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104篇文章
164947次阅读

艾问毛大庆:46岁创业,你要什么?图什么?

2018-11-13 05:26··投资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毛大庆,他的故事就是不断为自己设置门槛、再努力跨越,又重新设置更高门槛的故事。

from clipboard

他曾在凯德置地的新加坡总部工作多年,在如鱼得水之际选择离开,回到中国;

在万科的五年里,将北京万科的销售额从43亿拉升到200亿,又再度离开,另立门户;

面对刚刚起步的公司,他开疆拓土,成立三年即并购七家同行业公司,如今线上会员9万人,全球管理面积突破17万平方米,覆盖4个国家,7个地区,37个城市,上市日程进入倒计时……

毛大庆,他的故事就是不断为自己设置门槛、再努力跨越,又重新设置更高门槛的故事。

故事一:

毛大庆入职北京万科时,销售额是43亿元;五年后,毛大庆让这个数字变成了200亿。与之相应的,他也得到了万科顶级职业经理人的千万年薪。

就是这样一份千万年薪,却成为毛大庆万科生涯的句点。毛大庆离开万科,是人们意料之外、却又意料之中的事情。对于半夜三更写文章、冰天雪地里跑马拉松的毛大庆来说,不断追寻新的刺激,不断设置门槛,又不断突破自我,才是他最想干也是他一直在干的事情。

他曾经这样解释:“这个数字的变化确实让我到达了一定的高度,但仅仅是数字的变化和叠加,已经不能再带给我新的刺激和追求。”

2014年,毛大庆在投资人徐小平家中的餐巾纸上写下了仅有五、六行的商业企划书;2015年,46岁的毛大庆正式变为优客工场创始人。过往已被清零,新的征程已然开始。

艾问毛大庆:46岁创业,你要什么?

from clipboard

毛大庆:最早的时候其实是2014年的夏天,徐老师追着我满地跑。那时候大家在讨论房地产可能要有一些新东西,能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大家想的是看看能不能做一些,可能在资产的管理,内容的生产,包括人的运营,去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东西,但是还是围绕房地产,至于说那个时候是不是那么清晰的想到今天要做的联合办公以及联合办公衍生出来的社群平台,还没成型。

艾诚:要做这么大,当时没想到吧?

毛大庆:那当然,我想所有的大都是在无意中形成的。

艾诚:一个创业者真的需要这样的空间吗?

毛大庆:我觉得大家现在把创业者想的还是原来的那种老创业者,或者以前的创业者,就是很苦的那种创业者,但是今天这一代的创业者,我想有两个特点:一个,我想更多的可能他们已经是在生活方式里创业了,所以今天很多人他们并不是为了谋求一点生活的改善,或者是挣一点钱去创业,这是一个很大的特点,很多人是为了实现一些自己的想法。

另外一方面,今天的创业最大的不一样是大家的资源已经越来越处在共享的状态下,所以太多的跨界,太多的知识分享,太多的要从不同的人那边汲取能力,所以今天的创业已经变成了一种活化的东西。

我很喜欢鲁迅的一句话,“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森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这就讲的是创业人的厉害,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无中生有,点石成金,创业的人就是干这样的事情,否则你就不是创业了。

故事二:

毛大庆身上有两个无法让人忽略的标签,其一是优客工场的创始人,其二是马拉松爱好者。

这位自认为“小脑不发达的体育盲”,从最初的800米到1公里,再到2公里、3公里,一个月后,他完成了人生中第一个连续的5公里。如今,即便是北京零下16度的清晨,他也会坚持去公园跑步“刷圈”。

转眼六年时间,毛大庆已经跑了91场马拉松。他的身份由长跑小白,变为马拉松的“关门兔”——学名叫配速员,任务是鼓励并带领参赛者继续前进直到完成比赛,这无疑是马拉松运动者实力与经验的一种有力证明。

毛大庆似乎很享受从零到一的创造感:跑马拉松如此,在凯德、万科时候如此,共享办公更是如此。

不同于其他行业“散兵游勇—嗜血竞争—并购整合”的阶段发展论,跑步前进的毛大庆似乎也为“共享办公”行业提了速,在行业起步阶段,并购即随之而来。

优客工场成立三年,已经完成了七场并购,最近一次发生在10月份,优客与方糖小镇签署了相关并购协议。如今的优客工场仍旧保持着每月一万平方米的增长面积,毛大庆的同行者越来越多。

