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风云 | 股坛“狙王”刘銮雄传奇

2017-06-03 07:15· 微信公众号:市值风云  维尼熊 
   
“狙王”不畏他们位高名显,只担心他们同仇敌忾。他像猎犬一般在股市搜索,嗅出华置、中娱的两大股东控股权不稳,内部分裂,给了他可乘之机。于是心中大喜,不吼不跳悄悄地吸纳华置、中娱股票。

  在二十世纪,香港诞生了不少商业奇才,他们大多是靠实业纵横天下,但是,也有个别比较另类的,凭借灵敏的嗅觉和彪悍的胆量,靠捞偏门大发横财。比如霍建华,靠炒楼花发家,堪称炒房团的鼻祖。

  另外一个如雷贯耳者,就是刘銮雄,香港股坛鬼见愁,最负“盛名”的股市狙击手。刘銮雄有很多绰号:股市狙击手、股市杀手、股市克星、股市灾星、抽水机、拆骨专家、刘八爪、刘枭雄。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字。

  这个人一直是媒体舆论的热点人物,他被吃瓜群众们津津乐道,除了有钱外,更多的是因他跟香港众多明星的种种绯闻。此人既擅长搅弄风云,也擅长调戏风月,双料杀手。

  风云君(ID:mvlegend)对明星土豪的房事不感兴趣,今日不谈风月,只论风云,跟大家唠唠刘銮雄的股市“狙王”的狙击史。

  一、“电扇刘”入魔道!

  刘銮雄祖籍广东潮汕,1951年生于香港,老爹刘火荣,是香港颇有实力的电扇制造商。小刘早年就读于加拿大大学,1974年毕业回港,与宝咏琴结婚,开始参与家里的生意。但是,跟老爹始终不对付,父子俩经常尿不到一个壶里。老爹的吊扇一直销往炎热的中东,而刘銮雄却力主到北美开拓市场。这让亲友们笑掉大牙,因为北美大片地区气候寒冷,且空调普及,去那里卖电扇,疯子无疑。

  1978年,刘氏夫妇搜拢积蓄,卖掉刘夫人作为嫁妆的一个住宅房,以不到50万港元创建爱美高公司,生产古董风扇。70年代,中东战争频发,欧美爆发两次石油危机,美加政府号召节约能源,加之人们抱有怀旧心理,刘氏的古董电扇,成为美加的紧俏货。

  刘銮雄由此赢得“电扇刘”的绰号。

  1983年,爱美高上市,资本额1.75亿港元,是当时颇有潜质的工业股。那时,在吃瓜群众眼中,爱美高是实实在在的制造业,老刘是安份守己的实业家。

  谁料爱美高上市后,竟会成为股市一妖孽,屡屡在股市兴风作浪,竟至市无宁日。

  时间来到1985年,年初,老刘敏感察觉,股市近期可能会下挫,于是火速甩货,毅然卖股,将爱美高股份以2.04港元的价格抛出,刘氏夫妇双双退出爱美高董事职位。

  卖完之后,老刘日叨夜盼:跌、跌、跌、跌——尼玛,还真应验了,半年后,中小股雪崩,跌得人仰马翻。老刘大喜,遂出山收拾残局,以0.7港元的价格疯狂扫货,一举拿下34%的股份,重新控制了爱美高。

  这一抛一吸之间,不仅江山未失,还获利千万港元。老刘也在这趟过山车里醍醐灌顶,尼玛,这股市就跟印钞机一样,任何实业都不如玩股票赚得酸爽!

  从此,老刘跟传统工业说拜拜,转行做起了“证券投资家”。

  不过很遗憾,没人会送他这么高雅的尊号,原因是这位老兄玩股非一般玩法,他要玩就要玩得别人心惊肉跳、魂飞魄散!

  二、“狙王”扬名战

  爱美高一役后,刘銮雄踌躇满志,心痒难耐,渴望到股市来猛搞一盘。

  1986年初,老刘在市场扫了一圈,盯上了一家叫做能达科技的公司。这家公司1983年上市,主营电话机业务,时值美国开放电话机市场,能达一技独秀,股价从上市初的2.8港元涨到5.6港元。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股市里牛鞭断熊出没,能达狂跌至0.64港元。

  能达身后的话事人是庄士集团,这家公司原本控制其75%股份,集团首脑也不是等闲之辈,在狂跌前就疯狂套现。股灾中损失无几,但持股量却大大降低,至1985年夏秋股市低迷时,仅持能达两成多股份,这就给了老刘可乘之机。(其实话事人的玩法在刘銮雄的眼里,不过是东施效颦而已,自己当年玩剩下的)。

  刘銮雄不动声色吸纳能达股票,到控股逾两成时突燃战火,宣布收购能达,聘请梁伯韬(时香港著名证券专家)为爱美高的顾问和代言人。

  老刘来势汹汹,挥师猛攻,庄士仓促应战。由于当时能达市值远低于实际资产值,若被刘八爪收购,对庄士不利,将会丧失数千万低估的资产(不知道某科W老板看到这段话会怎么想?)

