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狠山东男人帮,凭什么征服11亿人

像《山海情》短短23集,拍摄了90天,把半个娱乐圈的西北老戏骨,全拉到极度缺水的戈壁滩上。
2021-01-28 13:48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云摇   
   

最土的国产剧《山海情》突然火了!

它火的出人意料。

看题材,大西北的扶贫故事,土的掉渣,像极了爸妈的菜;

在剧中,为了有口吃的,用女儿换毛驴;扶贫下拨的珍珠种鸡被偷,吃得只剩下最后一只;兄弟三人只有一条能穿出门的裤子,弟弟穿了裤子,哥哥就只能躲在被窝里。

看剧照,曾经的明星演员,全都灰头土脸,像极了刚下完地的农民;

就连原声配音,都是满口的西北方言,分分钟被带跑偏。

这么土《山海情》却开播9.1分,大结局后飙到了9.4分,成为2021年的网红神剧。

微博上关于《山海情》的热搜,也是动辄几亿的阅读。

很多人为了看方言版,天天蹲守着冷门的宁夏卫视和东南卫视。

主旋律+扶贫题材不好拍,前有陈凯歌《白昼流星》失手,后有芒果台《江山如此多娇》平平无奇。

而《山海情》能成为现象级爆款,得益于它背后的山东男人帮——正午阳光。

正午出品,必属精品,诚不欺我。

山东的TVB,撑起中国影视半边天

很多人可能没听过正午阳光,但他们的作品,已经家喻户晓。

经典电视剧《父母爱情》,累计播放35亿的爆款神剧《琅琊榜》,抗日剧中的清流《伪装者》,热搜榜常客《欢乐颂》,还有近两年爆火的《知否,知否》、《都挺好》等剧,都是正午阳光的手笔。

2011年,孔笙、李雪、孙墨龙三位从山影“出走”,开始了一场“叛逆”之旅。

开始正午阳光只是山影旗下的一间工作室,承担后期制作,直到2014年,侯鸿亮带着策划、宣发、制作、经纪、商务等部门加入正午阳光。

从这时起,正午阳光转型为独立制片公司。

从一间后期制作工作室,到拍一部剧火一把影视公司,离不开背后的三个男人。

董事长侯鸿亮从看管器材的圈外人,转行做制片人,头一次操盘,就搞出经典《闯关东》,造就了“有山影,国剧可待”的口碑,最后做到总经理。

知乎上,有网友提问:于正和侯鸿亮监制的剧,谁的水准更高?

网友的回答一致的整齐,都认为侯鸿亮技高一筹。

导演孔笙是中文系毕业,半路改行当摄影,在摄影上小有成就后转行做的导演,从《琅琊榜》就能看出,他在镜头上是绝对的细节控。

而导演李雪和侯鸿亮是同门师兄弟,是孔笙的徒弟,在片场以严格严厉著称,胡歌更把他比作《伪装者》中的疯子教官王天风。

三个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喜欢吃大葱的山东人,知根知底,审美、目标和价值观一致,组成了“山东男人帮”,成为霸占过你家电视机的男人。

2015年,谍战剧偶像化的《伪装者》和传奇剧正剧风的《琅琊榜》,将“正午阳光”锻造成了一块金字招牌。

从这之后,正午阳光几乎是片片精品,十年间爆款不断,80%以上都是7分以上。

正午阳光不仅是山东的TVB,更是很多卫视的救命稻草。

2019年的《都挺好》结局时,让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收视率破2,要知道这两个台已经有十年没有破2的电视剧了。

在19年的时候,芒果卫视收视率跌出前十,接档《知否知否》后,1个月的时间,收视率就从0.2逆袭到2+,重新挤进了收视率前十。

所以说,正午阳光不光拯救了中国人的审美,更是凭一己之力,撑起了半个影视圈。

宁愿饿死,不向流量低头

有网友说:中国的电视剧分为正午阳光和其他。

可见大家对正午的期待有多高,那正午阳光和其他影视公司有什么不同呢?

1.没有一个关系户,实现演员自由

不用流量演员,这是正午阳光的选角的原则。

近几年,中国的影视行业,流行一种模式:IP+流量明星。

在这一模式的统治下,中国迎来了群魔乱舞的烂片纪元。

集齐范冰冰、吴亦凡等著名流量演员的《爵迹》,堪称电影界最精美的PPT;

鹿晗的《上海堡垒》,硬生生关上了中国科幻电影刚刚打开的大门。

电影《西游伏妖篇》中非要插进了一个吴亦凡后,谁也不欠星爷电影票了。

而正午阳光的剧,在这种氛围中突破重围。

当#《都挺好》选角#冲上热搜时,印象最深刻的回应当属:《都挺好》中没有一个关系户。

用侯鸿亮的话来讲,戏好+人好+适合人物,才是正午选角的初心。

因此除了捧红王凯、胡歌、刘涛、靳东等熟悉的演技派,用能力出挑,实力过硬的老戏骨作配角,也成了正午的活字招牌。

比如《琅琊榜》中的王劲松。

《外科风云》中的金士杰。

正午阳光在演员明星化、明星网红化的求变现时代,实现了选角自由。

2.没有观众不爱看的题材

不做流量题材,是正午阳光的选本原则。

这两年,电视剧题材严重同质化。

仙侠剧、职场剧、古偶剧同质化扎堆,你拍一个《古剑奇谭》,我拍一个《三生三世》;你拍一个《如懿传》我拍一个《延禧攻略》,单单一部《盗墓笔记》便改编成了3部电影、6部网剧。