艾问毛大庆:合纵连横,你图什么?

from clipboard

毛大庆:我是一个特别喜欢搞合作的,这也是我个人的特点,我的性格使然。因为我从小的时候,可能看了很多《孙子兵法》或者《三国演义》,其实我一直认为没有一件事情在今天这个时代是靠哪一个英雄能够自我完成的,它一定是大量的合作,把各自的智慧,把大家共同的探索凝聚在一个上面,它会加速、加倍你的发展的状态,它不是一个加法,我觉得更多的是复杂的算法,它可能是资源的快速累计,这一家跟这一家相乘,再乘另外一家,它肯定不是三倍的作用,它有更多的价值在里面。

艾诚:并购的过程阻力大吗?

毛大庆:总的还好,因为大家其实都是在偏早期的创业,对于收购,可能也是我的一个工作经历所导致的,因为在凯德置地时代,经我手并购的房地产项目,或者叫房地产公司,大概得有十几个,我们到北京,我第一次回到北京,阔别了十多年回来北京,第一个项目就是并购。

艾诚:所以并购是你发展的套路?

毛大庆:并购好像是我这么多年工作一贯的习惯,包括后来到了万科,像万科大都会、皇城77号,这些项目全部都是并购来的,好像我过去的这18年里,就没停的在做并购。我一直认为合纵连横是一个非常好的战略手法,让同道者变得多多的。

故事三:

全球共享办公的创业者都在思考同一个问题——共享办公与“二房东”的区别到底在哪里?毛大庆自然也不例外,对于这个问题,他有着自己的答案:增值服务。

在毛大庆看来,共享办公的重要盈利来源并非租金,而是财法人宣等企业辅助业务的收入、保险、体检的收入、软件的收入、甚至流量巨大的广告收入,这些多元化的收入终将取代租金,进而支撑起整个行业。

如果说毛大庆利用马拉松成功打破了自己的边界,那么他正在用投资打破优客工场的边界,他带领优客工场投资了39家生态型企业服务公司:从媒体到体育,再到娱乐和知识产权,这些投资统统围绕着一个逻辑:让办公更舒服,“不只是身体的舒服,还有思想的舒服,还有交流的舒服,社交的舒服。”

优客工场利用入驻企业的使用数据,发现投资潜在目标;而投资的企业,也将直接服务于入驻企业。联合办公的完整生态链,在毛大庆的企投活动下,就此成型。

艾问毛大庆:奔跑在企投路上,你在想什么?

from clipboard

我从1991年走进工作岗位,客观地跟艾老师讲,我回顾了一下,我好像没有过过一年不累的日子,我也不知道是我的命比较奔波,就是劳碌命,还是我喜欢这样去折腾。

艾诚:什么样的性格使得你决定一年都不能休息呢?

毛大庆: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归根结底讲,我现在对我自己有一些总结,我创业以后,创业是一个问心的事情。

艾诚:说说你的心里话。

毛大庆:我还真是问了问自己,就是为什么会去选走这样的人生状态,为什么二十三四年以来,就没有闲过,我可能也不太愿意自己闲,我有一个基本的认同就是什么驱使我这样呢?首先还是我自己内心的动作,因为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相当明确的过程主义者,我要用时间去投资在我的人生的过程中,用时间去投资。我们只有一样东西是可以拿来去投资的,而只有这样的东西投完了就不再有了,就是时间,就是人生的时间。

艾诚:没错,哪里安放你的时间,哪里就是你的生命。

毛大庆:哪里就是你的价值,你生命的价值,因为今天的节目叫《艾问企投家》,我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我突然间就想到企投家,投的是什么东西,我们拿什么在投?投的对象是啥?我其实更想说我们每个人都在给自己投资,每一天都在投资我们自己,我们拿什么在投呢?实际上我们是拿时间在给我们自己投资,而且你投完了就不再有,今天我们俩人聊这一下午,可能我们俩人生里都取消了这一下午,所以我也挺感动,你把这个下午留给了我,我也很认真的把这一下午献给你,实际上我们每天都在为自己做投资。而且我们不知道我们能投多久,我们也不知道投完的结果是什么,所以无问结果,不要去问结果,也无问西东,可能更重要的是去问自己投的这些东西,你自己觉得值不值。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