时候,中国才会有自己的大牌。

比如说,GRACECHEN你既是一个品牌,同时还是一个中国的品牌,你去不掉这个标签的,除非你就不告诉人家你是中国的。假如你说你是美国的,那你就要跟美国产生关系,你总要跟一个地区或一个国家产生关系。所以你要解决你背景的问题,怎么解决这个背景的问题?怎样才能让人家一提到中国就觉得这是个时髦的地方?插句话,您认为目前中国的时尚之都是哪里?

:我觉得首选是上海。

G:你觉得深圳是不是?

:深圳是时尚产业城市,大规模生产时尚消费品的。

G:对!中国每卖四件衣服,其中有一件就是深圳产的。深圳的时尚产业很牛的。我记得有一个领导跟我说过,大家都不相信,我也觉得很惊讶。说深圳的服装行业是所有行业里面纳税最高的,超过了高科技产业,我们都觉得怎么可能?

:深圳生产的刚才您讲的1-5分这种大众消费类服装?

G:对,深圳很厉害啊,时尚产业也非常强。那你为什么觉得时尚之都是上海?

:因为上海人时尚。

G:没错,因为上海人时尚。

所以如果有一天你觉得中国时尚,必须得是中国的人要时尚。跟我们的服装产业没有关系!

就是跟你在街上碰见的人的时尚度有关系,和你所见到的所有中国人会不穿衣服有关系!所以请万总赶紧去告诉你们投资圈的大佬们,赶紧穿得好看一点!赶紧买衣服!赶紧把自己弄好看一点!

只有大家都好看了,我们才会有中国的大牌!真的是这样的,让大家去消费,别把钱都存在那,或者干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先把自己拾掇好了,真的学一学美学,我们才会有中国的时尚行业。

所以您觉得中国时尚之都是上海?

G:是啊,没有办法,只有上海。至少到目前为止只能是这样子。上海还是得益于我们以前的这个文化传承。所以,上海的普通老百姓,哪怕是再没钱,也都会把自己拾掇的好好的。哪像我们有些城市的人,哪怕是家缠万贯,多少个亿,90套房子,他还穿的那么难看的,人字拖。

像某企业家,天天在宣传,“我就穿200块钱的衣服!”那我们还有什么时尚行业可言!

对,建议我们今天的标题就叫作“如果大佬们都不穿得好看,中国就不会有世界大牌”!

就是这么简单!什么时候你们都到GRACECHEN来买衣服了,我们马上就有个世界大牌了。

我的理想就是让中国人变好看

第三个问题,作为投资人,我特别喜欢看到“创新”。Grace在给高级定制做数字化转型,线上展开精密无缝的商业闭环,线下独具优势的极致品质与体验。您为什么会有这种思考,为此做了哪些规划?

G:其实我们对高定这个行业,还真的是在革新上做了很多事情。说实话,从一开始我做GRACECHEN品牌,就没有把它当做一个传统的高定。从第一天开始,我们的模式就跟传统的高定不一样了。

我们其实更像一个预售制的高级时装,因为我们把很多环节都标准化了。

传统的高定是:你来了,然后跟个设计师或者跟个师傅,就在那儿说想要个啥,然后大家就讨论一番,量一量,最后做出来一件衣服。这种就是先没有一个概念到底做什么,就是通过相互之间的讨论,才决定做一个什么东西,最后把它做出来。那这个东西的试错成本非常高,因为我们两个就算说的再明白,其实还是无法钻进别人的脑子里,最后很有可能做出来的衣服就不是你想要的。

“我那天跟你讲的是这个,你也说了要给我做这个,最后怎么变成这样了”,就跟你去剪头发一样,你再怎么跟Tony讲,最后剪出来的永远不是你想要的样子。

:对,有的时候和发型师说修一下,结果个剪了个短的。

G:对!就是这个意思。其实传统的高定就是这样的,不确定性很强。

因为它就是这样,你要么买,要么不买。

GRACE CHEN对高定进行了所谓的标准化。

第一,我们把设计都做成了样衣。我们的样衣就是我们标准化的可靠依据。有了样衣,你就可以把设计穿在身上去挑选款式,这样的选择就是非常可靠的。我从来不鼓励为客人重新去设计一个款式。

