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次死里逃生,10年搞出两家市值过100亿的上市公司,他是怎么做到的?

2017-05-18 12:08·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陈启 
   
1995年元旦,朱保国火速冲到北京,一举在央视砸下1000万。随着毛阿敏那句“挚情长真,永驻我心”,太太口服液也走出广州、走出深圳,开始走向全国,当年销量一举突破1.6亿!

  他以5000元起家,开公司、搞并购,两起两落,25年创造出197亿的身价,成为两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他是朱保国,太太口服液的创始人。

  2次死里逃生,10年搞出两家市值过100亿的上市公司,他是怎么做到的?

  1962年4月,朱保国出生于河南新乡一个军人家庭。1000年前,周武王姬发就在黄河边大败纣王,建立周王朝。1000年后,当地的小朋友坐在院子里,听老人讲姜子牙辅佐武王打天下的故事。

  不过,朱保国是个另类。受到父亲的影响,他对听故事不感兴趣,却痴迷于舞枪弄棒,“6岁站军姿,7岁做俯卧撑,8岁开始每天晨跑1公里。”

  上高中后,朱保国依然坚持凌晨5点半起床,晨跑2公里,再回来背英语单词。身体好,胃口自然就好,“吃什么什么香,学什么什么像”。

  就这样,3年后的1980年,朱保国一举考入河南师大化学系。大学期间,他就两个爱好,“操场跑圈,泡实验室”。四年下来,朱保国把“电解质平衡”、“酸碱理论”等套路琢磨得一清二楚,并于1984年获得优秀毕业生。

  学校推荐他去省城的教育厅当干事,但朱保国却偏要下工厂。听说厂里来了个大学生,可把新乡第五化工厂的厂长给乐坏了,“我的神呀,就是再怎么抽签也轮不到我们厂啊!”

  你想啊,八十年代的大学生那可真是天之骄子,高考升学率5%都不到,能够考上的不是人中龙,就是人中凤,所以一进厂,朱保国就成了重点培养对象。

  别说,朱保国还真有几把刷子。当年11月,他只是小试了一下牛刀,“微调厂里硝酸钠的生产程序”,结果一个动作就为厂里节省了20万,厂长当即给他奖励了220块!

  结果其他几个化工厂听说了,纷纷过来挖墙角。其中最执着的是飞龙化工厂的老板,开出的条件也最为动人,“一入职,马上就是厂长”。

  年轻人谁不想当官?于是1988年,仅有5000元存款的朱保国头脑一热就过去了。等到了飞龙,朱保国才知自己上了那老板的当,“整个工厂产值一年才不到80万。”

  更为严重的是,厂里三角债非常严重,现金流捉襟见肘,“原材料都是赊的,工人工资都发不出来!”原本100多号人的工厂,剩下不到30人,“酗酒、斗殴、旷工,根本没人关心生产。”

  朱保国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但是再走回头路已绝无可能,“顶着大学生的光环,丢不起人”,他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为把货款催回来,朱保国跟着公司会计一家一家谈,结果走了10家,有9家连门都没进,剩下一家门是进去了,不过对方态度极为嚣张,“要钱没有,有本事告去啊!”

  朱保国心一横,“必须来武的”,他扭头从厂里选了10个年轻小伙,5人一组,专门负责讨债。

  第一招是“堵大门、拉横幅”,第二招是人盯人,对方一把手走到哪里,5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就跟到哪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结果两个星期下来,大部分老赖就崩溃了,最后乖乖还钱。

  工厂烟囱冒了烟,银行脸色立马好了很多,“贷款该展期的展期,该续签的续签。”老客户中原石油公司一看飞龙活了过来,马上答应预签下一年的订货合同。到了1990年,工厂营收竟然回升到200万。

  一年后的1991年,工厂步入正轨,产值突破500万。这时候,29岁的朱保国挽起袖子,准备大干特干,他喊出口号,“买设备、招人才,走高科技致富道路。”

  这下可捅了篓子。听说还要投入,飞龙的大老板跳了出来,“现在就挺好,搞啥乱七八糟的高科技。”道不同不相与谋,朱保国一气之下撂挑子走人。

  1992年春节,朱保国去二叔家拜年。看见二婶忙里忙外,他特意奉承了两句,“您看上去就像20多岁!”

