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映资本
华映资本成立于2008年,是国内领先的风险投资机构。投资领域覆盖文化娱乐、消费升级、互联网金融、企业服务四大版块。投资阶段以A轮为主,上下延伸,重视闭环布局与行业整合,目前管理资产规模超50亿人民币,已投资企业100余家,投资案例包括海蝶音乐、51信用卡、微盟、开始吧、界面、聚橙网等。
30篇文章
131460次阅读

《红海行动》背后出品方独家分享影视行业逻辑

2018-03-28 10:45··文化传媒娱乐  华映资本中国  华映资本  收藏
   
《红海行动》出品方之一蓝白红影业的创始人周亚平,独家分享了有关蓝白红影业筛选、制作和开发头部内容的思考。

  从《红海行动》票房超35亿,到大平台抢占优质IP,精品化、付费化和一九法则成为影视行业的新逻辑。真正回归内容本身的“硬核内容”,正不断突破商业天花板,也反向改写着行业规则。那么,这些“硬通货”有规模化生产的方法论吗?如何从上游筛选、考量和孵化优质内容源?

  《红海行动》出品方之一蓝白红影业的创始人周亚平,独家分享了有关蓝白红影业筛选、制作和开发头部内容的思考。其中,《红海行动》就完整体现了这一过程,从选择摩洛哥作为拍摄地到选择林超贤担任影片导演,《红海行动》展现了专业、独到的“硬通货”逻辑。

  周亚平认为,未来影视内容从项目筛选上,需要与时代、市场和观众“同呼吸、共命运”,需要“丝丝入扣大众情感、情绪”;从审美上,“创作如今正逐渐回归建构状态,写实主义抬头,主流文化重新彰显”;此外,工业制作是打造影视爆款更为确定的元素。以《红海行动》为例,商品美学和技术美学夯实了电影的工业美学基础,成为内容本身。

  另外,周亚平还补充说,“爆款是需要数据支撑的,但看不见的数据更重要”,他提醒,“优秀的影视作品必有看不见的匠心成本、慧眼成本,包括机会成本”。

  以下为周亚平在沙龙上的演讲实录:

  这个发言的题目,《从“红海”说起:谈顶级内容的筛选、制作与开发》,原来叫从“红海行动”说起,我减掉了两字。意思不言而喻,红海于今天的影视市场还真有象征性。竞争是激烈的、血腥的、没有边界的。

  果然吗?似乎又不。大国都崛起了,不意味大电影已崛起、大影视已崛起。这么说好像更妥:大国在崛起中,大电影也在崛起中。到2017年,电影票房已居我国5000年来最高水平,但小300亿给了进口片,大300亿给了国产片,制作方获三分之一强,国内影业公司挣了100多亿。不多。相对于默默无闻的洗浴业、洗车业,这个“洗眼”业、“洗心”业产值、利润并不高。我说的是我们的影视行业,洗眼比喻商业片,洗心比喻文艺片。大家可以查查洗浴、洗车行业的消费数据。很可惜,我们干的还不是一个重要的行业。

  我们还处于三、四线城市的位置,没有登堂入室。我所认识的很多一、二线明星,他们的公司、工作室都在一些地级市、县级市,特别是落后的地级市、县级市。我们最黄金的地方叫霍尔果斯,是中国的好莱坞。长三角、珠三角的经济大市、开发园区没有我们行业的份。

  这么说,我们又在蓝海。蓝海的前景是无限的,充满希望的。我们今天的交流,必须假设一个前提,就是市场到了瓶颈期,大家卡得难受,必须寻找挣脱的方式、挣钱的方式。所以得假设:我们身处红海中。

  说起电影《红海行动》,现在票房过35亿了,这个行动创造了一个突围红海的经典案例。我所在的蓝白红影业是这部电影的联合出品方,联合出品有30家左右的影视公司,我们是其中一个。电影大家看过了,台前第一落点消费、幕后第二落点消费,各种信息在春节档被大家消费得差不多了,也没有更多可说的。我本人参与了电影的前期开发,主要和军方几个优秀的制作人一起,经历了项目的创意、策划、培育过程。

  电影一开始是打不了真仗的,只打算在我们的南方城市湛江、三亚打,后来想着、谈着便去了摩洛哥。那里拍过《碟影重重》什么的,那里有西撒沙漠啊,“那里”一看就交织了各种复杂的政治势力、军事势力、种族势力、反动势力啊,拍起来一定好看。我2009年为迎接次年上海世博会在那里拍过纪录片,所以被启发。电影的承制也经历了国企和民企的选择,显然,民企更具有生产力。