  收购战开锣后,0.55港元的能达股攀升至0.80港元。11月15日,刘銮雄咄咄逼人,以大股东名义提出召开股东大会,爱美高须派出6人进董事局。能达表示不可接受,视刘銮雄为洪水猛兽。

  令庄士没有料到的是,其实刘銮雄只是在虚张声势,其实八爪哥哥并没有吃掉能达的野心,而是醉温之意不在酒。

  庄士大惊之下,一时并无御敌之计,再经刘銮雄虚张声势地一逼,顺理成章地就只剩下一条道了:就是用已经炒高的股价,买下刘八爪手中所控的21.3%的能达股权,而这正是老刘所期望的。

  于是结果就是顺水推舟,刘八爪将手上筹码高价卖给庄士。

  此役,名义上是以刘銮雄的收购“失败”而告终。但是,刘氏图利不图名,他赚得650万港元纯利,是真正的大赢家

  那时候的股民,对“职业狙击手”的名称还很陌生,刘銮雄倒是这一新职业的开山老祖。

  事后,有人洞察出八爪的玄机:借收购之名,趁火打劫,大捞一把,收购成不成功无所谓,有利可图即可。于是,“股市狙击手”的绰号不胫而走,刘銮雄自此声名大噪。

  此后,江湖上传言四起,这个刘八爪只事狙击,而不恋巢,咬一口肉就跑,都说此人专门打劫商界新贵,现在已盯上某某公司,弄得香港股市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就在吃瓜群众纷纷猜测之际,忽见老刘反戈一击,跑到太岁头上动起土来了。

  三、一石二鸟

  太岁爷是谁呢?两位,一位是李福树,另一位叫冯秉芬。

  两人皆出自香港的名门望族。李福树是李石朋(二十世纪初香港声名显赫的富商,东亚银行创始人之一)的后人,香港股坛教父李福兆(远东交易所创始人,香港联交所首任主席)之兄。李福树身份绝不亚于李福兆,曾任立法局议员、东亚银行行政总裁。

  冯秉芬是东亚银行创始人冯平山之子,曾任两局议员,1971年还获英皇室颁授爵士衔。李福树的父亲李冠春,也是东亚银行创始入之一。两家算是世交,共同拥有华人置业、中华娱乐两家公司,冯家与李家,彼此分别担任这两家公司主席,多年相安无事。

  是什么原因促使两家反目的?具体原因不详,当事人秉持君子绝交不出恶声之风,只说“意见不和”,细节丝毫未泄。

  1986年3月21日的华置股东大会上,两家开撕,新一届董事局的9名成员,冯氏家族占4席,而李氏家族全被清洗出局。

  李福树焉能受此鸟气?旋即与新鸿基证券创始人冯景槽的太子冯永祥合作成立巴仙拿公司,以巴仙拿的名义发起收购华置,欲把华置从冯氏手中夺回来。

  冯氏早有所料,抢先一步与亚洲证券主席韦理斯合组司马高公司,声称司马高已购得华置35%的股权。韦理斯曾任和黄大班,素有“公司医生”之称。此时冯李两家退到幕后,任司马高与巴仙拿杀个天昏地暗。

  正当双方杀得难分难解之际,只听得一声锣响,一队人马横空杀出,为首的一员猛将,手提板斧,一脸杀气,这便是职业狙击手刘銮雄。

  刘銮雄在冯秉芬、李福树两位大佬面前,只算小辈,但在股坛的威名,没有人敢小觑。

  “狙王”不畏他们位高名显,只担心他们同仇敌忾。他像猎犬一般在股市搜索,嗅出华置、中娱的两大股东控股权不稳,内部分裂,给了他可乘之机。于是心中大喜,不吼不跳悄悄地吸纳华置、中娱股票。

  这两票长年低迷,有人肯出略高的价,小股东何乐不为?脱手套现后可以再炒热门股。这样,冯李两家火拼之初,刘銮雄已控有华置、中娱相当的股份。

  既然内部分裂,那就先围魏救赵,趁虚而入,然后各个击破。

  围魏救赵:刘八爪先找到李福树,说服李叔叔把所持的中娱股份转让给他,李福树自然耳闻刘老侄恶名,可现在李叔叔视冯叔叔为第一“仇敌”。“恶人还须恶人治”,李叔便成全小刘,同时也可为自己报“一箭之仇”。李叔与刘八爪以双方认可的价格做了这笔交易。