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算我那个设计图画得再详细,你心里面想象的东西我也是不知道的。最后我给你做出来的衣服需要修改的可能性是100%,然后退货的可能性搞不好也有50%。所以,我们只会给特别熟悉、对我们有完全信任的客户专门去设计衣服。

并不是说我不愿意给别人专门去做设计,而是用更合理的方式避免了上面这个弊端。其实大家看见的这些样衣就相当于我们的设计图,然后你还可以穿在身上看到底好不好看。我们就是所见即所得。你觉得好看,那就订吧,然后按照你的身材尺寸去做,这其实是一个预售。我们的高定在销售这一点上已经和成衣很相似了。但它比成衣更好的是,可以完全按照你的身材来做这件衣服,然后在这个过程中改短一点,长一点,甚至是改颜色,那都没有问题。因为最后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样子,我们是有基本共识的。这就是和传统高定相比一个特别大本质的变化,所以我们基本不会被退货,这在传统高定行业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从来不愿意说我们是高定,尽管我们的生产模式是高定,但其他方面都比传统高定优越很多。

追问:那咱们的定位是预售制?

G:我觉得其实像一个预售制的高级时装。

所以我们可以规模化,不像传统高定无法规模化。我们的标准是什么?我们的标准就是我们的设计样衣。作为一个参照系,无论你想改什么,至少我们知道是以样衣为起点改的,而不是完完全全天马行空,你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另外一个标准化就是我们那个小六码。我们所有的样衣都是根据小六码体型做出来的,然后我只要对比你的体型跟这个标准体型的关系,我就知道你的衣服应该跟我的样衣是什么关系。

就是x和y之间的关系等于a和b之间的关系,“我的样衣和我的标准人模”之间的关系就是“你的衣服和你的身体”之间的关系。

我们有参照系,也有标准化,这样一个生产模式,效率是非常高的。不夸张地说,在高级时装领域里,GRACE CHEN的生产效率和质量效率,我觉得在全世界数一数二。而且我们是真正的高定啊,不是像很多人说自己是高定,但实际上还是在现有的号码上,稍微给你改点长度和袖子什么的。我们每一位客人都有自己的人模,然后每一件衣服都是完全在她的人模上定做,从胚样到纸样到缝纫到手工艺,这就完完全全是Dior、Armani、Chanel欧洲高定的流程。

我们一丝不苟,从来都没有任何捷径。

我们的生产制作过程是100%的高级定制,但是我们的效率比他们高很多。某欧洲品牌高定做条裤子要做六个月,专门飞巴黎试了几次,最后这位客人还把她的高定拿来让我们给她改。特别不靠谱,说起来还至少一万欧元一条。这就是你问的关于我们怎么去对这个行业进行了一些数字化转型这个问题。

我们所有的数据都在CAD里面,已经数据化了。另一个数据化转型,是我们那个“空中花园“项目。现在大家在讲元宇宙,其实我们在两年前就已经在计划这个空中花园。这是一个可以把我们整个品牌体系放在云端的项目,让我们可以与全世界的消费者建立连接。可能我们还没有能力马上实现这个雄心,但会脚踏实地去推进。

追问:放在云端,意思是类似《我的世界》里面你建一个GRACECHEN的花园?

G:就像现我们上海的瑰丝陈花园House of Grace Chen,如果把它放到云端,除了没办法见面,没办法亲自去试穿那件衣服之外,其他所有事情都可以在云端完成,所以我们把它叫空中花园。它未来不仅仅是一个零售店,而是一个我们的品牌时尚乐园。这是我们要做的一个非常好玩的事情。

:第四个问题,您作为知名的设计师,您认为自己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您和品牌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G:我觉得我们的优势可能也就是我们品牌的最大价值:就是我所谓的高效。

从我本人来说,我是一个非常看本质的人,风格啊,设计啊,可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高效是对谁都有价值的。你别小看高效这个东西。高效体现在很多方面,设计方面(高效)也是很重要,对我们客户来说,我们的产品是高效的,我们的服务是高效的。我们的产品能够非常精准并且迅速地满足他生活中对服装的要求,无论是从形象上还是场合上,等等各个方面。因为我们的产品好,所以不用挑来挑去,费半天劲,来一下可能就搞定了,为他们节省了很多时间和钱,要不然你去买买买,搞半天也不一定买到合适的东西。等到哪天要穿的时候又发现哪不对了。我们这种高定服务其实是对客户来说最高效的方式。我刚才也说了,在整个生产流程、营销流程所有的环节,我们都始终记得高效这一点。那请问高效是从哪里来的?

