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30岁,我理想破灭出海寻找新大陆; 40岁,我留学梦断归国求索新方向

2017-06-05 11:34 · 微信公众号:真格基金  徐小平   
   
有个即将步入 40 岁的年轻人曾经问我,如果我要对 40 岁的自己提一些建议,会说什么?我告诉他,很简单,就是记得目标,忘记年龄。忘记年龄是非常重要的,如果 40 岁当 20 岁过,生命就多出 20 年。

  生日总是一个人反思自己的人生,展望未来的时刻。前几日是我 61 岁的生日,青春岁月的记忆忽而如暮春的柳絮般飘入脑海,撩起了种种思绪和情绪。我想起了过去 30 年中,几个格外重要的生日,几次让命运转折的选择。

  30 岁生日的时候,我已经在北大做了五年团委文化部的老师。青年时的梦想原是从政,成为文化部部长!但五年足以让一个人认识自己,即使还不知道你是谁,也起码看清你不擅长什么。 80 年代出国潮涌动,我内心也涌起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我想去看看惠特曼、莫扎特、巴赫的世界,他们的文字、他们的歌,我已经读了十几年,听了十几年。

  那时候,我爱人率先拿到了加拿大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而我,在北大社科处的一个英语培训班学习了半年之后,英文终于达到了国际水平!凭着这一口裹挟着泰兴乡音的“国际英语”,我暂时在华盛顿的一家餐馆找到了一份刷盘子的工作……这家叫做“春卷先生”的中餐厅,据说直到今天还生意兴隆。

  飞机在美国落地时,兜里揣着的 100 美元是我全部的家当——出国前,我拍卖了最心爱的格洛弗音乐词典。一下飞机,我就遇到了一个为当地慈善机构募捐的人。捐吧,舍不得。不捐,又怕给中国人丢脸。假装慷慨地递上 1 美元 —— 我的一顿饭钱—— 五脏六腑其实都跟着手在颤抖。

  幸运的是,一年之后我获得了加拿大同一所大学的录取和奖学金,从华盛顿坐了整整 3 天长途大巴,终于在加拿大一个草原省份的小镇与家人团圆。后来我才知道,在同一时期,还有另外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来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省份,就是特斯拉的创始人“钢铁侠”埃隆-马斯克…

  留学,是留下来学习的意思。在加拿大这一留,就是 10 年。当时在北大“混得好”的,很多都出国了。但想不到 10 年之后,当年“我们中间混得最不好的俞敏洪”,却创立了新东方,并且很快成为了百万富翁。

  而我在加拿大研究生毕业之后,做了各种各样的工作:移民局的翻译,华语电台的主持人,必胜客送饼员,UBS卡车司机,私人音乐课老师,还有全职奶爸!90年代初,我回国创立了一家唱片公司。起初,我还担心盗版猖狂!结果不仅盗版没有,连正版都少见。唱片公司以失败落幕,我失意地回到了加拿大。

  如果不是 40 岁那年,我接受了俞敏洪的邀请回到新东方,出国留学相比之下,也许会成为我人生的巅峰。我曾写过一首歌《留学生涯》,记录了当时已经跌入谷底又无处诉说的心情,歌词是这样写的:

  西方月亮升起来,和家乡的一样圆

  读了一天 PHD (博士课),却要去 Chinatown (唐人街)洗碗

  打黑工,不浪漫;没有钱,更困难

  留学出国,前途渺茫后路已断

  岁月,来去匆匆,忙乱

  青春,一误再误,短暂

  山穷水尽疑无路,出国好像是阳关

  两只皮箱一个梦,雄心壮志离家园

  谁知留学的心酸

  ...

  ...

  买了一辆旧汽车,照张相片寄回家

  告诉朋友,告诉爹妈,这是辆丰田 Toyota

  Toyota,Nissan,Honda,日本车遍天下

  中华民族,难道你就不如人家

  地球,日日夜夜旋转

  中国,你分分秒秒追赶

  十年一觉出国梦,梦里常回旧家园

  老父老母天天盼,心中姑娘夜夜盼

  故乡水最美最甜

  但就像《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在哈佛大学演讲时所说的一样,失败使你赤裸,褪去不重要的东西并且卸下对自我的伪装,使你集中全部精力在唯一重要的工作上。

  经历了加拿大那几年的迷茫求索,我在俞敏洪的邀请之下,义无反顾地回国加入了新东方。我知道,中国才是能让我枝繁叶茂的土壤,只有在中国,我才能找回我自己。

  十年之后,在我 50 岁生日那年,新东方上市了。那时候应该算是功成名就。

  生日当天我安排得满满当当,用一整天时间见到了一批需要进行留学以及人生规划咨询,但之前又没有机会见到的学生。50 岁的生日,是对于在新东方这壮怀激烈的十年,一次致敬与回馈。这期间我给成千上万个学生、年轻人做了咨询,偶尔抬头、回首,会发现身后已是一个又一个里程碑。

  近些年来,我已经很少庆祝自己的生日,我希望自己过的是“无龄感”的生活。

  有个即将步入 40 岁的年轻人曾经问我,如果我要对 40 岁的自己提一些建议,会说什么?我告诉他,很简单,就是记得目标,忘记年龄。忘记年龄是非常重要的,如果 40 岁当 20 岁过,生命就多出 20 年。

  虽然现在,我已经离开了新东方这座成就了我人生的宫殿,但星翰灿烂的苍穹成了我新的归宿。身后的宫殿依然是我的出发点,但眼前的璀璨星空已经吸引了我全部的注意力。 55 岁之际,我与王强一起创立了真格基金。远行,才刚刚启航。

  61 岁的生日,我在平澹无奇的一天中度过了。那天我与两个创业团队的年轻人聊天,下午三点钟一个,晚上九点钟一个,这样过生日,也算是一种对生命和未来的庆祝。

  下午 4 点的时候,俞敏洪给我发来一个短信,他是这样写的:"小平,我在外地带着家人孩子祝你生日快乐,万事如意。我的生命和事业,因为有你这样的朋友更加精彩,感谢你。" 后面送了我好多微信表情蛋糕,只是没法切。

  给他回复的短信,我编辑了好久。我说,"谢谢敏洪,你从远方发来的祝贺,令我热泪盈眶;你是我人生重要的朋友,是我创业的引路人和指导者,在你的带领和陪伴下我从一个艺术家,一个文艺青年,演变成一个伟大教育企业的核心成员,成为这个商业时代的搏击风浪者,这个转折使得我的人生超越了平庸,获得了不凡。与你在北大结下的友谊和在新东方辉煌的合作,是我人生与事业最大的奇迹"。

  晚饭时我把这段话读给我两个儿子听。小儿子说,你跟俞敏洪不是老朋友吗?为什么要这么……肉麻?

  我家里挂了一幅字,是 15 年前一位来自古城开封的书法家送给我的,上书“唯大丈夫能本色,是真英雄自风流”。

  本色、真情是人的重要品质。我告诉儿子们,在人生的一些重要时刻,一定要把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和感情展示、表达出来,让对方知道你的真情实感。

  当我在生日之际回想过去 30 年,我的内心深处感到无比充实。这种充实感,来自于俞敏洪、王强这样的老朋友对我的祝福,来自于我从他们那里获得的友谊与信任。“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我却有幸能获得很多个。我的人生,因为创业伙伴之间的信任、尊敬以及相互扶持,在四十岁之际获得新生,逐渐绽放出夺人的光芒。即使走到今天,我也觉得一切都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