  当刘銮雄所持中娱股份,与中娱第一大股东冯秉芬相近时,突发檄文,宣布全面收购中娱。冯叔叔与李叔叔正在华置火拼,对刘銮雄背后射来的暗箭防不胜防,无奈之下只好放弃中娱,集中兵力在华置一役中与冤家李福树决一死战。

  刘銮雄趁虚而入,攻其不备,轻而易举拿下中娱。

  各个击破:之后,老刘欲壑难填,得陇又望蜀,把目光盯在华置身上,华置是冯李两雄争夺的焦点,刘銮雄横刀夺爱,无异于在虎口夺食。

  刘銮雄自知财力不济。他以1.2亿港元现金,欲收购市值3.8亿港元的华置,底气不足,于是又邀得数个朋友,结成联盟,打算再从李福树一方撕开缺口。

  李福树在与冯秉芬对决中,也显得底气不足。李叔叔大概抱有这种想法:老子得不到华置,你老冯也别想得到。于是,鬼使神差地又一次成全了刘銮雄。

  刘銮雄一石二鸟,到1986年9月,一网打到两家上市公司。

  原先都说刘銮雄专事狙击,假收购真敲诈,可这次他手法突变,却是玩真的。刘八爪收购华置和中娱后,实力大增。

  这同时也标志着爱美高从制造业跨入了地产业。 

  四、铁血“狙王”

  1986年8月8日,爱美高首次增发集资,筹得1.23亿港元现金。

  10月7日,中娱增发集资5.27亿港元,将其中1.73亿港元购得其母公司华置所持的1000万股中华煤气股份。

  其时,刘氏家族设计的股结构是这样的:刘氏家族持有爱美高41.78%股权,爱美高持43.5%华置股权,华置持40%中娱股权,中娱持中煤5%股权。敏感的炒手们猜测,刘銮雄的下一个目标将是中煤。

  中华煤气公司1862年在英国注册,1960年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当时中煤主席是会德丰主席约翰•马登,4名董事是和记洋行主席祈德尊、均益仓主席寇查、利氏家族利铭泽、李氏家族李福树。

  1983年7月,中煤被地产巨头李兆基收购,成为恒基地产的子公司,因李兆基是个比较低调的人物,故中煤一役,没有嘉诚哥、包爵爷收购和黄、港灯、九龙仓、会德丰等洋行那样轰轰烈烈。(香港风云系列:一、香港风云之:群雄战港九,一役定江山!;二、香港风云之:血战九龙仓;三、香港1973年股崩前夜的蝴蝶之翅:授勋望族与头牌洋行的“举牌”血战 | 港股风云)

  中煤是全港唯一的供气公司,垄断经营,收益稳定。李兆基将中煤的盈利和股份陆续出售套现,用于地产业。李氏减持促使中煤的股价下挫,在1986年初,每股才13港元。刘銮雄便偷偷的趁低吸纳。

  10月,刘銮雄故技重施,又开始虚张声势,对外宣布要收购中煤。

  当时,按两者的实力,狙王的爱美高欲收购李兆基的中煤,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爱美高规模不大,而中煤后面,是李兆基庞大的商业帝国。要吃掉中煤,老刘至少需动用约25亿现金,方可使股份达50%以上。这在当时是个天文数字,刘銮雄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银子。

  可那时,恶名赫赫的刘銮雄被股民奉若神明,认为老刘手眼通天,可翻手为云覆手雨,无所不能,凡八爪染指的股票,必会大升。(内地某大老板靠举牌效应割韭菜,有异曲同工之妙。)

  李兆基获悉收购者是刘銮雄这条小蛇,对媒体放话,不伯有人收购中煤。但实际上,李兆基也不敢掉以轻心,动用了10亿现金吸纳原先吐出的股份。

  中煤的股价飙升到年底的20港元,市值高达70多亿。这意味着,刘氏欲收购成功,至少要耗资30余亿。

  聪明的李兆基并未与刘銮雄和谈,像庄士那样以高价买下他手中的股份,让他鸣金收兵。当然,精明过人的刘銮雄,也并不指望李土豪发善心;

  他在12月中,便以20.2港元的高价抛出800万股,以后又陆续趁高甩货。到下半年,刘八爪通过狙击中煤,获利近6000千万港元,又是狠赚一笔。

  此役,老刘引而不发,并未正式收购,却达到哄抬股价、收割韭菜的目的。连李兆基这样的商界巨头都敢宰一刀,刘銮雄“股市杀手”威名更盛。李兆基虽保住中煤,却因在股价炒高时吸纳, 代价也不菲。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中煤一役尚未终结之际,老刘又搞了个大新闻:准备收购东亚银行!

