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晨:让企业保持“饥饿”

2014-01-06 09:15· 投资界  姚博海 
   
只做早期、只投A轮、只专注TMT与数字新媒体,这是过去十年徐晨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过去十年戈壁投资的战略缩影。

  投资界  姚博海

  只做早期、只投A轮、只专注TMT与数字新媒体,这是过去十年徐晨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过去十年戈壁投资的战略缩影。

  和很多VC喜欢追逐新兴热点不同,专一是戈壁投资(下称“戈壁”)的鲜明特征。在戈壁有这样一句话:坚持投资我们所了解的行业,坚持投资我们所坚信的领域。从数字媒体,到互联网服务,再到移动互联网,虽然不同阶段的侧重点有所不同,但徐晨对TMT行业的专注始终如一。

  玩早期不是有钱就可以

  对于徐晨和戈壁来说,2013年都是一个颇具竞争性年份。在A股IPO暂停和海外市场缓慢复苏的时期,越来越多的资本开始像早期涌入。“我们的确受到了一些冲击,比如一些早期项目开始出现估值高涨的情况,一些早期项目甚至只有一个idea就可以融到几百万美金,市场正在变的过于‘浮躁’”

  对于早期投资的追捧正如同徐晨所说的那样开始影响到了这个市场。戈壁原本坚持的投资周期是7-8年,而很多打着早期投资旗号资本寄希望于企业2-3年内就上市,这无疑影响到了整个企业的成长。“早期投资不仅仅是给企业钱,更重要的是帮助企业认识熟悉市场”

  除了传统的PE向早期延伸外,更为早期的天使也出现的向A轮投资延伸的趋势。与传统天使个人化不同的是,越来越多的天使投资人开始结成联盟形成机构化天使投资。不论是在资金规模还是团队规模上机构天使都对早期投资产生的冲击。由于在天使期就投资过许多项目,因此机构化天使更容易以更低价格在A轮介入。

  不过,徐晨对此并不太担忧。在硅谷,机构化天使也是一个方向,而且与天使联合投资A轮的情况屡见不鲜。至于PE投早期,徐晨认为只是跟风似的情况。大部分的PE投资早期仍然是PE玩法的思路,对于早期投资的战略定位不明显。徐晨认为,早期投资需要对行业有深刻的了解,进而才能挖掘出早期的价值,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戈壁团队中许多都是来自于TMT等行业的专业人士。

  投资如施肥

  十年VC路,徐晨在谈及感受时告诉记者:“钱越来越多了,但投资越来越不好做了。”

  VC和PE本应泾渭分明,但在近年,二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交集。简言之,在A股IPO停滞、美国中概股遭遇“寒流”的双重背景下,越来越多的PE开始将投资触角延伸到早期。资金的大量涌入,使原本处于成长期的项目变得浮躁。

  徐晨说:“钱并不能决定一切。在戈壁的投资理念中,投资如施肥,应当适量,过多或过少都会对被投资企业带来伤害。”

  2011年底,戈壁发起了一个名为“绿洲计划”的项目。这个计划所针对的是TMT领域那些刚刚拥有产品雏形的企业。通过绿洲计划,戈壁定期从网站里挑选他们觉得不错的商业计划书,邀请创业团队来演示和沟通。这也是戈壁的重要战略 “向更早期投资”的实践。2013年,戈壁通过绿洲计划已投资了近20个项目,总金额超过1.2亿元人民币。

  “绿洲计划”所带来的另一个效果颇为出乎意料。2013年,戈壁所投资的创业项目相比2003年多出了20多倍,但资金总额却并没有增加,这意味着单笔投资金额的减少。据测算,2013年戈壁的单笔投资金额基本都在500万元人民币左右。

  徐晨解释说,处于成长期的企业必须要有饥饿感,资金可以适当地帮助企业发展但不能过分依赖。初创期的企业往往具有很多不确定性,需要经过市场检验来找寻到适合发展的道路。这个时候如果大量资金涌入,很可能会拔苗助长。

  他介绍说,每当戈壁看好一个企业时,并不一味地进行烧钱,而是通过不断观察来增加投资。通常每个项目的投资准备金总额会保持在2-3千万元人民币,但初期只会给企业投资4-5百万。伴随着企业的日渐成熟,戈壁会在后期独自或者联合其它机构投资追加投资。“早期投资风险性太大,这样的投资既可降低风险,又可以让企业保持成长性,对双方是一种双赢。”

  “够快科技”是一个经典的案例。“够快”最初的业务是针对个人用户的云存储业务,但是很快这个团队发现个人用户的付费意愿并不强烈,盈利很困难,于是转做企业应用,得到了迅速的发展。于是,在戈壁投资400万元人民币半年后,“够快”获得A轮投资,领投的是红杉资本