  没有想到就是这句话,一下子把二婶的话匣子给打开了,跟他侃了一下午,“大侄子好眼力,是乡里一个女大夫给配的药,附近好多街坊脸上的黄斑都给治好了。”

  有这么神奇?朱保国大吃一惊,第二天,他特意跑去拜访那位女中医。一聊,有谱!女大夫家里世代为医,祖上曾给皇宫做过御医,养颜的方子为宫廷秘方,“活血通络、促进新陈代谢”,尤其对治疗女性黄褐斑有奇效,可令肌肤细腻红润。

  朱保国立马热血沸腾。要知道,彼时,我国保健品市场正是群雄并起之时,蜂王浆、飞龙、太阳神正打得不可开交。“女性养颜的保健品大有可为,”朱保国当即掏出9万块买断药方。

  1992年2月,受到邓公南巡谈话的影响,朱保国怀揣着那张秘方,兴冲冲赶到深圳。当年10月,他和几个朋友筹集了2000万资金,创办“爱迷尔食品”,也就是后来的“健康元”股份。

  这次,朱保国手笔很大,“1000万建厂房,500万买设备,500万做流动资金”。不过,没有想到当年深圳赶上了台风,工期一拖再拖,原本4个月就能投产的生产线最后花了8个月的时间。

  结果,等到1993年6月工厂要投产的时候,账上只剩下100万的流动资金。“可别断粮了”,朱保国赶紧跑到银行去搞贷款。但是那一年又刚好赶上宏观调控,银根骤然紧缩,刚刚起步的小民企根本贷不到钱。

  病急乱投医,最后朱保国逼得没有办法,他以厂房和设备作抵押,借了500万的高利贷,“6个月过桥,月利2分7。”

  好在2个月后,工厂终于建成,1993年10月,产品实现量产。朱保国给起的名字叫太太口服液,“主攻成年女性。”

  要说,朱保国眼光确实很毒。尽管当时保健品市场杀得天翻地覆,“有主打营养的蜂王浆,有主攻儿童的哇哈哈儿童营养液,还有帮助减肥的飞燕减肥茶,”市面上唯独缺一款女性保养的保健品,而中年女性“最爱美,也最爱花钱。”

  第一站选在广州。整个2月份,朱保国都在预热。当时,广州各大报纸铺天盖地都是太太口服液的广告,“三个女人一个黄,一个虚......”

  结果当年3月8日,太太口服液一经上市,立马一炮走红。当天,广州百货一个专柜卖出30万的货,售货员结账时都以为看花了眼。要知道,当是广州百货最好的保健品柜台一天销售额也不超过10万块。

  攻下广州后,朱保国马上折回深圳,并采取“空地对接“的营销”模式。

  他首先组织200名员工造势,在深南大道拉出一条长180米、宽1.2米的巨幅横幅,“只要留名,就可免费获得一瓶太太口服液”。结果不到6个小时,就有超过一万名女性留下了名字和地址。

  5月,朱保国更是一次性买断国贸大厦广场的18个灯箱。“太太脸上有难,也写在了丈夫脸上”、“拥有太太,你可能一夜成富翁。”

  “空军”轰炸以后,“地面部队”立马跟上。朱保国将100个销售人员分成20组,5人一组。走到哪儿,签名横幅就拉到哪儿。那段时间,整个深圳大大小小的街道和1000多个小区,随处可见太太口服液的巨幅横幅。

  两招下去,公司客户部门就乱成了一锅粥,销售人员接订单接到手抽筋,“每天有超过1000个电话打过来”。1994年全年,太太口服液销量突破3000万,不仅还清了高利贷,还盈利1000多万。

  但是,对手更猛。这一年,飞龙利润是2个亿,太阳神更是创造13个亿的销售记录。

  朱保国的牛劲儿上来了,“没有最好,只要更好!”1995年元旦,朱保国火速冲到北京,一举在央视砸下1000万。随着毛阿敏那句“挚情长真,永驻我心”,太太口服液也走出广州、走出深圳,开始走向全国,当年销量一举突破1.6亿!

