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托女卖艺不卖身,月入数万,修为到了就是下一个翟欣欣!

2017-12-17 10:16· 品途商业评论  栾青 
   
翟欣欣式毒妻,酒托女式演技接连上场,无疑暴露了婚恋网站服务不到位,资料没做到真实可靠是最大问题。比起人心的复杂,婚恋网站更该为以上事件负责。起码你要先满足客户的物化条件与安全,而不是想着怎样的甩锅方式更清新脱俗了!

  “酒托女月入数万,卖艺不卖身,长相不重要,察言观色是王道。”

  这是陈琪(化名)从业数年总结出来的行业潜规则。陈琪曾辗转北京多个地方,开过6家咖啡厅和7家酒吧,他的致富手段简单粗暴,手下把控着一条完整的酒托链。如今陈琪已经金盆洗手在北京外环买下两套房子。

  “其实酒托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陈琪说,“酒托大多是组团作业,抓住人性的弱点,空手套白狼,和仙人跳很像。”像陈琪这样的老板一般会先租下店铺,对内运营不对外开放。为了规避风险,一个店面不会开太久,大概3-6个月之间。

  店面的硬件布置好就需要钓鱼上钩了,每个环节都有专门负责人。“托头”招揽人员,“键盘”负责在婚恋网站冒充女性与男网友聊天,“传号手”负责将信息发给 “酒托女”,最后由“酒托女”邀约男网友去指定的商家完成高额消费。

  服务员,保安也是其中重要环节,服务员主要负责酒品的勾兑和接待客人,保安则负责酒吧和酒托女的安全,以及酒吧外围的警戒,必要时会采取一些恐吓、暴力驱赶等手段,让一些受害者敢怒不敢言。

  酒托女是酒托骗局的最后一环,同时也是最关键的一环。

  骗人骗钱骗身骗命

  笔者通过调查发现,酒托受害者的各种声音中,婚恋网站是最多的,目前各大婚恋网站几乎成了酒托女的老巢。这给酒托一个新的名字——网络酒托。网络酒托的猎物或是见色起意,认为自己貌比潘安,有便宜可占的;或是虚荣心强、好面子,被忽悠高消费也咬牙付账的;或是为了走进婚姻殿堂,注册婚恋网站,却被伪造身份的人钻空子成了待宰羔羊的…这种案例并不在少数,婚恋网站到底水有多深?

  这不禁让人联想到翟欣欣索要千万精神损失费逼死前夫一案,与酒托的共同点都是以婚恋网站为媒介。从酒托女诱导顾客消费上千块到“毒妻”翟欣欣案件,婚恋畸形产业链正随着网络的发达愈演愈烈。

  婚恋网站水有多深?

  针对接连成为热点的翟欣欣和酒托女,品途商业评论也对某婚恋网站的从业人员小秋(化名)进行了采访。

  小秋表示,她所在的团队是新兴的婚恋网站,推出媒婆这一角色,为身边的朋友解决脱单难题,牵线成功就会有赏金,但无论形式有多新,与其他婚恋网站的内核是一样的,靠谱应该是第一位。因为婚恋平台不同于社交应用,不只是为了释放一时的荷尔蒙,而是为了寻找可以共度60个春秋的那个人。

  而酒托变换身份隐藏其中,无疑成了婚恋网站的害群之马,可靠性和真实性大打折扣。虽然不排除某些网站应用为了利益,增加活跃度默认一些水军、僵尸号的存在,但是酒托的曝光让婚恋网站的混乱彻底暴露在阳光下,抹黑了整个行业。

  在小秋看来,翟欣欣事件和酒托乱象都对整个婚恋网站造成了很大损失,不止多家股价下跌,人事部门也有很大压力,因为行业风气不好连招聘都变得艰难。会员流失更是情理之中。

  不过,翟欣欣事件之所以轰动不仅在于闹出人命官司,还在于翟欣欣作为会员用户,轻易地隐去之前的婚史。这暴露了会员身份审核不过关的漏洞。相比之下,酒托骗局更加猖獗,虽然没像翟欣欣案件那样极端,但是酒托却是大概率事件,防不胜防。

  小秋说,婚恋网站虽要求实名,但身份审核难度大,步骤复杂。

  婚恋市场飞的太快”能力”有些跟不上

  近年网络婚恋市场得到了快速发展,我国网络婚恋市场已形成四家独大的竞争格局,从2015 年网络婚恋市场收入格局来看,世纪佳缘有缘网、珍爱网、百合网四家厂商已占据行业近 63%的份额,营收占比分别为 26.7%、15.0%、11.0%和 10.2%。其中世纪佳缘年收入为 7.2 亿元,比第二、三名的收入总和还多,领先优势非常明显。

  2016年第1季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收入份额

  2016年第1季度中国互联网婚恋交友市场主要厂商收入规模

  但是,随着婚恋网站的红火,一些弊端渐渐浮出水面。无论是之前的翟欣欣逼死苏享茂,还是屡禁不止的酒托骗局都反应了婚恋网站共同的弊端,审核机制不过关,存在许多虚假信息和隐瞒真实信息的情况,从而导致了约炮、酒托、饭托、甚至是骗婚、谋财害命等问题。

  据2017年中国网络婚恋市场格局及行业格局分析得知,中国网络婚恋企业盈利模式分为 TO C端和 TO B端。TO C端包括线上服务和线下服务,TO B 端为网络营销,主要有品牌广告主(网络广告)和电商广告主(电商网站引流)等广告主。

  中国网络婚恋盈利模式分析

  解决婚恋网站弊端,信用引入成当务之急

  据了解,国内相亲网站主要模式:搭建平台-用户交流-约会-成功,差异化不够明显,信息监管不严。看似需求巨大前景无限的婚恋市场,却在“透支”未来。

  婚恋行业人士小秋还指出,婚恋市场需要持续烧钱、盈利模式单一、用户体验不好。不交钱寸步难行,交了钱也可能会遇到饭托、酒托,最惨的当然是遇见翟欣欣这类“高手”。

  小秋指出,婚恋网站有必要向垂直领域发展,丰富形式和并采用多方位认证。一般来说网站会有自己的一套运算系统,负责检测各种异常行为,例如频繁加好友却不说话,或者有其他的言论异常行为,后台就会进行处理,将可疑用户隐身——其他人暂不可见。

  除了制度上的审核,小秋说,科技也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依托大数据引入多样的信用体系。例如,关于用户的真实性方面,部分平台新增芝麻信用作认证,以确保用户的信息真实有效;还有人脉担保通过二度人脉为单身用户作真实性的担保,也确保了婚恋欺诈事件的发生。

  翟欣欣式毒妻,酒托女式演技接连上场,无疑暴露了婚恋网站服务不到位,资料没做到真实可靠是最大问题。比起人心的复杂,婚恋网站更该为以上事件负责。起码你要先满足客户的物化条件与安全,而不是想着怎样的甩锅方式更清新脱俗了!

  援引某知乎用户回答,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身上往往有一个怪异的现象:用户对他们的漏洞、弊病一清二楚,互联网上都吵翻天了,但他们就是装成鸵鸟。联系到当今的婚恋网站现状,真的是一针见血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