追问:专业,标准化?

G:那么专业、标准化从哪里来的?

追问:本质?

G:对,就是不走弯路。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讲,请问你做一个时尚品牌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你做衣服的目的是什么?

你做衣服的目的是不是:这个衣服有人来穿,然后就解决了他对衣服的这种需求,无论他这个需求出于什么样的目的。

像你觉得要好看,但有一个人他就觉得,要好看但又不能太好看了。今天下午来了一个客户就说,我想好看可我不能比我的领导好看。

有多少品牌是明白的,有多少设计师是明白的,甚至有多少媒体是明白的?他们去采访一个设计师的时候,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或者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什么?他们问得最多的问题是:请问你的灵感从哪里来?你的系列要表达什么?大部分媒体都是这样的。所以我觉得这就已经不是服装的本质了。当然灵感也很重要,但是我的灵感,甚至我所有的东西,最终目的就是要做一件合适的衣服给人穿,我不会忘记这一点。但我们的媒体也好,包括这个行业里面很多的人,他们的目的和用户无关,他们只关注设计师如何表达个性,标新立异。

:那就是纯艺术家了?就是他表达了什么?

G:对啊,你看这么简单的一个道理,这就是本质嘛。

本质的东西往往都是最明显的,最简单的道理。但就是没有人去相信它,或者说是去遵循它。

而GRACECHEN品牌做的事情很本质:

第一,我的衣服要好穿;

第二,我要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变好看。

只有很多中国人变好看了才会有中国品牌。我天天就讲这件事情,天天见人就说这个事情。

所以我们高效,所以我们不走弯路。有的时候比如说走秀啊,或者说拍片,还是会有一些相对来说更加舞台化或者艺术化的衣服。但一定是占很小的比例,我这一个系列下来40个款式,40套全新的设计,那至少有38套要拿到订单的,这就是高效,这就是本质。我如果凭着我自己任性,随便设计个什么没有用的,所谓突出灵感的衣服,最终就是浪费。还有,天天有人在讲可持续性。说实话,我听了他们讲的可持续性,我都觉得好笑。很多人把废的瓶盖啊,塑料瓶啊,这些recycling(循环利用)的材料,费半天劲把它们做成了纤维,又织成布,总之就做成仿制面料,最后做成衣服。其实这个思路是很好的,废物利用嘛。

但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你做出来的这个衣服如果没人愿意穿的话,它又变成了垃圾。

你这样周而复始去做这些事情干什么?我就很反对什么快时尚,而且我也反对大家呼噜呼噜的都去搞什么环保时尚。因为很有可能做出来的衣服没人穿,那你前面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浪费时间,而且还浪费资源。这一点都不可持续。

所以,我们的观点很朴素,很本质:那就是一件衣服,多穿两年、多穿五年、多穿十年,没什么比这个更环保的,更可持续的!

所以我们提倡的就是,你要是定制的话,就定制一件你穿得最多的衣服,以及你认为可以穿的时间最长的衣服。比如说一条黑裤子,或者像我们这样一件外套,这件外套可以穿个五年十年,那中间我可以少买好多衣服。是不是节省了很多的能源?节省了很多的资源?如果所有人都这么做的话,可能本来大家一年共消费2000万件衣服,现在只需要消费200万件衣服,这样是不是环保啊?这比什么都环保啊!不是吗?

追问:可是对品牌、对投资人来说要复购啊,要营收啊。

G:那你就做好的衣服啊,做品质高、价值高,像我们这样的衣服啊。你不要去做一大堆200块钱一件的衣服。一件值两万块钱的衣服,就相当于卖100件200块钱。所以为什么投资GRACECHEN回报高,因为我们是在做应该做的本质的事情。多花点钱投高品质的东西,其实你最后反而划算,是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想的话,必然环境污染就会少很多。对投资人来说挣同样的钱,反正财务报表一样就行了,至于你到底多少件,那不用看,你利润到位就好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的服装行业要升级。我们要多去做7、8、9分的衣服,不要只做那个1、2、3的。占用同样资源,越高分的衣服越环保,越可持续。

:是这样,全球认可众多,依据消费力来划分,大众消费品牌还是有存在的必要的。您怎么看优衣库?