什么题材火了,资源、金钱、人才就往一处涌。

但反观正午阳光,几乎每部剧都是对某种领域的创新。

《伪装者》通过上海明氏三姐弟的视角,讲了抗日时期各方势力的殊死较量;《琅琊榜》不再局限于后宫争斗,着眼于朝堂权谋;《知否知否》大胆的拍摄种田文的生活琐碎;网剧《我是余欢水》从男性视角出发剖析中年危机。

就连《大江大河》、《山海情》这样的看似冷门的主旋律题材,都能拍成爆款。

就像孔笙说的,哪有观众不爱看的题材,看你怎么拍罢了。

3.剧本不跟着流量走

据说正午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剧本不完整就不开机。

在所有的电视剧都在“赶拍”时,正午阳光偏偏不紧不慢。

像《山海情》短短23集,拍摄了90天,把半个娱乐圈的西北老戏骨,全拉到极度缺水的戈壁滩上。

剧组还造了一个涌泉村,连剧里的蘑菇都是剧组种的,而《知否》里皇帝种的麦子,也是道具组的杰作。

慢,大概是山东男团的传统。

侯鸿亮早先筹备《闯关东》的时候,花了8年时间梳理1904-1978年间的历史。

为了让年轻人喜欢《琅琊榜》,侯鸿亮这个直男,提前两年恶补了韩剧和网络小说。

正午有一门“潜规则”,把修改权交给编剧。

《琅琊榜》2011年买剧本,2015年播出,用了4年时间;两个编剧写《大江大河》用了3年时间;《知否知否》正午花了3年多时间打磨剧本。

三四年,相当于一个大学生,从上学到毕业再到适应社会的年头。

当其他影视公司在拼明星、拼资本的时候,正午选择拼剧本、拼细节、拼时间。

因为他们始终认为:十部烂片不抵一部精品。

爆款制造机的三板斧

明明是个影视制作公司,却把公司带成了网红。

正午阳光如今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爆款制造机,拍一部火一部,其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什么?

1.成本高手

XX女星拍1集电视剧上千万,这样的新闻时不时就在热搜上。

现在很多电视剧动辄上亿的大制作,大部分钱都花在了演员上,而与高片酬相对应的却只有扑克脸、瞪大眼和抠图怪,这样的电视剧,观众买单就怪了。

当年,山影拍《北平无战事》时,刘烨、廖凡等影帝加盟片酬均降至半价,演员降薪的同时,剧中一场戏烧掉700万。

如今的正午更是疯狂。

《大江大河》不惜耗费两倍美术费用在小雷家村栽树、盖房子;《知否》为了还原家宅风貌定做一千多件家具、瓷器;《山海情》耗巨资盖了一个村子。

正午始终要求:片酬低于50%。甚至很多员只有30%,剩下70%都用来做剧。

控制成本不是要少花钱,而是把钱花在刀刃上。

2.痛点高手

新一代的观众是被互联网“养大”的,因此要想让他们爽,就要找准他们的痛点。

像《都挺好》成为爆款剧,就是踩中了年轻人在家庭关系中,渴望独立,渴望关注自我的痛点。

重男轻女、吸血父母、妈宝、愚孝、厚脸皮亲戚、女性奋斗逆袭,这些都是年轻人所面临的实际痛处。

正午的剧被成为“国剧良心”,是因为他们能恰到好处地把握住大众的需求,不盲从市场。

而且每次的痛点都戳得十分大胆,从不隔靴搔痒,让人直呼过瘾。

3.细节高手

正午阳光的三个男人,都是“处女座”。

看他家的剧,几乎都要玩一波“一起来找茬”。

像《大江大河》中背心上的汗碱、黑板上的标语、饭盒里的油渍,都相当有年代感;《琅琊榜》中的玉冠、珍珠、铠甲都是真实的。

拍《伪装者》时,导演李雪看到镜头里两边窗帘不对称——重拍;地上掉了一粒泡沫——捡起。

对变态细节的把控,让剧想不火都难。

拍出爆款剧的背后,以及突破规则的勇气,对市场变化的敏感,是正午阳光对质量的“苛求”。

高级的内容不需要太多言语,他们是真正有“干货”的创作者,能够让作品自己会说话。

结语:

除了质量过硬外,正午阳光的剧受追捧,少不了一些抄袭严重、抠图明显的烂剧的衬托之功。

“内容为王”这个口号在已经喊了很多年,但是,什么才是真正的从内容出发?

正午阳光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

这些年的正午阳光,为不同市场不同观众,定制不同风格的剧集,满足不同受众的喜好。

它成功,是因为对观众和市场足够尊重。

【本文作者云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金错刀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