  此后,朱保国强势推出“九五式”、“静心助眠”、“美容”等3大系列产品。

  随着生意越做越大,朱保国的眼睛开始瞄向资本市场。1995年,他豪掷200万,聘请国际知名的会计事务所做审计,“理顺账务,理清资产。”

  不过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1996年,朱保国以出让14.9%的代价,从美林证券那里融资2000万美元,“要在香港上市”。这本是皆大欢喜的事情,然而很不巧,刚有想法就赶上亚洲金融危机,股市一大跌,上市瞬间就成了泡影。

  而那是,国内的A股对药企上市亮出绿灯,于是,朱保国果断决定在内地上市,但是美林却死活不同意。

  市场就是战场,机会稍逊即逝,这个时候,朱保国横刀立马,一举抵押自己的股权与房产,最后凑齐2500万美元,楞是虎口拔牙,把美林证券手中的股份给赎了回来!

  结果2001年6月8日,太太药业在上交所成功挂牌,成功募集17.36亿元现金,为公司的发展壮大赢得了极为宝贵的资金与口碑,当然,朱保国身价也一跃至54亿。

  此后,朱保国谋求向药企转型,法宝就是兼并收购。2002年3月,朱保国收购香港洋参品牌“鹰牌”,填补西洋参的空缺。此后,他斥资2.8亿,收购深圳的海滨制药厂,着手生产新型抗生素“美罗培南”。

  一年后,海滨制药厂就研发出完整的生产链,成了全球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基地。最风光的2004-2008年,生产的抗生素占据国内50%的市场份额,每年要贡献1.5亿的净利润。

  2002年4月,朱保国再次出手,成功购得丽珠集团21.3%的股份,晋身为第一大股东。其实早在1996年,他就瞄上丽珠集团,因为“丽珠能接通国际资本市场,品牌知名度高,自主研发能力强。”

  据说,由于与丽珠的徐总脾气相投,两人惺惺相惜,仅用半小时就搞定交易,“完全按照徐总的报价,没打一分钱折扣,当场就签定合同。”

  入主丽珠以后,朱保国一方面加大丽珠的研发力度,每年仅研发资金就超过6000万,另一方面,他开出300万高薪,请来台湾的肖总担任总裁,并大胆放权,完全实行经理负责制。

  从此,丽珠一跃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股票连涨15年,如今丽珠市值已经达到260亿,10年翻了接近30倍。

  到了2004年,健康元药业已经由单一的保健品转型为综合性制药企业,营收突破20亿,其中药品占比超过77%,保健品不足23%。在三株、太阳神等保健品同行的日渐没落中,健康元实现了华丽转身。

  “保健品的高潮期过去,药品才是大众的长期需求。”2005年以后,朱保国开始向制药上游延伸。2年后的2007年,他一举投下6个亿,在焦作建立产能1000吨的“氨基头炮烷酸”生产基地,那可是生产头狍菌素的必备原材料。

  3年后的2010年,我国加大环保执法力度,许多环保不合格企业被淘汰出局,结果市面上的7-氨基头炮烷酸暴涨。正是靠着那款产品,健康元仅仅半年就创造出2.4亿的净利润。

  展望未来,朱保国信心满满,“要用15到20年的时间,打造千亿产值的医药企业。”有理由相信,拥有“创新与坚守”两大杀手锏的朱保国,说到就会做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