  移动互联网的机会

  互联网从不缺少讲故事的人,在经历了门户网站、网络游戏电子商务、视频网站等互联网时代之后,移动互联网开始成为投资圈中新的“谈资”。对于本土创业者而言,Facebook的上市如同伏特加一般催化了他们的激情,而在他们背后,投资人早已蠢蠢欲动。大量资本的涌入让人们担心移动互联网是否会成为下一个“电子商务”。

  在互联网投资圈中浸淫多年的徐晨对于移动互联网投资有着自己的看法。他并不认为移动互联网会重蹈电子商务的覆辙。电子商务是基于实体店的网络品牌化延伸,本身的商业模式并不新颖,只是传统商业模式的一种扩展。移动互联网的覆盖范围则更宽泛,几乎渗透到了终端服务、基础工具、渠道推广等各个方面。

  事实上,团购并没有解决根本性问题:商家自身的产品设定。徐晨认为,大多数移动互联网的创业者喜欢把用户规模作为主要目标,但移动互联网的核心价值应当是为商家提供解决方案。

  途牛旅游网是体现戈壁投资这一理念代表。2007年戈壁认为旅游市场将会实现大爆发,但旅游客户端的应用还能缺乏,于是他们打算投资基于旅游应用的企业。当时,旅游社区网站很火爆,几乎所有互联网旅游企业都有这项业务。但徐晨认为,用户需求有着地域和需求差异,旅游社区很难在短时间内获得成功,相反提供渠道的途牛旅游网令他眼前一亮。

  当时的途牛也涉及旅游社区业务,但与其它公司不同的是途牛在渠道建设上颇有心得。它能够将广大的游客需求与旅行社提供的产品结合起来,并且能通过对游客的需求获取反馈给旅行社进而影响到产品设计。

  最终戈壁对途牛网进行了300万美元的首轮投资。截至目前,途牛网共完成了三笔融资,其中第三轮红杉投资介入后,戈壁投资之前的股权进行了稀释,这部分稀释股权相对于首轮投资回报率达到了17倍。

  品果科技是另一家符合戈壁投资理念的公司。公司的主要产品是基于“手机拍照+分享”的Camera360。在徐晨眼中,早期的移动互联网投资标的并不难选择,就是处于底端的基础应用工具。“Camera360只立足于拍照,并非图片社交,拍照是移动终端时代必不可少的应用,用户群不用担心。”

  在徐晨脑海中,Camera360未来的发展方向将会做成平台型公司,与其它应用工具进行共享。“投资两年了,除了付工资外,我们投的钱还都趴在银行账户上。他们需要的不仅仅是钱,还有时间和市场的沉淀。”徐晨坦言。

  数据化未来最赚钱

  尽管VC/PE的日子如今并不好过,但在徐晨看来,随着国内金融体制的日益完善,未来的VC/PE依然将是资本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过,未来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将提高,投资人除了要具备专业化的金融知识外,对于各个投资行业的专业化程度也会要求很高。

  徐晨透露他更看好车联网和O2O行业。互联网的应用需要一定的用户基数,而车联网和O2O两个行业目前的用户数量还有巨大的挖掘潜力。以车联网为例,随着中国日益增长的私家车用户,相应需求也必然增加。但目前不论是基于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更多私家车服务只停留在简单的购车、买车上,后续的服务应用还十分欠缺。

  O2O则是戈壁近期看的比较多的一个行业。在他看来,O2O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最先能跑出来的是服务消费类,能不能和线下结合是发展的关键。因此,对传统领域的了解,很大程度决定创业者的产品和服务。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未来O2O将逐渐取代传统商业模式成为主流。

  不论是什么行业,徐晨认为数据化将是未来中国企业发展的核心,这也是他关注并且热衷投资的方向。“数据化最核心的部分在于它是直接将产品卖给商家而非个体。”他继续介绍说,由于移动互联网的出现,商家与个体的距离被缩短。商家不缺乏产品和渠道,缺乏的是对客户的精准定位。如果企业能够通过数据收集、分析、整理制定出精细的客户信息反馈给商家,那么商家是愿意掏钱的。

  目前包括IBM等在内的互联网巨头纷纷提出了智能星球模式,即通过数据整理提出解决方案。这一模式完全可以应用到各个行业。对于移动互联网和传统互联网来说,用户的规模化已经不能带来质变,真正能够实现盈利的是通过收集分析数据,为定制客户建立数据库,从而影响到产品设计。“数据化将是未来最赚钱的盈利模式”徐晨坦言。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姚博海,原文:http://people.pedaily.cn/201401/20140106359001.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