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的创业姐姐们:掌舵人的软肋与铠甲

女性创业者可以身披铠甲,可以无畏风雨,但很多时候,她们比男性背负着更多一层压力。
2020-06-24 12:41 · Tech星球  Rita Zhang   
   

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刷屏了,各行各业的女性成为关注焦点,其中,不乏女性企业家和创业者群体。

《2019胡润女企业家榜》显示,中国占全球最成功女企业家的六成,前50名中国女企业家平均财富,比去年提高25%至269亿元,是十年前的4倍,总财富1.3万亿元。

尽管优秀,但女性创业者在比例上却依然占创始人中的少数。根据Crunchbase的统计,2009-2017年期间,在全部获得投资的54702家公司中,只有8821家公司至少有一位女性创始人,占比约16%。

女性创业者可以身披铠甲,可以无畏风雨,但很多时候,她们比男性背负着更多一层压力。她们需要面对社会传统认知和性别偏见的挑战,也需要面对自身情绪和平衡事业与家庭的难题。

女性创业者究竟是什么样的人?面对困境,她们如何抉择?Tech星球(微信号:tech618)采访了6位创业圈“姐姐”,聊聊她们在创业中乘风破浪的故事。

「我是谁,我决定」

作为大学生技能学习和职教平台“职优你”联合创始人,王丹叶从小就非常独立。中学时所在特长班,也是男生数量大大多于女生,每天一起读书、一起打球、也一起竞争,她从来没有因为性别感受过丝毫的不自信。

进入职场后,她才梳起了长发,并重新认识和解读男女性格与性别,在人生和事业发展上的不同。

她发现,同样是在表述自己的愿景和期待,女性相比男性会委婉和保守很多,“女性只拿过去的成绩说话,而男性会更多地畅谈自己未来的潜力。”

明明不差,为什么不多为自己争取一些呢?王丹叶每次看到能力出色的女性,由于缺乏自信而不为自己争取时,都恨不得自己帮对方发声。

大多数女性在事业上遇到质疑和偏见,容易采取消极的态度。而王丹叶却认为,只要准备充分,女性为自己适度的争取,反而会让上司和其他领导眼前一亮。

坐在会议室的谈判桌上时,王丹叶经常需要面对一屋子的男性。这些男性大多比她年长,从她踏入会议室的那一刻起,有些男性就容易用带着不信任的眼神看她。王丹叶只专注做了一件事——充分体现自己的业务能力、职业素养、对数字的敏感度和做事的格局。用这样的方式,她迅速赢得了尊重。

正如王丹叶所说,在男性主导的行业或公司里,作为“少数派”女性, “你觉得它是优势,它就是优势;你觉得它是劣势,它就是劣势。”

对于女性创业者,社会的态度有时也会带来干扰和阻碍,其中包括关键角色投资人。

儿童音乐教育品牌“汲趣”创始人CEO吕欣,在2015年到2017年间,作为财务顾问,帮助很多女创始人、客户融过资。好多次她和女创始人才刚坐下,商业企划书都没有来得及翻开,投资人就会盯着女创始人问:“你根本不需要那么努力,在家可以舒舒服服,出来折腾干什么? ” 

表明了自己对于创业的热情和决心后,投资人依然不买帐,会继续质疑女创始人的执行力和创业周期。投资人会反复敲打盘,问女性创始人是否已婚已育、是否在几年内有生育的计划。

“有些时候27、28的女创始人去融资,就算明确表达了自己短期内不准备生孩子,投资人也不一定会信。”吕欣无奈道。

把问题明着说还算好的,还有少数的投资机构,成立以来从不投女性创立的公司。

投资人的先入为主,也曾发生在简里里身上,但比起投资人的刻板印象,更让简里里困扰的,是来自她自己员工和客户对她的刻板印象。

在创业的前两年,由于自身是咨询师,又是女性,员工和用户都会带着某种对 “温柔的咨询师” 的想象来同她交流。“但在工作中我不是咨询师,我是老板。” 在那段时间,简里里想摆脱这样的期待。

从大学老师到创业者,简里里其实是摆脱了社会对于女性的身份歧视。当她还是大学老师的时候,身边的人会把不断给她介绍对象,“大家介绍对象给我,只是因为我生育之后有精力照顾家庭和孩子。没有人在意我是谁,或者想要什么。”那样的生活使简里里感到压抑无比。

当时,简里里在各大网络平台和博客去科普心理学,回答网友们的问题,教大家如何渡过情绪危机。然而她自己,却深深被困在了情绪泥潭中。在工作中不快乐的她,找不到方向,看不到自我。

创业,其实是简里里打开自我的那扇门。

正因为如此,简里里才更加不希望自己作为创业者,作为CEO,依然被既定的期待所束缚。

如何管理别人的期待,如何重塑自己的角色,是简里里当时面对的管理困境。她也曾自责,觉得自己管理能力有问题。但在经历更多、更成熟之后,简里里明白,“对于角色的舒适,最终还是自己给自己的。”

感性,软肋还是铠甲?

