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富海合伙人刘青:做风险投资要忘记创业板

2009-11-19 12:59 · 网易科技     
   
“忘掉创业板来做投资。”她称,创投机构都趋于理性。风险投资机构要忘掉创业板,看企业本源,从看市场、业务来看一个企业真正的实力。

  在创业板面市后,风险投资对于推进创业板有了更新的理解。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刘青在第十一届高交会上透露,公司正在推进一些企业在创业板上市。

  “投资是长跑,”她认为,用“长跑”的心态来面对创投在创业板的竞争。创业板首批28家上市公司里没有看到东方富海的影子,但是现在在创业板申请上市的150多家和之后的公司里,会看到东方富海投资的公司上市。

  对于创业板个股较高动态市盈率,刘青认为,第一批公司上市后发行市盈率高不奇怪。中国创业板首批上市企业高市盈率现象与香港创业板相似。香港创业板历史比国内的长,因此国内首批公司上市后高的发行市盈率不奇怪的。

  “忘掉创业板来做投资。”她称,创投机构都趋于理性。风险投资机构要忘掉创业板,看企业本源,从看市场、业务来看一个企业真正的实力。

  在她看来,创业板的推出对于投资机构和中小企业来说有很深远的影响,很多中小企业将会看到机会。

  记者:感谢您接受记者的采访。上个月推出创业板是一个市场定价的系统,但股价出现了一些大的浮动,比较高的动态市盈率,您怎么看待创业板在股价上的表现。

  刘青:我自己比较熟悉香港的市场,从香港的创业板来看,第一批的情况与我们是很相似的,当时我们还有一个笑话因为当时的创业板开户要填一个白表,必须是手工填写的,大概是从香港金钟排队一直派到湾仔,从排队你也可以看出香港创业板刚开的时候是一个怎样的情况。香港的创业板的历史比国内的长,第一批公司上市后高的发行市盈率是不奇怪的,但第二点,我看过两种声音,一种是说,一个企业可以从成长性来看,比较伟大的企业十年以前买微软或谷歌不这样的公司再怎么高都不算高的。

  第二,觉得太高,创业板严重透支未来一两年以后企业成长的空间。我觉得这两种讲法都是有它的道理,首先不能说这次平均IPO是58倍,但不能说所有的28家企业都有微软或谷歌这样的公司也是不现实的。也要注意到,这次创业板上市的定价没有抄募的现象,抄募是市场选择的结果,某种意义上说存在是合理的,你可以说58倍是合理的,上市当天100倍也是合理的,业绩跌下来也是合理的,只要是市场自主选择,投资者真金白银的拿出来,也有它内在的逻辑,对这一点,我没有太倾向性的看法,两种说法都有道理,但具体到投资机构来说,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忘掉创业板来做投资",这是在当前的情况下我们要坚守的理念。

  记者:怎样理解您刚才说的话?

  刘青:打个比方,最近我们接触了一些企业,很多都是经营很长时间的公司,也有一定的增长,比如吉峰农机,我们认为它做得差不多,它现在是58倍,我们现在是20倍,不过分,对于这样的项目,说谨慎也好,坦率一些说不认同也好,所以要忘掉创业板,我还是要看企业本源,看市场在哪儿、业务在哪儿,如果都是从创业板来看,我们公司的寿命也是屈指可数。

  记者:您能介绍一下公司公司的创业板接下来有些什么规划吗?

  刘青:因为我们是比较新的公司,07年成立,一期基金投完之后再投入二期基金,我们觉得很遗憾,第一期的28家里没有看到我们的影子,但是现在在报的150多家和之后的公司里,会看到我们投资的公司上市,因为投资是长跑,如果第一批里能够有我们投资的公司那当然是非常好的,如果没有,我也只能用"长跑"的心态来面对。

  记者:我们期待东方富海在后期的长跑能领先。我想问问您,创业板推出以后对整个创业环境起到一个怎么样的作用?

  刘青: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刚才在谈话中也讲到了,创业和资本基本上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创业板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好的事情,现在有很多的企业寻找投资,我讲的不是很大的公司,比如说国美、苏宁一下就需要几十亿、几百亿元,以资本来推动商业模式的完善。回到创业企业的概念来讲,是初创期和成长期,我们接触到的企业分两类,一类是初创期,有各种的原因,企业有一个商业计划,或运行了一两年,还看不到盈利模式。还有一个类型在商业模式上有一定的雏形,处于高速成长期,也需要资金。

  我们有一个观点,在中国,特别是民营中小企业融资难,大家谈了很多年,所有大型的会,政协、人大,每次都要谈这些问题,如果一个中小企业要融资,无非就是三个途径,第一是自己的资本,包括亲戚朋友的,但这毕竟是有限的;第二块以前在国内比较多,债务型的融资,银行这一块;第三方面是外面的资本姓的投入。

  从这三块来讲,创业板的推出对于投资机构和中小企业来说有很深远的影响,有很多的中小企业会看到。举个例子,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的企业,在一个大行业里面的子行业,第一、第二、第三名的销售业绩其实都差不多的,这样的企业来寻找你,它(的目的)就很明显,谁有资本上的结合,谁就有先发优势,和第二、第三名拉开差距。这样的情况我们看的也比较多了。

  当然我们自己投的企业反而是早期企业比较多,因为商业机构不是社会责任的问题,说实话,(处在)早期的机构才可以给投资机构带来赚大钱的机会,创业板只是让我们的投资方向更加坚定而已。

  记者:我们看到会上很多互联网企业跟您要名片,他们也很想引入风险投资,从您公司的来看,公司更看好哪些科技型企业?选择有哪些标准?

  刘青:我们公司近期有一个调整,在投资行业上做减法,原来我们投的行业比较多,投了24个企业,但最后扛下来的,大的行业只有五六个,我们现在做减法,看得只有4个行业:信息技术、消费品、健康教育、新材料新能源,只有在方向上做减法,越做越窄,才有可能投到好的公司,至于互联网企业这一块,因为广义的信息技术本来是一个很大的行业,所以这个行业里面有更多的融资需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