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
艾诚(Gloria),80后知名独立主持人,创意媒体艾问传媒创始人。毕业于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被世界经济论坛授予“全球杰出青年”荣誉。
103篇文章
159404次阅读

艾诚专访韩学渊:理性与感性的投资之道

2018-05-22 15:02··投资  投资界  艾诚  收藏
   
艾问创始人艾诚将探访一家成立了12年的大型资产管理公司——汉富控股,看看他们是如何应对这一趋势变化的,并且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韩学渊一起,带你预见资产管理的新未来。

  1992年,《大时代》横空出世,这部剧以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的香港金融市场为背景,透过两个家庭,两代情仇,展现名利与人性的纠缠。

  那一年,很多国人甚至不知道股票为何物,被香港电视剧震惊的人们,可能更不会想到,26年后的2018年,他们竟然已经不再满足于股票这样一种单一的投资工具。

  一个资产管理的大时代应运而生。根据德勤发布的报告预测,中国将在2019年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资产管理市场。预计在2017年至2030年间,中国投资者投入资管行业的新资金达到8.5万亿美元。

  大水之中,必有大鱼。在大资管时代,“互联网+”也在深刻地改变着这个行业,传统的第三方管理机构正纷纷谋求转型升级。尤其是处于头部的资管机构,在优化业务布局、科技驱动金融等方面已率先而行,重新构建在新时代的竞争内核。未来的接力赛中,具备哪些要素的机构才能跑得更远、更快?艾问创始人艾诚将探访一家成立了12年的大型资产管理公司——汉富控股,看看他们是如何应对这一趋势变化的,并且和这家公司的创始人韩学渊一起,带你预见资产管理的新未来。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汉富靠什么捕捉独角兽?

  即便拥有“互联网+”的助力,抢占资管制高点也不能只是夸夸其谈。汉富的成就里需要一些“干货”——比如,独角兽。

  2017年11月,汉富投资的雷蛇在香港交易所正式挂牌交易,成为港股里的第一支电竞概念股。这是汉富的又一价值投资力作,公开的信息显示,迄今为止,汉富已投资公司超100家,所投企业总规模过万亿,包括蔚来汽车柔宇科技优客工场、360、人人车、唱吧等数十个独角兽企业。

  艾诚:我看到在汉富资管的这个清单里面,投资了不少像优客工场,柔宇科技等等,还有最近成为港股第一只电竞股的雷蛇。你们是怎么投的?

  韩学渊:投资主要是投未来,我们选择的这些公司主要是在人工智能,大健康,还有一些消费升级。我们在十年以前定位我们基金管理的时候,投资方向就定在这些领域里面。所以说现在投资出来这些独角兽的公司,跟我们当时的投资策略是有关系的。

  艾诚和韩学渊

  艾诚:你怎么判断一家公司值不值得投资?

  韩学渊:我觉得有几个原因,第一个我们会有一个比较详细的行业研究,就是我们对未来的那些比较好的行业,或者说成长空间比较大的行业,我们会做一个分析,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第二,我们还是要看团队,就是整个创业团队是不是有创业成功的基本要素;另外一个我觉得投资主要还有一种感性的东西,理性和感性结合在一起。

  实际上,独角兽这类明星项目很多时候并不难以被挖掘,恰恰相反,这些项目往往还会挑选投资者。那么,为什么它们总是愿意选择汉富?韩学渊坦言,当然是汉富能够帮助这些公司解决一些实际的困难。“正是因为我们专注在一个领域里面做投资,所以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解决一些问题,并且在这个产业链的上下游,提供一些增值服务。”韩学渊告诉艾问,除了资金上的支持,汉富会帮这些公司做规划,尤其给予战略方面的定位,“因为这些创业者还处于创业阶段,还有很多的经验是不足的,比如企业管理、人才激励等方面,这些我们都可以提供帮助。”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汉富为何转型发展?

