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界首页 > 人物 > 投资人物 > 投资行业 > 正文

曾光宇:PE行业两大趋势越发明显

涉及行业:投资行业涉及人物:曾光宇

  投资界5月21日消息,在今日召开的“2010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发展论坛”上,香港创业及私募投资协会中国委员会联席主席曾光宇表示,目前无论人民币基金还是外币基金,两大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第一,行业的深度要求越来越高,以前投资机构可能做二三十个行业,现在由于竞争比较激烈,擅长做哪一些行业里面的投资机构,才可能继续在这些行业生根下去,在这些行业的人脉、政府的资源,行业的理解,变成他自身的关键。第二是附加值,每个PE都要给被投企业很多帮助,做长期的合作伙伴才能够成功。

        以下为文字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有机会在北京股权投资协会的会场里面分享一下关于香港市场和内地私募市场的一些互动的特点,其实香港这个地方是很独特的地方,因为他的地域刚好在亚洲的中间,所以这一个地域的原因使得很多人把钱聚在那个地方。资金进出是非常自由的,24小时有一大笔钱进出,还有很好的基建设,关于公路、机场或者跟国内连接的,还有本身的资讯方面,很多基金都喜欢把钱放在香港,然后再投放到亚洲区域不同的地方。就香港而言的话,我们统计大概现在超过2000亿美金的私募股权的钱,创业投资的钱放在香港,然后投放在不同的地方。

  大概一般会投到大众区域市场,其他的话会投到东南亚、日本、印度、韩国、澳大利亚,这一个小小的地方,但是钱是到处跑的,而人很多住在那边,从周一到周五都是在亚洲各个地方聚餐,包括我本人,这边也是朋友,也是在国内出差。

  然后,就这个私募股权行业来讲的话,香港也是独特的,因为他的背景的话使得很多基金都区域性的基金不仅仅做国内,国内肯定市一个主力市场,亚洲各地也做了很多,我们本人而言,我是北京首席代表,但是我们在中国占了一半的投资金额,印度方面占了25%,然后韩国、日本也都在做。从做这个案子的一些类别来说的话,有并购的,有这种成长型资本的,就中国而言,有一部分应用企业的话,我们投进去只是一个参与的形式,退出还是通过上市解决问题。比如说东南亚或者是澳大利亚,或者是韩国的话,我们从第一天进去看这个项目,根本没有想过会去上市,反正我们把产业买过来,把企业买过来养了几年,把的业务梳理,效率提高以后转手,可能卖给其他的基金或者卖给其他的战略投资者。有这样几个原因,最主要一个是家族企业,经营到第二代,三代企业的时候,后继无人的情况下让私募基金和管理层合在一起,然后把这个企业买下来继续经营,这种情况下我们对公司有控制性,这类企业上不上市无所谓。我们在算退出回报时间的时候也是根据我们自己时间来排,不一定开资本市场是开还是封闭。

  另外还有跨国大型企业,可能要优化他本身一些产业,把哪一些非核心的剥离出来,那个时候可能是大型的IT企业,可能几十亿的销售,只是一块,可能不想经营下去,我们就介入,介入变成他的控股股东。这样也是可以说有机会做这种项目。这种机会在中国有没有呢?有,但是不多。第一种可能慢慢开始有了,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下来,有一些第一代民营企业家,可能慢慢到了退休的年龄,而中国一个孩子政策,也不愿意跟父母打天下享受,我们也碰到这样的机会也可以合在一起,慢慢帮助这个企业慢慢的过渡。比如说还不是很多,也看看下来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然后我也想这是跟大家说一说,在香港方面讲到上市,目前的话,其实从加速来说超过一半以上,创业板接近300家企业,国内企业占据一半以上,近几年上市企业来说的话,基本上都是国企,但是像这个市场,往往也是跟国内的资本市场不一样,上海或者是深圳,香港目前来说的话也是越来越多国际投资者的青睐,以前根本没有听过把人送到香港过来的,但是慢慢把人从波士顿、纽约或者伦敦这是进出香港,然后面对国内的投资机会。所以除了从一级市场,从上市企业是国内企业而言的话,我们现在香港平台的话也是吸引别的国家企业上市,比如说俄罗斯、蒙古、法国等等这样的企业来上市,最近做一个法国的平台,这个企业在香港很成功。你可能很奇怪,为什么这么远的企业老远跑到香港来上市呢?其实也是跟中国有关的,因为中国机构投资者越来越成熟,也会走出去,对优质企业需求很大,作为公司而言,在香港发行的时候更直接碰到这些在中国过来的资本去认购他的股票,这也是一个趋势。从一级市场走到二级市场,我们现在关起门来会越来越多的企业,发展中国家的企业去上市,吸引比如说俄罗斯、巴西这些企业去香港上市,然后利用香港跟国内机构投资者接轨,这是可以买进我们这边的一些股票。