  东亚为前辈银行家冯平山、简东浦、李冠春等所创,其后人冯秉芬、简悦强、李福树均为当时香港商界政界的名流。刘銮雄竟敢视东亚银行为猎物,三大股东顿觉后颈发凉,有如芒刺在背!

  其时,冯、简、李三家及好友所占股份,合起来还不足两成。刘銮雄持有多少,却是个谜。董事局唯恐刘銮雄所持股份,已经足够他进入董事局占一席之位。于是,急忙邀请地产巨无霸李兆基进入董事局,李兆基与三大股东同心协力(此时,李福树、冯秉芬两大“冤家”又肝胆相照、同仇敌忾了,估计是之前那记闷亏吃得太狠了),斥巨资透过新鸿基证券冯永祥的鼎助,在市场横扫东亚银行股份,东亚银行股价在短短两个月间炒高了七成!

  刘銮雄得知东亚银行董事局已经是铜墙铁壁,于是,既不扫货,亦不甩货,只是虚晃一枪,故作声势,吓得这些大佬如闻虎啸,劳心破财,严阵以待,依然成惊弓之鸟。

  就在众大佬惊魂未定之际,刘八爪将他们悄悄放下,八爪一张,又扑向超级财阀嘉道理家族,欲取其大酒店。

  其时,嘉道理家族在全港10大财阀中排行第5,在英资财阀中仅次于凯瑟克、施怀雅家族,名列第3,资产雄厚且不论,嘉道理家族是犹太人,犹太人的经商才华举世闻名,刘八爪敢去摸老虎屁股,可谓是胆大包天。

  结果是:刘銮雄虽然没有拿下大酒店,但是狙击获利1.34亿港元。

  据说是嘉道理家族割肉保江山,刘八爪能从“犹太奸商”身上撕下几块肉下来,又一次威震港九,令香江众豪闻风丧胆。

  五、后记

  常言道: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正当刘銮雄以雷霆万钧之势,驰骋于股市与地产市场之间时,1987年10月,香港股灾悍然爆发,令如日中天的刘八爪也避之不及。

  市场传闻,刘在股灾前持有许多期指多仓,使他损失惨重,更有传闻说他四裤全输,只得自杀云云。

  自杀是假,亏损惨重倒是真的,股灾中,他一共损失了约10亿港元。于是痛定思痛,觉得狙击、炒股风险颇大,如今麾下已有多家公司,也算得上是功成名就,还是把战果巩固为宜。

  其后,老刘开始改变套路,不再出去虎口拔牙,而是玩起了眼花镣乱的资本运作。

  套路基本是这样:乘市场低迷,公司股价低估之际,大肆低价增发,先注水。比如1992到1993年间,仅仅14个月时间,爱美高一家公司就增发募资42亿港元,疯狂至极。待行情好转,股价上升,八爪们开始抽水,疯狂甩货,找韭菜来埋单。

  这种玩法不仅安全,而且暴利,比以前那种狙击上市公司要安全很多。只是可怜了小股民,被割了一茬又一茬,叫苦连天。这种配方各位是否觉得眼熟?现在在我大A股正十分盛行。

  股市收购战,不是刘銮雄首创,在他之前,香港股市收购战已连绵不断,比如置地收购牛奶、嘉诚哥收购和黄、包爵爷炮打九龙仓。当时,也出现多起收购不成让股获利、虽败犹胜的案例。刘銮雄将股战发扬光大,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是香港股市职业化狙击的始作俑者。(香港风云系列:一、香港风云之:群雄战港九,一役定江山!;二、香港风云之:血战九龙仓;三、香港1973年股崩前夜的蝴蝶之翅:授勋望族与头牌洋行的“举牌”血战 | 港股风云)

  刘銮雄虽“声名狼藉”,但身家却月涨年升,急剧膨胀。故这厮虽算不上商界英雄,至少也是枭雄。毕竟,他开辟了一条全新的暴富途径,其后,香港股市狙击盛行,步其后尘者,趋之若骛。

  但是玩到他那种境界的,寥寥无几。

  2015年,刘銮雄以109亿美元身价排2015福布斯香港富豪榜第六位;

  2017年3月2日下午2点,刘銮雄现身华置总部,破除此前死讯谣言。

  敬一代枭雄,浮沉随浪……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