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专栏 · 吴刚的专栏 · 正文

吴刚:顽石的前世今生

2012-06-06 16:37·投资    吴刚  1
   
摘要曹红为她老公的面子问题,接受这个完全不公平的条款。我只能说,男人有条件没条件都要娶个好老婆。

  2006年6月6日!今天是顽石成立六周年的日子,那讲讲顽石的前世与今生吧。

  要说起来,顽石的前身应该算是我创立上一家公司“数位红”的订单部门。为厂商定制手机游戏产品一直是数位红的核心业务,也是数位红的起家业务。但到公司成立的第六个年头,这项业务却因为公司的部门臃肿而出现了亏损,所以当时决定由公司的副总曹红(本人太太),成立独立的业务部门,从商务到开发统一管理,解决这一问题。一年多的时间,曹红不负众望带领多半是新人的团队,成为当时数位红盈利最高的业务部门,经这个部门培养出来的人才之多,今天已为美谈。

  因为数位红一年多前已被收购,所以这时已人家的子公司。虽在收购之时对方承诺不干涉管理,但就在六年前的大概这段日子,数位红却收到了来自总公司的三道“金牌”,第一道,派来COO;第二道:数位红今后产品开发立项验收必须由总公司产品管理委员统一指挥;第三道:要求数位红裁掉所有手机单机版开发人员及订单业务。

  思考了数日,我放弃了幻想,决定辞职。我将决定告诉给了曹红,但曹红并不甘心自己辛苦培养的这么一支优秀的团队就如此的被裁撤掉,于是有了成立新公司的想法。但2006年当时手机游戏业务非常困难,前景也不明朗,中国移动百宝箱业务已停止,我找了几家跟我关系要好的VC,问他们是否有兴趣支持,但都没能达成,最后下定决心自投五百万人民币,豁着干!在我和曹红看来,散掉这样一支团队以后再要组起难上加难。

  六年前,我请创始的几个人聚到三亚,为新公司起了顽石(wistone)这个名字。

  顽石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曹红,并不是我。我辞职成立了专门做手机应用软件的V8,由IDG进行了种子投资,并在成立公司三个月后得到了来自IDG、成为创业的A轮融资,公司估值1800万美金。

  成立第二年

  时间过得很快,我和曹红各自管理着各自的公司,最初的一年多时间里V8很风光,自己也得意洋洋,顽石很惨淡,V8手握大量现金每月几百万烧着,而由于那几年手机游戏基本都采取了预装游戏内置收费的“烂”模式,加上当时与我们很“铁”的几家手机厂商,陆续停止手机业务和紧缩,使得顽石的只能勉强维持,于是在顽石成立的第三个年头里,开始全面转型手机网游业务。

  成立第三年

  钱总会烧光的,在最初的几年里,V8迅速的烧光了几千万人民币,手上剩余不足百万美金。而在那一年又爆发了全球的金融危机,手机应用由三年前的炙手可热迅速转冷。V8的B轮融资进展的极不顺利。

  此时中国的手机网游业务开始暖风频频,顽石开始受人关注,已有两家VC给了投资框架,希望做首轮投资,投资额约200-300万美金。

  抉择

  V8投资人们要求我以最初投资500万人民币的价格把顽石并给V8的股东们,再以新公司的名义继续融资,以挽救V8可能被清掉的命运。第一次拿VC的投资,我不想失败,况且两个投资机构的投资人都是我多年的朋友,思考再三,我只能厚着脸皮,求曹红把顽石并给我,放弃那几个term sheet。曹红为她老公的面子问题,接受这个完全不公平的条款。我只能说,男人有条件没条件都要娶个好老婆。

  然后,我们拿回了最初投资的500万,虽然投资当时是我们出的,也没有什么溢价,但还是按照最初的股份比例,给顽石的创始股东们分掉了钱。

  于是V8的包袱成了顽石的包袱,V8的高估值也成了顽石的高估值。在当年,很多人并不能理解,甚至恶意抹黑,说咱给自己家套钱,咱也从没解释过什么,总之左右不是人,V8没做好是事实,只能打碎门牙往自己肚子里咽,只是希望能有一天,自己能把顽石做起来才对得起所有的人。

  第四年

  因新一轮融资估值超不过1800万美金,使得融资不顺利,导致公司最艰难的时候,账上甚至不足百万人民币,情急之下,我质押了所有股份向投资人们筹借了两百万美金拼死一搏已是后话。

  时隔六年,我不能说也不敢说自己对所有人有了个交待,但这六年让又再一次印象深刻的知道了,任何事情开始前,能得到的首先是责任。同时,也郁闷,不会有老婆再做家公司来救我了。……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