太过感性,情感细腻,容易情绪波动,真的是创业女性之疡?

在硅谷和中国从事消费品行业的科技公司ICS的创始人汤小苏,形容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平时生活中的她,打车时遇到出租车司机没吃早饭,会留下自己的牛奶和面包,并叮嘱司机好好吃饭。

她偶尔也会气得暴跳如雷。

刚创立公司第一年时,有一次汤小苏和团队一起开会。她兴致勃勃提出了一个帮助产品更好地走入中国市场的战略,但话音还没落,一位男合伙人就表示了否定意见,“这个肯定不行。”

汤小苏听到他说的时候,第一反应是生气。“是不是因为上周,我否决了一个这位合伙人提的方案,所以这次他要报复?”

会议过后,汤小苏单独去找这位合伙人,问他为什么这样不留情面地否决她的方案。对方非常耐心地和汤小苏讲了自己的判断逻辑后,汤小苏发现,真的是自己小心眼了。

从那时之后的两年,汤小苏一直在学习情绪管理,学习“对事不对人”。

在情绪激动时她有两招,一招是默数三秒后再说话,另一招是用手腕上的发圈弹自己。

“痛,但是有用。总比你把话说出去,承担不了结果好”,汤小苏无奈地说。

汤小苏认为,现在工作中的她,非常理性且坚强。“女性本弱,为母则刚”,她觉得公司是自己的孩子,而自己是一位可以为了孩子奋不顾身,披荆斩棘的母亲。

汤小苏觉得,理性与感性兼备、柔中带刚,是自己作为女性创业者的优势。在发展初期,ICS在美国曾经有一个合作订单,眼看即将谈成,却被一个友商截胡。友商不仅抢了订单,还在媒体面前夸大其词,贬低ICS。

事情发生之后,汤小苏的团队都非常愤怒,士气低迷。汤小苏反而是第一个冷静下来,去体恤大家、安抚大家情绪的。

女创业者的刚柔并济,使她们能够带领团队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也使她们能够和团队有效沟通,齐头并进。

类似的境况,英语启蒙教育品牌“叽里呱啦”的联合创始人许可欣也经历过。

在“叽里呱啦”发展初期,曾经有一块盈利的业务,短期继续下去问题不大,但长期却在消耗公司的精力,违背了创业公司“专注、精细”的原则。许可欣从大局出发,坚定认为需要砍掉这一部分业务。

作出这一决策后,许可欣收到了许多同事的质疑和不解。然而许可欣选择顶住压力,坚定说服创始团队这是有利于公司长远利益的决策。

与此同时,许可欣花了大量的时间和各方同事、团队沟通。她将自己的决策过程和做决定的原因,讲了又讲。一次又一次开会,一个又一个员工单独面谈。

幸好,“叽里呱啦”不仅军心未散,凝聚力反而更强了。

许可欣的沟通,不仅用在危机处理上。平时工作中,她会把自己的OKR与所有同事共享,而在招聘时,许可欣会不惜为了一个职位候选人,特意飞到对方所在的城市,只为喝一杯咖啡,请对方给一个机会。在最近的招聘中,许可欣笑称自己为“首席撩人官”。

刚中带柔,柔中带刚,这也是女创始人的独特优势。

2020年新冠疫情以来,旅游业遭受了巨大冲击,许多同行纷纷退出市场。定制化旅行品牌“无二之旅”的联合创始人蔡韵,选择了继续战斗。

蔡韵的坚韧,来自她七年间日日夜夜对“无二之旅”的付出,也来自她自己的性格。在新加坡电视台和央视都工作过的蔡韵,创业初期会接到大大小小旅游业的活动,请她去做主持人。面对邀请,她来者不拒,但凡到场,必定把“无二之旅”挂在嘴边。

作为一张行走的名片,蔡韵不断地在行业内发声,积累了许多B端资源,为平台使用算法精准匹配B端资源和C端用户,打下扎实的基础。同时,蔡韵的开朗和亲和力,让与她接触的几乎所有合作方,路人转粉。

接受Tech星球电话采访时,蔡韵刚结束一天的工作。晚上八点,她接起电话,声音没有一丝疲惫。

“我觉得我是一个百折不挠的人”,蔡韵笑着说。

作为女性,她同样也具有同理心的优势。在她看来,同理心是亲和力的一部分。只有用心理解对方的需求——不管是同事还是合作方,才能让对方感觉舒服,才能带来双赢的结果。

正如蔡韵所说,同理心贯穿在许多管理者和产品人的生活中,“女创业者们,更是时刻使用着自己的这项能力。”