  本人在PE、VC行业做了十几年,看这个行业发展其实非常顺利,就中国市场而言。我跟一些同行的朋友谈起来,投资者金额,两百万,三百万,投入五百万相比很厉害,今天你看到一亿美金的项目的话也会想又如何?中国到今天已经超过很多国际上的市场,变成是美国以后的第二大的PE市场,我们统计了一下,从投资金额来讲,中国是03年的时候超了10亿美金的金额,到08年这个数字变成50亿,这在5年之内整个市场发展,从投资金额来说,在融资金额来说也是发了很多。从GP来讲也是人民币基金越来越多了。人民币基金在2000年年后互联网泡沫那个时候出现比较多,在北京有一些,深圳有一些,但是后来随着IT泡沫破灭以后,很多企业经营不下去,现在几年不是偏重于IT产业,现在人民币基金越来越多,体量越来越大,包括全民基金,有国有企业在后面做背景,或者引导基金,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目前来讲的话,我们感觉现在中国的投资市场是百花齐放,就是说外资有他的优势,人民币基金也有他的优势,在他的发展下去的话,我觉得有一些趋势会发现的。

  首先有一点,大家要清楚的,如果是外资融到人民币,以货币的工具获取人民币,但是投资的限制还是跟这个外商投资目录里面去走的,即便我们说是外资,我们即便有人民币在手上也无法投入一些外资领域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本身反正都进不去。另外一个可能对整个产业的话,是一个机会,这是刚刚公布一个“非公36条”,现在在适度的向民营企业开放一些行业,比如跟石油相关的行业,还有一些其他的。这种情况下提供给不管是外币基金也好,人民币基金也好很好的机会,我们跟这些企业合在一起设置这些领域,把这些产业做大做强,这样的话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我本身是外资,从我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有哪些企业会找我们?或者我先做的这些企业不会找我们,有很多企业反过来讲非常想跟我们合作,就是想走出去的企业想通过我们全球网络帮助他战略发展。做PE来说的话,我们要花很多时间跟企业家帮他一起做强做大的,帮他们去看简历表、面试,他在战略方面如何走,他应该走出去,留守在中国,上下游整合或者跟同业的整合,我们会帮他们做很多评估,也是找一些专业顾问公司去评估。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们给到企业很多很多的附加值方面的服务。就走出去而言,可能企业本身,可能老板对外语方面掌握不是很理想,我们可以帮他们寻找一些合作的标的,帮助他们找技术,找销售网络,或者直接收购兼并。这样的情况下,其实我们觉得这个是我们以现代目前来说现有的优势。

  其实政策方面,我们觉得也是非常公平,人民币直接做案子也会操作好一些。有一个放松就是说,有三个亿美金以下的项目,在座的很多律师都知道,3亿美金以下的项目是可以直接在省一级或者直辖市,外省局结汇,结汇完了以后直接进行投资,可能卖了几个礼拜,如果还是倾向于A股上市没问题,我们把那个企业变成中外合资企业,我们作为一个参股股东,我们还是可以去上海、深圳上市的。这样的案例越来越多,2006年六部委出了10号令之后,境外上市架构也比较少,只是我们同业同仁里面更多是采取直接投资GE的形式进入中国的企业,这种企业也要推出通过A股市场推出,目前是有法规的,是有一些税收,但是基本上通路来说的话,我们觉得是顺畅的。为什么说是百花齐放是这个原因,做的很好的人民币基金做的很好。

  但是有几个趋势,我们看到比较明显,不管是外资,还是人民币,第一,行业的深度要求越来越高,以前我们可能做二三十个行业,现在由于竞争比较激烈,擅长做哪一些行业里面的企业,可能继续在这些行业生根下去,在这些行业的人脉、政府的资源,行业的理解,变成他自身的关键。第二是附加值的问题,我们每个PE都要给被投企业做很多的帮助,做长期合作的伙伴才能够成功的,我们都是要跟企业共同渡过很多艰难的时间,也分享成功的喜乐。最后,才是价格条款,我觉得价格条款,其实不是最后谁价格给的最高,最好,企业家也很清楚。

您可能还喜欢


关注投资界,投资圈微信


热·读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 推荐

焦点企业



悦·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