  汉富创立之初,其主要使命是作为投行将中国企业带往美国上市。这一业务,伴随着中国创企赴海外上市的热情高涨而兴旺,也随着中概股渐渐在海外市场丧失吸引力而逐渐萧条。2011年,汉富终于决定把所有业务撤回到国内来,“做国内资产管理”。也正是在2011年,汉富从几位投资人手中,募集到了它的第一只人民币基金。

  艾诚:现在的汉富总共打理的资产有多少?

  韩学渊:我们大概在900亿元左右,今年我们要突破千亿。

  艾诚:从2006年成立汉富那时候做投行,再到2011年因为中概股被做空,您回来做资产管理,然后现在2018年聚焦在股权投资?

  韩学渊:2011年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那个市场,浑水公司发了很多做空的消息,中概股彻底被做空。那一年,我印象中好像只有唯品会做了IPO,剩下的国内企业都没有去美国上市,中国企业去美国上市基本上都不被看好。在那个时候,整个团队从华尔街都回到国内来做国内市场。我们在2006年和2011年之间,主要还是做一些海外的一些IPO和基金投资。2011年之后到现在,大概六七年的时间主要在做国内市场。

  但是实际上我们的主营业务基本就没变过,因为资产管理它是很大的,基金投资、股权投资都是资产管理行业的一个分支。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曾经的工科生,如何开启了自己的金融人生?

  1992年,一个从没有见过大海的甘肃男孩,通过高考的方式走出了西北,只身来到了北京,成为了一个典型的“工科男”。谁也没有想到,这个男孩,会在日后成为中国资产管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韩学渊所率领的汉富,资金管理规模超过900亿元,旗下业务涵盖私募股权投资、产业直投、不动产基金、PPP项目投资、私人银行业务、家族信托、互联网金融、金融资产交易等多个领域,已成为一家全产业链布局的大型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公司。

  艾诚:你第一次接触到所谓的金融是什么时候?

  韩学渊:1997年的时候,我把上一份工作不就辞了吗?实事求是地讲,那时候工科毕业生挣得太少了,简单的讲就这样一个逻辑。

  艾诚:有没有让你周围特别羡慕的人或者事一下子打动了你,说“我必须辞职我必须要干金融”?

  韩学渊:有,我觉得就是我把工科的工作放弃之后,我加入到一家做上市咨询的公司的时候。那时候大学毕业在工厂里面,设计人员大概有几百人,但每年的收入可能也就一两千万的收入。但是我加入到做证券的那个公司,也就七八个人的团队,但收入是非常多的,97、98年的时候就过亿了,但是服务于我们的客户和对象的时候,因为也是做上市做投行,他们的价值更高。这会让我觉得非常的刺激,让自己所有的能力都能释放出来。

  艾诚:在你的世界里面,格局的提升和财富的积累是正相关的,所以你自己觉得第一次“我是个有钱人了”,是什么时候?

  韩学渊:1998年的时候,因为我做了两到三个公司的上市,给到了很多奖金,有四五十万。我没有花那个钱,拿来做了一些投资,在证券市场做了股票投资。但不幸的是,在2000年赶上了纳斯达克的互联网企业泡沫,赔了很多。2000年我进入到证券市场大概有五六百万,大概赔掉了差不多一半多,因为跌得太多。

  艾诚:那一次一下从500万亏掉一半之后,我不知道是哪一年的哪个晚上,你想了什么,你做了什么样的思考?

  韩学渊:我觉得一个投资人要成长,就是你要有过失败的这些案例,最后才能知道吸取教训,因为我觉得证券投资在书本上是很难学得到的。那时候资金很少,就几百万,现在我们进入证券市场的可能是几十亿上百亿,但我觉得那些化学反应的条件反射,还有对A股证券市场的一些认知,就是在那个阶段逐步形成的。

  艾诚:2006年创立汉富的第一天,你想干吗?