「事业和家庭平衡,本来就是伪命题」

陈怡冰永远不会忘记在杭州的那一夜。

公司欠债,投资人催命连环电话一个接一个,员工在办公室焦虑不安,坐如针扎。创始人兼CEO的陈怡冰觉得空气有些过于稀薄,便站起身,去了洗手间。

坐在马桶上,她感觉到小腹一阵阵绞痛,连轴转的大脑反应了两秒,忽然惊慌失措地站起来,往下一看,马桶里一滩血。八周的胎儿,流掉了。

陈怡冰跪倒在地,失声痛哭。

究竟如何平衡事业与家庭,是横在每一个女性创业者面前的一道坎。

余渝和李国庆合伙多年,最后为了公司控制权,屡次上演“互撕”闹剧;董明珠则在丈夫去世后,多年单身,直言“婚姻不是必需品”。

孩子、家庭、事业,用许可欣的话说,可能永远找不到绝对的平衡。

面对没有答案的问题,许可欣的回答是:“平衡其实就你自己觉得,能够放过自己”。

作为合伙创业的夫妻,许可欣和丈夫有着多重关系:夫妻、父母、合作伙伴。在许可欣看来,夫妻关系是最基础的,其次,是孩子的父母,最后才是合作伙伴。

在创业早期,许可欣也曾经迷茫、自责、纠结于工作和孩子之间如何选择。她会在错过孩子重要的活动时不断责怪自己,也会在孩子期盼的眼神中不忍离开。她知道自己对“叽里呱啦”的热爱,但无法放弃作为母亲的责任。

巨大压力一度使许可欣痛苦,直到她发现了排解这种压力的方法:许可欣选择坦诚和孩子交流,告诉他们她的难处。“因为只要孩子能够体谅我,或者是我可以去体谅孩子,我觉得我们就已经赢了。”

慢慢地,许可欣发现,事业和孩子虽然不能完美平衡,却并不是二选一的僵局。“其实经营公司和抚养孩子一样,是一场马拉松。不同时段要以不同方式发力——有时更多在公司,有时则更多在孩子。”

同时,许可欣开始把孩子们带到公司,给他们介绍“叽里呱啦”产品中以他们做原型的IP——女儿是包子,儿子是馒头。两个孩子不仅和叽里呱啦团队熟悉起来,还认识了不少使用叽里呱啦学习的孩子们。现在,孩子们还喜欢捧着手机,看叽里呱啦产品下面用户的评价,读给爸爸妈妈听。

同样认为家庭与事业不存在所谓平衡的,还有“汲趣”CEO吕欣。

吕欣的儿子已经11岁了,但如果她不说,丝毫看不出来,“我就是个伪单身”,吕欣笑称。

个子小小、面容姣好的她,有敏锐的商业嗅觉,办事风格干净利落。“但凡创业的女生,还是需要狠心的”。

对吕欣来说,离开身在德国的丈夫和儿子,放弃德国一家保险集团高管的安逸工作,回国创业,就是一个“狠心”的选择,然而她并不后悔。

虽然丈夫十分支持,但儿子那一关,并没有那么容易过,“我就问我儿子,你是想要一个happy mommy,还是要一个sad mommy?”

尽管如此,每次打开视频电话,那头的儿子头发又长了一点,身上又多了件她没见过的新衣服。作为妈妈,吕欣的心里难免会起波澜。

而吕欣能做的,就是在每1-2个月飞回德国和家人团聚时,确保和儿子相处的时间是高质量的。她给儿子以倾听、理解、尊重……哪怕是儿子突发其想要当网红,吕欣也会表示支持,“如果这是你想做的,那就去试试吧。”

吕欣是幸运的,她的背后有一个坚定支持她的丈夫。对她来说,这是坚固的后盾,让她得以在前线没有负担地作战。

同样幸运的还有王丹叶。她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美国男人结婚,但结婚过后,她无比感激丈夫的支持和鼓励。

王丹叶说,丈夫从来不会抱怨她社交过多,也不会阻止她出差。相反,他不但承担了很多家务,还经常会为王丹叶在事业上出谋划策。最重要的是,他会鼓励丹叶去承担更多的风险,多挑战自己。

在外人看来,女性创业者可能会由于性别偏见、难以平衡家庭和事业感到焦虑,但用简里里的话说,“这些问题都不是我焦虑的事情”。对她来说,最大的压力来源,还是创业和经营本身的困难和挑战。

无数不确定性、市场竞争压力、资金链断裂、人事变动…...和其他所有创业者一样,只能不断学习,不断自我迭代。

用许可欣的话说,“一旦发现自己在舒适区,就知道是完蛋了”,‍‍ 决心创业的那一刻起,唯有前行。

好在前行的路上,不止有她们自己,有公司的同伴,也涌现出越来越多的女性创业者“同路人”。

“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去生活”,简里里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在“创业者”前面,无需再特别加上“女性”一词。

(备注:陈怡冰为化名。)


【*本文作者Rita Zhang,由投资界合作伙伴Tech星球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理。(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