G:我觉得应该可以说,过去这10年多亏有了优衣库吧。

其实它对提升整个中国人的服装品味和着装水平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至少不用去穿那些乱七八糟的奇奇怪怪的衣服。我觉得优衣库的品味,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它解决了很多普通人的穿衣问题,很好啊。我的梦想是在优衣库旁边再开一家店,因为我觉得它还有一个领域没有覆盖到,就是正式着装,中国人的正式着装,它只管休闲的。我的梦想就在它旁边再开家店,它在哪儿开,我就在它旁边开,去做大家的节日和正式场合穿的衣服。这样就齐了,就可以了。

:第五个问题,您认为设计师和企业家最宝贵的品质是什么?

G:设计师和企业家最宝贵的品质,我觉得应该还是说不忘初心吧。人们总强调坚持,我开玩笑说,好吃的东西你一直吃,这个不叫坚持。

很容易做的事情都不叫坚持。碰到困难、碰到阻力的时候,你仍然不改,仍然要做,这个才叫坚持。就是我们讲的初心,这是不容易的事情。我觉得最终真正能够把事情做成的人都是这样的人。有信念。首先要有足够的聪明智慧,或者说有足够的洞察力,去找到正确的目标;然后还能够排除万难的去坚持,就是一定要达到这个目标。我觉得无论是设计师还是企业家都应该这样,而且一定要有比较大的眼界和格局吧。再有,要去做我们认为有意义的、正能量的事情。

:第六个问题,你刚刚讲到就是排除万难的坚持。创立GRACE CHEN这个品牌,您曾经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你是怎么对待的?

G:我觉得应该是和所有企业一样的问题吧。

就是人才的问题。

团队和人才的问题应该是无解的,会一直伴随着企业的成长。只能一直不停地去努力,去提高整个企业的凝聚力、管理能力。水涨自然船高,企业好了,人才自然就会多,这样选择也更多。反过来,人才好了,企业也才会更好。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真正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

:第七个问题,古今中外,您最欣赏的设计师或创始人是谁?为什么?

G:肯定是乔布斯。他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凭一己之力、一部手机,就提升了全世界老百姓的审美品位。

你想在iPhone出现之前,大家都用什么呢?之前我用过一个手机叫V3,就是samsung的V3。因为我用东西不是说能用就行了,我一定要它长得好看。

它不好看我真的是受不了,我就不愿意用。

v3在那个时候是我觉得最好看的一个手机,薄薄的、很漂亮。我一直用到了iPhone 3出现之前,用了大概有7、8年。在这个过程中,每年都有新的手机出来,但我始终没有办法换一个手机,因为没有比它长得更好看的。然后终于出现了iPhone 3。跟之前所有的手机相比,它是跨越性的。这个产品设计就是太鹤立鸡群了。有了它之后,你也就不记得之前是怎么回事了。你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我觉得iPhone3一下子让所有的人都认识到一个好的产品设计是什么样的。这是一个真正的好产品设计的一个登峰造极的例子。而且总的来说它是面向所有的人的,不像时尚,好像某些人才可以接触到,大部分接触不到。可想而知,如果没有iPhone,我们还在用之前那些那么丑的手机。目前很多电子科技产品品牌的提升不都是因为苹果吗?没有iPhone的话,哪有我们现在那么多的好看的电子产品。

所以它改变了所有人的生活。这是我最佩服他的地方。

我是比较看重这些东西的,看重颜值。当然它的功能也很好,功能设计其实也是产品设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它真的是拯救了所有人的审美与品位。我觉得用了iPhone的人同样也会对其他的东西开始挑剔,看这个不好看,用那个不方便用。所以,我觉得其实一个设计师是很了不起的。一个品牌,一个产品,他有时候能起特别特别大的作用,改变世界的作用。

万:第八个问题,您的理想是什么?五年之后,您觉得您在做什么?

G:我的理想就是让中国人变好看。

我一直在想,今后在巴黎,在纽约,走过来一个精致漂亮的东方女性,什么时候大家觉得那个精致漂亮的女性是中国人,中国才会有自己的品牌。对!我的意思就是说:这就是我的理想。

这个就是我的理想。

我们可以看得出来有些国家女性她们的那种讲究劲儿、时尚度。只有当你的各方面都不错的时候,你才会讲究美这件事情。所以这就已经证明了你的文化,或者说你的国力,整个人民的状态到了一种什么样的高度。对吧?所以这个就是我的理想。

“找回“这个词,因为其实中国人在历史上是有过这种登峰造极的高光时刻的。

五年之后,我希望自己团队小伙伴们一个个都很厉害,我就可以不用在一线了。

我可以去培养新的人才、可以去教书、在这里跟万总交流产业投资并购,或者去传播中国美学,然后搞个脱口秀什么之类。

万:第九个问题,你想对资本市场说什么?