  事实也证明了博纳影业于冬老总把这事做成了,做得特别牛逼,任何人无话可说。这一项目的导演也经历了好几位人选,起码三、四位,都是优秀导演,但我们最后找到了我以为唯一能够呈现这部电影观念、完成这部电影叙事的导演:林超贤。说唯一并不夸张,至少在目前、在国内(含港台)。假如其他导演拍,作品也会不错,但很可能就是不那么极端的一种风格,票房估计10几个亿吧,不会有35亿。

  《红海行动》的成功,现在让我们说现成话了。

  如何选择、开发一个项目,说实在话,不像简单讨论一个选题、类型、内容那样简单。说大了,就是如何与这个时代、市场、观众同呼吸、共命运的问题;说得肉麻点,如何才能迎合大众的口味,如何才能丝丝入扣大众情感、情绪。

  大时代不能做小时代的东西、买卖、生意。纵观2017年,看看票房前10名,大体便知道中国电影近年来的内容走向了,2018年此类内容继续走高是自然的事,以后一段时间还会走得更极致。

  当然,从项目开发周期看,你还得预测准、预言准。什么是大时代的作品,依我看,《红海行动》是,《唐人街探案2》也是,他们异曲同工、殊途同归。题材不同、类型不同,但都是大时代作品。他们在大国心态上是一样的,在大银幕上站位是一样的。(注意,此处我所言的大小无高低之分。)

  从审美上讨论,我们的创作如今正逐渐回归建构状态,写实主义抬头,主流文化重新彰显;而曾经经历的历史,解构是主要路径,想象力作品大行其道,亚文化风行。《美人鱼》是其代表之作,各种囧也囧得心花怒放。几年河东、几年河西,不必厚此薄彼,前前后后都是中国电影的成就与辉煌。

  我注意到今天论坛的主题叫:超级内容时代,如何打造影视“硬通货”?硬当然有多种硬。《红海行动》硬在哪里?一是主题硬,稳、准、狠,千万不要以为就是打打杀杀那点事,也非自我煽情、自我陶醉,而是声明了反恐、宣誓了干预。价值观没有问题,或者说它最大可能抵达了多数人的价值观。

  你过去听到过这声明、看到过这干预吗?没有。美媒称:整部电影传递信息的方式与美国电影的手法基本一致,但不同之处在于,这次是中国人扮演了美国人的角色(《参考消息》2018年3月21日)。

  当然,电影只是基于现实的一个虚构,也有观众认为虚构的故事软了,甚至说没故事。与其说没故事,不如说反故事更好。在我们已知的叙事中,自然得有个故事框架、有群人物呈现、有许多台词演绎,它们是内容组织的必须。《红》片也有,只是被更多的“形式内容”遮蔽了。工业美学夯实了这部电影的基础,而工业美学即商品美学、技术美学,商品之美、技术之美构成了影片的内容本身。环境、行为、枪械、暴力、杀戮、恐惧、所有的危机状况与全部的解决方式可以说都是内容本身。

  拍这样的电影导演很重要,谁能下手这么狠啊?林超贤。两次行动,两个爆款,票房都是从爆头开始的。当然电影的基调是正义被邪恶挑衅,正义终究战胜邪恶,世界观没有跑偏。

  爆款是需要数据支撑的,但看不见的数据更重要。数据有真数据、有假数据,有看得见的数据、也有看不见的数据,看不见的数据最重要。最近蓝姑娘对红姑娘的白眼鄙视,之所以能形成娱乐爆款,就是因为有看不见的大数据支撑,成本巨大而绝非低成本、无成本。

  目前高居影史票房榜首的那部电影之所以能高居榜首,还有中印对峙的国防成本,一条我们仿佛看见又看不见的长长的国境线。是的,优秀的影视作品必有看不见的匠心成本、慧眼成本,包括机会成本。

  讲到硬通货,就得说到刚需。电影严格说来不要说刚需,弹需都说不上。你不看电影会死吗?不会。但作为我们把电影当作生命孜孜以求的人来说,不做电影、不看电影就会死。继而我们还得告诉大众说,你们不看电影就会死。人们通过今年新年伊始电影的表现,已经开始宣布大家看电影终于成为春节的刚需了,那么,看什么样的电影才能成为刚需呢?

  春节档是个合家欢档。但这档的合家欢定义今年也被颠覆了。如果《红海行动》的成功是合理的,那么春节档就是个合家狂欢档。

  硬通货,一切都不必从定义出发。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