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散尽,贾跃亭的自我救赎

从千夫所指到如今甘愿放权,选择以更加理性的方式推动FF的发展,贾跃亭在自我救赎的路上越走越远。
2019-10-17 08:07 · 微信公众号:锌财经  张小旺   
   

带着“老赖”的身份赴美造车近2年后,贾跃亭这次“真”破产了?

锌财经获悉,10月13日,贾跃亭在美国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中表示,贾跃亭这一做法是为了履行对于债权人尽责到底的承诺,更好更快地彻底解决个人债务问题,让每一位债权人都能得到平等偿债的机会。

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在现实的大背景下,若要还清债务,最大化FF和债权人信托的资产价值是贾跃亭剩下的唯一选择,而FF的成功和债权人未来得到足额清偿,也是贾跃亭有可能走出破产重组甚至获取个人收益的唯一方式。

由此来看,通过个人破产重组的方式解决个人债务,减少甚至解除由于自身债务带给FF的负面影响,进而推进FF后续融资顺利进行,成了贾跃亭的“曲线救FF”之路,走上自我救赎之路的重要一步。

主动交权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作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一部分,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将同时设立,美国法院认定的贾跃亭全部资产和相关收益也将会通过这种方式转让给债权人。

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的股权。

《声明》同时强调,贾跃亭在提交个人破产重组申请时,还主动给债权人提供了三重保障。

第一债权人依然保留对贾跃亭及其他直接债务人原有被冻结的所有中国资产的处置权;

第二,除贾跃亭之外的原有债务人,继续履行他们的还债义务;

第三,与之前只是拥有向担保人贾跃亭要求偿债的权利相比,全体债权人根据本方案在法律上,有权利通过债权人信托参与贾跃亭资产的处置并获得相关的收益。

通俗点来讲,全体债权人可以通过债权人信托方式提前拿到贾跃亭的全部个人资产,也可以在未来信托资金价值最大化后得到足额偿还,同时保留除贾跃亭之外的其他原有债务人的债券。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声明

新京报相关报道中提到,此次贾跃亭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和债权人信托方案,结合FF公司早前已完成的合伙人制度,可以视为是对FF的一次重大利好。因为该方案在彻底解决贾跃亭余下债务问题的同时,也可以加速FF的融资,为未来FF的成功奠定一个坚实的基础,以实现FF公司股权资产价值以及债权人最终利益的最大化。

还钱

贾跃亭主动申请个人破产的传闻之外,“贾跃亭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的信息同样引人关注。

该声明指出,贾跃亭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自从被某债权人超额冻结(远远大于欠款总额),所有贾跃亭和乐视的资产及银行经营账户已直接导致公司无法正常运营。

也就是说,直至乐视崩塌以来,截止目前贾跃亭已替公司偿还债务超30亿美金,待偿还总额约为36亿美金,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金。

这么看来,贾跃亭似乎并不是“老赖”。

贾跃亭遭遇信任危机大抵是从2017年开始的,从这年5月份开始,贾跃亭的职位开始在乐视总经理、乐视网董事长以及乐视汽车董事长等职位间变来变去。7月下旬,贾跃亭直接所持乐视网股份被全部冻结;12月12日,贾跃亭再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成为一名“老赖”。

当时的贾跃亭曾经尝试过公开回应,2017年7月6日,贾跃亭在个人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题为《我会尽责到底》的推文,他请求大家给乐视一些时间,也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他一定会把所有欠款全部还上。

贾跃亭微信推文

然而,在当时已经几近崩盘的乐视面前,支持者寥寥无几。再后来,贾跃亭再也没有过此类回应,他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

2017年,贾跃亭将乐视商城核心优质资产以9290万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上市公司控股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偿还了上市公司部分债务;同年,他出售酷派股份,以8.07亿港元的转让价款直接被招商银行抵消对应的部分债务(原债务本息约14亿港元),偿债比例近60%。

2018年,贾跃亭变卖易到、乐视生态农业产业园等相关资产,偿还债务38.6亿元;转让手中所持乐视影业(乐创文娱)、乐视致新(乐融致新)股权,所得7.7亿元用于抵消部分债务;而乐视投资则以近30亿元的作价抵债给乐视网,偿还上市公司部分债务。

而在进入2019年以来,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股票数量相比2018年减少了9155万股,全部是陆续被司法处置用于还债。而其最值钱的资产“世茂工三”,虽然三次拍卖却三次流拍,但一旦脱手,又将是几十亿元的债务回款。

再加上本次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贾跃亭似乎正在极力去除压在身上的“老赖”标签。

卑微造车梦

“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这是贾跃亭最新的微博发文,日期停留在9月3日。

微博明志

就在这一天,FF(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正式任命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为全球CEO,而FF创始人贾跃亭则辞去原有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

对于辞任CEO一事,贾跃亭说:“作为FF的创始人,担任FF的CEO这段时间对我而言是一个无比荣耀和精彩的旅程。我的愿景是能够创造一个真正的结合‘智能形式平台’和‘第三互联网生活空间’的新物种,从根本意义上重新定义交通、出行及互联。”

看得出来的是,贾跃亭依旧怀揣着最初的造车梦,只是现在的他,或许早已经没有了起初的骄傲。

业内人士分析指出,贾跃亭此次辞去公司CEO,意味着他正通过合伙人制度“交出“公司控制权。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6月,恒大健康曾耗资67亿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100%的股份,简介获得FF45%的股份,成为FF第一大股东。但2018年10月,两家公司即因合作破裂而申请仲裁。彼时,多家媒体曾报道称,双方合作破裂的原因之一,就是贾跃亭不愿放弃FF的控制权。

但这一次,贾跃亭却甘愿放弃所有FF股权及相关收益权,只为彻底地还债,以及把FF做成一家伟大的公司。

声明中指出,贾跃亭将继续以FF创始人和CPUO的身份推动FF团队完成既定战略目标,实现FF股权资产价值和债权人信托资产价值最大化,从而使全体债权人通过信托资产的增值实现偿债目标。

可以看出来的是,从千夫所指到如今甘愿放权,选择以更加理性的方式推动FF的发展,贾跃亭在自我救赎的路上越走越远。只是,FF在新任CEO毕福康的领导下能走多远,尚是未知数,贾跃亭能否打赢这场翻身仗,也并不好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