G:我想对资本说,来投资GRACE CHEN啊!跟我一起来创造中国第一个时尚世界品牌,让中国人变好看,一起来做这个事情。或者不投资,那你们来买GRACE CHEN的衣服也可以。要么成为我们的投资人,要么就成为我们的消费者。

大佬们要身体力行啊。你们是最有需求、最有消费能力、最有号召力的人,你们不穿起来,哪里可能会有中国时尚啊?

万:第十个问题,就是说那个投资圈有很多优秀的女的投资人,创始人里面有很多优秀的女企业家,你最想对他们说什么?

G:其实大家都已经站在一个代表中国女性,或者是为中国女性树立榜样的这样一个位置上。所以,大家要重视美这个东西,我觉得美是最高的一种素质。

因为美是一个综合体,是你从内到外,包括你驾驭时尚的能力。

事业成功,学历高,这些东西都非常重要,也非常好,但只是不要忘了美这件事情。也希望大家除了在自己本身的领域里有话语权,然后都是很厉害的人之外,在时尚与审美这件事情上也可以追求更好的境界。

人在任何年龄都要追求美,不要总是认为时尚只是Z世代年轻人的事情。

我是一个专业的设计师,我们的团队是专业的。但真的就有这样的人,他们不尊重别人的专业,但又希望别人尊重他们。就好像某位企业家一样,一边说我们的空调从来不降价的,一边又说我从来不买正价的衣服,买衣服90%都是打折的,200块钱的衣服。那凭什么呀,为什么你的东西卖的时候你就不减价,别人给你卖衣服就要减价?

对话Grace Chen,如果大佬们都不穿好,中国就不会有世界大牌

---万两女士身着Grace Chen经典流苏礼服亮相嫣然慈善晚会---

万:第十一个问题,跟您设计相关。Grace也经常去采风寻找设计灵感。您在很多设计作品中运用到苗族锡绣,可以讲讲当初是怎么开始在苗族锡绣上展开创新的吗?近期我作为投资人代表出席嫣然慈善活动,穿的您设计的重工流苏礼服,流苏好像也是你特别喜欢的元素之一?此次“书”系列也是以流苏开场,而且这次的流苏设计不像常规我们看到的流苏,这是不是种新工艺,为了这次“书”系列专门研究出来的吗?

G:“书”这个系列的设计方面,我可以简单地说一下吧,正好讲一下关于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事情。对中国的文化到底怎么跟时尚连接,我觉得“书”其实是个很好的例子。

我从小练习书法,关于我们品牌的风格,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觉得我的审美观可以说是完全来自于书法,书法里面所说的这个精神气韵。

为什么我喜欢用流苏?因为流苏它是线条,代表了动感。这个跟书法是一脉相承的,书法是中国文化的精髓,它其实是代表了一种哲学思想。

我们从气韵灵动当中获得一种平衡。这个字就是不管你怎么歪歪倒倒,到最后怎么着看,它必须是立得住的,这就是中国人的平衡。

还有无论是什么样的一个字,最终还要归结到一个美字,它要有美感。

其实这个美感就是我们中国人常说的分寸感。

就是我们不像西方人凡事要做得很极致,我们总是留有余地。有人要以书法为灵感,去设计服装。迪奥就是直接把字印在衣服上了,大家都知道那件衣服,对吧。现在我们很多时候对传统文化就是采取这种复制粘贴的处理方式,就是弄个图腾、弄个文样,印在衣服上就表示我们继承传统文化了。

中国的文化,它的思想是真的很厚重的。你可以汲取的养分是非常多的,但是你一定要用一种智慧的方式汲取它的灵感,而不是用直接复制粘贴的方式,这个只会把我们做狭小了,做low了。