  韩学渊:其实那时候很简单,就是找了一帮志同道合的人,我们大概也就是六七个人,在一起主要是做投行业务,就是帮助中国企业去美国或者去英国上市的投行业务,我们主要是做那些。

  艾诚:在中国现在遍地是创业者,遍地是投资人,那韩学渊得有个杀手锏,或者在这路上你遇到过最大的争议和质疑是什么?

  韩学渊:在中国做投资实际上是很难的一件事,真的。我觉得就是说,因为外资基金的投资相对比较简单,因为它的募集能力是很强的,美元基金是很容易拿得到。所以我们2011年回到国内之后,我觉得对我最大的刺激是什么呢?就是我募集不到资金,我得一个一个人去谈,每一个人可能为了100万,200万,500万的这种投资,我要谈很长的时间。第一个基金到九个投资人,我们大概谈了半年时间。第一只基金是最难的。

  20年前,韩学渊是当时最年轻的证券从业人员;

  12年前,在A股最低谷的2006年,韩学渊选择创立汉富;

  7年前,浑水集中做空中概股,韩学渊调转船头,开始在国内资管市场发力。

  三次选择,铸就了韩学渊不一样的金融人生。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未来十年的投资风口在哪里?

  负利率时代下,资产贬值速度远比我们想象的快的多。韩学渊直言,选对周期,能让资本有机会在承受较低风险的同时,获取收益最大化;做正确的事,则能最大限度避免资本出现投资错误。

  艾诚:当所有资产都贬值的时候,钱应该往哪走?

  韩学渊:钱应该往资产里走。在这周期中间去找到一些被低估的资产,所以现在实际上是一个观察,然后逐步进入到这些投资产业的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艾诚:那您提供的策略是什么?二级太疯狂,太残忍,一级又太长,太漫长,怎么办?

  韩学渊:所以我们都集中在并购领域会多一些,因为它速度快。投资,我觉得往两边去跑,我们要不就选择天使那端,看我们是不是很牛,能不能看到那些独角兽的公司,要么就跑到后端去,所以我们选择了后端。我们的单笔投资比较大,在后端我们会做一些跟证券相关的,围绕资本市场,做并购投资和市值管理。它也容易把体量做大,因为你会跟保险银行信托在一起合作,通过结构化的一些产品,把自己的资本规模快速地做起来。

  艾诚:未来的金融在哪里?

  韩学渊:未来的金融它分不同的领域,因为金融的体量太大了,比如说我们传统的银行信贷业务,向人工智能的方向走是肯定的,我们对终端的依赖性变得越来越强。但是在金融领域,还有股权投资的投行业务,我觉得还是对人的依赖性是比较强的,因为它需要人去做判断。

  艾诚:未来十年您判断的投资风口在哪里?

  韩学渊:我们主要是在大健康里做的会比较多,人工智能的泡沫太多了,大部分都是一些不可投的公司,比如说你投100个,可能一两个能出来吧。我觉得投资可能要分领域、分区域去说,我觉得在国内可能是大健康消费升级领域会非常好。

  艾诚:这个伟大的时代会诞生伟大的投资家吗?

  韩学渊:我觉得伟大的时代一定会诞生的伟大的投资家,而中国正在这个过程中。巴菲特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他伟大,而是因为赶上了美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可能不是他还会有另外一个人。我觉得中国也是一样的,在未来的10年、20年,金融会是一个非常的好的发展领域。

  艾诚:那你是吗?

  韩学渊:我觉得我应该是,也必须是。

  外人眼中的韩学渊,从来都不是一个过于功利的人,他自己最喜欢标签是“一个从业20多年的金融工作者”。他对这个行业有很深的感情,一直坚持要成为中国金融创新发展的推动者。他希望汉富能成为一个全球性资产管理集团,代表中国资产管理机构水平,比肩国外巨头公司。勿忘初心,方得始终。韩学渊和他的汉富能否得偿所愿,留给时间去见证。

【本文为专栏作者授权投资界发表,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