所以在看“书法系列”的时候,可能你看不见一个字,但书法的那种气质扑面而来。

这个其实也是今年,我们做中国文化年---“琴棋书画”系列的一个初衷。就是我们想表达,到底怎么去运用我们的传统文化,怎么把它的思想提炼出来之后再去做现代设计,做符合现代人日常生活方式的衣服。

追求神似,而不是形似,并将提炼出来的“神“用到设计上,服务于现代生活,我认为这才是有用的事情,才是应该去做的事情。

像乔布斯,可能他喜欢极简主义,就是非常简单、简约的那种感觉,那这个就是他的思想。但也有一些人喜欢用非常复杂的东西,大家的偏好不一样,做出来的产品气质也是不一样的。我把书法的灵魂提炼出来之后,放在我们的衣服上,这个其实就是我的整个设计逻辑。

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立场就是要坚持要做中国的品牌。所以,GRACE CHEN的风格里面有很强的中国元素。但你可能一眼看过去不觉得有什么突出的符号,没有啊,没看见,除了有一些衣服好像有点像旗袍之外,觉得不怎么看得出来。就连这种中国结的编制,也有人会认为很“古希腊“,对吧?

本来这就是一个,我们叫做普世审美的东西。

苗族锡绣也是一个用现代设计传承中国非遗文化的典型例子。我们团队多次去贵州苗族地区采风,我很喜欢苗族600年历史的锡绣,尝试把它用在我们的时装系列里,但是把他们的绣片直接放在衣服上,无论怎样都很突兀。最后我们从根源上去研究锡绣的工艺,解构之后,重新运用在现代的蕾丝花边和面料上,做出了苗族绣娘们惊叹说她们祖祖辈辈都没有想到的锡绣,最美的锡绣。所有人都很惊讶这样的少数民族手工艺竟然可以这样和现代高级时装结合起来,我们的客户更是非常喜欢穿我们锡绣系列的衣服。

我们要用聪明的现代设计去寻找中国文化里面的普世价值,也只有这样,外国人才看得懂,他才会去买你的东西。就连像Chanel、Dior这样的品牌,她也有普世得价值在里面。就像我们不可能跑去穿一个法国18世纪的衣服,但是你可以穿Chanel、Dior,对吧?

为什么?因为:

第一,它现代化了;

第二,它表达了普世的价值,例如女性的美或者其他美好的感觉。

---“书”系列现场图---

它让你觉得作为一个中国人,在现在的这个时代,穿上它很正常,可以去上班,可以去逛街。

万:当时选择出国,为什么选择去美国?而不是法国?

G: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问的问题。因为这也牵扯到中国文化的传承。

首先,我觉得近2-300年的欧洲文化其实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欧洲人在文艺复兴、古罗马体系,或者古希腊体系的基础上获得的很多新思想,其实基本都来自东方的中国。他们的纺织品、工艺品、珠宝、甚至到建筑很多都是学习中国的,那我还跑去学什么呀?

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去学这个东西。当然我觉得也能学。但相比之下,美国纽约所代表的现代设计、时尚商业体系才是我们所不具备的。我们至少在这现代的几十年近百年,没有真正的现代设计,也没有现代的时尚商业。所以我觉得应该去学习商业化的这个部分。

古典文化、古典装饰艺术这些东西,中国人自己就有很好的,反而现代设计的东西才是我们真的需要去学习的。

万:最后的问题,此次的“书”系列好像更加偏重了实用性,这是您未来设计作品的发展趋势吗?

G:实用性始终是GRACE CHEN优先考虑的问题。

这次的“书”系列,我们分别提取篆书、楷书、行书、草书的时代精神和性格风貌对应到大衣、套装、礼服的类别创作中,但又不完全一样,在面对一些不同款式时,还会不断进行调整,以增强实用性。同时,比书法更复杂,颜色和面料也是决定着一件衣服能否呈现出高级“美”的因素。“书“系列中,GRACE CHEN团队继续研究和创造了许多新面料和工艺,把中国人柔软的体态和坚韧的内心表达出来,就跟书法一样。

“看似柔软的毛笔,实则利剑出鞘”,这也是我在书法里领悟到中国人最本质的精神——刚柔并济。它不能是羽毛轻纱,那是软而非柔,我们必须找到或创造这种带有厚重感的柔软面料。

最艺术的也是最实用的。时尚不只是T台上的模特,而是生活里这些卓越的女性和男性。这肯定是GRACE CHEN要坚持的东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投资界立场。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